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行营(五月十四号第一更,求推荐)

第一百六十四章 行营(五月十四号第一更,求推荐)

  一秒记住【供精彩。

  勿乞刚刚钻进地下不到十丈深,一股让他绝望的巨大力量就当头砸了下来。比元婴地仙更强大了数倍的不坏之躯在这股巨大的力量面前,只是勉强抵挡了万分之一个刹那就差点没被巨力压碎。勿乞浑身骨骼‘咔咔’作响差点没被压碎,鲜血不断从七窍中喷出,巨大的压力宛如榨汁机,要将他体内的一切都榨出来。

  仅仅是一座小山的压力,勿乞还承受得起,元婴地仙本来就有担山赶海的神通。但是这座大山不仅仅是质量及其沉重,更蕴藏了一股庞大无匹的后天真土元磁大力,这股元磁力量吸附了方圆百里的土地,将地下所有的灵脉都贯通为一体,凝成了一股无匹巨力朝勿乞压了过来。

  元婴地仙的法体能够轻松承受一座大山的重压,但是方圆百里的一块儿土地的重负,不要说元婴地仙,就是修成了元神的天仙也不敢让方圆百里的土地当头砸一下,那数以百万吨计的可怖重量,寻常仙人都只能被压成粉碎。

  勿乞狂喷了三口鲜血,已经和他隐隐心神相通的银莲花骤然从他眉心射出,放出大片莲花瓣状光晕包裹了勿乞周身,将他牢牢的护在了莲花蕊中。任凭四周无穷无尽的巨大地力汹涌碾压而来,银莲花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只是顺着勿乞的心意,带着勿乞的身体,缓缓的向地下沉去。

  吸收了勿乞灵脉中的先天五行真罡,原本纯粹为庚金属性的银莲花已经逐渐带上了一丝先天五行气息。故而它能缓慢的运用土遁之术,慢吞吞的沉下地面。四周都是肉眼可见的土黄色光晕急速流转,宛如数十条长江黄河在地下汹涌澎湃的绞杀往来,巨大的地气力量席卷方圆百里之内,若是勿乞的肉身还在这一片土地中,他的肉身已经被碾碎成了最细小的土壤颗粒。

  李斯手上的卷轴和毛笔,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级的灵物,也不知道他使用的是什么秘法。只是轻描淡写的一颗字、一句话,就差点将勿乞当场斩杀。

  气喘吁吁一口血接着一口血喷出的勿乞双眼发直的躺在银莲花中,他仰面看着宛如爆发了十二级台风的土地,厉声高呼道:“李斯,我们无冤无仇,你下如此重手害我,我和你不死不休!你是李斯又怎么样?你是大秦的丞相又怎么样?你修为比我高又怎么样?你当年,不也是被人斩杀了三族么?”

  一股子彪悍气息从心底涌起,属于吴望的那股子铁血战士的战意直冲勿乞识海。他跳着脚的怒吼道:“李斯,我和你豁上了!哈,哈哈,等着瞧,我给你们一个好看!”

  气喘吁吁的坐在了银莲花上,一时间不知道多少报复的狠辣手段从勿乞脑海中冒了出来。勿乞都不由得佩服起被自己魂魄融合了的乐小白,这家伙怎么就能想出这么多恶毒的计策呢?勿乞绝对不承认其中一些手段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这一定是乐小白那无良之人才能想出的计策啊!

  咬牙切齿的掏出疗伤丹药塞进嘴里,草草的治疗了一下被碾伤的身体,勿乞将刚才收取的二十颗初期金丹掏了出来,随手丢进了嘴里。这些金丹的品质不高,金丹内的先天玉液份额极少,他的十颗虚丹只是勉强亮了这么一小丝儿,反而是他主要经脉中的五行运气术修炼出的后天五行真气,已经凝缩到了比水银更加柔韧密实数倍的程度。

  经络中宛如实质的真气‘哗啦啦’的带着水涛声翻腾而过,勿乞驾驭着银莲花下降百里,然后向斜刺里飞了出去。等到行出了百里开外,他才让银莲花护着自己小心翼翼的钻出了地面,选了一座黑漆漆的光线昏暗的密林钻了出来。

  将银莲花收回识海,一脸阴沉的勿乞脱光了身上衣衫,从戒指中掏出了一套巡风司密探野外行走最经常穿着的青黑色软甲。这一套软甲看起来不起眼,其实都是品质不错的法器,软甲上有天灵宗高手符师制作的数十个嵌套的敛息符奔走之时不带风,绝对不会发出碍事的破风声,更有收敛气息、藏匿身形的奇效。

  穿上了软甲,用软甲配套的软皮头罩将整个头颅都蒙了起来,勿乞仔细收拾了一下周身,将可能用上的各种法器,尤其是刚刚缴获的天灵宗五位金丹长老的众多符箓都放在了最顺手的储物戒指中,这才小心翼翼的施展先天木灵遁法,朝刚才自己遇袭的地方赶去。

  勿乞心头憋着一肚皮的怨气,天灵宗的金丹长老追杀他,那是他的确坏了人家的财路,结下了私怨,所以大家相互报复,那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但是他和李斯,和白启天,和大秦朝素不相识,从来没有打过交道,李斯、白启天贸然对他下手,而且一动手就是杀招,这让勿乞无法接受。

  一定要报复回来,必须要报复回来。而且要报复得让李斯和白启天都痛彻心扉,一辈子都忘不了勿乞才行。

  勿乞死死的咬着牙齿,身体化为一缕宛如幽灵的青色雾气,一溜烟的顺着山林中无数的树木草丛朝前飞掠。他一边狂奔,一边暗自盘算,若非这里深入蒙山四十万里,大燕朝的大军实在是无法调动,他一定会立刻通知燕丹,让燕丹调集数百万大军将李斯等人留在这片大山中。

  想必燕丹是很愿意以倾国之兵斩杀李斯的吧?当年燕国的太子和秦国的丞相,他们之间的冤仇不会少。

  可惜,这里深入蒙山四十万里!大军根本不可能调集过来。沿途的妖兽和天险,足够吞噬任何一支大军。

  一路狂奔,一路翻腾着各种念头,勿乞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刚才自己遇袭的地方。李斯等人还在原地,二十堆篝火正熊熊燃烧着,正在焚烧白启天阵亡的二十名金丹将领。李斯站在篝火边,用极其古朴苍凉的曲调唱着一首葬歌,其音高亢入云,尖锐无比,听得勿乞极其难受。

  小心翼翼的趴在几株大树之间的长草中,勿乞冷眼看着李斯等人行动。

  等得阵亡的将领尸体变成了骨灰,白启天掏出了一些白瓷坛子,将这些骨灰收集了起来。他一边收拾滚烫的骨灰,一边向李斯怨气十足的喝道:“丞相为何不早点出手?害得末将折损了这么多属下。待会,末将如何向父帅交代?”

  勿乞的心一沉,听白启天的话,白起果然在这里。

  李斯眯着双眼,默不作声的看着逐渐暗下来的天空,宛如神游天外。他没有向白启天做任何解释,白启天怒气冲冲的喝了几声,看到李斯这等模样,也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很显然,他并没有胆量真的和李斯闹翻,无论是资历还是职位,他和李斯差太远了。

  等白启天收拾好了一切,李斯才回过神来,他淡然说道:“回营罢,也不知道其他人这几天收集到了多少灵石。若是灵石不够,我们还得在这里多待一些时日。”

  看了一眼不远处深陷进地面数十丈的一座小山,李斯自信满满的说道:“你虽然损失了一些属下,但是那小子也被本相当场诛杀,拥有金刚不坏之躯的幸运小子,杀了他,功劳也堪比半个元婴地仙。虽然你损失了二十个金丹部署,也是无过有功,倒也不用太斤斤计较。”

  白启天冷眼看着李斯,他冷笑道:“这小子是被丞相亲手斩杀,末将不敢居功。孩儿们,收兵,回营,沿途派出斥候,若是碰到了蛮人村落,我们再顺手收集一些灵石才是正经。”

  双眼藏在头罩淡青色水晶片后面的勿乞暗自点了点头,白启天他们在收集灵石?很好,很好。

  大队秦军缓缓拔营离开此地。李斯带着十几个随从文生落在了最后。他袖着双手看了一阵那座陷入地下数十丈的小山,过了许久才点头道:“应该是死了。区区小儿,怎可能当得本相法言一击。嘿,散!”大袖一挥,那座小山顿时化为无数土元气四散,地下被小山聚集起来的元磁地气这才缓缓散去,地下发出了沉闷如雷的巨响,四周树木草丛一阵乱颤。

  秦军踏着飞翼型法器朝西方疾飞,李斯等人则是御风飞行在队伍正中。勿乞施展遁术一路跟随他们向西飞行,沿途见到了数百个被屠戮一空的蛮人村落。一些村落里的火势还没熄灭,显然他们刚刚受到了秦军的杀戮洗掠。

  在经过一座高山的时候,勿乞在山顶向四周眺望,以灵眼观之,高山之上,勿乞看出了数千里的范围。只见方圆数千里内,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火头冒起,显然秦军正在这四处屠戮蛮人。在西南方向,因为村落里的火头点着了森林,大概有方圆数百里的一片森林燃起了大火,却没人去处理,大火烧得烟尘冲天,一股悲呛毁灭的气息在那方向盘旋不去。

  “秦军,秦军!”勿乞的心头沉甸甸的。这里的蛮人,算是倒了血霉。他们的祖先逃脱了大燕朝的战刀,他们如今却落在了秦军的屠刀下,总而言之,他们的运气真的不好。

  紧跟着李斯等人朝西方飞行了五千多里,前方群山环绕之中,赫然是一片方圆百里的盆地。盆地里是一片平坦的草原,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整齐齐的帐篷,无数身穿黑色甲胄的士卒,踏着飞翼型的法器,正从四面八方向这片盆地里汇聚过来。

  勿乞粗粗计算了一下,这里的帐篷大概有三万座上下,看那帐篷的大小规模,按照一座帐篷居住十名士兵的最低标准,这里也有数十万秦军。

  在那帐篷的正中,是用原木搭建的一座木城,几栋虽然简陋,但是也煞有规模的宫殿,就屹立在木城正中。在正中一座宫殿的上方,一根高有二十丈的旗杆赫然耸立,上面一面方圆数丈的黑龙旗正张牙舞爪的迎风飘荡。

  这里,赫然是一座秦军的行营。勿乞只是草草的感应了一下,就察觉到了数百道强大得让他心惊胆战的气息隐隐藏匿在行营中。每一道气息,都和当日他从燕丹身上感受到的气息一般无二。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