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潜入(五月十四号第二更,求推荐)

第一百六十五章 潜入(五月十四号第二更,求推荐)

  一秒记住【供精彩。

  深山里,天色黑得快。勿乞站在盆地东方的一座高山上,看着远处地平线上一轮夕阳还没沉下去,面前盆地中,已经是夜幕深沉。四处点起了火把火笼,大队士卒列队整齐的在营地中往来巡逻,将营地守得水泄不通。

  从正中的那座木城中,有四队身穿黑色长袍,头戴高高的圆帽的古怪男子缓步列队走了出来。他们从木城的四座城门分别走出,来到了营地四方大门附近。低沉有力的咒语声响起,伴随着这些人的咒语声,盆地内的天地元气极度混乱波动起来,在勿乞的灵眼中,可以看到灵气被扰乱成了细碎的灵气分子,乱杂杂的混合在一起,宛如一锅稀粥不断的沸腾。

  在那一片混乱的灵气稀粥中,突然有大量的灵符凭空凝聚。这些五行俱全的符文首尾相连,宛如灵蛇一样在营地四周和营地上空、营地地下布下了数十重预警禁制。一旦有生物触及这些禁制,就会爆发出巨大的声响和强光,足以引起营地内大军的警戒。更有一些符文禁制蕴藏着恐怖的爆炸性能量,一旦有人碰到这些符文,爆发的能量足以重创金丹初期的人仙。

  勿乞惊愕的看着这些黑袍人依法施为。在盗得经中,对这种搅乱天地灵气凭空凝结成禁制符文的手段也有描述。这是和正统炼气修士的阵法符箓禁制迥然不同的另外一种修炼体系中的符箓之道,是比炼气修士更加古老、更加直指天地灵气本源运用之道的太古符文体系。

  盗得经中记载,这种太古符文修炼到极其深湛处,一符可碎星辰,一符可肉白骨,一符可起死人,一符能沧海桑田,能改天换地,能斗转星移,拥有匪夷所思的神奇力量。但是盗得经中只记载了如何应付破解这些符文的方法,至于这种符文的修炼手段,则只有一篇让勿乞满头雾水的《古神书》。

  这古神书通篇三万六千言,字字古拙古老,透露出一股洪荒久远之气。三万六千言,每一字都自蕴一方天地妙理,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但是传承勿乞盗得经的那虚影,只是着重传授他盗得经主要功法诸如七玄筑灵诀的修炼法门,类似于古神书这种明显是被那虚影偷盗而来的珍贵典籍,他提起了,但是没有做详细的解释,也没有给勿乞任何的修炼建议。

  “太古符文啊!”勿乞的眼睛骤然亮了起来。古神书不用问是一本极其珍贵的典籍,否则不会被那虚影收集入盗得经内传承下来。但是就因为它太过于深邃神奇,故而勿乞完全看不懂。但是眼前这些黑袍人,似乎传承了一部分的太古符文之道,也许能从他们身上找到研习太古符文的进阶之路。

  冷眼看着这些黑袍人将一座营房四周密布各种符文禁制,将天上地下都守得金汤城池一般,勿乞冷笑几声,偷偷的化为一抹青影,顺着地上无数草丛的掩护,悄悄的逼近了营地。

  这座秦军大营长宽数十里,四周是一圈土墙、一圈栅栏、一圈陷阱、一圈壕沟,十几重复杂的防御工事将整个大营围得严严实实。土墙、栅栏、壕沟之间,是数以百计的箭塔望楼,上面肃立着全神戒备的精锐士卒,布置了杀伤力巨大的床弩等物。虽然是野战的行营,但是这座营房的防御力,在加上那些符文禁制之后,也许不会比蓟都的城防弱到哪里去。

  大秦朝一见面,就给了勿乞意外之喜。这种防御力可比大燕朝都城城防的行营,实在是让勿乞不知道多什么好。行营都是如此,大秦朝的都城又会是怎样的?

  前方营地里飘来了浓郁的饭菜香气。大队的士卒正排着整齐的队伍去伙房领取饭食。营地内有专门的伙房区,有专门供士卒用餐的大型棚房,营地的布局合理,简直就是一座完整的小城市。

  趁着士卒列队用饭,岗哨换岗,营地内不可避免变得有点混乱、警戒力量同样不可避免的削弱的关头,勿乞身体彻底虚化为一团朦胧的青气,顺着无数的长草一路挪移了过去,轻轻巧巧的遁入了秦军大营。

  这里遍地都是长草,拥有先天木灵遁法的勿乞正是如鱼得水,潜入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盗得经内有专门避开这种太古符文禁制的秘法,布置禁制的黑袍人在太古符文的修为上夜不怎么精深,故而勿乞轻巧的避开了数十重符文禁制,顺利的潜入了大营。

  秦军的组织及其严密,用餐、换岗、乃至上茅厕的时候,都是十人、百人为一队,队伍之中尽是相熟的人,不会有人擅自离队。一旦有陌生人混入,就会立刻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勿乞观察了一下秦军的行动规律后,只能无奈的放弃了化装成秦军士卒潜入大营的计划,借着土遁之术在大营内转悠了一圈。

  大营内一无所获,除了士卒的营房,就是伙房、茅厕。勿乞大致明白了过来,在这里,所有的粮草和军械,大概都是被那些强大的修士用储物法宝随身携带,所以不管勿乞想要从粮草和军械上动什么主意,都是不可行的。除非他能找到那些携带粮草和军械的修士,偷走他们的储物法宝。

  但是对秦军这样的精锐而言,在这种物产丰富的山林中,没有粮草和军械,对他们也没有丝毫妨碍。军营中也没有牲口棚,所有的士卒往来都借助那种飞翼型的法器凌空飞行,坐骑在山林之中是没有必要的,所以勿乞如果想要防火焚烧牲口棚以引起骚乱,也是没法子可想。

  无奈的摇摇头,勿乞暗自咒骂了一句将秦军变得如此组织严密没有丝毫纰漏可利用的人,小心翼翼的遁向了正中的木城。一盏茶的时间后,勿乞来到了正中那座长宽里许的木城边缘,从一个偏僻的木殿墙角里钻了出来。

  木城中的宫殿,正中一字儿排开的前后三栋是为主殿,左右分别有偏殿三栋。如今第一座主殿内灯火通明,透过敞开的殿门看进去,可以看到摆设整齐的条案,一些身穿黑袍的内侍太监,正在小心翼翼的给条案上布置各色餐具酒器。一些明显有着金丹修为的将领身穿重甲,正在大殿外往来巡弋。

  看样子,这里待会要举行一场宴会,想必这座行营中的秦军高层都会出席。

  勿乞琢磨了一阵,身体又钻进了地面,小心翼翼的向最后面一栋大殿遁了过去。按照这里的布局,第一座大殿用来聚会宴会,第二座大殿想必就是商议机密的场所,第三座大殿,应该是这里身份最尊贵的人的居所。只是不知道那里面居住的人是李斯还是白起,他们一个是兵马大元帅,一个是丞相,难不成他们分享这栋大殿不成?

  在地下遁行的勿乞突然身体一僵,骤然呆在了那里。他用力的拍了拍脑袋,暗自骂了自己一声猪头猪脑。李斯在此,白起在此,两人身份相当,他们怎可能出现在同一座行营中?只可能是,只可能是他,他们的顶头上司也在这里,所以他们才会以随行的身份来到这里。

  心脏急骤的跳动着,太阳穴上的血管一炸一炸的跳着痛。勿乞喘着粗气,两眼直冒精光。

  大秦朝的皇帝,会是谁?应该是谁?可能是谁?

  好容易平复了激荡的心情,收敛了全身气息,用盗得经中秘法以先天五行灵气覆盖全身,将身体融入天地五行之中,勿乞悄无声息的从地下直遁入了最后一座木殿中。这座木殿的防御极其森严,四处都是太古符文构成的防护禁制,大殿四周有足足三百金丹人仙驻守,就连那些身穿黑色长裙,悄无声息的端着水盆手巾往来的侍女,都有着先天境界的修为。

  勿乞小心的从一根柱子后探出头来,目光扫过了这些侍女。

  她们的年龄并不大,并不是服用了丹药保持年轻容貌的老太太,而是真正青春年华的少女。这才让勿乞觉得吃惊,这里的侍女有近百人之多,个个都是青春貌美的少女,个个都是先天修为。在蓟都,勿乞见到的能够在这个年纪拥有先天修为的年轻人,加起来怕是也只有眼前这么多。

  在这大殿中,她们只不过是卑微的侍女罢了。

  紧跟着十几个拎着纯金打造的水桶,端着银盘,捧着柔软的白丝巾的侍女行进大殿,位于地下数尺之深的勿乞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浩浩荡荡绵绵不绝的威压当头落了下来。

  这股威压不是特意对着勿乞释放,而是时时刻刻无所不在的充盈在这栋大殿中。就好像一颗小太阳,不需要刻意的施为,它的光和热自然而然的辐照四方。

  小心,无比小心的从这栋大殿角落里一个造型复杂的山丘型烛台下方露出了两只眼睛,勿乞朝威压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他看到了一张龙床,上面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袒露着身体,头戴帝皇冠冕的中年男子。

  勿乞没有注意这个男子的模样,他只是骇然看着他胸口那个巨大狰狞的伤口。

  那个伤口几乎抓穿了这个中年男子的胸口,从前胸直透后背,好几处地方都贯穿了他的身体,前后都透光。那伤口的痕迹,好像是某种巨兽的爪子狠狠的抓了他一记。爪痕中,隐隐还残留着一股粘稠的,肉眼可见的近乎实质的妖气,正疯狂的腐蚀着这男子的身体。

  几个侍女正不断的用热水浸泡了白丝巾,为男子擦拭伤口里流出的污血,显然他正在默运玄功疗伤。

  过了足足一刻钟,这男子突然张口喷出一道黑色的血水,然后剧烈咳嗽着大笑了起来。

  “嘿,不愧是几乎成就天仙的妖龙,嬴政大意了!这天下,还不是嬴政能纵横睥睨的天下!”

  大笑了几声,这男子咬牙怒吼道:“可是迟早,这天下会成为嬴政掌心的天下。那妖龙,哼,朕判他满门抄斩,罪诛九族!”

  一声龙吟声从嬴政体内传来,一团黑蒙蒙的水气冲天而起,水汽中有八条蛟龙和一条带角的巨蟒虚影正在疯狂的舞动。庞大宛如实质的威压扑面而来,勿乞好似被当面打了一拳,双眼被那威压一冲,眼珠剧痛差点没流出眼泪。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