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徐福(五月十四号第三更,5800票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六章 徐福(五月十四号第三更,5800票求月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黑气遮盖了整座大殿,空气中的水气急骤增长,勿乞面前的青铜烛台上,已经积满了水珠。大殿屋顶下面,隐隐有电光闪烁,水气化为乌云在天花板下急骤摩擦,发出了细微的雷霆轰鸣声。嬴政端坐在乌云黑气之中,八蛟一蟒在他身后黑气中急速翻腾,气焰盖世,无边威煞在大殿中凝聚成了宛如大山一样沉甸甸近乎实质的压力。

  勿乞惊骇的看着嬴政,他身后的八蛟一蟒乍一看上去,就和大燕朝的兽武所修功法相似。但是兽武只是借助兽魂中的庞大力量为己所用,不像嬴政这样,八蛟一蟒的力量完全融入他的身体,在嬴政的体内有大洋海啸一样的真元滚荡不休,所有力量都被嬴政彻底的掌控。

  一个借用,一个掌控,其中高下宛如云泥之别不问可知。

  嬴政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的急速翻滚,他胸前那个狰狞恐怖的巨大伤口内,无数细细的肉芽急速的生长衍生,点点滴滴粘稠如墨的漆黑妖力缓缓从嬴政伤口内被巨大的真元力逼迫出来,化为腥臭扑鼻的浓烟消散在空气中。嬴政双目圆瞪,紧握双拳的他浑身颤抖着,不断发出压抑而低沉的‘呵呵’怪笑声。

  “朕,誓杀汝!区区一条妖龙,不肯献出精血魂魄助朕祭炼九龙鼎天**,这就是死罪!”

  牙齿咬得‘嘎嘣’作响,嬴政一边发着狠,一边努力催动体内真元逼出伤口内残留的妖力。如此施为了足足一刻钟,嬴政周身突然有大量粘稠的汗水喷出,他急速的喘息了几声,有点疲累的靠在了床榻上。那些侍女急忙走了上来,用热水、丝巾帮他擦去了身上粘稠带着古怪腥臭味的汗水。

  忙乎了一阵子,嬴政身体擦拭干净了,他低头看了看胸前似乎缩小了头发丝般细小一圈的伤口,愠怒的摇了摇头:“好妖龙,好妖龙,一击灭杀朕三万精锐,居然还将朕打成重伤。哼,待朕九龙鼎天**第一重完成,凝聚龙魂元神,成就天仙功果,正好将你斩杀,让朕修炼第二重功法!”

  在侍女的伺候下穿戴上了帝皇冠冕袍服,嬴政缓缓站起身来,大殿内的黑气缓缓融入他身体,八蛟一蟒的虚影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掏出一根细小的紫金条在床榻边悬挂的一个玉罄上轻轻敲击了一下,一声清脆悦耳的罄鸣声顿时传出了老远。不多时就有细碎的步伐声传来,一个身材不高,面容清矍隐隐有出尘之态,身穿黑色宽袖大袍,头戴圆形高冠的老人缓步走进了大殿。

  勿乞闭上了眼睛,将脑袋缩到了地下三尺的深度,只是依靠灵敏的耳力偷听上面的动静。

  这老人一进大殿,勿乞就看到了他那对碧幽幽宛如鬼火的眸子。他的瞳孔正中有一条细线,将他的瞳孔分割成了两半,两个瞳孔分别呈日月形状,透出诡异的寒光。盗得经中有描述,这种瞳孔和眼眸,是修炼太古符文的术士特有的一种法眼秘法。这种法眼可看破阴阳,可透视天地万物,在拥有这种眸子的人面前,哪怕是修炼盗得经敛息术的人,也必须要小心行事。

  盗得经内更是提到,偷取修炼这种法眼的人眼眸中一缕灵气,就能让盗得经的灵眼功法得到极大的提升,一双灵目将会拥有无穷妙用。如果再能得到其他一些珍贵的材料,再配合盗得经内一门名之为《周天神目》秘法淬炼,勿乞的这双眸子,将会拥有惊天的威能。

  同时盗得经也警告勿乞,凡是有资格修炼这种法眼的术士,都是在太古符文一道上浸淫日久、修为极深的人物,其诡谲莫测之处远超其他修士,故而一旦碰到,一定要小心又小心,一有不对就立刻远遁万里。否则以太古符文一道的诡异和强大,稍有不慎就有重伤殒命之危。

  所以勿乞闭上了双眼,不敢泄露丝毫神光,更是屏住了呼吸,收敛了全身气息,就连心跳都用秘法暂停了下来,全身机能几乎陷入死寂状态。先天土元灵气笼罩勿乞周身,将他转化为一块地下土疙瘩一般无二的土球儿埋在了地下。

  黑袍老人缓步走进大殿,肃容向嬴政跪拜大礼:“臣徐福,见过陛下。”

  嬴政背着手,看着黑袍老人徐福淡然道:“起来吧。这几日,收集到多少灵石了?”

  徐福站起身来,肃然回答道:“陛下,这几日将士用命,四处征讨蛮人收集灵石,已经得到了上品灵石十三万块。但是最要紧得极品灵石,却只有区区三千不到。若是要布置挪移阵,从咸阳调集援兵赶来此处。”

  犹豫了一阵,徐福双眸中碧光闪烁,他干涩的说道:“咸阳距离此地亿万里之遥,若是没有破空灵金之类的异宝镇压做阵眼,这消耗太大。再加上这山内元磁混乱,破开虚空所需的力量更是暴涨百倍,如今收集的灵石,还不足以沟通咸阳。”

  嬴政重重的哼了一声,他沉默了许久,才冷酷无情的说道:“左右奉宝郎无能,将朕此行携带的所有灵石、阵盘全部丢失。他们已经被妖龙斩杀,这也罢了。他们的族人……夷灭三族,以儆效尤。奉宝郎,奉宝郎,他们的职责就是为朕守护随身宝物,此次失职,罪不可赦。”

  地下的勿乞听到嬴政的话,突然明白了嬴政等人的困局。

  显然嬴政率领大军万里迢迢赶来此处,不用问,没怀好心思。但是他修炼的某种神通九龙鼎天**,需要掠夺蛟龙之属的精血和魂魄融入己身,才能不断的增强修为。在蒙山中,他们碰到了一条已经近乎修成天仙的妖龙,所以嬴政兴致勃勃的带着大军去屠龙,哪知道那妖龙实力太强,嬴政自己身负重伤,大军也差点被妖龙屠杀殆尽。

  军力的损失也就罢了,嬴政身边左右奉宝郎,应该是他近身管家的那种人物。想来嬴政出行,携带了巨量的灵石和布置挪移阵的阵盘等宝物,就是为了时刻和咸阳都城联系,随时能够得到军队和物资的补给。能够沟通亿万里之外的咸阳,想必这灵石和阵盘的数量不菲,需要大量的储物法宝才能储存下来。

  嬴政帝皇至尊,肯定不能像是暴发户一样十指上戴满储物戒指,所以才有了左右奉宝郎替他携带、管理这些灵石、灵物。结果妖龙发威,左右奉宝郎被妖龙斩杀,携带的灵石等物都被妖龙夺走,嬴政等人就等于是被困在了蒙山之中。

  这的确够倒霉的。勿乞幸灾乐祸的摇了摇头。

  就听得徐福淡然说道:“陛下毋庸心忧。方才丞相李斯大人在外碰到了一个修士,看他的模样,不是这山林中的蛮人。那修士能出现在这里,证明此处距离有人烟之境已经不远。只要找到他们的城池,灵石、器物要多少有多少。”

  嬴政大喜,他急声喝道:“有这等事?可知道那修士来自何方?出身何处?是哪国的治下?”

  沉默了一阵,徐福干巴巴的说道:“那年轻修士击杀羽林车骑将白启天麾下金丹百人将二十人,更借助土遁想要逃走。李斯大人出手,以言出法随神通击杀了他。骨肉成泥,想要口供也是不可能的。”

  “李斯!”嬴政恨恨的呵斥了一声,随后放声大笑起来:“无妨,无妨,只要有不是那些蛮人的修士出现,就证明距离人烟稠密之处已经不远。不管是三五万里还是多少距离,只要找到一座城池,以朕身边数十万虎贲之军,足以横扫一国。只要架设了挪移阵,将咸阳援军调来,哼!”

  大笑了数声,嬴政大步朝殿外行去。一边走,他一边放声狂笑道:“诸位卿家,与朕同乐。哈哈哈,今日武安王找到了数百绝色蛮女,绝色蛮女啊!诸位卿家近来辛苦,与朕同乐,与朕同乐!来人,奏乐,起宴。”嬴政的大笑声逐渐远去,四下里响起了无数高亢入云,法力波动强得令人心惊的万岁呼声。

  徐福则是留在大殿中没有离开,他有点狐疑的绕着大殿行走了几周,然后骤然睁开双眼,放出大片碧绿幽光,对着大殿上上下下扫描了起来。绿光所过之处,万物尽化为透明状。不管是金银器具还是原木土石,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水波琉璃一样。

  对着大殿扫视了一阵,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徐福的双眼又朝地下望了过来。

  绿光所到之处,大地同样变成了一片通透,从地面直到地下千丈之处,所有一切都变成了带着淡淡绿光的透明物。藏在地下数尺深的勿乞直觉一道无法形容,阴寒刺骨邪异绝伦的微光从头顶洒下,差点就将他的身体和先天土元灵气分割开来。

  幸好先天之气妙用无穷,徐福的法眼虽然是诡谲莫测,修为还是略差了一些。勿乞身体外的土元灵气近乎无瑕的模拟出了四周土石的变化,让勿乞的身体也在这碧光照耀下变得透明。徐福双眼扫过了整座大殿方圆百丈内的地面,同样是一无所获。

  但是勿乞看着四周变成透明状态的土石,不由得也是一阵心惊胆战。这徐福的法眼神通好生可怕。勿乞如今以先天五行灵气融入双眸中,也不过能看透地下数尺的深度。徐福的这门法眼,居然能直透地下千丈,简直可比某些奇门灵器的威能。

  说不得,勿乞对徐福双眼中的精气越发的窥觑,对周天神目这门功法也更加的渴望了起来。

  查探了一阵一无所获,徐福还是不肯离开。他宛如闻到了腐尸味却没吃到肉的秃鹫,绕着大殿转来转去,一对绿光闪烁的眸子四处照个不停。

  过了足足小半个时辰,前方大殿里已经是觥筹交错鼓乐齐鸣了,徐福这才跺了跺脚,冷笑着离开了大殿。但是刚刚走出没几步,他就骤然挥手,手指上出现了一根长有一尺三寸,比头发丝还要细数百倍的奇异黑光。

  随手一指,黑光骤然化为无数道细细的黑色光丝,铺天盖地的覆盖了整座大殿,将大殿扎得宛如筛子。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