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符书(五月十四号第四更,5900票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七章 符书(五月十四号第四更,5900票求月票)

  一秒记住【供精彩。

  春雨润物无声,这漫天黑光透物无声,轻飘飘的穿透了整座大殿内所有的陈设,留下了无数肉眼不可见的细碎小孔。随后黑光悄无声息的扎进了地面,直透地下百丈,所过之处带起了一溜溜极细的黑烟。数十道黑光擦着勿乞的身体掠过,勿乞闻到了黑烟中淡淡的腥臭味。

  穿透力极强,蕴有剧毒。勿乞灵识小心的扫过一条从身边掠过的黑光,发现这黑光是极其恶毒的后天地心污秽毒气凝聚,加入极高之处虚空极光,配合每日天边最后一抹阳光中的夜冥气息炼制。以无形之物化为实质,从实质再次炼化为无形之物,如此数番,再融入数十种对修士的肉身和魂魄都有极大杀伤力的毒物后才炼制成功。

  这种歹毒的法门介乎于法宝和神通之间,威力极其强大,一旦伤人,后果极其严重。寻常元婴地仙的肉身都会被它穿透,一旦被内蕴的毒性感染,哪怕是地仙法体都会腐烂崩解,连带元婴魂魄都会受到极大的伤害。这种歹毒的物事,盗得经中有记载,勿乞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狠毒的玩意。

  看着无数黑光将整栋大殿都洗练了一遍,徐福才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老夫真的老了?怎么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啧,还是有点不对,心里怎么总提心吊胆的?”

  转身回来,绕着大殿又转了两圈,徐福突然伸出右手食指,一缕极细的黑光迅速在他之间凝聚成了一枚古怪的扭曲的符文。随手将符文向地下射去,大殿下的突然突然一凝,从普通的土地变成了钢铁一样致密的质地。‘铿锵’声大作,无数刀片在地下突然成型,带着森森寒气朝四周一阵乱劈乱卷,将地下搅成了一团糟。

  钢刀猛劈之时,更有一团方圆千丈的地心毒炎带着浓烟无声无息的从地下万丈深处熊熊燃烧了起来,将沿途的砂石土壤烧成了一团漆黑的岩浆。眨眼的功夫,除了地面一点儿土皮还保持完好,大殿下面的岩层已经被破坏得一塌糊涂,地面的青草也纷纷枯萎枯死。

  这时候勿乞已经见机不对遁出了木城,徐福又皱着眉头绕着大殿转悠了好一阵子,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背着双手朝前方宴会大殿行去。此时嬴政的起居大殿内,表面上和刚才一般无二,实则骨子里已经被破坏得千疮百孔。众多侍女急忙往来奔走,更换那些满身都是窟窿眼的器具,忙得不亦乐乎。

  勿乞跑得极快,事情一有不对就立刻向城外逃窜。饶是他跑得快,徐福下手更快更狠,他的遁光依旧被地心喷出的一缕毒炎和黑烟扫了一下,右边小腿被烫出了一大片红色的痕迹,一缕热毒直透他内脏。换了寻常修士,这股后天地心孕育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热毒入体就是天大的麻烦。但是勿乞火灵脉中虚丹一动,将这股热毒全部吸收,转化为先天火灵真罡流转全身。

  饶是勿乞功法特殊不惧火毒,右边小腿还是被烧得火辣辣一阵疼痛。加上他差点被那诡异的黑色光针扎出了满身窟窿眼,勿乞气得眉毛直跳,在地下指着木城的方向直发狠。徐福老不死的,你双眸法眼中的精气,勿乞大爷要定了。不仅是你双眼的精气,还有你修炼的太古符文的秘法,也是勿乞大爷的了。

  这里是秦军的行营,不仅有数十万精锐军队,更有大量修士驻守。李斯、徐福、嬴政等人,也个个都是修为惊人的大能力者。勿乞可不敢小看了徐福,也不敢仓促的对他下手。他只有一次下手的机会,一旦失败惊动了行营中的其他人,勿乞想逃都难。

  琢磨了一阵,勿乞连连冷笑着遁出了行营,遁入了行营左近的大山中。

  随后的三天,勿乞匆匆忙忙的在山林中到处乱窜,专门找那些密布着毒雾瘴气、阴暗荒僻、潮湿污秽的角落到处乱跑。也不知道抓住了多少的稀奇古怪的毒虫,采摘了多少稀奇古怪的毒物草药。

  盗得经内包容万象,其中就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迷药、毒药的配方。这也是应有之理,那些天仙、金仙、大神通者的藏宝密室中,免不得拥有忠心的门人弟子或者收复的神兽仙兽驻守。盗得经的修炼者偷东西的法门天下第一,可是修为不见得就是天下第一。这些看守门户的门人弟子和神兽仙兽,修为很可能比自己高出了一大截。

  而且修炼之人,也不会瞌睡,往往坐在那里一个入定就是数百数千年。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混入藏宝密室中偷东西,各种迷药、毒药那是少不了的。而盗得经内记载的诸般迷药中,勿乞如今能配置成功的,就是拥有七百八十几种配方的‘醉龙香’。

  天地之间有奇草名之‘醉龙草’,就算是上古神龙服食一株,也会醉倒千年不醒人事。‘醉龙香’就是模仿醉龙草的药力,用各种效力较弱的草药合二为一,配出强力霸道的迷香。在盗得经中,醉龙香名列诸天世界迷香之中仙品第九品,排名第七位,属于那种最常见最常用的迷药。故而醉龙香的配方也是最多,零零种种有七百多种。

  耗费了三天时间,勿乞很幸运的在山林中找齐了能够配置三种不同配方醉龙草的毒草、毒虫。他小心翼翼的按照配方,将这些毒草毒虫依次加工后,将三种不同配方的醉龙香全部配置了出来,然后制成了三只细小的香线。

  这三种配方的醉龙香没有冲突之处,三种迷香可以同时使用,药性叠加起来,按照盗得经中描述,就算是天仙三十六品的仙人、仙兽嗅到后都会被放翻在地。虽然不是药力最强的醉龙香配方,但是对如今的勿乞而言,也绝对够用了。

  辛苦三天的成果,就是三支呈淡粉红色,细如绿豆,长只有三寸的细小线香。勿乞掂量了一下醉龙香,‘嘿嘿’怪笑了起来。当下他也不拖延时间,再一次施展遁法,遁回了秦军行营。

  夜幕落下后,嬴政和一众臣子又一次大宴作乐。勿乞一直等到他们宴会结束,眼睁睁的看着众人纷纷回到各处大殿中分别休息。今天嬴政显然喝酒过量,精神亢奋的他顶盔束甲,带着一千羽林军在行营中梭巡了一个多时辰,直到月上高天了,这才在徐福、李斯的陪伴下回转木城。

  等到嬴政在大殿中安定下来,开始做每天必须的运气功夫后,李斯和徐福才悄然退出了嬴政的寝宫。

  在大殿外,李斯、徐福只是相互看了一眼,就面无表情的分道扬镳,分别转进了嬴政寝宫左右两栋小巧的配殿中。看得出来,李斯和徐福的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一个是朝臣的首脑,一个是近臣的头目,他们的关系能好才怪。

  看到李斯、徐福相互之间僵硬的关系,勿乞暗自点了点头。

  小心翼翼的收敛了全部气息,勿乞赶在徐福进入配殿前,在其中最大最宽敞的那间卧房内点着了三支醉龙香。他小心翼翼的将三支线香插在了卧房的角落里,然后立刻遁入了地下。

  无味无臭的醉龙香迅速挥发开,笼罩了整间卧房。

  徐福在卧房外朝几个术士吩咐了几句,将这些术士打发走后,就背着手,面沉如水的走进了卧房。房门在他身后无风自动,悄然合上,徐福皱着眉头,大步走到了卧房正中的床榻上,脱去外袍后,缓缓的坐在了床榻上。

  双眸中碧光闪烁,徐福扯着嘴角冷笑道:“好你一个李斯,居然给陛下说你找到了一条妖蛟的所在,可以让陛下猎杀后完成九龙鼎天**第一重。哼,若是让你立下这等大功,老夫在陛下心中地位,岂不是又弱了一等?上次那妖龙,可是老夫奏明陛下的。”

  摇摇头,徐福低声叹道:“老夫害陛下受伤,让陛下损兵折将,虽然陛下不放在心上。但是李斯如果再立新功,此消彼长之下……混账,叫那些废物盯住了李斯,怎么还让他找到了妖蛟呢?”

  低声咕哝了几句,徐福突然毫无征兆的双眼翻白,仰天重重的倒在了床榻上。他的后脑勺磕在了床帮子上,撞得‘当啷’一声脆响很是惊人。只是卧房都被徐福用太古符文禁制了,里面声音一点都传不出去,外面虽然有数百名黑袍术士值夜,却无一人知晓这里面的变故。

  勿乞急忙从地下窜了出来,一个虎扑跳到了徐福身上,二话不说将他如今能使用的各种盗得经内的禁制手段全用在了徐福手上,将他身体众多气穴、经络、识海、丹田等部分全部禁锢。

  双手撑开徐福的双眼,勿乞凑到了徐福面前,几乎是脸贴脸的用自己双眼对准了徐福的双眸。秘法发动,徐福双眸深处一个极细极亮的绿色漩涡骤然亮起,一丝如烟如雾的精气急速从徐福的双眸中喷出,激射进了勿乞的双眼。勿乞双眸喷出幽幽绿光,他眼珠里的血光一根根膨胀开来,撑得他的双眼变得牛眼一样巨大,差点没从眼眶里跳了出来。

  徐福的法眼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月,内蕴的法眼精气极其庞大,勿乞只是吸收了三个呼吸的瞬间,他的双眼就差点没爆炸开来,再也承受不住精气的输入。

  终止了秘法,勿乞将吸来的精气储存在了双眸深处,随后飞快的将徐福身上仅有的一个储物戒指扒了下来,将他身上袍袖中、腰带里收藏的一些用特异材料制造的符箓掏了个干净。

  灵识向储物戒指中扫了一眼,发现戒指中赫然有三十三卷玉册,上面注明了《古律经》三个大字,无数玄奥的符文在玉册表面若隐若现,分明就是修炼太古符文的典籍。勿乞大喜,急忙将戒指内所有东西都转入了自己戒指中,然后拔出贪狼剑,一剑刺下。

  贪狼剑鸣,眨眼间就刺到了徐福心口。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