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杀阵(五月十五号第二更,6000票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杀阵(五月十五号第二更,6000票求月票)

  “给朕滚开!”嬴政一声爆喝,宛如雷霆的巨大声响横扫四方,数十头结成妖丹的妖兽吐血倒退,被声浪炸飞了数十里远。嬴政身后八蛟一蟒的身形骤然向内凝聚,眨眼间凝聚成了一枚拳头大小,上面有九龙盘旋的黑色印玺。他一把抓住了印玺,厉声喝道:“九龙鼎天**,定鼎九州!”

  无数的癸水阴雷在嬴政的身体四周疯狂爆炸,炸得嬴政的身体乱颤,却始终突破不了他身边护身的黑气。嬴政手持印玺站在黑气中,双眸中喷出无边煞气,一人的威势,居然足以和整个泗水湖无数的妖兽散发出的妖气相抗衡。

  手持印玺向下狠狠一按,一股无形巨力轰然而生,凡是靠近到嬴政身周三十里内的水生妖兽纷纷惨嚎从高空坠下。一些泥鳅、黄鳝之类**较为脆弱的妖兽被那巨大的力量撕扯身体,身上纷纷裂开大大小小的伤口,大量鲜血喷出。更有一些倒霉的妖兽身体都被那股巨大的力量扯成了两半,内脏骨骼飞得满天都是。

  眼看湖中妖兽被嬴政一击打伤了这么多,鲶蛟气急败坏的狂啸着,四爪狠狠的朝湖面一抓,四条水龙冲天而起,黑漆漆的水龙宛如四条长鞭,被它胡乱挥动着,劈头盖脸的朝嬴政打了过去。水龙成型的时候,方圆三千里的泗水湖面骤然下降百丈,可见这四条水龙中蕴藏了多少湖水。

  数以万亿斤计的湖水凝聚在四条小小的水龙中,四条水龙压缩凝练得密度比钢铁还要大了百倍,鲶蛟抡起水龙一通乱抽乱打,水龙卷起大片罡风,将附近白起等人布下的大阵冲撞得摇摇欲坠,不得不向后倒退。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四条水龙狠狠的抽在了正手持印玺镇压妖兽的嬴政身上。

  一声巨响,四条水龙粉碎,无数水泉直冲高空,化为一场倾盆大雨覆盖了方圆万里之地。嬴政稳稳的悬浮在空中硬吃了这蛮力无穷的一击。他七窍中同时喷出鲜血,身上衣袍被水龙抽成粉碎,半边身体的皮肤淤青肿胀,很快就变成了紫黑色。嬴政一边吐血,一边盯着鲶蛟狂笑道:“能打伤朕的真龙之身,你这鲶鱼精倒是有几分本领。朕看上你了,你就是朕修炼九龙鼎天**的无二之选!”

  手中印玺再次举起,嬴政掐了个印诀朝印玺中一打,厉声高呼道:“九龙鼎天**,剑扫[***]!”

  黑漆漆的印玺骤然膨胀开,化为无数道长有百丈的剑气四处乱扫乱打。这剑气的威力几乎有金丹晚期的人仙手持下品法宝的全力一击,剑势威力绝伦,眨眼间覆盖了整座泗水湖。无数剑光所过之处,结成妖丹的妖兽纷纷中剑陨落,各色各样的妖兽鲜血将奔腾汹涌的湖面都染得变了颜色。

  鲶蛟的身体狼闶巨大,起码数万道剑气绵绵不绝的击中了它的身体。在嬴政全力催发下,剑气中有一股无穷威煞,每一道剑光的穿透力都强得惊人。鲶蛟巨大的身躯不断颤抖着,大片鳞片不断被剑气扫落,点点鲜血从它体内不断喷出,更有一些剑气从它身上划落了大块大块的血肉,淡金色的鲜血宛如暴雨一样喷出。鲶蛟痛得浑身乱颤,身体骤然缩成了一个肉球。

  虚空中数十道雷霆胡乱的打下,乱糟糟的朝嬴政轰下,却被嬴政单掌捏成了粉碎。

  缩成肉球的鲶蛟厉声吼道:“杀,杀光眼前这些人。谁敢后退,姑奶奶事后一定吞吃了它!”随着鲶蛟的呵斥怒吼声,无数妖兽舍生忘死的顶着满天飞射的剑光朝嬴政等人扑上,其中那些实力和元婴地仙相当的妖兽,更是骤然发难,将自己先天的天赋神通施展了出来。

  一头背后甲克方圆足足有两百多丈的老鼋精嗷嗷嚎叫着,巨大的身体骤然飞升上天,随后身体滴溜溜急速旋转着,宛如一个飞盘一样,用背甲朝嬴政当头砸了下来。老鼋精身体落下时,身边水云翻卷,无数雷霆从它背甲中喷出,带着震耳欲聋的炸鸣声朝嬴政乱轰而下。

  嬴政身后的白起冲天而起,手持一柄白晃晃的长剑,狠狠一剑砍在了老鼋精的背甲上。老鼋精惨嚎一声,它比金刚还坚固的背甲被白起一剑撕开,重创了它的身体内部。但是白起也被老鼋精巨大的体重带起来的恐怖力量砸得向下飞坠,狼狈的摔进了翻滚不休的湖水中。数十条颀长的宛如章鱼一样的腕足立刻从水下钻了出来,绑住了白起的身体,将他拖下了湖底深处。

  两只体型硕大,长度足足有百丈开外,通体绿光闪闪宛如宝石雕成的青虾精发出尖锐的啸声,分别有六条手臂拎着六支奇形獠牙,带起无数道白光朝嬴政身后布阵的数十名元婴将领冲了过去。大虾前肢的爆发力极强,寻常一尺多长的龙虾前爪一次弹射,能够震碎拇指厚的水晶玻璃。这两只已经成精的大虾,它们的前肢一次弹射,就足以洞穿数座大山。

  这种天赋神通,是修成了地仙法体的勿乞都无法相比的。人为万物之灵,但是天下鸟兽虫豸也有天地赋予它们的不凡之处。当它们修炼有成,将这种天赋的本领演化为神通,其威力比人类修士的道法不会弱,反而会更加强大。

  十三名元婴战将踏云迎上了这两只大虾精,他们同样是拔剑冲上,用纯粹的力量和两只大虾精正面硬抗。只听‘叮叮当当’数十声巨响传来,十二名元婴战将吐血飞退,他们胸前的护心镜已经被大虾爪子里的獠牙捅成了粉碎。只有最后一个战将怒号一声,翻手一剑狠狠的剁在了一个大虾精的胸甲上,将它的胸甲斩出了一条极长的伤口。

  大量粘稠的淡青色血液从那大虾精的体内喷出,全喷在了那战将的身上。‘哧啦’巨响不断传来,这大虾精的血液比王水的腐蚀力还要强了百倍,那元婴战将一声惨嚎,身上衣甲骤然融化,随后就是他的皮肤和肌肉也被那虾精血液融成了一滩毒水。这战将却也果断,他立刻自爆身体,一道血光从丹田中冲天飞起,血光中他高有两尺三寸的元婴狼狈逃窜。

  刚刚逃出了没有三十里地,一条通体漆黑愣头愣脑的乌龟精就骤然从漫天乌云中露出了身体。这乌龟精手持两柄大锤子,探长了脖子,瞪着两颗绿豆眼朝那元婴就是一锤子砸了下去。一声惨嚎,逃遁的元婴被一锤子砸成粉碎,锤子上喷发的一道水属姓阴雷将他的一缕残魂炸得稀烂,这元婴战将被打得魂飞魄散,彻底消泯于天地间。

  一声怒吼从水下冲天而起,浑身被稀奇古怪的粘液和鲜血染得五颜六色的白起狼狈的从湖中逃出。一条体长三里左右,通体附生了无数贝壳水藻的大鱿鱼慢吞吞的从湖水中冒出投来,凶光四射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白起,含糊不清的吼道:“吃了,吃了,吃了!”它身体一抖,七八条腕足骤然暴涨数十里,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朝白起抓了过去。

  嬴政恰好再次举起印玺狠狠的挥下,他怒斥道:“九龙鼎天**,剑定八方。”

  八柄绝大的黑色剑影从印玺中呼啸而出,带着刺耳的啸声横扫八方,当场将那大鱿鱼的腕足斩成了无数段,更有数百头巨大的妖兽身体被剑影劈开,痛得它们嗷嗷惨叫着不断后退,却也有数十头妖兽被灭绝了一切生机栽进了湖中。

  嬴政大喝道:“妖兽凶猛,撤!”他脚下黑气一阵奔涌,簇拥着他,护着白起等人,迅速朝李斯、徐福布阵的那座大山逃了过去。这些妖兽哪里知道什么好歹,哪里知道什么诱敌之计,一个个带着欢欣鼓舞的狂笑声,气势昂昂的向嬴政等人追了过去。

  尤其是那条大鱿鱼,应该是和白起纠缠时吃了大亏,故而一路喷吐着烟云泡沫,嗷嗷叫着朝前猛冲,数十条腕足不断向嬴政身上乱抽。勿乞看得一脑袋雾水,这里是内陆的湖泊,怎么会有鱿鱼精这种东西?但是想想,既然连蛟龙这种生物都存在,湖泊中有一条大鱿鱼也不奇怪吧?

  叹息了一阵,勿乞看着这些妖兽浩浩荡荡的向嬴政预先设下的埋伏赶去,不由得摇了摇头。

  那边蜷缩成一个肉球的鲶蛟身形正在急速缩小。也就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鲶蛟已经化为一个身高五尺,身形臃肿,顶着一个鲶鱼大脑袋,脑壳正中顶着一支龙角的怪异黑衣女子。她随手朝下面湖水一抓,湖底骤然传出巨大的轰鸣声,一颗散发出庞大水元力波动人头大小的黑色宝珠缓缓浮了出来。

  勿乞丹田中的灵火珠骤然一动,遥遥的和那黑色宝珠遥相呼应。勿乞骇然,看这架势,那颗黑色宝珠也是一颗后天生成的天地灵物,内蕴巨量癸水精英,和他丹田中的这颗宝珠正好搭对。

  鲶蛟抓着那颗宝珠,踏着黑云气呼呼的朝嬴政等人追了过去。而这时候,嬴政一行人已经退回了刚才那座大山的山顶,众多妖兽也已经追到了距离大山不到三里的地方。

  ‘嘎吱’声大作,山腰上数百金丹修为的士兵掏出了体型巨大,弩弓的弓臂比一个成年男子还要长的巨型强弩,用力上弦,然后将一排排特制的长八尺一寸的弩箭搭在了弓弦上。徐福带领的众多术士轻描淡写的伸出手指凌空一点,无数符文从他们指尖射出,慢慢的融入了这些弩箭中。

  山顶的白起骤然上前一步,他吐了一口鱿鱼身上的粘液,气急败坏的吼道:“秦弩杀阵,杀!”

  一弩十三箭,只听一声机括响处,大片弩箭呼啸而出。弩箭撕裂空气,带起长长的黑烟,黑烟一阵缠绕,在弩箭上形成了一个个扭曲的野兽头颅的模样。徐福等术士加持在弩箭上的符文,引动了山林内处处可见的猛兽恶禽的凶魂厉魄附着在弩箭上,让弩箭的威力暴涨了数十倍。

  弩箭排空,呼啸掠过百里。朝前猛冲的众多妖兽身体骤然一僵,随后无数妖兽纷纷雨点一样坠下。

  一次齐射,近万妖兽身体被洞穿,惨死当场。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