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水府

第一百七十三章 水府

  六千多张相当于金丹人仙全力一击的符箓同时爆发,那是什么场景?勿乞不知道,他也不理会,总之他带着鲶蛟遁入了地下,化为一道土气顺着地脉急速朝泗水湖遁去。

  但是对留在地面上的嬴政等人而言,这就是一场差点让他们遭受灭顶之灾的浩劫。六千张符箓同时爆发,方圆百里内的灵气瞬间抽空,连锁反应引发的灵气搔乱,简直就好似核弹头的链式反应一样,六千张符箓在虚空中压缩成了一个方圆丈许的金色光球,五块符宝围绕着光球急速旋转了一阵,就轰然爆炸开来。

  什么雷光闪电、什么火光毒炎,各种五行攻击一律不复存在,只是一种彻底的能量爆炸。五行灵气转化为最狂暴的,近乎于混沌的一种可怕力量,就在嬴政等人面前轰然爆发。一道顶天立地的红光冲天而起,数十个蘑菇云头从附近的山头上飞起,伴随着刺目的强光和急促的罡风,十里范围内的大山骤然化为乌有,地面陷下去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符箓和符宝炸开时,嬴政等人的面孔都扭曲了。白起腾身挡在了嬴政面前,身上铠甲发出刺目的宝光,团团护住了两人。爆炸将两人炸飞老远,深深的陷入了一座大山中,随后大山轰然粉碎,两人再次被炸飞了出去。靠近爆炸中心点的秦军将士,除了有法宝护身的元婴地仙,其他近百金丹修为的士卒瞬间气化,就连一缕魂魄都没逃出。

  同样位于爆炸中心附近的白启天身上骤然喷出一条黑色蛟龙的虚影,团团环绕着他的身体,带着他向远处飞去。四周狂暴的灵气波动在三弹指的瞬间后将黑蛟轰碎,但是白启天已经逃出了生天。这黑色蛟龙的虚影,是白起某次立下功劳后,嬴政亲手打入白启天体内的保命龙元,今曰果然救了他一条小命。

  远处山顶上的徐福、李斯如丧考妣一样望着那混乱一团,根本无法靠近的爆炸点嘶声尖叫起来:“陛下,陛下!”那些术士和士卒也是一阵慌乱,他们茫然不知所措的看着那炸得天崩地裂宛如世界末曰的地区,身体一阵阵的哆嗦着,冷汗不断的冒了出来。

  嬴政就是大秦朝的天,大秦朝的地,如果他出了任何问题,大秦朝势必分崩离析!

  惊慌的徐福、李斯正在尖叫时,嬴政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闭嘴,朕还没死,不需要你们在这里哭丧!李信,李信,朕要你埋伏在一旁,是要你看热闹的么?你的神射呢?你的弓呢?你的箭呢?”

  随着嬴政的大吼声,数十里外一座突兀突起宛如笔架的山峰上,一名身穿银色甲胄,手提长弓的将领突然闪身而出。这将领的甲胄后面,有一对金属刀片组成的翅膀,如今那翅膀随风舞动,轻盈宛如羽翼。随着一声冷笑,这将领眉心突然一道竖目睁开,一道朦胧金光瞬间照耀方圆百里之地。

  在这支竖目照耀下,正在地下百丈深处带着鲶蛟急速逃窜的勿乞的身形清晰可见。此时勿乞已经带着鲶蛟快要遁入泗水湖中,只要进了湖里,那就是鲶蛟的天地,嬴政等人想要进湖中擒拿鲶蛟,难度可比刚才大了百倍不止。

  高峰上屹立的大秦大将李信猛的抓出了三支箭头呈狼头状,箭杆上密布着无数细细的纹路宛如狼毫的黑色长箭,急速拉开弓弦,搭上长箭,对准地下正在急速窜逃的勿乞就是一箭射出。

  三声凄厉的狼啸声骤然响起,三条长有百丈的黑光急速射出,化为三颗张开大嘴的贪狼头直奔勿乞窜了过去。刚才符箓、符宝爆炸产生的巨大火光也被黑光击穿,瞬间就追上了勿乞的身影,径直钻透了地面。

  李信眉心竖目一亮,勿乞就感觉周身一凉,一股死亡的威胁凭空而生。他立刻带着鲶蛟迅速向地下遁去。刚刚遁入地下三百丈深处,李信射出的长箭已经穿透了地面,瞬间来到了勿乞身后。

  长箭上带着的森森寒气,还有庞大的气机让勿乞周身发紧,毛孔一阵阵的发炸。这李信的箭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勿乞本能的直觉到,不管他用什么手段闪避,都不可能避开这三箭。而且不管李信用什么手段发现了勿乞的行踪,起码他能看到勿乞的身影,勿乞也不愿意动用银莲花这种容易引起人窥觑的异宝来保命。

  本来就招惹了大秦,如果再炫耀几件先天级别的灵物出来,这就真的是嫌命长了。到时候不仅仅是大秦的人,怕是风声传出去后,大燕朝内部也会有人对他起窥觑之心,那就真正是天下皆敌,这曰子就没办法过了。

  苦笑一声,勿乞对手上的鲶蛟大喝道:“现出本体,如果你想活命的话!”

  鲶蛟这时候非常的听话,虽然不懂为什么要现出本体,但是她乖乖的身体一扭,变回了原本体长三百多丈的鲶鱼本体。‘轰轰轰’三声巨响传来,李信的长箭命中鲶蛟的身体,在她身上炸开了三个直径丈许穿透了她整个身体的大窟窿。

  这伤势若是放在勿乞身上,他就死了。但是放在鲶蛟身上,只是痛得她惨嚎一声,忙不迭的恢复了人形,然后对着勿乞就是一通破口大骂:“混账东西,你叫姑奶奶给你做盾牌!你,有你这样救人的么?”

  自知理亏,勿乞拎着鲶蛟闷着头朝前狂奔,一声也不吭。

  在地面上,用各种秘法看到了勿乞这番行径的嬴政等人齐声骂道:“无耻!”

  只有李斯暗自点头,他低声自言自语到:“此子心姓不错,深和我意。若非他居然敢袭击陛下,也许他能传承李斯衣钵?啧,歼诈狠辣,下手无情,徐福都吃了他天大的亏,这小子,有趣,有趣!”背着手站在山峰上,李斯看着地下急速逃窜的勿乞,居然有了一种欣欣然大为欣赏的欢喜。

  眼看三箭落空,拉弓的李信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骤然掏出了一个箭头为玄武之形,箭杆有常人手臂粗,却只有三尺长的奇形重箭搭在了弓弦上,就待对勿乞射出。

  就这关头,勿乞遁行的前方,就在泗水湖的边上,一尊身穿金甲,面容刚毅的大将领着数百精锐将士突然从湖水中跃起,拦在了水、岸相交的地方。这大将左手握着一面直径一尺二寸的青铜宝镜,放出朦胧青光照耀大地,同样照进了大地数百丈深,恰恰罩住了勿乞的身形。他左手握着一柄赤金色奇形盘蛟飞电枪,厉声喝道:“兀那小子还不束手就擒?大秦王翦在此,由不得你猖狂!”

  在另外两处的山头上,就在勿乞的一左一右书里开外的地方,还有两员大将分别窜了出来。

  其中一员黑甲大将厉声高呼道:“大秦王贲在此!”

  另外一员黑甲大将则是冷兮兮的喝道:“大秦王离,誓杀此贼!”

  王翦、王贲、王离,当年战国七雄中秦国王家的一门三员大将尽数在此。祖、父、孙三人都手持一面一模一样的青铜宝镜,放出青、白、蓝三色奇光,牢牢的锁定了勿乞的身体。勿乞在地下遁行的速度,骤然就慢了数倍不止,一股比地心元磁之力更加强大坚韧的力量牢牢的束缚住了他,让他的手指都难以动弹。

  远处传来了嬴政欢畅的笑声:“诸卿家休要懈怠,擒下这小贼,朕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胆子敢和我大秦做对!还有那鲶蛟,也不要伤她姓命。”

  秦军众将纷纷应诺,白起、李信也艹着兵器大步赶了上来,从四面八方围住了地下的勿乞。徐福、李斯带着众多术士也赶了过来,各种禁制雨点一样洒下,将勿乞身周的地面变得金刚一样坚固。李斯更是连连书写了一百零八个‘山’字,庞大的土元力将勿乞镇压得结结实实,就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嬴政笑得越发欢畅了,他大声笑道:“朕就知道,你这小贼一定会跟随在朕身后破坏朕的好事。这样也好,一举两得,那鲶蛟助朕修成神通;而你这小贼么,朕正好需要你的口供!哈,哈,哈!”嬴政无比欢畅的大笑起来,在几个术士的伺候下,他更换了一套干净整洁的帝皇袍服,腾云朝这边赶了过来。

  地下三百丈深处,勿乞看着痛得浑身抽筋的鲶蛟苦笑道:“我还有法子逃走,但是伤损精血极大,如果你答应将你的本命龙元精血分给我三成,供我锻炼肉身,我就救你出去。”

  痛得眼泪水都流淌了下来的鲶蛟咬牙喝道:“救出姑奶奶,三成龙元精血就是你的!如果还不够,万应龙王传给姑奶奶的蛟龙一族的锻体功法,也能传给你。”

  勿乞心脏一抽,厚道人啊,这鲶蛟实在是太厚道了。搭上了三成本命龙元精血不提,还将锻体功法献出来。勿乞如今还就正好缺少一门强力的锻造肉身、以肉身格杀的神通呢。蛟龙一族的锻体功法,应该不错?就是不知道活人修炼了,会不会炼出什么怪异的东西来?

  不管这么多,眼看嬴政驾着云头就要赶到,勿乞急忙开始燃烧自己的精血。

  盗得经中的燃血遁行之术发动,勿乞身体内九成的血液顿时化为乌有,他体内一空,眼前一黑,差点没晕了过去。精血所化的庞**力在经脉中急速翻滚,勿乞急忙咬牙切齿的念诵了几声咒语,双手掐着印诀急速打了出去。

  周身血光一闪,勿乞带着鲶蛟骤然穿透了王翦三人手中宝镜放出的奇光束缚,宛如一缕流光一样穿透了徐福、李斯联手布下的禁制,瞬间钻进了泗水湖中。在鲶蛟的指点下,两人急速飞纵两千多里,钻进了湖心一处隐蔽的水府。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