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缴获(五月十六号第二更,求推荐)

第一百七十五章 缴获(五月十六号第二更,求推荐)

  万妖齐聚,而且全都是凝聚了妖丹,修为相当于金丹巅峰修为以上的妖兽。所有妖兽都化为人形,准备好了自己最凶狠歹毒的天赋神通,准备对入侵的修士做致命一击。更有一些妖兽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些法宝,或者自己用化形时脱落的角、牙、鳞等物练成的法宝,也都准备妥当。

  一些妖兽目光不善的看着勿乞,毕竟他一个大活人出现在数万妖兽中实在是太醒目了一些。

  但是听说勿乞对鲶蛟有救命之恩后,万应龙王就站在了勿乞身边。作为龙元江这条庞大水系所有水生妖兽的王者,在场的妖兽无人敢挑衅他的威严。纵然有些妖兽很想张开嘴将勿乞一口吞下去,但是看到了和勿乞谈笑风生的万应龙王,他们都乖乖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勿乞如今是提点着十二万分的小心在和万应龙王谈话。这条老妖龙在龙元江起码活了数万年,老歼巨猾,浑身的鳞片都散发出一股子浓浓的油腥味,所谓滑不留手就是这样的人物。老妖龙和勿乞嘻嘻哈哈的谈笑着,却是左一句右一句的打探着勿乞的出身来历,以及和勿乞有关的各种问题。

  勿乞可不敢将自己的身份来历什么的告诉这条老妖龙,他天南海北的和老妖龙胡诌着,同时不断的翻过去套问他的口风。比如说龙元江水系的具体情况,流经的蒙山山区的详细,老妖龙的根脚出身,为什么势力如此庞大的龙元江一脉的妖兽不出山行走之类。

  两人谈笑甚欢的胡扯了一盏茶时间,然后深谙于心的相视一笑,很有点英雄惜英雄的看着对方点了点头。两人都没有说任何有用的东西,都是一通胡言乱语,却偏偏将那胡言乱语说得煞有其事,好像他们说得就是事实一样。

  勿乞看着老妖龙,后心已经是一阵冷汗,这老妖龙不好对付啊,好几次勿乞都快挡不住他的问题了。

  老妖龙则是望着勿乞连连点头,人才啊,这小子是个人才,他麾下这些蠢得和石头疙瘩一样的妖兽完全没法比。可惜他是人类,如果他是妖魔出身,老妖龙一定要留他在龙元江,让他未来接替自己的王位。万应龙王自觉天仙功果就要成就,未来一旦脱去妖龙之身化身真龙之体,他就会立刻龙元江,飞升去他应去的地方。

  可是这龙元江内无数妖兽,他就没一个看得上眼的接班人。勿乞倒是机灵歼诈,可惜是人类啊!

  轻叹了一口气,万应龙王看着勿乞咧嘴笑道:“小娃娃不错。算了,胡扯了一通,别的不说,你名字总得告诉老龙吧?啧,难不成就一直叫你小娃娃、小子不成?你救了鲶蛟的姓命,就是我们的贵客,放心,老龙不会一口把你吃了。”

  勿乞沉吟了一阵,这才笑了起来:“小子名为勿乞。勿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勿,乞就是向天地乞命的乞。小子的名字的蕴意就是,绝对不向任何人低头乞求。”勿乞在心中干笑,他的本命吴起,勿乞是他被迫加入[***]童子军后自己起的名字。就算万应龙王或者他身边的妖兽有什么阴狠歹毒的诅咒之法,也拿他勿乞没辙。在修炼界,这本名,是不能轻易告诉人的。

  “勿乞,勿乞!”老妖龙点了点头:“名字不错,蕴意也极好,这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啧,听起来有点意思。”随手掏出了一块用龙骨打磨成的令牌丢给了勿乞,老妖龙笑道:“你以后就是我龙元江一脉妖兽的贵宾了,拿着这令牌,你在龙元江两岸万里之内,一切妖兽都不会待若上宾。”

  令牌的质地很重,是用妖龙的骨骼雕琢而成。巴掌大小的令牌上,正面是一副地图,应该是龙元江水系的详细水域布局图,背面则是风云腾蛟图,里面用细小的黑珠子镶嵌了‘万应’两个篆字。令牌内还有一丝万应老龙王的龙气,证明这块令牌是正品,不是假冒仿制的伪品。

  接过令牌,谢过了万应老龙王,勿乞将令牌收起,也没将这事情放在心里。

  万应老龙王则是在心里暗笑起来。勿乞收了他龙元江一脉的贵宾骨牌,就和龙元江有了一份香火情谊,未来如果龙元江水生妖族有事,不信他勿乞不出手。一块令牌结下一份香火情,老妖龙可是赚了。

  两人正在这里翻腾着不同的念头时,鲶王府上空的石壁骤然粉碎,三色奇光直透了进来。但是万应龙王一来到这里,就放出了自己的龙丹放出无量水波遮盖住了洞府,三色奇光照下来,只能看到无尽的水波翻滚,根本看不到水波下面数万妖兽的存在。

  身为近乎天仙的妖龙,万应龙王的神通法力远超王翦、王贲、王离一家三人,虽然他们手上的宝镜都是威力绝大的上品法宝,但是万应龙王的这颗龙丹,经过他数万年的淬炼,品质已经近乎仙器,那里是这三面宝镜所能对付的?

  三色奇光一阵流转,在黑色水波上溅起了大片瑰丽的七彩光晕。嬴政等人缓缓降下水云,悬浮在水波之上俯瞰着被揭开了盖子的洞府。嬴政背着双手,霸气十足的俯瞰着洞府,徐福则是充当他的口舌连连冷笑道:“兀那鲶蛟,还有那小子,不乖乖的出来受死?”

  徐福的脸部肌肉一抽一抽的,他对勿乞已经恨到了骨子里。他的法眼差点就被勿乞折腾瞎了,他的魂魄本源也被勿乞消耗了七成,一身修为差点付诸流水。若非嬴政以内宫秘藏的灵药救治,他徐福早就变成了废人。这个仇怨结得极大、极重,徐福暗自发誓,一旦生擒了勿乞,一定要将他放进丹炉中炼诚仁丹,否则这口怨气怎么出得去?

  大喝了一声,徐福双手高高举起,大片绿色火焰从他掌心流出,在他身边组成了两条深绿色的火带。徐福干瘪的嘴唇轻轻蠕动着,念诵着古怪玄奥的咒语,绿色火焰骤然炸开,在他身边一阵回旋盘绕,组成了一个硕大的,宛如篆文中的‘雷’字的符文。这符文笔迹古朴苍老,符文一成型,就有丝丝雷光不断从符文中喷出,几个回旋后又融回了符文。

  伴随着低沉怪异的吟诵声,徐福双手托着那成型的符文,缓缓向下一挥,符文骤然化为数百道极细的电蛇,带着密集的‘啪啪’爆鸣声急速窜了下去。

  万应龙王大笑起来,他张口一吸将他那颗水缸大笑的龙丹收回体内,漫天水波顿时一扫而空。他大声笑道:“那叫做嬴政的小娃娃,你的九龙鼎天**,还没有修炼成功哪?孩儿们,灭杀!”他随手一指,一道黑色水波冲天而起,化为一支大手迎向了天空落下的电蛇,数百威力强大相当于元婴初期地仙全力一击的电蛇,被他轻轻松松一手抓在了手中捏成粉碎。

  随着老妖龙的狂笑声,数万水妖齐齐将早就准备好的天赋神通和诸般法宝之物射了出去。顿时五颜六色的毒雾毒水冲天而起,化为一片方圆百里厚达数十里的毒气团将嬴政一行人包裹得结结实实。无数獠牙、利角、鳞片锻造的法宝飞起,乱杂杂宛如雨点一样射进了毒雾中,当场将数百名金丹级的大秦将士打得浑身透风,宛如筛子一样喷着血飘进了水波中。

  这里是深处数十里水面下的湖底,四周水元力极其充沛,数万水妖的法力神通在这里得到了极大的发挥。除了嬴政,其他人的法力神通在这里都受到了极大的约束。数万水妖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一通突袭,打得大秦众人狼狈不堪,眨眼间损失了七诚仁手。

  嬴政发出了尖锐的啸声:“万应妖龙,又是你!”

  万应老龙王欢声笑道:“嬴政娃娃咧,是你家龙爷爷!哈哈哈,上次你用数万兵马断后,才逃出生天。这次你身边就这么点人,老龙将数万里方圆内的孩儿们都带了过来,你如果还能逃走,龙爷爷下次也不杀你如何?你逃,你逃,你逃啊!”

  带着狂啸声,万应老龙王带着数万水妖腾空而起,将嬴政一行人包围得结结实实。

  白光闪过,白起仗剑朝老妖龙扑了上来,但是老妖龙身后突然闪过一条龙尾巴的虚影,龙尾狠狠一扫,白起被打了个正着,当即吐血退了回去。白起的修为已经趋近元婴大乘境界,但是老妖龙是元神大乘,只要渡过天劫就是天仙。两人的修为差了一个大境界,这完全是无法弥补的天堑差距。

  白起一招败退,嬴政厉声高呼起来:“撤,撤,撤!”

  八蛟一蟒虚影从嬴政身后腾空而起,迅速凝聚成了一枚拳头大小的印玺。嬴政张口喷出一道血,厉声高呼道:“老妖龙,朕势必诛杀你九族!”连续九道本命精血吐在了那印玺上,嬴政高呼道:“九龙鼎天**,沧海桑田,万里腾挪!”

  黑色印玺骤然炸开,嬴政七窍同时喷出一道鲜血,黑光笼罩了嬴政以及他身边的李斯、徐福、白起等重要臣子,他们的身体逐渐模糊,慢慢的于原地消失。

  万应老龙王勃然大怒,他咆哮道:“这次你还想逃不成?”他骤然化身一条长有三百多丈的蛟龙,挥动双爪狠狠的朝黑光笼罩中的嬴政抓了过去。但是他的双爪抓过黑光,嬴政等人的身体宛如幻影,没收到任何伤害。

  勿乞紧跟在老妖龙身边,迅速靠近了嬴政。他右手掐着小周天移星换斗印,左手用小摘星手轻轻的朝嬴政的左手一抹,就将他左手中指、无名指上佩戴的两颗戒指中,戴在无名指上的那枚黑龙戒指摘了下来。

  戒指一入手,勿乞立刻将它藏在了袖子里,然后大叫大嚷着驾驭着贪狼剑朝那些被嬴政丢下的士卒、术士杀了过去。剑光闪过,十几个人头平平飞起。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