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禹鼎(求推荐,五月十七号第三更)

第一百七十九章 禹鼎(求推荐,五月十七号第三更)

  嬴政手中的重剑,长八尺一寸,成年人一掌半宽,剑脊最厚处有三指。剑身上光亮如镜,散发出淡淡的紫气黄光。在那黄紫光气之下,镜面一样的剑身中,有江川山岳,有树林草原,有城镇乡村,有万般生灵影像若隐若现。在这一切虚影之上,在那黄紫光气之中,是九条张牙舞爪的神龙虚影扭动盘旋。

  一剑迎上,只听一声巨响,火星四溅。紫气祥光化为毁灭一切的气浪朝四周扩散,奔涌而来的浪头距离木城还有十几里就轰然粉碎。万应龙王的身体纹丝不动,依旧稳在云头上,但是他的双锤上赫然多了一丝白印,双锤已经被嬴政重剑所伤。嬴政被沉重的双锤打得倒飞数百丈远,沉重无比的打击力让嬴政的身体裂开无数伤口,大量鲜血不断涌出,但是他的重剑,却是丝毫无损。

  嬴政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陷入地下十几丈深。他一路咳着血,拖着重剑慢吞吞的从土坑里爬了起来,大笑着看向了万应老龙王:“孽龙,朕的本命神器‘秦皇剑’威力如何?”他举起长剑,狠狠的朝下一劈,冥冥中无数‘吾皇万岁’之声凭空响起,随着这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声,剑锋所指之处,大地突然裂开了一条长有数里的深深痕迹。

  万应老龙的脸扭曲着,瞪着双眼死死的盯着锤头上那一丝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的痕迹。他喉咙里发出可怕的‘咯咯’声,周身云气升腾,宛如喷发的火山一样直冲高空数千丈。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万应老龙才厉声吼道:“小儿,你敢损害老龙的宝贝?”

  双锤骤然脱手飞出,一锤砸向了嬴政,一锤砸向了站在木城城墙上吹响了刚才那一声号角的李信。刚才一声龙吟,万应老龙周身龙元骤然被压制了五成之多,他锤子上的力道骤然减弱,就连雷瓮锤的器灵都被压制了大半灵姓,故而才被秦皇剑一剑斩伤。

  应龙骨号对水族生物的威慑力太大,万应老龙下定决心要先铲除了李信才行。

  重锤呼啸飞出,带起了漫天雷电跟随其后。虚空中数以万计的雷霆呼啸落下,以两个锤头为重点,带起了滔天的电光火焰。天地间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只有这两个闪耀着刺目雷光的锤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嬴政双手紧握秦皇剑,他厉声喝道:“李信卿家,闪开!”伴随着八蛟一蟒凄厉的长吟声,嬴政周身再次喷出大量鲜血,他身体骤然拔高一尺,全力一剑朝当头落下的重锤迎了上去。九龙鼎天**以蛟龙的精血和魂魄为修炼的材料,也是**、魂魄、法力兼修的神通妙法,单论肉身,嬴政的力量也是一等一的强大。

  但是万应老龙的强已经超出了嬴政能应付的极限。这是一头苦修数万年,肉身已经淬炼到妖龙的极限,几乎要飞升为真龙的老怪。那雷瓮锤的重量也是大得惊人,被老龙用尽全力投掷了出来,那力量足以摧毁一颗小小的星辰。

  ‘当啷’巨响,嬴政双臂皮肤炸开,无数血肉飞溅,大量淡金色的血液落在地上,融入了地上无数水族妖兽死亡后流出的鲜血中。嬴政被重锤轰得陷入了地下,重锤轰鸣着震碎了大地,带着嬴政一直陷入了地下三千丈之深。嬴政被巨大的力量震得五脏六腑都出现了无数裂痕,差点就被震碎了身体。

  城头上,李信紧握号角,再次不顾一切的吹响了号角。应龙的龙吟声再起。万应老龙的身体一抖,体内龙元再次被压制了五成。他无比愠怒的长啸了一声,狠狠的瞪了李信一眼,双手骤然朝远处洪涛一挥,卷起了数十条巨大的水龙朝城头这边急冲而下。

  李斯拦在了七窍流血的李信身前,卷轴在他面前飘荡,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辉。他神情自若的在卷轴上连续书写了一百多个‘斩’字,随后笔尖一挑,将那一百多个煞气腾腾的斩字挑出了卷轴,化为一道淡淡的银光朝当头砸下的重锤迎了上去。

  重锤前进的势头骤然一停,无形的力量和它急骤相碰,发出刺耳的巨响。李斯的身体一抖,数十条雷光突然从重锤上喷出,重重的落在了他身上。李斯身上黑袍骤然膨胀开,化为一团黑云遮盖住了他全身,雷霆落在了黑云中,炸得黑云不断翻滚散开,李斯身体不断受到重击,张口就是一团血喷出。

  数十名做文士打扮的男子齐齐汇聚到了李斯身后,他们列成了奇奥的阵势,在李斯身后掏出了印玺、卷轴、毛笔、铁尺、锁链等等器物,齐声长吟道:“法者,编著之图籍,设之于官府,而布之于百姓者也。法者,奉天地之律而戒众生。法者,引天地之道而摄万灵。”

  随着这些男子的念诵声,他们手上各色稀奇古怪的法器纷纷放出金黄光泽,不断注入了李斯身体。李斯周身黄光大盛,他骤然掏出一枚印玺,举手向天厉声喝道:“奉天成法,天地之道而成万物戒律。此时不落,更待何时?”

  印玺一翻,一道黄光朝高空中不断落下的雷瓮锤扫去,只听一声哀鸣,万应老龙这枚重锤突然翻了个转儿,宛如折翼的小鸟一样从高空落下。措手不及的万应老龙还没弄清李斯这古怪的攻击到底是什么道理,那道黄光就重重的落在了他身上。

  黄光本身并无丝毫的攻击力,却带着一股奇异的戒律力量。老龙身边的云霞骤然消散,他就好像是一个凡人一样从高空落下,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幸好老龙的反应及时,他怒啸一声,急匆匆的再次架起云头飞上高空,却已经是颜面大失,一张老脸气得通红。

  李斯再次将手上印玺朝远处飞射而来的水龙一晃,他冷笑道:“人皇在此,区区妖术,还不散去?”随着李斯的呵斥声,万应老龙施展**力调来的水龙轰然粉碎,无数水泉飞射而下,四周又下了一场大暴雨。

  勿乞看得一阵心惊,李斯的这言出法随的神通,已经近乎于妖孽,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参悟出的这门神通。只不过这门神通不适合勿乞,这是一种限制极大的,近乎于借助他人愿力而成的神通,于自身并无太大好处,勿乞不感兴趣。

  双臂一挥,万应老龙将两枚重锤召回手中,他对着李斯怒吼道:“你们这群小辈,今曰都得死在此处!气煞我也,气煞我也!”双锤重重的一赔,万应老龙将身体再次膨胀,他这次也不再玩什么虚招,直接抡起两柄大锤,宛如打铁一样疯狂的挥舞着朝城头上砸了下去。

  管你什么神通妙法,他就依靠着无比强大的龙躯和巨大的力量,将你所有人都砸成肉饼,看你能有什么手段施展出来。

  就在万应老龙恼羞成怒的这关头,勿乞突然发现木城外秦军大营中的数十万士卒,已经排成了一个古怪的大阵,在那大阵的核心处,赫然屹立着一尊圆形三足,高有四丈九尺的青黑色大鼎。徐福正带着数百术士绕着那大鼎疾走狂舞,不断的念诵着古怪的咒语。

  随着他们的咒语声,在交战中惨死的过百万水族妖兽的鲜血,连同嬴政刚才溅落在地上的淡金色血液一起被那大鼎吸了进去。所有血液近乎瞬移一样,没有飞行的过程,就这么直接从原地消失,然后凭空出现在了大鼎中。

  那大鼎上有农人耕作图,有渔人打渔图,有牧人放牧图,有樵夫伐薪图,更有山川河岳无数怪兽虫鱼的图影。随着鲜血的不断注入,大鼎上的各种纹路纷纷放出淡淡光泽,一股令人窒息,雄浑宽厚,宛如无边海洋无底深渊当前,更带着一股子古老气息的压力从大鼎上逐渐释放了出来。

  这是……

  勿乞双眸中寒光一闪,他已经认出了这大鼎的来历。同样是当年人皇大禹治水,在治水途中,以大神通铸造一奇妙铜鼎,镇压被应龙收服的无数水族妖魔。这大鼎就叫做‘周天水灵大禹神鼎’,是一件专门克制诸般水族生灵的恐怖法宝。

  这宝物已经脱离了法器、法宝、灵器、仙器的级别划分,因为大鼎上凝聚的治水功德的影响,大鼎已经进化为后天功德之器,拥有绝大威能,而且能镇压气运,足以保证一国的国运绵长悠久,不受外物所动。

  说白了就是,这件大鼎的威力实在太强,只要有它在国内镇守,任何人想要打这个国家的主意,都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够不够。实力不够,就要被大鼎斩杀,自然国运绵长,所谓的气运悠久就是这个道理。

  随着周天水灵大禹神鼎逐渐放出宏大的气息,鲶蛟在内的众多蛟龙、妖兽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他们不受控制的向远处逃窜,根本头都不敢回一下。

  正在发威的万应老龙惊骇的回过头来,看着那座渐渐浮上空中的大鼎,骤然间吐出了长长的舌头尖叫道:“见鬼,这是……这是……你们这群混账,这种东西怎能在你们手中?”

  随手收起双锤,万应老龙哼都不哼的转身就走。他化身为一条长有数百丈的金色蛟龙,带起一道狂风转身就跑,速度比鲶蛟等水妖快了何止百倍?饶是他修为几近天仙,他也不敢硬抗这种传说中能够震慑天下所有水族的可怕宝物。

  眼看众妖逃窜,勿乞更是身体一扭,骤然化为一片水气融入了满地的洪水中。这时候方圆万里内都是波涛汹涌,用水遁溜走是最好最快的法门。

  刚刚逃出了十几里地,就听得虚空中一声大响,禹鼎之内喷出一道青色毫光,远远的印在了万应老龙的背后。万应老龙身体一僵,巨大的蛟身背后无数鳞甲粉碎,一口心血带着团团烈火从口中喷出数百丈外。他痛呼一声,带着凄厉的破空声狼狈逃窜,眨眼间就不知去向。

  沉闷的爆炸声不断响起,列阵的数十万秦军士卒中,起码有数万人经不起禹鼎发动时的恐怖反震之力,身体纷纷爆开,化为漫天的血雨飘散。徐福身边的数百术士更是惨嚎连连,将近一半术士爆体而亡,其他人也都七窍喷血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徐福更是身体一僵,笔直的从空中摔倒在地,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两败俱伤,大秦和水妖,谁也没占到便宜。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