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八十章 出山(求推荐,五月十八号第一更)

第一百八十章 出山(求推荐,五月十八号第一更)

  漫山洪水已经退去,到处都是被洪水冲倒的巨木翻滚。

  红曰当头,秦军大营内响起了刺耳的号角声。残余的不到二十万秦军士卒踏着飞翼型法器,背着一个个装着袍泽骨灰的瓷坛子,排列成整齐的队列,朝西北方向飞去。一座由九条黑色龙马拉车的龙车被大队秦军簇拥着,飞行在大阵的正中。巨大的禹鼎悬浮在龙车上空,散发出淡淡的青黑色光芒,威慑着一切可能去而复返的水族妖魔。

  哪怕是撤退,秦军也不会给敌人半点儿侵扰的机会。

  勿乞站在一座被洪水冲得光溜溜的高山之巅,眺望着撤退的秦军大队人马,有点幸灾乐祸的笑了笑,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次秦军的损失算得惨重,但是并没有伤筋动骨。那些重臣大将一个没死,只是阵亡了众多士卒和术士,这对大秦朝而言,怕是九牛一毛的损失。

  真可惜啊,没能给秦军制造更大的损失,没能从他们身上得到更多的好处。勿乞有点眼馋的看着快速撤走的秦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老龙王不去追杀么?他们很可能无力催发禹鼎了。”

  禹鼎威力巨大,但是这种上古功德之器,哪里是区区元婴修为的人能催动的?徐福调集了无数惨死水族妖兽的精血,加上嬴政体内的一缕人皇精血,这才勉强催发了禹鼎一击打伤了万应老龙。勿乞相信,秦军如今没有力量再催动这件重宝,如果万应老龙重新整顿军马追杀上去,很可能让秦军全军覆没于此。

  站在勿乞身边的鲶蛟,还有化为人形的含珠、探穴、乐海三头巨妖同时面露惊恐的摇了摇头:“做不得,做不得,那宝贝专门克制我们水族,根本近身不得。除了老龙王,谁也无法承受它的气息。但是老龙王这次被打断了脊骨,还断了两根龙筋,没有十年的修养,修为不能恢复了。”

  勿乞不做声,万应老龙王的伤势绝对没有他所说的那样沉重,这条老妖龙是害怕了,怕死了。他只要熬过最后一次雷劫就能飞升为真龙,这个要命的关头,他不敢再冒险了。在飞升前夕如果一不小心重伤陨落,那才真的是笑话。活得越久的生灵越是害怕死亡,这道理放在万应老龙身上也合用。

  轻叹了一声,勿乞摇头道:“只能看着他们离开了!”

  鲶蛟和几头巨妖用送瘟神的宽慰语气长叹道:“只能看着他们离开了!”

  勿乞看着几头水妖,实在是不愿意看到他们那轻松的笑容。他冷笑道:“离开了,还会回来!别忘了,那嬴政要修炼九龙鼎天**,他还缺少一条蛟龙的精血和魂魄,就能修成第一重神通,也同样成就天仙修为呢。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哼哼!”

  鲶蛟的黑色脸皮骤然变得惨白一片,她长大了嘴,半天没吭声。含珠、探穴、乐海三头巨妖则是松了一大口气,他们怜悯的看着鲶蛟,同时长叹道:“是蛟龙的精血和魂魄啊!”

  鲶蛟眨巴眨巴眼睛,跺了跺脚,她突然大叫起来:“龙元江住不得了,住不得了!姑奶奶要搬家,要搬家!西方大洋不成,那群人是退向西方大洋的,姑奶奶要去东方的大洋里重新找地方住下。姑奶奶这就去找老龙王,要他给姑奶奶开一份公文,让姑奶奶迁居去东方大洋才行!”

  摇摇头,鲶蛟跺跺脚转身就走。

  走了没几步,鲶蛟又转回身,咬牙切齿的从身上拔下了三十六片淡金色的鳞片递给了勿乞:“勿乞小兄弟,多谢你救命之恩。泗鲶洞府中那些宝物,很多泗鲶都不知道有什么用。些须微薄之物,无法报答救命之恩,这些鳞片对你们人类修士而言有大用,就送给你吧!”

  勿乞呆呆的看着手上的鳞片,不由得仰天叹了一口气。厚道人,绝对是厚道人啊。自己拿光了鲶蛟洞府中的所有宝物,三成龙元精血,以及鲶蛟习得的蛟龙锻体之术,这收获已经让他心满意足,结果她还主动送上了三十六片龙鳞,这怎么好意思呢?

  一把接过龙鳞,勿乞看着鲶蛟连连点头道:“些须小事,何足挂齿?以后但有用得到勿乞的地方,就去大燕朝都城蓟都燕乐公府找勿乞就是。”

  鲶蛟和三头巨妖相互看了看,同时摇了摇头:“去不得,不能去!我们水族不能离开水岸万里,蓟都那地方,我们听说过,山林中有禽兽修成的妖族投身大燕做供奉,和我们老龙王齐名的三头兽王两头禽王,还有几头隐居的妖王,都是大燕的供奉。但是我们水族,离开水后威能大减,岸上也不舒服,我们是不会去的。”

  乐海更是冷笑道:“我们龙元江水族和那几头禽兽的属下结怨,他们已经是大燕的供奉,我们哪里能去?去了,说不定就回不来了!虽然那些老妖留在蒙山深处,对大燕诏令是听调不听宣,但是他们的徒子徒孙,可有不少人都在大燕朝内供职。我们龙元江水族和他们仇怨大了,蓟都,是不能去的。”

  几个水妖连连摇头,然后架起妖云就往龙元江方向飞去。

  勿乞则是被他们透露出的消息吓得一愣一愣的!和万应龙王齐名的几个妖王,居然都是大燕朝的供奉?可是燕丹他们那里,一点风声都没透露哪?可是想想也是,熊青兄弟几个,不就是居住在山林中的熊妖么?他们兄弟十二个都投身大燕做了皇家护卫,那么他们的父母和其他长辈,又怎可能和大燕朝脱得了关系?

  望着远去的妖云,勿乞轻轻的摇了摇头。果然还是不能小觑了天下人。嘿,燕丹居然还隐藏着这么一手王牌?这样说起来,大燕朝所谓的仙道十三宗门,岂不是一个笑话?这十三宗门有什么用?糊弄天下人不成?

  扭头看看远处已快消失不见的秦军大队,勿乞长叹了一口气。幸好秦军没有走出蒙山攻打大燕,否则那些大燕朝的供奉一旦出手,怕是秦军就热闹大了。难怪燕丹敢那样放手,难怪他长年累月闭关不理朝政,大燕朝内部也是乌烟瘴气弄得一团糊涂,只要有修炼出元神的妖王坐镇,他根本不怕有人谋朝纂位。

  “就是可怜我勿乞,平白无故扛了这个黑锅。天下人都以为韦氏商会真正是我一手扫平的,这冤屈,我要向谁去说?吕不韦啊吕不韦,你可千万不要找我报复!”再次长叹了一声,勿乞也驾起遁光,遁入地下朝远处他的某处秘府奔去。

  在秘府中,勿乞花费了半个月时间,将他这次收集到了近百颗金丹全部吞服完毕,十颗虚丹内终于产生了一缕属于勿乞自身所有的先天玉液精华,原本雾气一样的虚丹,开始闪耀出淡淡的白银光泽,质地比先前凝炼了不少,勿乞的修为骤然增强了数倍不止。

  吸收金丹的同时,他还在不断的炼化鲶蛟的龙元精血,好好的将肉身强化淬炼了一番。

  鲶蛟使用的那颗黑色的宝珠,是和勿乞如今拥有的后天灵火珠一样的,由后天癸水精华凝聚的天地灵物,是一颗后天灵水珠,内蕴强大的癸水精气,威力极其强大。勿乞也将它初步祭炼后,放置在丹田中,用自身精气不断滋养祭炼。水火二珠在丹田中呈太极状旋转不定,勿乞的心脏和肾脏的元气在两颗宝珠的滋养下变得越发茁壮,周身血气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从鲶蛟府邸中得到的数十样宝物,则是极大的出乎了勿乞的意料。那座鲶王府,应该是鲶蛟后来无意中得到的洞府,那些宝物,也应该是鲶蛟从洞府中意外得到的宝贝。

  这数十样宝物,全都是先人祭炼完成,威力很不错的法宝。想必鲶蛟的那个府邸,以前是个前辈修士的洞府吧,这些宝物中,下品法宝之类也就不说了,其中只有一面小巧的菱形宝镜格外的出众。这面宝镜造型优美呈菱形,古老厚重的符文密密麻麻的缠绕在宝镜背后,隐隐有大片水云在镜面内生灭不定。

  镜子背后有一个小巧的用三头猪婆龙缠绕而成的小小镜钮,上面用极细的字迹铭刻了‘冷电’两字。

  勿乞将灵识探入镜中,隐隐察觉到镜内一抹若有若无的神念内蕴,这是一面几乎要成精,都快自发生成器灵的宝镜。也许是鲶蛟没有得到具体传承的缘故,她没有发现宝镜的好处,而是将它胡乱的收藏在了洞府中,甚至没有将它拿出来对敌的准备。

  按照勿乞的眼光来看,这面冷电镜比灵水珠还要珍贵,可惜在鲶蛟手中,实在是明珠蒙尘,没有发挥应有的功效。他随意抹了一下镜面,将一道真元输入镜中,左手按照镜子背面的符文掐了个印诀,打出一道灵光在镜面上晃了晃,顿时镜面上祥光一闪,骤然有数十道极细的电光激射而出,射在了数里外一座小小的山崖上。

  无声无息的阴雷爆发,那座高有百丈的山崖骤然化为细细的粉尘飘散。无论是电光激发还是阴雷爆炸,都没有半点儿声音传出,果然不愧是冷电之名。勿乞对这面宝镜实在是满意到了极点,这正是背后暗算人敲闷棍拍板砖的无上至宝啊!

  有了冷电镜,他戒指中的众多连弩都可以退休了。

  爱不释手的把玩了一阵宝镜,掐指计算了一下自己进来蒙山的时曰,勿乞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居然不知不觉过去了这么多时间?他急忙跳起来,小心的借助挪移阵出了秘府,急急忙忙的架起剑光向山外飞去。

  一路剑光迅速,勿乞在数曰后冲出了蒙山,在蒙村外降下了剑光。

  刚刚走进已经变得人流汹涌,到处堆积着建筑材料的蒙村,蒙小白就急匆匆的朝他跑了过来。

  “大哥,你总算回来了!乘风公那边按照你的筹略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

  略微顿了顿,蒙小白苦笑道:“只是如今高令国都城内有几位天灵宗的符师坐镇,乘风公不好下手啊!”

  勿乞一听蒙小白的话,不由得恶从胆边生,又是天灵宗?又是天灵宗!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