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万道盟现(求票,五月十八号第四更)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万道盟现(求票,五月十八号第四更)

  一溜儿极淡的黑光宛如雾气一样从山巅掠过,若是势力不好的人简直看不到这黑光的身影。勿乞驾着贪狼剑,又一溜烟的逃进了他刚刚走出来的蒙山,而且是闷着头不管不顾的朝蒙山深处飞去。

  七道光芒灿烂足足有三五丈长,宛如雨后霓虹一样的奇光气焰嚣张的跟在了勿乞身后一路急追。他们的速度比勿乞的略微快了这么一丝,时时刻刻都在追近勿乞,但是看样子要追上勿乞,还要十几个时辰的长途飞行才行。因为勿乞的飞行速度恰恰就比他们慢了一丝,微不足道的一丝。

  朝蒙山深处飞遁了数千里,后方一道奇光中骤然传出一声怒吼:“前面那小子,速速停下。天灵定星盘,你是怎么弄到手的?还不从实招来,饶你一条小命!”

  勿乞头也不回的厉声高呼道:“放你娘的春秋大屁,饶我一条小命?谢谢您,不用了!这条命,只要你家勿乞大爷不愿意给人,谁也别想弄走!就像凌无惧那五条傻货,没杀死大爷我,反而被一群妖兽打成了重伤,现在还不是便宜了大爷?”

  怪笑了几声,勿乞高声叫道:“几个王八蛋别追了,追不上的。哈哈哈,蒙山内到处都是强力的妖兽,他们对我这个小小的先天真人没兴趣,但是对金丹人仙的血肉金丹都很有兴致啊!你们这就是送上门的一盘菜,你们可千万别追了!”

  勿乞叫后面的人不要追,但是七个天灵宗的金丹人仙哪里肯罢休?原本就被燕丹悍然斩杀了十几个金丹长老,气急败坏的天灵宗派出了五个金丹长老诛杀‘罪魁祸首’勿乞,结果五个金丹长老过了几个月都没有半点儿消息,这才派出他们七个接应。在事先约定的青阳城等候了数月没有看到凌无惧等人回转,反而看到勿乞拎着天灵定星盘耀武扬威。

  不追上勿乞拷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七个金丹人仙哪里肯善罢甘休?一定要追上勿乞,将他碎尸万段,然后用秘法拷问他的魂魄,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凌无惧等人被妖兽围攻而重伤?所以才被勿乞捡了个漏子?这听起来合情合理,但是这七位不愿意相信啊!五位金丹长老,不是五个寻常门人弟子,这损失太大了。不管勿乞说的是不是真的,也要把他生擒活捉,否则回去没办法交代。

  当然了,天灵定星盘的诱惑力也太大了。天灵宗的镇门之宝,向来掌握在凌无惧手中,就是当代掌门都无法碰下的门中至宝。凌无惧如果真的死了,那谁抢回了天灵定星盘,就是谁的!

  一条奇光中,一个沙哑苍老的老太太声音骤然响起:“各位师弟,追上去,为凌师兄报仇雪恨,夺回镇门之宝才是正经。老身忝为最年长者,这天灵定星盘,就由老身暂时保管好了。”

  老太太的声音刚刚落下,另外六道奇光中就同时传出了一声冷哼。几条奇光骤然加快了些许速度,带着一丝淡淡的血色朝勿乞追了上去。却是那些人听到了这老太太的话后,居然施展秘法燃烧精血,用最伤损元气的方式催动脚下的符宝,用最快的速度追击勿乞。

  那老太太气得冷哼了一声,也急忙吐出一口精血喷在了脚下符宝上,骤然提高了遁光的速度。

  勿乞一路狂奔,就专门找那些穷山恶水的方向跑。又狂奔了两千多里地,后面七个天灵宗的金丹人仙已经追到了自己身后不足百丈之处,七面符宝爆发出的法力波动宛如山崩海啸一样不断涌来,巨大的法力波动让勿乞身体四周的灵气不断的波动,他飞行的难度骤然增加了数倍。

  “看我法宝!”勿乞骤然举起右手,将三道爆炎苻朝身后砸了过去。

  听说看他法宝,七道奇光骤然一停,符宝急速吸收四周的天地灵气,在众人身上化为一重厚厚的防御禁制。无数流光飞旋,大小符文不断的在光幢中隐现,三团小小的火光在防御禁制上无力的爆开,甚至无法在符宝所化的防御禁制上制造半点儿涟漪。

  七个天灵宗的金丹长老半天没吭声,过了足足两个呼吸的时间,那老太太才怒吼道:“小儿焉敢欺人?这爆炎苻,老身七岁的时候就能制作,如今老身已经年过七百,你用爆炎苻攻击老身?气,气煞我也!”

  七条奇光越发增速向勿乞追了上去,勿乞则是一路长笑道:“七百岁了还才是小小的金丹修为?哎,听说金丹人仙,阳寿只有八百,除非修炼某些特殊功法增长寿命,或者服用延寿的灵丹,否则到了八百岁就立刻蹬腿翘辫子。老不死的,你岂不是快一命呜呼了?”

  老太太气得嘶声怒号,她的遁光越发光芒夺目,宛如一颗彗星一样向勿乞径直追了上去。

  天灵宗另外六个金丹长老唯恐这老太太得了好处,真的让她抢到了天灵定星盘。他们忙不迭的吐出了几口本命精血,催动本命符宝更加了几成速度朝前飞奔。天灵宗的功法就是有这样不好,符宝虽然威力强大,但是耗费的真气、精气实在是太大,他们这一路追来,为了尽快追上勿乞,耗费的精血可是不菲。

  驾着剑光朝前飞窜了数十里,眼看七道奇光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三十丈的距离,勿乞突然从戒指中掏出了数百张爆炎苻,他用最惊慌、最无助、宛如弱小的少女碰到了数千条色狼壮汉才会发出的绝望嘶吼声咆哮道:“大爷和你们拼了!看法宝,看法宝,看法宝!”

  一边大叫着‘看法宝’,勿乞一边将大把大把的爆炎苻丢了出去。这些爆炎苻他自己在蓟都购买了许多,凌无惧等人的储物法器中也有不少库存,故而勿乞一丢就是一两百张,根本就不会心痛。

  天灵宗的几位金丹长老齐声冷笑起来,漫天都是爆炎苻爆炸产生的水缸大小的火球,但是这些火球哪里能伤得了他们分毫?更有几个金丹长老炫耀他们在符箓上的造诣,手指轻点,就将数百张爆炎苻彻底湮灭,在爆炎苻还没有爆炸的时候,就彻底破坏了其中的灵力流转脉络,让它们变成了废纸。

  一道黑光在前方急速流窜,后面七道奇光急速追赶,两者之间是无数爆发的火球以及偶尔碎裂开的红色光点。伴随着一路的轰鸣声,众人已经冲进了蒙山老大一段距离。

  勿乞再次掏出了大量的爆炎苻朝身后丢了出去,他厉声吼道:“看法宝,看法宝。大爷我这里有爆炎苻无数,看你们能有多少真气抵挡。”

  天灵宗的金丹长老们连连冷笑不止,爆炎苻这种最初级的攻击符箓,除非是上万张同时在他们身边爆炸,否则怎么可能伤得了他们?爆炎苻对他们而言,就是小孩子的玩具,甚至连玩具都算不上。一如那老太太所说的,她七岁的时候就能绘制爆炎苻了。

  等得勿乞丢出了三千多张爆炎苻的时候,勿乞的嗓音都变得嘶哑了起来。他投掷出来的,依旧是绵绵不绝的爆炎苻,却连那些金丹长老们的皮毛都没伤到。

  骤然间,勿乞的剑光停了下来,他厉声喝道:“我和你们拼了,看我最强的法宝,三万张爆炎苻,还炸不死你们?”

  天灵宗的金丹长老们晒然失笑,三万张爆炎苻?他们还真不怕!眼看勿乞剑光停下,他们的眼睛都在发亮,这小子一定是真气匮乏,再也无法逃走了。也是,御剑飞行一万多里地,作为一个先天境界的后生晚辈,已经是极其难得,算的是真气浑厚了。

  七面符宝同时闪过大片精光,七个金丹长老不约而同的施展禁法抓向了勿乞,一心一意要生擒他。他们不仅仅没有做任何的防范,而且就连九成九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同门身上。他们要生擒勿乞,还要保证不能让别人生擒勿乞,所以他们根本没注意勿乞的小动作。

  冷电镜悄无声息的从勿乞身后浮现,数百条极细的电光无声无息的撕裂了虚空。

  金钱带着蒙蒙毫光飞射而起,大片毫光从金钱眼中激射而出,不断的射向了七人脚下的符宝,削弱了他们灵识和符宝的联系。

  金锭带着刺目的金光飞起,化为数十丈方圆的一座小小金山当头砸下,数十万斤的分量,还是很有威慑力。金锭带起的风压让七个长老的衣袂一阵舞动,他们的身形连同符宝都骤然下降了数尺。

  随后是贪狼剑呼啸而出,带着刺耳的狼啸声,七颗黑漆漆的狼头张开大嘴咬向了七人的要害。

  最后是银莲花无声无息带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优雅飞起,牢牢的将勿乞保护在了花蕊中。

  无声的爆炸响起,七个金丹长老周身灵光骤然粉碎,冷电镜发出的电光轰碎了他们的护身灵光,炸得他们的身体支离破碎。四个金丹初期的长老哼都没哼一声,他们的身体就被炸得稀烂,只有四颗金丹留下。金钱上毫光一卷,六块符宝悄然落地。金锭重重的压下,另外三个肉身只是碎裂了小半的金丹长老惨嚎一声,被金锭当头砸下,除了一个干瘪枯瘦的老太太,其他两个金丹长老的肉身也大半碎裂。

  贪狼剑带着刺耳的啸声冲了过去,将六个**粉碎的金丹修士的血气精华一扫而空。六颗金丹被剑光一卷,纷纷落在了勿乞的手中。

  几道符宝放出的攻击这时候才落在了勿乞身上,却被银莲花牢牢的挡住,连他的一根毫毛都没能伤到。

  勿乞飞升到了浑身是血正惊恐尖叫的老太太身边,随手打出手印,将重伤的她一身修为彻底禁锢。

  随手将七块失去控制的符宝卷入戒指中,勿乞噼里啪啦的对着那老太太就是一通耳光抽了过去。

  “好了,刚才追杀我的时候,您可不是这么惊慌失措的模样啊!”勿乞冷眼看着这生得面容阴沉难看,双眸中尽是歹毒邪光的老太太,摇头冷笑道:“我只问一个问题,你们乘坐的挪移阵,是谁架设的?”

  老太太死死的盯着勿乞看了一阵,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留我一线真灵转世,我就告诉你实话。”

  勿乞沉吟了片刻,颔首道:“好!谁布置的这大燕朝的第二套挪移阵?”

  老太太冷眼看着勿乞连连冷笑起来:“万道盟!有本事,就找他们去吧!”

  勿乞顿时愣了,万道盟,这是什么样的组织?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