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运公爵(求推荐,五月十九号第一更)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运公爵(求推荐,五月十九号第一更)

  收拾了七个金丹人仙的遗物,将七个储物戒指掏空后一溜儿挂在了脖子上,勿乞御剑飞出了蒙山,赶去青阳城和卢乘风汇合。青阳城已经被扫荡一空,这里将会建立一座新的雄城,未来就是铁家源阳国的都城所在。按照三方盟约,吕国和离山国将承担新城建造七成的费用。

  勿乞帮卢乘风处理了几天手上的事务,等得一切都妥当了,一行人转道吕国都城,借助吕国的挪移阵返回了大燕。这时候大燕朝已经开始将破空灵金运用在各诸侯国都城的挪移阵,勿乞等人回去的时候,那座挪移阵耗费的灵气数量骤减百倍,一行数千人传送回蓟都,挪移阵居然不需要更换灵石。

  走出蓟都皇宫西南角瓮城内的挪移阵,天空正下着鹅毛大雪,雪片纷纷扬扬的落在勿乞身上、头上,凉沁沁的雪花让勿乞的精神一振。他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吐了一道白起喷出老远。趁着吸气呼气的功夫,勿乞的目光飞快的扫过了瓮城内值守的那些金丹人仙。

  果不其然,这些金丹人仙看到卢乘风等人时面色正常,但是当其中几人看到勿乞的时候,脸色骤然一僵,更有几人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极力压抑,但是依旧让勿乞清楚感知他们心中的杀意。

  按照被勿乞生擒拷问口供的天灵宗老太太的口供,这些金丹人仙,应该全部是大燕朝万道盟的人。他们应该知道天灵宗派出金丹长老追杀勿乞的事情,所以他们看到勿乞安然返回蓟都,才会这样的惊讶,并且对勿乞流露出杀意。

  万道盟,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最强的一批修士组成的松散型联盟。

  抛开成立时间只有区区六百多年的裂天剑宗,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有好几个都是大燕朝立国之初就成立的宗门。两千多年的时间,足够这些宗门培养出数量不菲的元婴地仙。按照大燕律,任何一个宗门内出现了新的元婴地仙,都必须脱离原本的宗门,加入大燕燕云阁,成为大燕朝皇室的供奉,从此不在人前出现。

  按照大燕朝对仙道宗门严格的控制方式,这些元婴地仙中,六成都是大燕朝宗室血脉,故而容易控制。而另外四成中,有两成以上出身荆轲、秦舞阳、高渐离等重臣权贵家族,忠诚度也无庸置疑。但是还有一成以上将近两成的元婴地仙,他们不属于宗室,也不出身重臣权贵之家。

  一如聂药女那个莫名其妙死掉的青梅竹马初恋情人,这一部分元婴地仙出身草根平民,因为修道天赋过于优秀,故而才被选入了修道宗门。在宗门中,他们受到宗室和权贵家族出身的同门打压,甚至还有人险些被人刺杀。历经千辛万苦成就了地仙修为,这些人无不是心志坚毅、天赋卓越之辈,大燕朝想要完全控制这些人,其难度可想而知。

  这些人虽然脱离了自己的宗门,但是宗门之中,总有门人弟子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师徒传承的关系,怎可能是大燕朝剥夺得了的?这些对大燕朝不满的元婴地仙四下里合纵连横,就组成了大燕朝半公开的修士联盟万道盟。

  总体而言,燕丹等大燕高层是乐于见到万道盟的存在的,这个松散的联盟在很多方面,对大燕朝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阳光之下定然有阴影存在,谁也不知道万道盟内的那些地仙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那密布大燕朝各诸侯国的第二套挪移阵,就是万道盟中某些强大、有实力、有势力的地仙秘密架设而成。

  燕丹等人知晓这第二套挪移阵体系的存在,但是完全无法控制这套挪移阵。这些挪移阵位于大燕朝各个大城市外的荒僻之处,而且不时的更换位置,以大燕朝巡风司、燕子等密探组织无孔不入的手段,也无法查清这一套挪移阵体系的运行方式。元婴地仙,已经有搜魂的能力,哪怕你派遣卧底想要查清这些,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次勿乞‘出头剿灭了韦氏商会’,破坏了天灵宗一大财源,不仅招惹了天灵宗如今的掌门和众多长老,更是激怒了出身天灵宗的万道盟某些元婴地仙。尤其是那被诛杀的十三位金丹长老中,还有两位是某个元婴地仙留在天灵宗的直系血脉后代,这笔血淋淋的血债,也都记在了勿乞头上。

  面对那老太太的口供,勿乞只是仰面望天。苍天无语,也不见冬雷震震或者六月飞雪,没人为勿乞鸣冤叫苦。燕丹硬是把剿灭韦氏商会的大功扣在了勿乞头上,这个黑锅他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反正那些万道盟的地仙没底气挑战燕丹代表的整个大燕朝,但是出手掐死勿乞,还不是和玩一样?

  所以凌无惧五个金丹人仙带着镇门之宝去追杀勿乞,所以万道盟的挪移阵对他们开放,所以勿乞就在蒙山深处被金丹人仙围攻。若非勿乞底牌无数,他早就被碾成了灰烬。

  看着那几个表情难看的金丹人仙,勿乞的脑子里各种念头一阵翻转。过了好一阵子,勿乞突然尖叫起来:“我要求见陛下,我要求见陛下!臣,天运侯勿乞,求见陛下!”

  勿乞放声大吼,以他如今的修为,滚滚声浪瞬间传遍了整个皇宫,震得这座瓮城的城墙‘嗡嗡’作响,地上厚厚的积雪被声浪冲飞老远。到处都是一阵鸡飞狗跳,城墙上、箭楼上、炮楼上无数的强弓硬弩对准了勿乞,数十名金丹级的皇宫禁卫纷纷御剑飞上半空。其中一名身穿内侍太监服色的金丹巅峰内侍厉声喝道:“大胆,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能乱叫乱嚷的么?”

  另外一个金丹巅峰修为的内侍则是指着勿乞怒吼道:“来人啊,将这个无法无天、惊扰陛下的天运侯押下去,按大燕律痛打三百大棍!简直是混账东西,区区一个天运侯,也敢在禁宫内放肆?”

  勿乞瞪了那两个金丹公公一眼,他提起全部真气,在卢乘风等人惊慌的目光注释下一个字一个字的大吼道:“大秦铁甲,秦皇嬴政,大秦兵马大元帅武安王白起,大秦内臣首领徐福,大秦丞相李斯,大秦大将王翦、李信。”

  御剑飞行在半空中的两个金丹公公越发恼怒,同时也是越发的惊惶。他们指着勿乞浑身哆嗦着怒声吼道:“放……放肆!你,你,你都胡说八道些什么?天运侯,你是犯了癔病还是疯了傻了?来人啊,把天运侯押下去,押下去,痛打三百大棍,然后找医生看看去!”

  两个公公的呵斥声还没落下,平地里一道狂风卷起,燕丹、荆轲、高渐离等大燕朝的核心人物一个不少的出现在瓮城中。紧跟在燕丹身后的马义斜眼看了看半空中的两个金丹公公,厉声喝道:“都滚下来吧,呆在上面干什么?四下戒严,不许任何闲杂人等出入,有敢于闯入者,杀!”

  大群高渐离直接掌控的燕子密探纷纷赶来,取代了四周的卫兵,接管了这座瓮城的防御。

  除了勿乞和卢乘风,他们身边的其他随员都被赶出了瓮城。等得四周都清理妥当了,燕丹才走到了勿乞面前,面色阴郁的看着他低声喝道:“你刚才说什么?勿乞你这小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你这次出去了几个月,你碰到了什么?嗯?你是真的发了癔症,还是怎么的?”

  燕丹的身体在哆嗦,他双手紧紧握拳,死死的盯着勿乞不放。庞大的威压从他身上涌出,一旁的卢乘风已经跪在了地上,恭敬的向燕丹行礼。勿乞则是翻着白眼看着燕丹,咬牙切齿的竖起了一根手指:“陛下除非能保证勿乞在大燕的绝对安全,否则勿乞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嬴政啊,什么九龙鼎天**啊,什么应龙骨号啊,什么周天水灵大禹神鼎之类的,臣都不知道。”

  燕丹愕然,他嘴角抽搐了几下,冷声道:“谁要杀你?”

  勿乞看着燕丹冷哼道:“万道盟内不知道谁要杀我,但是天灵宗已经派人来追杀勿乞。这件事情,臣相信陛下是不知道得,但是以后臣不希望再出现这种事情。”

  也不用燕丹催促,勿乞用最简洁的言辞将自己在蒙山被天灵宗长老追杀的遭遇述说了一遍。当然,他用春秋笔法削走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比如说他的秘府啊什么的,就没有说出来。

  他看着面色难看的燕丹冷声道:“勿乞怎么也立下这么多功劳,还是陛下钦封的天运侯,还涨了一次封地,如今拥有淮阳之南三百城的食封。天灵宗的金丹长老追杀微臣,万道盟的元婴老祖也要微臣的姓命,臣唯恐今天一出皇宫就被元婴地仙一把掐死,所以只能求陛下救命。”

  燕丹沉吟了片刻,他颔首笑道:“天灵宗胆大妄为,居然敢追杀你,此事丹真是第一次听说。放心,不管是谁蒙蔽了丹,让丹不知道这次的事情,丹都要找他出来,为你主持公道。但是你是如何逃脱十二个金丹人仙的追杀的?”

  勿乞也不啰嗦,他将万应老龙王的那块令牌掏了出来,递给了燕丹。

  果然燕丹认识这块令牌,他大笑道:“原来是那条不肯出任我大燕供奉之职的老龙。嘿,不用说了,是他帮你诛杀了天灵宗的人?丹明白了。”

  勿乞在心里暗笑,这是你自己明白的,勿乞可没这么说。

  沉吟片刻叛客,燕丹颔首道:“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丹明白了。丹会亲自告诫一些人,他们再也不敢动你一根毫毛。现在说说看,那嬴……政的事情。”燕丹死死的盯着勿乞,荆轲、高渐离等人也都大步走了上来,宛如一群凶狠的野猫,围住了勿乞这支小老鼠。

  这几个大燕朝的核心人物,双眼发绿,透着一股子不正常的诡异气息。

  勿乞不敢浪费时间,急忙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当然他还是用春秋笔法削去了大半事实,只是凸显了自己如何的殚精竭虑,好容易利用秦军和万应老龙王的矛盾,击杀了大量秦军并且重伤嬴政的功劳。

  燕丹呆呆的看着勿乞,他急问道:“你真重创了嬴政?还灭杀了他十几万大军?”

  勿乞连连点头,急忙发下了几个恶毒的誓言,他有点羞赧的说道:“一切属实。只是臣在其中没有太大的功劳,一切都是万应老龙王出力。啧啧,龙元江一脉的水妖,这次死伤百多万,可凄惨了!”

  燕丹狂笑,他伸手重重的捅了一下勿乞的胸口,大声笑道:“传旨,晋勿乞为天运公爵。传旨天下,杀秦军万人者封侯,杀秦军十万人者,封公。重伤秦军君臣者,杀死秦军名将大臣者,重赏!”

  勿乞的胸膛一下子就挺了起来,自己这就封了公爵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