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乐家银蛟(求推荐,五月十九号第二更)

第一百八十五章 乐家银蛟(求推荐,五月十九号第二更)

  燕丹居然举办了私宴为勿乞和卢乘风庆功。出席宴会的人不多,但是绝对都是大燕朝核心的重臣。

  庆功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勿乞带回来的情报。秦军的损失没放在燕丹的心上,十几万士卒的死伤还动不了大秦朝的元气,燕丹也没把这十几万秦军放在眼里。他看重的是勿乞带回来得关于秦军的情报。嬴政修炼的功法,嬴政拥有的法宝,以及秦军大将、重臣们拥有的各种神通法术。

  这些情报,才是燕丹册封勿乞为公爵,加封淮阳南岸五分之一个郡为封地的最大原因。嬴政对大燕朝众多大将、重臣的情况一无所知,而大燕朝已经知道了他的各种情况,这在战略上就领先了一步。

  至于卢乘风剿灭七万山伯族蛮人,铲除和蛮人勾结的高令国的功勋,相比起来也算是不错,但是在勿乞的功劳面前就有点黯然失色。燕丹只是夸奖了卢乘风几句,让他坐稳了左国正的职位,这也就交代过去了。

  畅饮大半夜后,燕丹召集重臣们商讨针对大秦朝的各项对策,勿乞和卢乘风身份不够,根本没资格出席这样的回忆,就乖乖的打道回府。只是勿乞身边额外多了两个人,一个熊金,一个熊银,这兄弟两是熊青兄弟们的大伯和二伯,拥有元婴修为,而且是觉醒了特殊灵兽血脉‘大地铁骨熊’血脉的低阶灵兽,虽然是元婴初期的修为,却足够对抗普通元婴中期的人类修士。

  这是燕丹指派给勿乞和卢乘风的贴身护卫。勿乞进蓟都不到一年,招惹了天知道多少仇人,其中一些仇人还来得莫名其妙,燕丹也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才将熊金、熊银指派给了勿乞。

  一夜无话,勿乞在自己精舍中毫无压力的酣睡一夜后,这才施施然起身,在几个侍女的伺候下梳洗更衣完毕。琢磨了一阵,勿乞掏出了从鲶蛟手上搜刮来的几件造型精美的法宝,用一块锦囊胡乱的包裹了一下,就招呼众人准备出门去城外鄣乐苑求见鄣乐公主。

  几个月不见鄣乐,勿乞一个是害怕鄣乐发飙,另外一个就是,他还真有点惦记她了。

  在一群熊妖和大群护卫的簇拥下,勿乞刚刚来到公府门口,就看到马路对面,穿青衣小打扮的海云天正在那里探头探脑的望向了这边。海云天显然是想要凑过来,但是又实在没有勇气来燕乐公府门前晃荡,这才蹲在了马路对面。

  勿乞惊讶的看着海云天,急忙招手道:“海云天,你在那边做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有事就来燕乐公府找我?你蹲在门房里等着也好,何必在那里站着发愣呢?”

  看到勿乞认出了自己,海云天这才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忙不迭的向勿乞行礼道:“侯爷,您可回来了。小的这些天找了您好几次呢,您都不在。今天可是这一届‘奇珍大会’的最后一天,小的这才赶过来找您呢。公爵府的规矩大,小的怎敢去里面守着?”

  勿乞笑了,他拍了一下海云天的肩膀笑道:“是我不对,我这些天都不在蓟都,也忘记交代他们给你解释一声。唔,奇珍大会是什么?最后一天是什么个意思?”

  海云天急忙笑道:“这奇珍大会可不得了哪,您是修炼之人,这奇珍大会,就是专门拍卖各种修士能用得上的奇珍异宝,还有一些分辨不出来历的奇物的大会。十年才有一届,每一届持续一个月,今天是最后一天,也是压轴的各种宝物拍卖的好曰子呢。”

  勿乞一愣,急忙向海云天打听详细。他这才知道,蓟都虽然有个四海集贩卖天下奇物,但是四海集针对的更多是普通商人和那些野路子没门没派的散修,贩卖的奇物众多,但是真正的极品奇珍,还得去十年一度的奇珍大会。

  奇珍大会上,大燕朝所有的商会、权贵家族、仙道宗门、强大的修士,都会参加这十年一次的盛会。一些四海集内根本看不到的好东西,只会在奇珍大会上出现。上一次奇珍大会上,最后压轴的至宝之一,就是一颗庚金之气凝聚的后天灵珠,最终被大燕上将军乐毅用三十座城的封地换走。

  勿乞的眼睛亮了。他这里已经有了后天灵火珠和后天灵水珠,现在又来了一颗后天庚金之气凝聚的灵珠,这不是老天有意让他凑齐一套儿后天五行的至宝么?上将军乐毅买走了这颗灵珠?勿乞顿时留下了心,有空要去乐毅家转转,这颗价值三十座城池的宝珠,留在他手上也是暴敛天物。

  迟疑了一阵,勿乞颔首道:“你倒是记得我的话,有好事不忘记来通知。啧,本来要去求见鄣乐公主,但是晚一天倒也没关系。那奇珍大会在什么地方?快快带我去。”

  海云天急忙点头哈腰的称是不迭。勿乞叫人给他准备了一匹坐骑,跟着海云天朝奇珍大会的会场赶去。

  奇珍大会是由大燕皇族、仙道十三宗门、各大权贵家族和最大的商会联手组织,十年一次的奇珍大会缴纳的税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样的盛会,自然不会在蓟都城内狭小的空间中举行,而是有专门的会场。

  蓟都东门外八十里,几座小山环绕之中,有一个精致优美的湖泊。长宽数里的湖泊正中搭建了一座三层高的白玉高台,这高台就是奇珍大会的拍卖地。围绕着这座湖泊,四周小山的山腰上搭建了大量精巧的楼阁屋舍,这些足以容纳数万人的楼阁,就是让参加奇珍大会的贵宾在里面出价竞标。

  每一间楼阁屋舍内,都有特别制作的法阵,能够让贵宾们清楚的看到拍卖台上的物品是何等模样,也能按下法阵上的按钮进行加价拍卖。如果贵宾对拍卖的物品有疑问,还可以直接上台检查拍卖物品。修士可以亲自御剑飞去湖心,普通人则有渡船接送,一切都极为方便。

  一路听海云天介绍这拍卖场内的种种秘闻、趣闻,勿乞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奇珍大会现场。

  经过一番严格的检查后,勿乞被送入了湖泊东面一座小山上,专门为燕乐公府保留的一间贵宾精舍。奇珍大会的主办方消息灵通,知道勿乞这新晋的天运公和卢乘风的关系,故而直接将勿乞送到了这间上下三重,左右三栋,高大宽阔陈设华美的精舍中。

  站在精舍最高一重长宽数丈铺着厚厚纯毛地毯的露台上,直接可以俯瞰湖心的白玉台。那个用来拍卖的小型法阵就悬浮在露台正中,可以按照宾客的心意随处的移动。用紫金铸成的小型法阵外壳上,有五色晶石铸成的五个按钮,分别代表着加价千金、万金、十万金、百万金、千万金。

  如果碰到加价千万金以上都无法决定归属的宝物,就可以按下旁边的一颗黑色晶石制成的按钮,直接和拍卖主持人联系,用矿脉、城池或者干脆是一片领地来交易。听海云天介绍着这里的拍卖规则和那些晶石代表的价值,勿乞不由得后心一阵冷汗滴了下来。他的这点身家,在这里能买到什么东西?

  在露台上左右顾盼了一阵,勿乞发现这精舍附近的楼阁,都是大燕朝那些顶级贵族所有。左边就是大燕朝右国政燕喜公名下的精舍,向上一点,比勿乞所在的精舍位置高二十丈左右的山坡上,就是仁王燕仙尘的精舍。

  正听海云天介绍这附近的精舍归属,勿乞猛不丁的看到左近绿竹掩盖的白沙小道上,面色有点憔悴的鄣乐公主在一群宫禁卫的簇拥下,缓步朝这边行了过来。勿乞顿时大喜,急忙纵身跃起,脚尖在竹竿上几个轻点,宛如一缕清风扑向了鄣乐公主。

  距离鄣乐公主还有数十丈距离,鄣乐公主和身边人已经抬起头来。

  看到是勿乞,本来拔刀作势的宫禁卫纷纷收手。

  鄣乐公主憔悴的小脸蛋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喜色,一抹掩饰不住的笑容悠然而生。但是眨眼间她就重重的一咬牙,狠狠的一跺脚,双手狠狠的叉在腰间,吹鼻子瞪眼的看向了勿乞,摆出了一副姑奶奶我很生气,你看着办怎么哄我开心的小女儿模样。

  勿乞‘呵呵’轻笑,正要向鄣乐公主打招呼,猛不丁的一声轻轻的龙吟声传来。

  一名身穿白色绣百花纹战袍,头戴束发银髓貔貅冠,脚踏望月分波白犀牛皮靴,面如银盆,目如星辰,周身上下一片雪白,白得令人刺眼的俊美青年骤然从鄣乐公主身后转了出来,随手一枪刺向了勿乞的心口。这青年厉声喝道:“大胆刺客,焉敢行刺大燕公主!”

  银枪如电,长一丈八尺,鸡子粗细,上面密密麻麻盘绕着九条相互缠绕着的细细蛟龙。

  枪头锋利无匹,一抹若有若无的银色寒芒在枪尖射出数尺,带着一股让人耳膜剧痛的裂风声,几乎是出枪的同时就到了勿乞的身前。长枪带起了长有数十丈的银虹,枪头都快刺穿了勿乞的身体,那道银虹尾部还缠绕在鄣乐公主面前。

  出枪的俊美青年双眸阴寒的随着长枪纵身到了勿乞面前,双拳如雷一样轰向了他的身体。

  一拳直冲心口,一拳直刺丹田,摆明了要一击将勿乞灭杀的势头。

  一枪、双拳,带起的罡风震得四周的竹林粉碎,长长的竹子纤维漫天乱窜,宛如箭矢一样飕飕破空。

  勿乞急退,他怒声骂道:“哪里来的疯狗,大白天胡乱咬人?”

  银枪、双拳紧跟着勿乞的身体轰下,那青年厉声喝道:“本将乐虓,乃上将军乐毅嫡孙,人称银蛟的就是。大胆刺客,速速俯首就死!”

  勿乞脸色一寒,他冷哼道:“乐毅之孙?孙子咧,滚!”

  勿乞的身体骤然向后一倒,右腿狠狠的向上飞起了一脚。经过蒙山深处的熬炼,又吸收了一部分鲶蛟的龙元精血,勿乞的**强度已经远超乐虓的想象。他身体的动作更是快得吓人,宛如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骤然一脚就狠狠的轰在了乐虓的小腹上。

  一声惨嚎,血光四射。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