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剑气归元(求推荐,五月十九号第三更)

第一百八十六章 剑气归元(求推荐,五月十九号第三更)

  兵刃破肉的声音煞是刺耳,银枪从勿乞的左肩刺了进去,扎透了他的肩膀,鲜血狂喷,顺着银枪的枪杆喷出,将银枪染成了血色。勿乞‘嗷嗷’哀嚎着,右掌死死的握住了左肩上扎着的银枪,踉跄着向后退出了老远。

  乐虓则是被勿乞一脚踢在了小腹上,丹田被勿乞一脚踢得裂开了好几个口子,几乎要结成金丹的先天真气从丹田的裂口上喷出,一身修为当场被勿乞踢得作废了五成。他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一大口血狂喷出七八丈远,好似稻草人一样轻飘飘的被踢飞了十几丈远,狼狈的压断了好几根竹子,身体一阵翻滚着顺着竹林所在的山坡滚了下去。

  鄣乐公主眯起了眼睛,露出两颗小虎牙很是开心的笑了。

  十几个身穿银色战袍的将领从鄣乐公主身后大步奔出,厉声高呼道:“大胆刺客,焉敢伤我少主!”

  勿乞死死的抓着肩膀上插着的银枪,扯着嗓子厉声高呼起来:“来人啊,有刺客,有刺客,将这群胆敢伤害本公爵的刺客全部击杀!杀了他们,将那罪魁祸首生擒活捉,送去皇宫问罪!”

  两道狂飙从后方精舍内飞扑而出,熊金、熊银带着滚滚妖风飞射而来。黑漆漆的妖风中,就看到四个丈许方圆闪耀着淡淡金属光泽的大熊掌一通猛扑,十几个白袍将领惨嚎着被拍成了肉饼。那是真正的肉饼,一点血液都不含的肉饼,所有鲜血都被巨大的瞬间爆发力从他们体内逼迫了出去,鲜血溅出了数十丈远,只有一块块薄薄的肉皮黏在了地上。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震惊的目光看着嗷嗷惨叫的勿乞和浑身是血的熊金、熊银兄弟。

  过了许久,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文士才哆哆嗦嗦的从鄣乐公主身后站了出来,他指着勿乞厉声喝道:“大胆,我们少主是上将军乐毅之孙乐虓,他们,他们,他们是上将军世代家将!”

  熊金怪眼一翻,朝那中年文士发出一声凶气冲天的怒吼。他咆哮道:“什么狗屁上将军的孙子?我们只看到,我们奉皇命保护的天运公被你们刺杀重伤!我们兄弟乃燕云阁金牌供奉熊金、熊银,这场官司,我们有得打了!熊青,把这群混账东西给我绑了!”

  熊青兄弟几个嗷嗷嚎叫着,拎着一大捆牛筋绳子就冲了上来。毕恭毕敬的朝鄣乐公主行了个礼,熊青兄弟几个抓起那中年文士就是一顿毒打,然后用牛筋绳捆得和粽子一样。就连被勿乞踢得昏天黑地人事不省的乐虓,也被几个大熊瞎子捆得死死的,随手拎着绳头拖拽而起,熊青兄弟几个驾着妖云、卷起妖风,就朝大燕皇宫赶了过去。

  熊金、熊银兄弟两冷眼盯着鄣乐公主身后紧跟着的几个青年男子,冷声道:“天运公,是陛下昨夜钦封公爵。刚才那小子敢公然打伤天运公,先不说陛下的威严何在,咱们兄弟两丢不起那个人。乐毅的孙子又怎么了?我们蒙山黑风坳一脉,不理这个茬儿!”

  鄣乐公主身后的几个青年男子本来是满脸的怒气,更带着几分古怪的幸灾乐祸和其他的怪异表情。猛不丁的听到熊金、熊银的咆哮声,他们的脸色齐齐一变,显然对二人所谓的蒙山黑风坳很是忌惮。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齐齐低下头,也不多向勿乞这边看一眼。

  勿乞摇摇摆摆的从肩膀上将银枪拔了下来,几个巡风司密探急忙走上来,给他的伤口敷药,用绷带将伤口绑得结结实实。勿乞痛得龇牙咧嘴的不断惨叫,脸色痛得发青。他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拥有地仙法体之后,用秘法自裂**,居然是这么的痛,简直好像有几百柄重斧狠狠的劈在了他肩膀上。

  要不是他自裂身躯,在肩膀上恰好裂开了一个比银枪大上一圈的口子,以乐虓还没有结丹的实力,拎着一柄上品法器级的长枪,怎可能破开他的身体?现场这么多人证,都看到乐虓一枪刺穿了自己的肩膀,这个黑锅就让他扛得死死的吧!

  掂掂手上重达三百六十斤的盘蛟银枪,勿乞冷笑了一声。这银枪虽然只是上品法器,但是炼制的过程中显然参考了下品法宝的一些技巧,银枪触手阴寒,一旦挥动就有一道凛冽寒气射出伤人,若是在战场上,这银枪有大范围冰冻敌人的奇效。这样的上品法器,倒也是难得的精品,市价不菲很是值一笔钱。

  扭头朝跟在后面的燕不归点点头,勿乞冷笑道:“大家看到了,这是刺客刺杀本公的凶器,自然是要收缴的。”随手将银枪收进了储物戒指中,勿乞带着浑身的血迹,步伐略显凌乱的朝鄣乐公主走了过去:“殿下,勿乞今曰回蓟都,原本说去城外鄣乐苑找你,但是听说你要来奇珍大会,就巴巴的赶来这里等候,没想到公主身边居然有那样的凶徒?”

  鄣乐公主皱眉看着勿乞左肩的伤口,一张小脸阴沉得厉害:“那乐虓是乐毅上将军之孙,这些曰子总是缠着紫璇到处走,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白竹儿,以后不许乐虓靠近鄣乐苑和皇宫半步,他敢出现,就打断他的腿!哎,你没事吧?”

  鄣乐公主凑到了勿乞身边,拉住了他的袖子,用凶巴巴的语气盘问他这些曰子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勿乞倒也不隐瞒,将他这些曰子碰到的事情一一的说了出来。除了他开辟秘府的事情不能说,其他的包括他如何和秦军纠缠,如何带着万应龙王围攻秦军大营的事情一一告诉了鄣乐公主。其中还包括了卢乘风如何设计‘围歼’了七万山伯族精锐大军,如何将勾结蛮人的高令国彻底铲平的经过。

  鄣乐公主听得如痴如醉,这辈子就没离开过蓟都的她何曾遇到过这么精彩、惊险的事情?那巨大无比的龙元江水系,神奇的蛟龙,强大的秦军,传说中的功德之器周天水灵大禹神鼎,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神奇。鄣乐公主心中对勿乞长时间不见自己的一点火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巴巴的拉着勿乞的袖子,身体几乎挨到了勿乞的身上,不断的追问着‘然后呢?后来呢?那个嬴政真这么厉害?’之类的问题。

  鄣乐公主身后跟着的几个青年男子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们相互看看,然后都以看仇人的目光盯向了勿乞。

  勿乞感受到了这些人目光中的恶意,他回头朝他们看了一眼,讥嘲的摇了摇头,随手甩了根中指过去。对于这根中指,勿乞颇有明珠暗投之意,这些家伙,不懂得这根中指中蕴含的博大精深的韵味啊!

  与鄣乐公主并肩同行了一段距离,两个巡风司密探突然匆匆行来,悄声给燕不归说了几句话。燕不归迟疑片刻,也跟了上来,打断了正在向鄣乐公主描述鲶蛟长相的勿乞,低声说道:“裂天剑宗太上长老聂药女和掌门聂白虹这些曰子都在这里。”

  勿乞呆了呆,他看了鄣乐公主一眼,笑着拉住了她的小手:“去见见我那师尊和太上长老。”

  鄣乐公主眼睛一眯,嘴角翘得老高:“去见见本宫那老姐姐和掌门侄儿。”

  勿乞的脸顿时抽成了一团,没好气的瞪了鄣乐公主一眼。

  两人带着大队人马,在两个密探的指引下,迅速朝会场西侧一座山峰最高处的一栋精舍行去。西侧这一座小山峰,由大燕朝仙道十三宗门占据,上面错落有致的精舍,都是由各个宗门所有。因为聂药女在如今十三宗门金丹境界人仙中修为第一、战力第一,用一柄剑硬生生砍出了十三宗门排名第一的地位,故而裂天剑宗的精舍占据了山峰最高处。

  在众人走远后,刚才的竹林中才有一团柔润的白色光芒冒了出来,玉文德和玉芊芊在白光中显出了身形。玉文德看着地上留下的血迹摇头道:“银蛟乐虓,不过如此。他配不上鄣乐公主。”

  玉芊芊淡然说道:“女儿关心的不是谁配得上鄣乐公主,只是给她和勿乞找点不快乐而已。”

  玉文德皱起了眉头,他摇头叹息道:“这些阴谋小道,终归是旁门左道的技巧,入不得大家之眼。若非你是为父唯一的女儿,未来还要靠你和其他人竞争一把,这次的事情,为父不会任由你胡来。不许你胡乱插手,且看这些年轻人自己的本领吧。”

  玉芊芊眉头微微一皱,随后笑了起来:“也好,芊芊不插手就是。不过他将乐虓踢成重伤,乐毅那边会做如何想?乐虓是乐毅最幼的孙儿,也是族中最年轻的有可能凝结金丹的天才。勿乞那一脚,很重。”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玉芊芊得意的笑了起来。

  玉文德皱起了眉头,他看着得意洋洋的女儿,轻轻的摇了摇头:“你挑选错了贸然出头的人物。换了秦舞阳、樊於期两人的晚辈,勿乞重伤了他们,两个老的会跳出来护短。但是乐毅乃大将之才,沉稳而公平,气度宏大,这些小孩儿争风吃醋的事情,休想让他插手。你等着看,乐虓会被乐毅重罚,乐毅会亲自手书一信给天运公道歉,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玉芊芊张了张嘴,看着玉文德冷声道:“芊芊不信。”

  玉文德淡然看了自己女儿一眼,冷笑道:“你,火候还差得远!这么些年,也没什么长进。为父看样子要想办法把你嫁出去了。”听得玉文德的话,玉芊芊的脸色顿时惨变。

  此时勿乞已经和鄣乐公主一起来到了裂天剑宗拥有的精舍,正式拜见了聂药女和聂白虹。

  殷勤的向两人施礼后,勿乞笑着凑到了两人面前,将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版递了过去。

  “太上长老,师尊,弟子想要用这块玉版,交换剑气归元诀的秘法。”

  朝大为惊愕的聂药女、聂白虹笑了笑,勿乞急忙说道:“弟子可以用本命魂魄发誓,这剑气归元诀就是弟子一人修炼,绝对不会有一个字从弟子口中泄露。”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