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大会开幕(求推荐,五月十九号第四更)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大会开幕(求推荐,五月十九号第四更)

  普一见面,勿乞就提出了要求学习剑气归元诀的要求,聂药女和聂白虹彻底愣住了。

  看着勿乞上下打量了许久,聂药女才晒然笑道:“勿乞,剑气归元诀是凝结金丹后才能修炼的无上剑诀,是将五行剑典中拥有五行属姓的剑气剑光,凝结为没有任何属姓,世间最纯粹的一缕剑元。无坚不摧、攻无不克。以你如今的修为,太早了一些。”

  聂白虹则是说得更加干脆:“除了娘亲和本宗,裂天剑宗内并无其他人学习了剑气归元诀。勿乞啊勿乞,你这块玉里面是什么东西,值得我将剑气归元诀传授给你?”

  勿乞看着聂药女笑道:“太上长老,莫非勿乞一辈子都不会凝结金丹不成?师尊,如果你要发展壮大裂天剑宗,还非得要这块玉版不成。这玉版,是弟子在蒙山中查探出来的十几条灵石矿脉和二十几条珍稀金属矿脉的地图。那些金属矿脉,都是能锻造法宝的最佳材料。”

  聂药女和聂白虹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们死死的盯着勿乞,沉声问道:“此言当真?”

  勿乞举起右手,无比正经的说道:“弟子可以发下本命誓言,确实当真。”

  母子俩相互看了一眼,聂药女沉声道:“那些矿脉开采出来后,算你五分的收益。”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简,聂药女凝神在玉简中刻下了全部剑气归元诀的口诀后随手丢给了勿乞,然后长袖一卷,将勿乞手上的玉版卷入手中。灵识向玉版中略微一探,聂药女顿时露出了无比欣喜的笑容。

  地图详细到了矿脉附近每一棵树的分布图,这么详细的地图,要说如果是伪造的,那么也太下功夫了。只有勿乞亲身到了蒙山深处,找到了这些矿脉,用修士专门制作地图玉版的秘法将附近的景物扩印下来,才可能得到这么详细的地图。聂药女满意的点了点头,朝勿乞说道:“现在就将剑气归元诀记下,然后毁掉玉简,发下誓言除了你之外,不许其他任何人学习这门秘法。”

  略微顿了顿,聂药女沉声道:“未来如果你收徒,得到老太婆的鉴定允许后,你的徒弟可以学习这门秘法,这倒是不在誓言约束范围内。”

  勿乞欣欣然将玉简内的所有秘法融入了魂魄深处,然后一指头捏碎了玉简,他也不含糊,当即发下了一个无比恶毒的誓言。这次的誓言他没有捣鬼,他的确不会让其他人学习这门秘法,这门剑气归元诀的威力很是不凡,正好让他在在人前使用,用来掩饰他修炼的盗得经各种法术。

  数万言精深微妙的修炼法诀印入脑海,更有七十二幅运功路线图在脑海中依次闪过。眨眼间勿乞已经将剑气归元诀秘法铭刻于心,变态的智商开始分解剖析这门功法,身体主要经脉中的真气也开始按照这门秘法的运功路线开始运转。这些经脉中数量庞大、质地比水银还要致密数倍的先天真气带着‘哗哗’巨响在他丹田中翻滚缠绕,渐渐的凝结成了一颗金丹的雏形。

  只要再依法修炼半月,勿乞有信心以剑气归元诀为核心法门,在丹田中凝聚出盗得经中所谓的‘盗天假丹’。所谓的‘盗天假丹’,这颗金丹是实打实的金丹。所谓假丹的缘故,就是在于这颗金丹是随时可以放弃的,哪怕丢出体外自爆都没有任何关系,对勿乞不会有任何伤害。

  这粒金丹唯一的功效,就是运转某些盗来的功法,用以迷惑世人。勿乞真正姓命交修的根基,依旧是双臂七玄盗天脉中的十颗金丹。丹田中的这颗金丹,空有庞大的真元运转,运用的却是裂天剑宗修炼的剑元,和盗得经没有半点关系。金丹中也只是融入了勿乞一丝灵识,他的魂魄力量,绝大部分都在和那十颗先天金丹相合。

  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变化,勿乞不由得欣然欢笑,连连向聂药女和聂白虹行礼不迭。

  聂药女和聂白虹听到勿乞经脉中那宛如长江大河一般翻滚而过的‘哗哗’声,不由得也是一阵骇然。母子俩相视一眼,对勿乞更加看重了几分。根本不用探查勿乞体内的情况,听他真气流动的声音就知道,他的经脉无比的宽敞坚韧,真气也已经填满了经脉,而且真气的质量极佳,否则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动静。

  也许在聂白虹之后,裂天剑宗又要多一个强大战力。聂药女欣然颔首,开始做起了其他的打算。

  这时候,就听得外面几声玉罄声响处,奇珍大会的主办人员纷纷飞身到了下方湖心的玉台上。今天是奇珍大会的最后一曰,在东方太阳完全跃出地平线的这一刻,大会正式开始了。

  勿乞、鄣乐公主也没有回去自己的精舍,就和聂药女、聂白虹一起,站在了裂天剑宗精舍的露台上,居高临下的俯瞰向了湖心的玉台。就看到几个白衣高冠的老人神情肃穆的站在玉台正中,玉台上下密布着近百名修为最少也是金丹中期,修为最高则是让勿乞有点看不透的修士。

  聂药女晒然摇头:“嘿,万道盟的几个老不死的出来了。看那几个身穿淡青色长袍的,就是万道盟的长老。天灵老人出身天灵宗,是天灵宗开山祖师。白霞居士出身白霞观,是白霞观开山祖师。另外三个的身份没他们这么重要,倒也是万道盟的厉害人物。”

  回头看向了勿乞,聂药女笑道:“勿乞,你怕是不知道万道盟的来历吧?万道盟他是……”

  勿乞阴着脸打断了聂药女的话,他盯着玉台上肃容而立的天灵老人冷笑道:“弟子知道万道盟是个什么东西。天灵老人,他是天灵宗的开山祖师?听说上次陛下下旨斩杀天灵宗十三金丹长老,其中有两个就是他嫡亲的重孙子?”

  聂药女笑了,她若有所思的看向了站在勿乞身后寸步不离的熊金、熊银,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正是。”

  勿乞也就笑了,他指着天灵老人对鄣乐公主说道:“这老不死的让他的徒子徒孙去蒙山追杀勿乞,结果被万应老龙王的一票属下剁成了肉酱。勿乞和他有深仇,公主以后可要小心。”

  鄣乐公主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看着天灵老人缓缓点头道:“是么?本宫知晓了。天灵宗,哼,他们勾结韦氏商会图谋不轨、意图犯上作乱,这还有理了?啧,大燕朝也不缺他天灵宗的这几个元婴老祖。”鄣乐公主的话中煞气腾腾,让聂药女都为之侧目。聂白虹则是眯着眼睛只是笑,鄣乐公主如果要动手对付天灵宗,他是绝对乐见其成。

  众人正在打量玉台上的人物,裂天剑宗精舍外突然传出了一片小小的喧哗声。刚刚勿乞和鄣乐公主进门拜见聂药女和聂白虹,鄣乐公主身后的那些大燕朝的权贵之后、青年俊彦都被聂药女的心腹弟子拦在了门外。此时眼看大会都要开始了,鄣乐公主还迟迟不出,几个权贵之后就开始对聂药女的门人甩脸色。

  勿乞看了聂药女一眼。聂药女的脸色已经耷拉了下来,阴沉得厉害。勿乞就看向鄣乐公主。

  鄣乐公主眉头一皱,歪着小嘴冷哼道:“这群烦人的家伙怎么还在外面?赶他们走,不肯走的打断了腿丢下山去,不要怕死人。大燕朝别的不多,像他们这样的混账货色一抓一大把,死几个正好清净。”

  熊银摇晃着庞大黑漆漆的身躯走下了楼去,来到了精舍门前。几个惊天动地的大耳光子声过后,精舍前一片死寂,再没人吭声。熊银又摇晃着壮硕的身体走上楼来,双手抱在胸前,熊视眈眈、顾盼生威的站在了勿乞身后。

  鄣乐公主笑了起来,她皱着眉头不解的说道:“这些人这两天好烦人。紫璇上次受伤后,半个月前才刚刚伤愈出关。玉芊芊带着他们来鄣乐苑开了一次酒会,然后他们就缠着紫璇不放呢。尤其刚才被你踢伤的乐虓,仗着自己刚刚领军图灭了一个意图反叛的诸侯国,立下了功劳,被皇爷爷夸奖了几句,还封了他一个男爵的实封,不管紫璇去哪里都跟着,实在是讨厌至极。”

  勿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急忙安抚了鄣乐公主几句,又将自己从鲶蛟那里搜刮来的礼物送给了她。鄣乐公主被哄得眉开眼笑的,把乐虓一群人全丢去了脑后。勿乞则是在心里琢磨着,玉芊芊玩这么一手,到底是什么用意呢?他对玉芊芊的感观极其不好,这可不是一个光明正大让人喜欢的女人。

  玉台上,那几个白衣高冠的老人大声说了几句话。他们中气浑厚,声音传遍方圆十里之地,哪怕是身处小山之巅的精舍上,一言一词也是清清楚楚的传进了耳朵里。

  说了一些场面话后,几个俏丽的女仆就捧着一个硕大的寒玉匣子走上了玉台。

  今天已经是奇珍大会的第三十天,也是最后一天,一切规矩也不用多做啰嗦。几个侍女将寒玉匣子打开,露出了里面三朵尺许方圆有数千瓣洁白晶莹的小小花瓣凑在一起组成的奇异花朵,向四周山峰上各处精舍内的人亮了一下,然后急忙盖上了盖子。

  玉台上一个老人高声喝道:“千瓣雪菱花,起码三千年的火候,能炼制各种清神、驱魔、解热毒的灵药。底价二十万金或者下品灵石两百块。一次加价不得少于万金或者十块下品灵石。”

  精舍内的众人都是修为精深,眼力自然也是极佳。

  就在裂天剑宗斜下方,苍松翠柏环绕的一栋精舍内,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千瓣雪菱花,好东西啊!在场的都是识货的行家,老朽抛砖引玉吧,先出一个价码吧。二十一万金。”

  聂药女红唇一撇,讥嘲的笑了起来:“药王谷的这群人,还是这么小气?花这点钱,就想买走这三朵奇珍?老太婆哪怕把它们拿回来养在湖里看着,也不能让药王谷就这么轻松拿走啊!”

  吸了一口气,聂药女厉声喝道:“一百万金!老太婆看上这三朵花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