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鬼谷门徒(五月二十日第四更,求票!)

第一百九十一章 鬼谷门徒(五月二十日第四更,求票!)

  地下的地脉灵气,四周山川中的大地之气,湖泊之中的水汽,几条小河小溪中的河流动力,外带四周山林中吹拂而过的清风之力。四周的一切天地力量被那黑袍人一手一抓,全部化为巨大的地心元磁之力当头轰然落下。除了这精粹无比、宛如巨蟒绞杀一样的地心元磁之力,以湖心玉台为核心,再无其他力量存在。

  黑袍人双眸部位喷出两团绿油油的鬼火,他死死的凝视着勿乞冷笑道:“交出先天戊土精气,还有我皇随身的那枚黑龙灵戒,老夫还能将你生擒活捉交给我皇发落。若是不从,就粉碎你肉身,留下你一条魂魄带给我皇,倒也来得便宜。”

  勿乞心头灵火一闪,他一把抱住了鄣乐公主纤细柔弱的腰肢,纵身向后飞退。他用尽全力力量厉声喝道:“来人啊,救命啊!这人是秦皇嬴政的属下,大秦朝的歼细,潜入大燕朝啦!”

  声音宛如雷霆一样响起,瞬间传遍了方圆数十里地。蓟都城四面八方瞬间就有数十道灵识朝这边纷纷笼罩了过来。其中几道灵识更是带着滔天的怒气,煞气腾腾的宛如流星一样朝这边狠狠撞来,和黑袍人支起的地心元磁巨力构成的护罩狠狠的撞了一记。只听得几声巨响,虚空中无形无色的两股力量轰然对撞,溅起了好几个巨大的肉眼可见的半透明漩涡。

  巨大的漩涡在半空中一阵急旋,湖边两座小小的山头轰然飞起,被卷入了那几个漩涡中。只听得一阵牙齿咀嚼豆子的生意响过,两座山头被搅成粉碎,化为土黄色的地气融入了地心元磁之力中。

  那黑袍人摇头冷笑道:“你是找死了!”

  伴随着森森冷笑声,地心元磁巨力轰然变异,化为一张巨大无比的大网覆盖了方圆三十里的地面。一声巨响,方圆三十里地域内一切存在尽数湮灭,无论是山峰、大地、湖泊、河流、花草树木,乃至四周巡视的奇珍大会的寻常护卫和侍女仆佣,全部被地心元磁之力轰杀成最细小的颗粒。所有物体中的能量都被一股诡异邪恶的力量强行抽出,化为地心元磁之力,将这三十里内的元磁力量增强了数倍不止。

  原本奇珍大会的拍卖会场,原地陷下去了一个深有十几里的大坑。坑壁平滑如镜,光溜溜的没有丝毫毛刺。凡是地心元磁之力笼罩的地方,就连灰尘都被巨大的力量彻底化为乌有,所有力量都融入了这个巨大的元磁之力护罩中。除了搂着鄣乐公主的勿乞,四周只有那些精舍中冲出的人还悬浮在半空中,一个个身体都被巨大的磁力控制,宛如琥珀中的苍蝇一样动弹不得。

  勿乞心头骇然,这人的修为深不可测,修炼的功法更是诡异绝伦。无论是天地间什么样的力量落入他的手中,都会化为地心元磁之力攻敌,简直就好像一个小型黑洞,吞噬一切,然后将一切力量转化为他控制的地心元磁。这种修为,这种功法,根本就是变态一样的存在。

  勉强扭头朝鄣乐公主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鄣乐公主也扭头朝他看了过来。很奇妙的,两人没有交谈,只是目光一碰,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勿乞手指轻弹,从戒指中掏出了九张天灵宗秘制的威力绝大的‘大赤天玄元赤金火雷符’,这也是他杀死这么多天灵宗金丹人仙后,得到的全部大赤天玄元赤金火雷符,这符箓的威力堪比元婴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手指轻弹,指尖一滴精血喷出落在了九张赤金色的符箓上。浩大的法力波动奔涌开,顿时在他和鄣乐公主身边逼开了一个小小的,直径十几丈的正常空间。在这个空间中,地心元磁之力被彻底消除,鄣乐公主身后的五色神光顿时光焰暴涨,化为地水火风诸般元力在这个小小的空间中流转不休。

  鄣乐公主双眸一瞪,双手掐了个印诀,轻声念了几声咒语,十指上五色光芒席卷而出,化为一张巨大的手印朝裂天剑宗精舍中冲出的众人卷了过去。五色光芒所过之处,纯粹的地心元磁之力逐渐被强行分解为各种驳杂的灵气,金、木、水、火、土,各种灵气应有尽有。黑袍人的力量毁灭一切、融合一切,而鄣乐公主的五色神光则是震慑一切、恢复一切。两人的力量,正好是背道相驰的两个极端。

  但是毕竟是修为不如对方太大,鄣乐公主五色神光冲出不到里许就被四周庞大的地心元磁之力绞灭。黑袍人双眸中绿色鬼火森森透出老远,他带着怪异的笑声,周身元磁之力翻滚,一寸寸的将鄣乐公主发出的五色神光碾碎。

  鄣乐公主急得面红耳赤,她看着被元磁之力束缚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的聂药女、聂白虹等人,骤然喷出一口血,手掌上光芒大盛,五色光芒再次朝前急冲了半里左右。她以重伤初愈之身,消耗本命精血,让自身遗传自生母的本命神通凭空增加了三倍效能,顿时冲破了地心元磁之力的拦截。

  聂药女适时发出一声长啸,她银白色长发凌空飞舞,带起丝丝剑气席卷四方。她身后一片白茫茫由无数细细的剑气组成的狂风冲天而起,化为五道凌厉的剑光直冲高空。她嘴里一道拳头粗细长有十几丈的剑虹激射而出,宛如铁刀碎纸一样,将面前厚重如山凝重无比的地心元磁之力一剑轰成粉碎,恰恰为鄣乐公主五色神光开辟出了一条通道。

  一口血喷出,聂药女皮肤上密布着无数细小的血点。地心元磁之力庞大的压力通过她的剑光反震,让她的身体承受不住那股巨大的反震力量,皮肤下的血管纷纷碎裂,皮肤上尽是喷出的淤血。聂药女纵声长啸,长发急速卷出,将身边的蒙小白、燕不归、熊金、熊银人尽数卷起,竭尽全力的纵声向面前急速冲来的五色神光倾力一蹦。

  五色神光恰时冲了过来,卷起聂药女一行人快若星火般朝勿乞和鄣乐公主身边退了回去。五色神光退得极快,但是地心元磁之力恢复得更快。庞大的压力一**的轰在了五色神光上,震得鄣乐公主和五色神光包裹中的众人都是浑身乱颤。

  幸好五色神光中还有熊金、熊银两个元婴期的熊妖。他们愤然怒吼,化身为大地铁骨熊本体,两头身高十丈左右的巨型黑熊挥动着巨大的熊掌对着四周一通乱拍,巨大的力量将不断涌来的地心元磁之力寸寸抵消,这才勉强让鄣乐公主将众人接应到了身边。

  正在分出心神对付四周仙道十三宗门众多高手围攻的黑袍人微微一愣,他朝勿乞冷笑道:“你们,倒是有点小手段。这小女人天赋神通极佳,若是献给我皇,我皇定然欢喜。正宫妃子没有她的份,但是一个侧妃的封号,是少不了的!”

  淡淡的冷笑声中,这黑袍人手指轻轻挥舞,顿时数以千计地心元磁之力凝聚的,肉眼可见的黑色剑光席卷四方,将在场的仙道十三宗门的众人纷纷斩杀。除了天灵老人、白霞居士等寥寥几个为奇珍大会坐镇的元婴期高手,除了气急败坏提前退场的青灵门修士,其他十一个宗门的修士根本挡不住黑袍人随手一剑。剑光所过之处,所有法宝飞剑都被重于泰山的剑光轰成粉碎。

  一个个金丹人仙、先天真人的身体粉碎,连同魂魄都被地心元磁之力凝聚的剑光斩杀。近百闪耀着夺目光芒的金丹化为点点金光纷纷落入黑袍人的袖中。除了天灵老人等寥寥几人,其他修士全部被杀。至于精舍中那些参加拍卖的权贵、富豪,则是被元磁之力束缚在半空中,已经被一股巨力收拢到了一起压缩成了一个肉球。看样子,黑袍人做好了生擒活捉这些人的打算。

  斩杀了那些碍事的十三宗门的头面人物,黑袍人淡然冷笑道:“勿乞,你们就乖乖束手就擒吧。那小女人,不要反抗,省得弄破了你的肌肤,暴敛天物,反而不美。”

  听黑袍人说要将鄣乐公主生擒了献给嬴政,勿乞气得头皮一阵发炸,这个月来刚刚长出的短发顿时根根竖起。他指着那黑袍人厉声喝道:“放你娘的春秋大屁。嬴政那厮,就连鄣乐的一根头发都别想碰。什么狗屁大秦朝的皇帝,敢动鄣乐一根头发,我就生阉了他!”

  随手一指,九道符箓化为九条赤金色的电光激射而出。虚空中骤然一片红云凝聚,云光中一个硕大的云涡急速旋转,眨眼间三九二十七道水缸粗细的雷霆呼啸着狂卷而下。

  那黑袍人随手朝虚空一栏,无形的地心元磁之力化为一座厚厚的盾牌挡在了头顶。二十七道雷霆轰在地心元磁之力上,雷霆爆开,炸得天崩地裂,一重重地心元磁被不断炸碎,但是那黑袍人体内不断涌出更强大的地心元磁补充进盾牌中。眨眼间二十七道雷霆消耗一空,而黑袍人的头发都没被雷霆碰到半点。

  讥嘲的笑了几声,黑袍人朝勿乞冷声喝道:“小子斗胆,仗着些许符箓就敢逞威?嘿,老夫张仪,若是这等好对付,岂不是空活了这两千多岁?”随手一指,数十万枚巴掌大小,由地心元磁之力凝聚的飞刀纷纷向勿乞射了过去。黑袍人张仪已经对勿乞起了杀心,不愿意再生擒活捉他,而是想要斩杀他**,掠走他的魂魄了事。

  骤然间,高空中无数星光洒落,化为一张氤氲大网将勿乞一行人牢牢的裹在其中。

  元磁飞刀撞在了星光大网上,纷纷炸裂开,化为浓郁的五行灵气飘散。虚空中无数五彩光芒闪耀,端的是迷人无比。

  张仪深吸了一口气,他缓缓的解下披风头罩,露出一张清矍的面孔,轻捻长须长笑道:“师兄既然到了,为何不出来一见?你我师兄弟,一别两千余载矣!”

  一团浓郁的银光从高空飞落,一名身穿白袍的中年文士踏着一条双翼飞蟒,缓缓从高空落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