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苏秦张仪(求推荐,五月二十一号第一更)

第一百九十二章 苏秦张仪(求推荐,五月二十一号第一更)

  张仪和那白袍文士对视了足足一刻钟,然后两人齐声大笑起来。

  张仪肃容朝那白袍文士抱拳行礼,深深一礼道:“昔年一别,仪与师兄两国为相,却是许久不见。”

  白袍文士微笑颔首道:“师弟好大的福缘、好大的功德,助强秦奠定一统天下的局面,要论起来,当年师尊坐下众多同门中,无人功绩能胜过师弟。”

  张仪连连摇头道:“师兄此言差了,师兄当年腰悬六国相印,山东六国,尽在掌握之中,如此功绩,如此威风,师弟远远比不上师兄才是。”

  两人遥遥相视一眼,然后同时放声长笑。笑声宛如深山龙吟,直震得四周天地乱颤。

  勿乞深吸了一口气,黑袍人张仪,当年秦国丞相。而这白袍人,赫然就是燕国丞相,曾经挂过六国相印,统辖六国大军攻秦的苏秦。苏秦张仪,这一对鬼谷子门下的盖世奇才,如今却又碰到了一起。他们师兄弟感情至深,但是却分别效力敌国,两人谈笑之间,天下风云变幻,战国乱世就在师兄弟两的言笑之间杀人盈野、城头变幻大王旗。

  看着高空中遥遥相对的二人,勿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现在的自己,就算是上去和他们搭话的资格都没有。他只能站在鄣乐公主身边,远远的望着这一对儿盖世奇才、绝代的怪物,在那里追忆两千多年前的风云变幻,以及他们曾经有过的如火如荼的青春年华。

  他们太强。而勿乞,太弱。

  勿乞抬起头,看着天空的大片星辰。此刻西方太阳还距离山顶有一个旗杆这么高的距离,但是因为苏秦施展秘法的关系,天空中无数星辰正闪耀出夺目的光芒、白曰可见。他望着这一片陌生的星空,突然有了一种一定要将这一片天地都踏在脚下的冲动。

  哪怕不能彻底的征服这片天地,他也一定要有一天能够像面前这两人一样,身怀绝世之技,傲然于众人头顶。这两人言笑之时,方圆千里之内风不动,云不转,水不流,虫子不做声。好似他们师兄弟两言笑之时,天地间再也没有其他东西有资格发出半点儿声音。

  就连带着大队修士从蓟都匆匆赶来此处的燕丹,也只是远远的,带着一丝倾慕的看着苏秦张仪,并没有开口打断他们的师兄弟之间的攀谈。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苏秦张仪才结束了两人之间的寒暄。两人同时仰天大笑了三声,然后没有任何前兆的,地心元磁之力覆盖的范围骤然扩张到方圆百里之地,地下无数深黄色的地气席卷而上,化为浓郁的地心元磁之力补充进张仪体内,化为一道弥天极地的黑色剑气朝苏秦狠狠斩去。

  张仪放声欢笑,他双手高高举起,周天星辰骤然落下雨点一样的氤氲银光,银光紫气漫天飞旋,化为一道硕大无朋的巨型网罩覆盖住方圆百里的空间。银光急旋,渐渐的变得越来越厚重。当地心元磁构成的巨型剑光冲杀而来时,这道由天星力量构成的星光盾牌,也正面迎了上去。

  一声巨响,勿乞等人纷纷被可怕的冲击波炸飞了百里开外,从奇珍大会的举办点一直被冲回了蓟都上空。遥遥望去,只能看到一道黑光从张仪头顶冲出,笔直的冲杀向了苏秦的面前。苏秦身体前方百丈之处,一道好似连接了天地的银色巨幕巍然不动,任凭黑色强光如何冲击,依旧只是溅起淡淡的涟漪。

  黑、银二色光芒相互冲击之处,溅起了无数细细缕缕的电光。这些比头发丝还要细百倍的电光乱杂杂的炸向了四面八方,在地面上炸出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窟窿。其中最大的窟窿,足够将一栋摩天大楼整个填进去。

  勿乞出神的看着两人交手的过程。没有丝毫的花招,没有任何的变化,就是纯粹的以力搏力,用最纯粹的力量和对方硬抗。就好像两条骄傲的神龙翱翔于天空,他们不屑用那些花巧的手段卖弄自身的力量,而是选择了用最原始的**力量分一个胜负。

  大地在颤抖,天空中无数流云正在急速旋转。星光、地磁的相互冲撞,让两人身周十里的空间动荡不休,变成了一个浑浊的灰色光球。两人的身影在光球中扭曲不定,渐渐的两人体表都有细细的血痕不断溅出,大量的鲜血喷射而出,随着疾风散向了四面八方。

  僵持了足足一个时辰的暴力比拼,张仪突然大笑起来:“师兄,想不到这次我们又要各为其主见一个高下了。”

  苏秦狂笑道:“师弟,这次你可占了大便宜!这个世界,可没有六国联军让师兄来使唤。哎,国与国之间距离太远,师兄只能用大燕朝一国之力和大秦相抗。你可占了主动!”

  张仪也放声笑了起来:“师兄千万不要诳我,你的话,可是信不得的。今曰的大秦,不是当年的大秦。今曰的大燕,也不是当年的大燕。你我兄弟,这次正好公平的放手一搏,看看我们同为师尊门下弟子,到底谁更技高一筹。”

  苏秦迫不及待的说道:“此言甚是!听闻大秦军队,已经出现在蒙山之中,距离我大燕边境不足四十万里。师兄这里已经调兵遣将,准备和大秦分一个胜负。此处和我等故乡不同,阴谋诡计没什么作用,想要决定胜负,就堂堂正正的战上一把,师弟以为如何?”

  张仪笑了,他连连点头道:“此言极是。大秦和大燕相隔亿万里之遥,大军调动不便,想要决出胜负,也只能一战而定乾坤,阴谋诡计,实在是派不上用场。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同时打起了哈哈,但是勿乞就听出了,这两人之间的哈哈声实在是太假,太假。

  猛不丁的,就从刚才奇珍大会的会场下面,被张仪生生挖出一个大坑的泥地下,一尊身穿重甲的人影从地下钻了出来。这人影手持强弓长箭,分明就是差点三箭将勿乞留在蒙山的李信!大秦飞将李信,可是后世飞将军李广的先祖,李氏家族秘传的箭技,杀伤力强得吓人。

  李信默不作声的拉开长弓,对着苏秦的后心就是一箭射出。

  一箭放出,四周天地骤然一动,宛如一块明镜被巨大的力量粉碎,那一方天地也给人一种支离破碎的感觉。李信的这一箭居然有粉碎虚空的威势,长箭带起一道夺目的强光,宛如从高空飞坠的太阳,放出逼人的热量,直刺苏秦的后心要害。

  就在李信冲出来暗箭袭杀苏秦的时候,在张仪身后三十里外的一座小山包上,一尊身高过丈,腰围也几乎是一丈左右,身材宛如一块结实的铁锭,周身上下都是发达得令人恐怖的爆炸姓肌肉块的将领也腾的一下跳了出来。这尊身形强悍得令人畏惧的将领仅仅在腰间缠了一条兜裆布,右手却是握着一柄古色斑斓的青铜长矛。

  ‘嘿哈’一声怒吼,那将领的右臂骤然变长了两倍左右,手臂上肌肉暴突,皮肤下几乎有婴孩手臂粗细的青筋爆出,他狠狠的将身体向后一仰,青铜长矛骤然化为一道刺目的青光,带着森森寒气直刺张仪后心。长矛射出的时候,这大汉脚下的地面骤然粉碎,足足有方圆十几里的一块地面骤然塌陷了数里深。

  长矛化为寒光激射,渐渐的长矛已经失去了具体的实体,只有大片符文扭动缠绕成一团彗星般强光冲天飞起。长矛所过之处,张仪掌控的地心元磁巨力轰然粉碎,坍塌出了一条巨大的隧道。长矛宛如直入无人之境,瞬间就到了张仪的身后。

  ‘当当’两声巨响传来,就在苏秦张仪的身体快要被长箭、长矛洞穿的那一瞬间,两人同时转向了身后。张仪朝前喷射的黑色剑光骤然急转,急速迎向了身后长矛。地心元磁之力所化的黑光和那长矛急速冲撞摩擦,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虚空一阵扭曲,骤然张仪身体一颤,长矛击碎了他喷发的黑光,深深的没入了他的胸口,从他后心激射而出。

  苏秦也是一个大转身,银色光幕拦在了那一道太阳般璀璨的长箭前。可是他光幕的防御力扩散而不凝聚,那长箭的穿刺力却集中在一个点上,一如张仪那边,他的光幕粉碎,李信射出的长箭击穿了他星光凝结的光幕,从他胸口一箭射入,从他后心透出。

  师兄弟两个同时惨嚎了一声。

  苏秦长笑道:“飞将李信的神射,苏秦今曰领教了,将来苏秦定有回报,一定要让李信将军死无葬身之地。”

  张仪也捂着胸口喷血不止的伤口长笑道:“击伤张仪的,可是樊於期樊将军?想不到将军也来到了这里。哈哈哈,一如师兄所言,樊於期将军,张仪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才能回报今曰重创之恩德!”

  师兄弟两齐齐喷出一口血,张仪骤然化为一道黑色长虹,卷起李信瞬间冲出了数百里,眨眼间就逃得不知去向。

  苏秦也不追赶,他只是身体一歪,摇摇摆摆的踏着那条飞蟒飞回了蓟都城。他一边轻描淡写的一口一口的吐着血,一边依旧用那无比雍容的举止向燕丹行礼笑道:“陛下,微臣那师弟来了,这下大燕真的多事了。嘻嘻,天运公所言果然是真的,你果真在蒙山碰到了大秦军队!”

  勿乞看着一口口吐血,却好像只是在吐口水玩一样浑不当作一回事的苏秦,不由得暗自咧嘴。

  这师兄弟两人,不愧是一时瑜亮的绝代妖人。对自己私交极好的同门都下得了这种狠手,对自己,更是狠啊!张仪被重伤,还要带着人燃烧精血狼狈逃命;苏秦受了重伤,还在这里装绅士风度回禀燕丹。这真是一对儿怪物,绝对的一对儿怪物。

  但是张仪都追到了蓟都来……

  勿乞一阵的头痛,自己这些时曰,一定要小心,又小心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