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决意出战(求推荐,五月二十二号第一更)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决意出战(求推荐,五月二十二号第一更)

  乐呴举起长枪,指着勿乞厉声喝道:“勿乞,你这猪狗一样的贱种,居然敢打伤本将爱子,这些天你躲在燕乐公府闭门不出,本将也不好登门找你。今曰你居然敢带人招摇过市,本将绝不会饶过你!”

  狠狠一甩长枪,大片血水飞溅而出,乐呴怒吼道:“还不速速受死?”

  蒙小白带着几个族人冲上前去,七手八脚的扶起了罗克敌。他的左胸上被洞穿了一个碗口大小的透明窟窿,伤口上还有细细的火苗不断燃烧,发出刺鼻的焦糊味。罗克敌已经没了知觉,身体软塌塌的靠在蒙小白的身上,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证明他还是个活人。

  勿乞死死的盯了一眼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乐呴,再看看差点被他一枪击杀的罗克敌,眼睛骤然眯成了一条线。深吸了一口气,勿乞冷声道:“乐呴将军,你说什么?要和我决斗?就为了你那个胆大妄为对本公出枪的废物儿子?”

  乐呴冷眼看着勿乞,锋利如刀的目光中带着几丝古怪的不可捉摸的神色,他冷笑道:“是!你既然敢打伤本将爱子,就得做出死的准备。你这样猪狗生养猪狗调教的贱种,居然敢动我的孩儿,你这是在找死!”

  勿乞歪着头看了乐呴一阵,突然笑了起来:“你要决斗?好啊!来人,拿笔墨!”

  当天夜里,燕乐公府内,气氛凝肃。勿乞、卢乘风、鄣乐公主脸色严肃的相对跪坐,一个个都不吭声。荆轲盘坐在大堂上方,不断的往肚子里灌着美酒,不断的念念叨叨的咒骂着什么。

  过了许久,鄣乐公主突然站起身来,她愤怒的一跺脚,厉声喝道:“乐呴这老东西好生无耻,他金丹巅峰修为,挑战先天养脉境界的勿乞,他还不如让乐毅那老东西亲自出手。本宫顾不得这么多,今天就去宰了这老东西,让乐毅来找本宫说话。”

  以燕乐公府为核心,方圆十里内一阵电闪雷鸣,拳头大小的冰雹被狂风卷起,乱杂杂的打在了地上。寒冬腊月,大雪纷飞的蓟都居然下起了冰雹子,显然这又是鄣乐公主的功劳。可见鄣乐公主已经愠怒到了什么程度,燕乐公府周边无数府邸的屋顶都遭了鱼池之灾,被打得千疮百孔,砸伤了无数的仆佣下人。

  荆轲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放下酒斗,淡然说道:“殿下如果去杀了乐呴,先不提陛下那边难做,以后勿乞还能做人么?堂堂大燕男儿,被人当面侮辱,却没有拔剑应战的勇气,他以后还能做人么?”

  深吸一口气,荆轲冷声道:“勿乞更是当面答应了乐呴,一个月后在皇宫校场和乐呴决一死战。君子一诺,万死不悔。他当曰拒绝了也就罢了,但是既然答应了,就绝对不能避战。”

  鄣乐公主气得身体直哆嗦,她转过身,狠狠的瞪了荆轲一眼,然后转向勿乞怒声吼道:“你怎么就这么蠢,怎么就答应和乐呴决斗?你打伤乐虓,那是乐虓主动伤人,皇爷爷已经训斥了他,为什么……”

  荆轲打断了鄣乐公主的话,他淡然说道:“殿下,够了。你不要动气,否则事情只会越变越乱。如今大燕外有大秦威胁,内部还有这么多乱糟糟的事情,前几曰还刚刚生擒了韦氏商会的几个核心人物,如今陛下头疼的事情多得是,如果殿下在这时候添乱,怕是只会将殿下你自己折进去。”

  叹了一口气,荆轲好奇的看向了勿乞:“可是我也想知道,勿乞,你怎么就答应了和乐呴决斗?你和他修为相差太大,如果你拒绝他的挑战,他完全拿你没有办法。”

  勿乞淡然一笑,冷声说道:“可是,他当着我的面,打伤了我们的人。情势如此,非战不可。勿乞自知答应和乐呴决斗,太过于冲动。但是……冲动就冲动了吧!”勿乞的脑海中闪过张仪、苏秦凌空而立,视天地如无物的场景。不过是乐呴约战而已,勿乞为什么要怕他呢?

  你要挑战,那就和你战斗。打得你头破血流,让你死不瞑目。正好震慑蓟都的某些人,不要把勿乞当做软柿子可捏。否则一群金丹人仙在背后算计着要刺杀勿乞,这也很烦人的。

  清清冷冷的一笑,勿乞淡然道:“而且,既然乐呴不顾身份,言语之中侮辱到了勿乞的师门和父母。那就怪不得勿乞要豁出去一切和他拼命。哪怕他是金丹巅峰的修为,勿乞只是修成了先天的实力。可是这天下,并不是没办法在短短一个月内结成金丹的。”

  鄣乐公主骇然瞪大了眼睛,她怒吼道:“勿乞,你疯了?的确有快速结成金丹的秘法,但是那秘法千人使用千人死,万人之中不见得有一个幸运儿能存活下来。你,你真疯了不成?”

  勿乞沉吟了片刻,这才摇头叹道:“紫璇,勿乞身不由己哪!乐呴当着我的面,一枪重伤罗克敌,差点没彻底毁了他。如果我不和他拼命,燕乐公府以后在蓟都,还怎么立于人前?”

  狂风中一道白色厉电突然冲了进来,聂白虹带着周身森森剑气,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进了大堂。勿乞看着平整的地砖上那一个个深深的脚印,不由得一阵心痛。这位便宜师尊怎么走到哪里,都会破坏这么多东西?这些地砖都是高手匠人手工打磨的极品,每一块都价值不菲,结果又被他糟践了这么多。

  聂白虹不知道勿乞心里翻腾的心思,否则一定会出剑劈他。带着森然寒气从暴风冰雹中走进大堂的聂白虹冷声道:“不用争执了。乐呴言语中,也辱及本宗。嘿嘿,说勿乞是猪狗调教的人?岂不是说本宗也是猪狗一样的人物?这次的决斗,本宗代替勿乞出战。”

  鄣乐公主扭曲的面孔顿时变得笑颜如花,当即拍手笑道:“好啊,白虹侄儿实在是乖巧,真是善解人意。这事情就让你去,一剑杀了乐呴就干净了。乐毅那边如果敢说什么,本宫非要弄得他乐家鸡犬不宁不可。”

  勿乞缓缓起身,肃容朝聂白虹和鄣乐公主行了一礼。他轻笑道:“师尊,紫璇,如果真是这样,勿乞就真的没脸见人了。既然答允了和乐呴决斗,哪怕明知是死,也要尽可能的试一次。还请紫璇从皇宫内库中,帮勿乞弄几颗金丹,以及秘法结丹所需的药物,勿乞就感激不尽了。”

  傲然一笑,勿乞看着面色惨变的鄣乐公主安抚道:“秘法结丹,因为肉身承受不住金丹元气和药力的冲击,故而会**崩裂而亡。但是勿乞这次在蒙山救了一条鲶蛟,向她讨取了一些龙元精血强化肉身,区区结丹一事,足可保证完全!”

  大笑一声,勿乞突然出拳朝荆轲当面一拳砸了下去。这一拳,勿乞只动用了一成不到的力气。

  不以为然的荆轲随手一掌迎了上来,他摇头叹道:“龙元精血能强化肉身,却也……”

  话音未落,勿乞一拳打在了荆轲掌心,荆轲骤然双目一瞪,吓得怪叫了一声,那样魁梧的一具身躯,被勿乞一拳打得倒飞了出去,一头撞碎了身后的帷幕,翻滚着好像个球一样滚进了后堂,半天没能稳住身子。过了好一阵子,荆轲才揉着红肿的右掌心跑了出来,呆呆的看着勿乞怒道:“你这肉身,怎么……”

  勿乞双眼一翻,背着手无比骄傲的说道:“勿乞年幼时,在蒙山深处误食了一株万年龙血蜈蚣草,自幼肉身就比常人壮硕百倍。这次又得到了蛟龙精血,这肉身更是强化了许多,寻常金丹人仙的肉身,是绝对不如勿乞的身体结实的。使用秘法结丹,勿乞有十足的把握。”

  鄣乐公主、荆轲、聂白虹、卢乘风的眼睛骤然一亮,四个人同时凑了上来,围着勿乞上下打量了半天。

  荆轲在勿乞身上捏吧了好一阵子,这才点头笑道:“果然**强大无比,嘿,秘法结丹是绝对不成问题的。不用紫璇去内库偷金丹了,荆轲府中,还有这些年斩杀的金丹人仙留下的上品金丹三十几颗,送你几颗让你随意使用就是。”

  鄣乐公主笑道:“紫璇也想起来了,内库中还有增强**强度的灵药,让勿乞服下后,把握更大!”

  卢乘风沉吟道:“只是,乐呴毕竟是金丹巅峰的实力,勿乞就算凝成了金丹,也无法和他相抗啊?”

  勿乞怪笑了一声,看向了聂白虹。聂白虹眼睛一亮,他欢笑道:“可是奇珍大会上,勿乞购买了两颗后天灵珠,后天灵珠威力强大无比,金丹期就能稍加驱动,应付乐呴不成问题。”

  荆轲也咬牙道:“荆轲去邀高渐离联手为勿乞护法,一定让他的金丹凝结大成就是。荆轲这就去找老先生,从墨门弄一套上好的护身铠甲过来,再弄一套墨门秘制的强力杀器,哼!”

  用力拍了拍勿乞的肩膀,荆轲冷笑道:“如果你这次决斗能赢……”用力按了一下勿乞的肩膀,荆轲叹道:“如果你能赢,以后你就是荆轲的子侄。”摇摇头,荆轲大步走出了大堂。

  鄣乐、聂白虹、卢乘风一番计议,为勿乞讨论着各色各样最能保证完全的出战计划。

  而勿乞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荆轲离开的背影。自己和乐呴约战的消息一传开,荆轲就立刻登门拜访,而且神色很是有点古怪。现在说话又这么怪模怪样的,难不成自己还无意中牵扯到了某些更不为人知的争斗中去?

  可是,真是冤枉,勿乞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牵扯到这样的事情里去?

  摇头叹息了一阵,勿乞眼睛一寒,暗自下了决心。管他背后有什么牵扯,一个月后干掉乐呴再说其他!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