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夜盗灵珠(求推荐,五月二十二号第二更)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夜盗灵珠(求推荐,五月二十二号第二更)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热情过度的鄣乐公主等人终于离开了燕乐公府,赶赴四周为勿乞强行以秘法凝聚金丹做各种准备。勿乞则是转回了自己的精舍,然后第一时间遁入了地下,化为一道黄气向乐毅的上将军府遁去。

  因为连续发生了太多大事,蓟都城的城防此刻已经加紧了数倍,地下到处都是限制地遁法术的禁制,到处都有探测预警的阵法。但是在勿乞的先天土灵遁法面前,禁制等于虚设;那些探测预警的阵法,更是被他随手破除,根本无法发现他的踪迹。

  甚至地下还有数百名同样施展土遁术四处游走的大燕修士,可是这些修士在地下行动的速度,就好像缺氧快要死掉的鱼儿,而勿乞就是一条海里面速度最快的梭子鱼。这些行动迟缓法力流转滞涩的修士,根本不能发现勿乞的行动。他轻盈的越过这些巡逻的修士,来到了乐毅上将军府地下。

  小心观察了一下笼罩着乐毅府邸整个地面的禁制阵法,勿乞摇头冷笑了起来。上下九重阵法禁制,比当曰仁王燕仙尘王府地下的禁制还要严密,但是依旧是随手可破。大燕朝的阵法师在阵法上的造诣实在是乏善可陈,对他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轻轻松松隔绝了几条大阵灵气流动的脉络,开出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勿乞游鱼一样遁入了上将军府,在府邸宽敞的后花园内探出了头来。他冒出来的地方恰好是一片低矮的花木丛,四周无人,只有远处一片藤萝花草覆盖的亭台内,隐约可以看到灯火闪烁,隐隐有低沉的琴音传来。

  上将军乐毅正领兵出征,讨伐和韦氏商会勾结图谋不轨的诸侯国,此刻坐镇上将军府的,是乐毅的幼子乐呴。现在还能在后园奏乐做乐的,也只可能是乐呴。乐毅治家严谨,如今连同其他子孙都领兵出征在外,如今府邸中只有乐呴才有这个权利、这个胆量半夜三更的在后园胡闹。

  斜眼看了一眼灯光所在的方向,勿乞眯起双眼,庞大近乎实质的灵识偷偷摸摸的放了出去,一寸寸的扫过了黑漆漆不见人影的后园。他很仔细的避开了灯光所在的亭台,灵识宛如春夜悄悄上涨的江水,无声无息的浸润着四周的园地,很快就发现了后花园一处小山下方的灵气波动。

  蓟都地下有八十一条巨大的灵脉汇聚,这八十一条主灵脉最终汇总于皇宫下方,所以大燕皇宫是蓟都灵气最浓郁的风水宝地。而作为大燕朝有数的上将军,大燕朝军中数一数二的巨头,乐毅的府邸下面有三条主灵脉流通,并且有十八条小型灵脉汇聚于此,构成了好几个灵气充裕的灵穴。

  这些灵穴,足以让乐毅家人在府中修炼,进度不会比城外仙道十三宗门的山门慢到哪里去。勿乞灵识发现的那座小山下面,就是乐毅府中最大的一处灵穴,而且那灵穴中锐气四射,隐隐有一股刀剑肃杀之气直冲云霄。以周天神目遥望小山,可以看到一片氤氲白气冲起来十几丈高,却被一道禁止阵法牢牢的压制在了山头附近凝聚不散。

  乐毅用三十座封城拍卖下来的那颗后天灵金珠就一定在那灵穴中。乐毅修炼的功法,是一门庚金属姓,最讲究战场杀戮之气的‘白虎杀生诀’,他满门老幼修炼的都是这种功法。以后天灵金珠作为灵穴的核心,汇聚地气转化五行灵气,就能将那处灵穴转化为纯粹的庚金灵穴,让白虎杀生诀的修炼速度凭空增长数倍。

  勿乞得意的笑了,乐毅没有将这颗灵珠炼化作为本命法宝,而是将它作为灵穴核心,促进子孙后辈的修炼速度。他点点头,身体又缩进了土里,小心翼翼的朝那小山下方遁了过去。

  山下二十丈不到的深处,几条灵脉汇聚于此,浓郁的天地灵气形成了肉眼可见的雾气弥漫在一个方圆三十几丈的石室中。一颗人头大小的银白色宝珠悬浮在石室正中,数十个符文围绕着宝珠冉冉旋转,四周的天地灵气不断被宝珠吸入体内,转化为宛如融化的银水一样粘稠发亮的银色灵气,慢慢的从宝珠中扩散开来,一层层的荡漾开,然后被十几个盘坐在宝珠下的青少年逐渐吸收。

  这些青少年一个个煞气腾腾的闭目而坐,周身隐隐有刀枪剑戟等兵器幻象浮现。他们身后有一小片淡淡的白色雾气缠绕,内中隐约可以看到一条白虎的虚影浮荡。这些青少年修为不一,有的人身后的白虎虚影已经凝聚出了一个头颅,有的则是只凝聚了一个爪子或者半条尾巴,残破的老虎身躯看上去朦朦胧胧的,没有什么威胁。

  冷笑一声,勿乞掏出了一小节在蒙山配置的醉龙香,悄无声息的点着线香,将一缕淡淡的香气吹入了石室。那些正在努力运行白虎杀生诀功法的乐氏少年身体一晃,体内真气流转的速度慢慢的放慢,最终彻底停滞下来。他们浑身的肌肉彻底放松,脸上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然后一头栽倒在地昏睡了过去。

  悄无声息的从地下钻出,勿乞走到了那颗后天灵金珠面前,手指轻点,将附近的数十个符文轻轻的碾成了粉碎。大片游离的灵光炸裂开,灵金珠被勿乞一把抓在手中。欣然看着这颗后天灵珠,勿乞灵识朝宝珠内探了一下,乐毅果然没有祭炼这颗宝珠,而是纯粹的将它当成了灵穴核心,专门用来转化天地灵气。

  “倒是省了我不少功夫!”笑了笑,勿乞一口真火喷出,环绕着灵金珠灼烧祭炼了一阵,他张口将缩小成一团光点的灵金珠吞入体内。一道真元裹住了灵金珠,慢慢的带着它沉入了丹田,和前面勿乞收复的四颗后天灵珠在丹田中组成了一个完美的五行阵法。

  金木水火土后天五行灵珠凑齐,勿乞丹田中当即发生了一番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真元变得更加凝炼,真元流转时五行气息相互缠绕,构成了一个无瑕的平衡。他的五脏也是骤然精元骤然提升,五脏之中生气勃勃,不断转化五行元气融入经络之中,和五颗后天灵珠遥相呼应。

  五颗灵珠组成的阵法正中,巨量真元开始缠绕汇聚,逐渐凝聚成了一个肉眼不可见的极细小点。勿乞知道,这个小点就是金丹的雏形,只要他依照剑气归元诀的凝丹之法修炼,就能迅速凝成金丹。

  当然,他不可能在乐毅的府邸内结丹。他需要在荆轲等人的护持下,在鄣乐公主、聂白虹的帮助下,用那种霸道邪异的秘法结丹。否则他一个先天境界的散修,莫名其妙的就自己修炼结成了金丹,这会引起各种各样异样的目光和强烈的关注,这对勿乞并没有好处。

  取走了灵金珠,勿乞目光扫过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十几个乐毅家的少年。不愧是上将军的子孙,这些少年都佩戴着寻常修士难得一见的储物戒指。勿乞也不客气,将所有储物戒指都扒了下来。储物戒指都用一根天蚕丝穿起来套在了脖子上,戒指中加起来几千块下品灵石和数十瓶各种丹药,还有十几柄中品法器,数十万两金银之类的,就全部塞进了黑龙灵戒中。

  轻笑几声,勿乞遁入了地下,一溜烟的朝后园亮着灯光的那处亭台遁了过去。

  那亭台通体碧玉雕成,薄薄的隔栏全部雕成了镂空的百花奇草的纹路,端的是精致华美到了极点。亭台四周密布着藤萝,隔绝了外人窥觑的目光。近百名黑衣护卫谨慎的守在距离亭台百丈开外的地方,将这里守得水泄不通,却挡不住勿乞从地下遁入,钻进了亭台外一丛茂密的蓝蕊蘅芜藤中。

  小心翼翼的眯起双眼,遮盖住了瞳孔中的一点精光,勿乞侧着身子从藤萝露出的缝隙望了出去,恰恰能从侧面敞开的窗子,看进这间长宽不过两丈左右的精巧亭台。

  亭台内放着两张条案,上面有菜肴瓜果和美酒。地上铺着厚厚的银狐皮的褥子,一个仅仅在腰间缠着一条轻纱的少女,正跪坐在角落里,专心致志的轻抚一张瑶琴,发出叮叮咚咚曼妙悦耳的琴音。两个同样腰缠轻纱的少女跪坐在条案边,伺候着乐呴和另外一人。

  勿乞小心的瞥了那人一眼,顿时心里打了个笃儿。

  这都快天亮了,乐呴还在招待的客人,赫然就是仁王燕仙尘。

  穿了一身便装的燕仙尘意态疏懒的斜靠在条案后的垫子上,右手按着身边少女的大腿,一边上下抚弄着,一边微笑着和乐呴说话。乐呴端端正正的跪坐在条案后,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那模样不知道能有多么恭敬听话。

  勿乞到来的时候,正好听到燕仙尘轻笑着对乐呴说道:“总而言之,一个月后,一定要杀了天运公。本王越来越怀疑,这小子根本不是什么出身散修的草民,而是荆轲、高渐离他们推出来搅乱蓟都的搅局人物。他们想要弄混水,那就把勿乞给干掉,看他们还有什么后手布置。”

  轻叹了一声,燕仙尘抓住了身边少女的长发,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一边揉捏少女娇嫩的身躯,一边摇头道:“迅雷不及掩耳,雷霆之威吓人哪。啧啧,原本一直相安无事,这勿乞一进蓟都,陛下就突然下狠手对蓟都进行大清洗。这背后不是那几个老不死的在出手,嘿嘿!总而言之,勿乞一定得死!”

  乐呴毕恭毕敬的应了下来,燕仙尘这才说道:“这么好的一个借口放在面前,你借机杀了勿乞,你心中的两件事情,本王都答应你。鄣乐,一定会嫁给乐虓。你在战场上损坏的肾脉,只要修炼了‘巨阳**’,就一定能断阳重生,这都是经验过的嘛,宫里好几个公公修炼了本王传授的巨阳**,如今不都长出了那玩意了?”

  乐呴再次恭恭敬敬的应了,脸上尽是掩饰不住的饥渴笑容,他狠狠的瞪了身边的少女一眼,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抹怪异的红晕。

  勿乞则是在藤萝中听得目瞪口呆。过了许久,他才悄然化为一道黄气,迅速遁了出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