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两百章 校场决斗(求推荐,五月二十三号第三更)

第两百章 校场决斗(求推荐,五月二十三号第三更)

  站在帷幕中,让梦小白等人帮忙穿上重甲的勿乞冷眼看着校场上的风风雨雨,一颗心脏抽成了一团。燕丹拿臣子的决斗来开盘聚赌,这看起来很荒唐,但是更荒唐的就是,大燕朝的众多臣子,还就真的下了天文数字一样的重注堵了起来。

  让勿乞震惊的就是,荆轲、高渐离、田光固然是铁杆交情,而秦舞阳怎么会站在了荆轲等人的对立面?秦舞阳明显和乐呴代表的那一派势力连成了一气。而支持乐呴的人,还包括了昊英家这样的后起门阀,以及仁王燕仙尘这样的大燕宗室。

  若非墨翟和苏秦强势登场,荆轲、高渐离、田光这样的燕丹身边的老人组成的势力,居然还会被乐呴背后的那一方势力压制。虽然只是一次看似玩笑的赌约,实则上已经代表了大燕朝堂上的实力对比。

  勿乞扭头看向了燕丹。

  阅台上的燕丹表情纹丝不动,根本没有半点儿变化。他朗声喝道:“苏秦先生拿出总赌注的三成加注,赌天运侯勿乞胜。可有人敢接下苏秦先生的赌注么?”

  沉闷的脚步声响起,身形高大壮硕宛如一块肌肉砖头的樊於期身披重甲,站在了燕丹身后。樊於期眯着双眼朝四周阅台上的众多大燕权贵扫了一眼,森森杀气荡溢出来,很多大臣几乎本能的低下了头。

  良久的沉默后,燕丹笑了起来,他摇头叹道:“莫非诸位卿家都不好下手赢苏秦先生的私房钱?乐呴乃金丹巅峰的修为,勿乞只是先天真人,此番决斗,勿乞必死无疑。若非丹是庄家,丹都要下手捞这一笔啦。”

  燕丹的声音在校场上回荡,寒风吹得雪片乱飞,将燕丹的声音传遍了四方。

  猛不丁的,仁王燕仙尘所在的那个阅台上,一个微微带着点沙哑,但是很有力,充满魅力和一种说不出的邪恶感的声音响了起来:“既然如此,嫪毐取了这三成赌注罢。太子丹殿下,多年不见,看来一切安好啊!”

  燕仙尘身后一个身材矮小的内侍太监缓步走了出来,他每走一步,身材就升高一截,身上的内侍袍服不断碎裂开。到了最后,身材高大的嫪毐赫然出现在众人身前。他背着双手,遥遥望着燕丹笑道:“殿下,大秦已经到了大燕门口。殿下沉不住气,要开始清理朝堂了。嫪毐也沉不住气,必须要想方设法应付嫪毐那干儿子了。”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嫪毐摇头叹道:“嫪毐那干儿子啊,生姓狠毒、翻脸无情,连嫪毐这假父都是说杀就杀,实在是招惹不得。你我如不联手,嘿,怕是应付不过去。”

  燕丹眯着眼睛直笑:“嫪毐,你居然一直藏身在我大燕。想不到,实在是想不到。憋不住了,冒出来了?”

  嫪毐同样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憋不住啦,真的憋不住啦。原本还想在暗地里艹控大燕朝政,谋取更多的好处。但是那张仪一来,嫪毐也沉不下气啦。这样吧,苏秦老先生的三成赌注,嫪毐接下来了。不仅如此,嫪毐还押注,如果勿乞赢了,在和嬴政对敌之时,嫪毐听殿下的命令行事,如何?”

  燕丹沉吟片刻,他看了一眼毕恭毕敬站在嫪毐身边的燕仙尘,突然大笑起来:“仙尘,你有什么话说?”

  燕仙尘身体一哆嗦,他猛地抬起头来,向燕丹深深鞠躬道:“仙尘不孝。但仙尘不愿意哪天因为犯错,就被剥夺王爵,夺走一切职权,只能进燕云阁隐修。权势富贵,仙尘舍不得。大燕的宗室戒律对我们这些宗室王爵,实在是太苛刻,仙尘也只是努力挣扎而已。”

  燕丹缓缓点头,他沉声道:“大燕的宗室戒律,目的只有一个。只有真正的精英,才能留在大燕的朝堂上。凡是被淘汰的,都必须隐修。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不这样做,大燕早就被蛮人灭国了十次不止。仙尘,你很好,你拜嫪毐为师,勾结韦氏,也有很多年了吧。”

  燕仙尘的身体再次哆嗦了一下。

  嫪毐诧异的看着燕丹,摇头叹息道:“原来殿下知道了?嫪毐还以为你不知道。不过,这等旁枝末节的小事,无所谓了。嫪毐的赌注,殿下有没有胆量接下来?”

  皱着眉头沉思了一阵,燕丹冷笑道:“嫪毐,你凭什么和我对赌?”

  嫪毐竖起一根手指,他笑道:“就凭你大燕军中,有三成将领是我巨阳神教弟子。就凭嫪毐掌握了大燕三成精兵的实力,嫪毐要求得到一个王爵的封号,不过分吧?也不用费劲想什么别的名号了,就是长信王吧,我喜欢这个封号。这让我想起了嬴政的生母,毕竟她为我生了两个孩儿。”

  用力拍了拍铠甲,勿乞已经穿戴好了重甲,骑上了一头荆轲赠送的青鳞火蹄三首牛头兽。这是一种通体青鳞,防御力极强,脚下喷火可以曰行数万里,有着三颗牛头的妖兽。拥有三颗脑袋的三首牛头兽,战力可比结成妖丹的妖仙,是大燕朝顶尖的坐骑用奇兽。

  拍了拍目露凶光的牛头兽,勿乞看向了站在阅台上的嫪毐。嫪毐的言语,就和街头的流氓一样不堪下流,这人的品行可想而知。但是他的潜势力果然巨大,在大燕朝经营了两千多年,嫪毐居然有足够的自信堂而皇之的站在燕丹的面前。

  燕丹深深的凝视了嫪毐一眼,他轻声说道:“勿乞和乐呴的实力对比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

  嫪毐迫不及待的说道:“如果勿乞也结成了金丹,嫪毐今天绝对不会站出来和你对赌。你知道我的脾气,没有十足把握的事情,我不做。不能占便宜的事情,我不干。如果勿乞今曰能战胜乐呴,嫪毐就发誓,在对付嬴政的时候,一心一意的服从你的军令就是。”

  略微顿了顿,嫪毐补充道:“当然,等我们联手干掉了嬴政,他的所有女人和他所有的女儿都归我。我当年干了他的生母,现在我要干他所有的女人和他所有的女儿。”咧嘴古怪的一笑,嫪毐得意的挺起了下身,耀武扬威的将挺立的下身对准了燕丹。他那张俊朗邪异的脸上,骤然间充满了疯狂的邪恶和邪恶的癫狂。

  燕丹看了一眼荆轲。

  荆轲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右手握拳重重一挥。

  燕丹淡然道:“好,燕丹以本命神魂起誓,如果乐呴战胜了勿乞,在联手对付大秦朝时,燕丹服从嫪毐一切合情合理的命令。”举起右手,燕丹手腕骤然裂开喷出一道鲜血,然后凝成了一枚闪耀着符文的血珠炸裂开来。

  嫪毐森森一笑,他看了一眼收敛了全部气息的勿乞,得意的笑道:“如果这样都输,嫪毐就真的净身进宫做太监!嘿,只要你燕丹敢收,嫪毐就真的自净后入宫。哈,哈哈,哈哈哈!”

  手腕裂开,一道血箭射出,嫪毐大声重复了燕丹的誓言,如果勿乞战胜了乐呴,一旦大秦军队攻击大燕,嫪毐和燕丹联手应对大秦时,只要燕丹不下达那种让嫪毐送死或者自尽的乱命,嫪毐就一定遵从军令。鲜血凝成了誓言血珠,然后逐渐在闪耀的符文中崩解。

  燕丹古怪的笑了起来,他缓缓颔首道:“很好,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收获。嫪毐,丹还没想到如何应付你,你居然自己跳了出来……”

  深吸一口气,燕丹大喝道:“勿乞,若是你今曰胜了,就晋你为金印紫绶公爵。”

  勿乞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催动牛头兽,慢吞吞的走出帷幕。他身披重甲,手持一根白蜡杆子做枪杆的铁头枪,慢吞吞的迎向了乐呴。

  乐呴冷笑一声,举起金枪耀武扬威的仰天长啸了一声:“勿乞,你我之间的仇怨,今曰……”

  勿乞狠狠的用长枪拍了一下牛头兽的脑袋,他大吼一声打断了乐呴的话:“少说屁话,你想要杀我,不就是因为燕仙尘许诺可以让你儿子娶鄣乐公主么?你想要杀我,不就是燕仙尘许诺你,可以让你断掉的那条东西再生么?嫪毐,燕仙尘,我和你们何仇何怨,为何要这样针对勿乞哪?”

  乐呴呆住了,燕仙尘愣住了,嫪毐则是整个傻在了那里。

  这些东西,勿乞不应该知道啊?他为什么会知道?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尤其是鄣乐公主听了勿乞的咆哮声,气得双眉倒竖,跳着脚指着乐呴呵斥道:“乐呴,今后不要让本宫见到你儿子,否则本宫一定亲手斩了他!你是什么东西,敢拿本宫做交易条件?混账,你还有一个做臣子的本分么?你,你,本宫一定要满门抄……”

  站在鄣乐公主身边的白竹儿、白珠儿和几个鬼仙七手八脚的扑上去,一把捂住了鄣乐公主的小嘴。

  满门抄斩这种话,说不得。乐毅怎么都是跟随燕丹开辟了大燕朝的大功臣,不能满门抄斩。

  看到呆在那里不能说话的乐呴,勿乞可没有什么公平决斗的思想,他丹田中金丹一动,大股真元喷出,围绕着金丹盘旋不定的后天灵土珠和后天灵木珠化为两道强光从他嘴里喷射而出。

  一声巨响,两颗灵珠重重的砸在了乐呴的胸口,将他身上重甲轰成粉碎,乐呴被打得七窍喷血,惨嚎着被打飞了里许开外。他坐下的麒麟马更是被两颗灵珠带起的罡风刮了一下,偌大的身躯炸成了一团粉碎。

  “金丹修为!”嫪毐、燕仙尘宛如见鬼一样,齐声大吼了出来。

  燕丹有如偷吃了小米的小母鸡一样‘咯咯’笑了起来:“嫪毐啊,嫪毐,勿乞冒险用秘法夺元凝丹,一个月内结成了金丹,已经能驱动后天灵珠伤人!丹岂是这么容易被算计的?”

  嫪毐气得手足乱颤,他不顾一切的尖叫起来:“乐呴,站起来,给我宰了这小子!否则你别想得传巨阳**,别想修复你被人砍掉的那条宝贝!”

  校场上人人动容,用煞是古怪的目光看向了嫪毐。巨阳**,能够断肢重生?

  又气又怒的乐呴狂叫了一声,一边喷血,一边起身握枪,朝勿乞当面冲杀而来。

  距离勿乞还有百丈开外,乐呴背后一片火光冲出,一头赤色猛虎在火光中慢慢浮现。逼人的高温,让校场上空不断落下的雪花,凌空就化为了水汽飘散。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