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零一章 当场击杀(求推荐,五月二十三号第四更)

第二百零一章 当场击杀(求推荐,五月二十三号第四更)

  “被当做棋子是一种悲哀!”看着前方疯狂重来的乐呴,勿乞冷漠的说道:“未来我不会成为棋子,反而那些下棋的人,会被我一个个的当做棋子吞掉。但是你这种货色……选你做棋子,真是瞎了眼!”

  拍拍坐下牛头兽,勿乞伸出了左手。‘铿锵’一声脆鸣,一个长一尺三寸的黑色扁平金属匣子从他手背上冒了出来,悬浮在他手臂上三寸左右。神识朝匣子上的一头黑色鸾凤图案灌输进去,匣子左右两侧骤然弹出了两片薄薄的,宛如鸟翼一样的弩弓臂。

  将真元输入匣子,弩弓臂自动弯曲,上弦,随后‘噌噌噌’三声脆响过处,三支九寸长的细细弩箭从匣子里激射而出。弩箭无羽,箭头呈狼牙状,上有血槽,内刻三十六重嵌套的破甲符文,尾部有同样是三十六重嵌套的狂风符文。箭矢裂空,带起一条长有十几丈的青色寒光,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声,骤然划破百丈距离,到了乐呴面前。

  挺枪急冲的乐呴惊呼一声,他身躯骤然停顿,金枪横扫,准确的点在了三支箭矢上。

  ‘当当当’三声巨响,乐呴偌大的身躯被细细小小的箭矢上附着的巨大力量震得连连倒退,一连向后急退了十几步。他脚下烈焰喷发,每一步都好似一颗小型炸弹在脚下爆开,将校场坚固的地面炸开了数丈直径的大窟窿。他的金枪上赫然被射出了三个玉米粒大小的窟窿,金枪枪杆盘绕的蛟龙身躯上密密麻麻的符文阵列被扰乱,原本金光灿灿的长枪,骤然光芒黯淡了不少。

  “墨门击仙弩!”乐呴双手颤抖的握着长枪,怒视着百多丈外的勿乞。

  看看悬浮在手臂上的扁平金属匣子,勿乞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玩意叫什么。上将军荆轲送给我的。要怪,你去怪荆轲!对了,这什么击仙弩还是墨翟老先生亲手炼制的,如果你被它射死了,你们乐家的人找墨翟老先生报仇,千万不要找我。”

  阅台上,荆轲大口大口灌着美酒,不断的低声怪笑。

  站在燕丹身边的墨翟则是连连摇头:“这小子好歼猾。这击仙弩虽然是墨翟亲自炼制,可是用击仙弩杀人的是他!若非荆轲纠缠不休,墨翟岂会炼制这种凶器?”

  三支细小的弩箭被乐呴的金枪弹飞了数十丈外,‘叮叮当当’的落在了校场地上。墨翟的眯起眼睛扫了一眼落在地上的弩箭,突然叹了一口气:“箭头发蓝,被粹上了剧毒。蓝光凝而不散,内蕴水光,应该是剧毒的蝮蛇口涎。苍天作证,墨翟炼制的所有兵器,从不淬毒。”

  背着手俯瞰校场的苏秦笑了:“在墨老先生亲手打造的弩箭上淬毒,这孩子,我喜欢。”

  墨翟嘴角咧了咧,摇头笑道:“这孩子,不错。就是下手狠毒了一些。可是这世道,不狠毒一点,活不下去啊!”

  几人谈笑时,乐呴已经愤然怒吼,脚下一片火云冲出,身体踏云飞天而起,抖手间数十团水缸大小的赤红色火球呼啸着落下,从四面八方轰向了勿乞。乐家修炼的各种功法,都更加适合在战场上和敌人大将近身格斗,注重淬炼肉身、强大真元力量,对于法术道法之类领悟不多。所以踏云飞行、用高温火球攻敌,已经是乐呴仅有的两种神通。

  望着从头顶飞落而下的高温火焰,神识扫过火球,内核的温度大概在三千度左右,能够熔金化铁,寻常岩石也会被这种高温烧成岩浆,金丹以下的真人、武者被这种火球击中,定然是身体化为飞灰、魂魄都不得保留的下场。勿乞讥嘲的笑了笑,右手随意的抬起,轻轻松松的击出了数十拳。

  拳头击碎了空气,带起了一圈圈小小的气爆波纹。数十个来袭的火球被勿乞拳头轰成粉碎,大片赤红色火焰倾泻而下,附着在勿乞身边的校场地面上,将地面烧得凹陷了下去,浅浅的一层岩浆在地上冒出了细小的浆泡。

  抬头看着踏足在云团上目瞪口呆的乐呴,勿乞脚下骤然一片黑云腾起,他也踏着云团飞身上了半空。后天灵土珠和后天灵木珠在他身周缓缓盘旋了一阵,然后被他张口吞入了腹中。握着那根不伦不类的白蜡杆子的长枪,勿乞挺枪对着乐呴冷笑道:“还有什么招数,使出来。看看今天是你为你的杂种儿子报仇,还是大爷我今天捏爆你的脑袋。”

  目光扫过嫪毐、燕仙尘等人,勿乞轻声叹道:“以后,别老想着找我麻烦,会死人的!”

  嫪毐、燕仙尘的脸色急变。他们想起了勿乞刚才的话。燕仙尘和乐呴在乐府后院的私密会晤,所说的话怎么会被勿乞知道?如果没有刚才勿乞揭穿两人秘密达成的协议的话,勿乞的威胁只是一个笑话。但是当勿乞当着这么多人,揭穿了乐呴和燕仙尘的两条合作条件后,他的威胁,就变得很有威慑力了。

  阅台上的燕丹突然笑了起来:“这小子进步得很快。看样子,以后要正经把他当做大燕朝的天运公来看待,不能把他当做一个乡下来的混小子,胡乱的糊弄了!”轻叹了一口气,燕丹自言自语道:“也不清楚他是不是知道他被燕丹用来吸引人的耳目,才给他招惹了这么多的麻烦。如果他知道了,燕丹又想要收服他,真的让他成为大燕的忠臣干将,要怎么做呢?”

  墨翟和苏秦同时看向了燕丹,两人异口同声的揶揄道:“好办,把鄣乐嫁了就是。”

  燕丹的脸色骤然变得很是古怪。他无可奈何的看了一眼墨翟和苏秦,苦笑道:“这事情,燕丹说不准,做不得。这事,一个看鄣乐自己的意思;另外一个,看齐君如何想吧。”摇摇头,燕丹低声咕哝道:“已经砍了七个宗主的脑袋,督抚八王也都是各怀心思,总不能连皇太子都逼得和自己作对,这大燕朝,可就真的要分崩离析了。”

  三人同时看向了校场上空悬浮的勿乞和乐呴,然后同时轻叹了一口气。

  过了一会儿,苏秦才幽幽叹道:“自古没有不死的君王。当一国之君真的能长生不灭时,再孝顺的子孙,也会被逼起了别的心思。难,难,难,哪怕是我等,也想不出好主意来了。这种事情,从没遇到过,如何办?怎么办?总不能把大燕宗室都给宰了吧?”

  听了苏秦的话,燕丹顾不得自己和苏秦的身份,对着他就当面啐了一口,‘阿呸’!

  墨翟却又笑了,他摇头叹道:“幸好嬴政来了。大秦朝来了!有了这强敌在一旁虎视眈眈,这大燕朝内纷纷扰扰的人心,就该安静下来了吧?勿乞这娃娃,也不用被当做顶缸的倒霉蛋了。话说燕丹堂堂一国之君,想要清理一下朝堂,还得借着勿乞的名义行事,也的确够憋屈的。”

  燕丹的脸色很纠结,纠结得就好像有七八百个榔头,同时狠狠的锤在了他的下身要害。

  过了好一阵,燕丹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以前想着,多生子孙,才能在这个鬼地方立足,哪知道子孙多了,这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伤心!唉,幸好嬴政来了,丹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感谢他了!等丹异曰杀了嬴政,一定将他厚葬。”

  ‘叮叮当当’的撞击声不断从高空传来,勿乞拎着那根软绵绵轻飘飘的白蜡杆子长枪,和周身衣甲粉碎满身血迹的乐呴打得不亦乐乎。金枪和木枪不断相碰,结果却是金枪一次次的被木枪弹了回去。

  勿乞庞大的真元灌注在长枪中,带起阵阵狂风朝乐呴劈头盖脸的砸去。他的力量比乐呴强,反应比乐呴快,乐呴刺出一枪的时间,勿乞已经刺出了十八枪,枪枪不离乐呴的要害。被打得昏头转向的乐呴早就乱了阵脚,只能被动的用金枪四处乱扫,妄图挡住勿乞的攻击。

  ‘当当’两声巨响,金枪再次被勿乞扫开,枪尖很不客气的在乐呴小腹左右穿出了两个小小的血窟窿。

  校场上,荆轲、高渐离等人早就站了起来,兴奋的看着占据了全面优势的勿乞。而和他们对赌的那些权贵大臣,则是一个个如丧考妣的坐在了座位上动弹不得。尤其是和荆轲对赌的秦舞阳,他双手紧握,简直都能从指头缝里喷出火来。他怒视陷入被动的乐呴,轻轻的骂了一句:“废物!”

  猛不丁的,勿乞身后突然飞出一块硕大的黑色铁轮。‘铿锵’一声巨响,直径八尺一寸的铁轮散开,化为数千块极薄的巴掌大小铁轮呼啸飞出。铁轮上附着着急速旋转的尖锐利齿,伴随着‘嗤嗤’的裂风声,数千铁轮瞬间覆盖了乐呴的身体。

  血肉飞溅,乐呴‘嗷嗷’惨叫着从无数铁轮的包裹中飞扑而出。他身上起码有二三十斤肌肉被铁轮绞碎,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白惨惨的骨骼。若非六面巴掌大小的金色圆盾从他体内喷出,扩散成一重金色光晕护住了他的身体,乐呴已经被这无数的刀轮搅成了粉碎。

  “墨门千刃轮!”乐呴嗷嗷狂啸着,愤怒的回头看向了站在燕丹身边的墨翟。

  墨翟耷拉着眼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低声咕哝道:“荆轲是墨翟记名弟子。乐毅……不是!”

  被重创的乐呴近乎癫狂的咆哮起来:“勿乞,你胆敢伤我,去死来!”

  右手一翻,一块用白金制成,雕刻成一头活灵活现的白虎形象,缠绕着浓密庚金之气的令玺被近乎癫狂的乐呴抓了出来,他一口血喷在了令玺上,正要发动上面的禁制,两颗宝珠突然从勿乞嘴里喷射而出。

  灵土珠、灵木珠近在咫尺的全力一击,将乐呴身上六面金色圆盾炸成粉碎,将他整个人化为乌有。

  一把将那颗白虎令玺抓在手中,勿乞暗自摇了摇头。杀一个乐呴都杀得这么艰难,演戏实在是一件高难度的事情。校场附近高人太多,若非怕被人看出端倪来,勿乞早就随手一击抹杀了乐呴。

  慢慢的降下云头,勿乞扭头看向了东边阅台上的荆轲:“上将军,你赢了这么多,勿乞可有分润么?”

  荆轲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