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零二章 苏秦之请(求推荐,五月二十四号第一更)

第二百零二章 苏秦之请(求推荐,五月二十四号第一更)

  勿乞悍然击杀乐毅之子乐呴,校场上一片死寂。他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更是让人人侧目。

  除了知道他金丹期修为来历的燕丹等人,其他权贵纷纷交头接耳,低声讨论勿乞一个小小的先天真人,为什么突然拥有了金丹期的实力。更有消息灵通之人,将勿乞金丹的实力同鄣乐苑突然降临的那一通闪电雷霆联系了起来,认为是勿乞在鄣乐苑渡过雷劫结成了金丹。

  就在大燕朝众多权贵大臣忙着交换各种信息情报时,燕丹的声音响彻整个校场:“嫪毐,封王,可以!如果有胆量,随燕丹一起去内宫详细谈谈如何?勿乞赢了,你不仅输了一笔重注,在击杀嬴政之前,你嫪毐也是丹的人了!”

  因为勿乞的胜利而脸色难看的嫪毐突然仰天狂笑起来:“不敢去?嫪毐的胆量这么小不成?好啊,在击杀嬴政之前,嫪毐就是你的人又怎样?嘿,嘿嘿!”怪声怪气的阴笑了好一阵子,嫪毐指着勿乞冷声道:“小子,你,很不错!此刻大燕朝堂上下,我就是看你不透!有趣,有趣!”

  勿乞双手抱着长枪,向嫪毐抱拳行礼道:“好说,好说,长信王过奖了。以后我等同殿为臣,还要长信王多多照顾才是。”略微顿了顿,勿乞冷笑道:“勿乞身娇骨软,经不得狂风暴雨摧折,长信王以后若是要对付人,千万别找勿乞的麻烦,否则对勿乞不好,对您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嫪毐目光一凝,脸色阴沉的怒喝道:“你威胁我?”

  勿乞冷笑道:“是!我在威胁你!”

  嫪毐转过头看着燕丹狞笑道:“燕丹,你看,这小子威胁我?”

  燕丹冷冷的看了嫪毐一眼,径直轻喝道:“今夜皇宫大宴,满朝文武、所有宗室大臣都要出席,除领军在外的大将,有不到场者,以大不敬之罪治之。传丹旨意,收拾乐呴尸骨,以侯爵之礼厚葬。唔,顺便册封嫪毐为大燕长信王,名列诸王爵之上,有爵无封,无丝毫封地。”

  大笑了三声,燕丹伸手向宫内虚引道:“长信王,请,请,请!”

  嫪毐不愧是绝代妖人,他丝毫不把和勿乞刚才的冲突放在心上,只是仰天狂笑着,长发随着寒风一阵急速飞舞,双眸中邪光四射,骤然化为一道狂风朝燕丹冲了过去。身形在半空中,嫪毐已经一拳朝燕丹重重打下。燕丹也狂笑一声,身后骤然是灰白二色气流急冲而起,同样举起右拳迎向了嫪毐。

  双拳对撞,无声无息。燕丹、嫪毐齐齐吐血飞退,身上衣衫同时裂开,右拳皮肤全部炸成了粉碎,两颗拳头血淋淋的好像两颗血葫芦。两人对视一眼,再次放声狂笑,然后手挽手的飞向了皇宫大内。

  勿乞双手抱在胸前,歪着头看着远去的燕丹、嫪毐,低声咕哝道:“这两人的举止暧昧哪!啧,莫非他们有龙阳之好?”

  一个温文儒雅带着丝丝神秘的声音突然响起:“陛下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爱好。天运公勿乞,恭喜你得了这么大个彩头,你在朝堂上,短时间也是无人敢招惹了。苏秦今曰备了好酒、小菜,请你过府一叙,不知可否有这个荣幸啊?”

  勿乞呆了呆,急忙回头,果然是苏秦和墨翟站在了自己身后。

  干笑一声,勿乞急忙抱拳道:“长者有请,勿乞不敢推辞。唔,稍待片刻!”

  转过身,勿乞朝正化为一条白虹飞过头顶,朝内宫飞去的荆轲大吼道:“上将军,你今曰赢了这么多东西,一定要给我分润分润!否则我就告诉大燕朝满朝文武,是你帮我作弊,让我强行凝聚金丹,才有了驱策后天灵珠的实力击杀了乐呴!我杀乐呴,都是你指使的!”

  勿乞的声音极其嘹亮,满校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众多权贵身体一哆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都纷纷互相使着眼色。果然如此,果然是这样!若非上将军荆轲在背后支持,勿乞这个刚刚混进大燕朝堂的黄毛小子,怎可能有这个魄力和乐家的人竞争?

  啧啧,上将军荆轲指使凶手打死了上将军乐毅的小儿子!就连那些刚刚输得倾家荡产的权贵都兴奋了起来,这个消息,太有轰动姓了。荆轲所化的那条白虹差点没从空中摔下来,一声郁闷的咒骂从高空传下,荆轲一路叽里咕噜的不知道骂咧着什么,径直飞进内宫去了。

  苏秦和墨翟看着勿乞,半天作声不得。等得勿乞兴高采烈的转过头来,墨翟才摇头道:“你这小子!本来太太平平的事情,你非要弄得一团糟。被你这么一叫嚷,乐毅不找荆轲打上一场也不可能了。唔,这些麻烦事情,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大袖一挥,墨翟凭空无声无息的从原地消失,没有半点儿法力波动散发出来。

  勿乞的心脏骤然一抽,墨翟的修为,居然到了这种地步?平时可真看不出来。

  鄣乐公主已经带着大群护卫兴高采烈的冲了过来,隔开老远就飞身而起,一把抱住了勿乞的胳膊。苏秦则是笑着对鄣乐公主摇了摇头:“公主,老夫先定下了天运公,他要陪老夫去府中谈谈话。今曰对不住,天运公不能陪着公主了!晚上还有宫宴,到时候公主还能见到天运公!”

  大笑一声,苏秦一把抓住了勿乞的肩膀,身体一闪,已经带着勿乞来到了宫门之外。

  勿乞没弄清苏秦怎么带着自己离开的,鄣乐公主也呆呆的看着自己怀抱中突然消失的勿乞,突然跺着脚嘀咕了起来:“苏老头,苏老头,下次本宫放火烧了你家的茅屋!老不死的,老不死的,就知道欺负后生晚辈!哼,下次本宫带着苏小苏去青楼,让她唱小曲儿,看你心痛你的小孙女不!”

  宫门外,勿乞接过了苏秦递过来的一件黑色粗布披风。他身上的甲胄被苏秦一拍,就轻轻落在地上。两人都披上了黑色披风,踏着厚厚的积雪,顺着大街一路行去,就好像两个大燕朝最底层的市井百姓。

  一路走来,两人行走的速度都是极快,不一时就走出了蓟都城,来到了城外。

  蓟都城外,一望无垠的都是银白色的雪原,两人顺着被行人、车马踏出来的道路朝前疾走了一刻钟,就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外面。几条流浪的野狗正在村头绕来绕去,似乎是要进村子找吃食,却又不敢的样子。

  苏秦‘嘿嘿’一笑,卷起袖子,随手从地上抓起一根碗口粗的断树枝,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那几条野狗身后,突然挥动树枝,重重的一棍子砸翻了一条黑色的野狗。那狗‘嗷嗷’叫了一声,就吐着白沫躺在了地上,苏秦丢开树枝,一把抓起了这条野狗的顶瓜皮。他长笑道:“有美食馈客,大善!”

  勿乞看得嘴角一阵抽搐,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他走上前去,接过苏秦手中的野狗,笑问道:“老先生喜欢这一口?”

  苏秦扭头看了勿乞一眼,晒然道:“莫非你以为苏秦应该喜欢怎样的吃食?钟鸣鼎食,每一顿饭都要几百个仆佣伺候,要几十个侍女光溜溜的送上美酒佳肴?”摇摇头,苏秦笑道:“曾经是,但是现在,活了这么多年,都有点活得不耐烦了,反而就想起了少年游学时的这点爱好。”

  拍了拍勿乞怀中抱着的黑狗,苏秦长叹道:“两千多岁啊,他娘的,真老了!”

  嘿然笑了几声,苏秦摇摇头,背着双手,慢吞吞的走进了村子。

  这就是一个普通寻常的小村庄,村子里大概有五六百户人家,都是寻常耕作的农人。勿乞的神识扫过路上碰到的人,都是寻常人。这些人似乎都和苏秦很熟悉,见面的时候纷纷笑着向苏秦拱手行礼:“老夫子好,老夫子吃过了没?”

  看得出来,苏秦在村子里人缘很好,而且似乎没人知道他在大秦朝的朝堂上扮演了什么角色。

  苏秦一边走,一边和村人打着招呼,一边向勿乞笑道:“豪宅美厦,住不惯了。最近三百年来,就喜欢在城外村庄中居住,平曰里自己种种菜,养养猪,闲来无事打几条野狗炖了吃,调教幼子和最小的孙女,倒也是人生快事。”微微一笑,苏秦促狭的说道:“实在穷极无聊了,村子里还有两户寡妇,生得水皮嫩肉的,半夜去偷看她们沐浴,实在是风光独好。”

  勿乞只觉双手一哆嗦,实在是无法形容苏秦的行为。他干笑了一阵,低声咕哝道:“老先生赤子童心,这个,天真烂漫,实在是……品味独特。”

  苏秦得意的嘎然一笑,领着勿乞来到了村子里唯一一条泥土路尽头的一个院子。

  这院子占地大概能有七八亩地,屋前是一片花圃,此刻花枝凋零,什么花都没有。屋子后面是几亩菜地,还有一些没来得及收的青菜,正横七竖八的倒在菜地里,被大雪弄得稀烂。屋子左边是一个猪圈,几头瘦得和猴子一样的猪正有气无力的在地上哼哼,一头猪饿得狠了,正在那里啃猪圈的木栏杆啃得‘咯咯’作响。

  屋子的右边是一个牲口棚,三匹应该是用来做代步坐骑的骏马,正瞪着大眼睛,死气沉沉的趴在地上等死。看这三匹‘骏马’的模样,大概也有半个月没吃东西了,饿得皮都耷拉了下来。

  看到苏秦走进了院子,三匹马、几头猪同时努力的挣扎了起来,有气无力的朝苏秦哀嚎了几声。

  苏秦惊愕的看着这些牲口,轻叹一口气道:“不就是一个多月没回来,你们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张仪,你这混账东西,我叫你帮我喂牲口哩!怎么猪少了三头,马也少了两匹?”

  一大块猪肩胛骨从屋子里丢了出来,张仪眯着眼睛,有气无力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叫什么?三头猪、两匹马,这一个月里吃掉了。哎,有黑狗啊?李信,出来洗扒干净了,赶紧炖上。好容易来大燕朝一次,多吃他几头牲口,也算是为我大秦效力,狠狠的削弱了大燕朝的国力啊!”

  张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我们多吃一头牲口,未来大战一起,大燕朝的士卒就少吃一口哪!”

  李信应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用一柄匕首剔着牙齿。

  勿乞双手一松,被打晕了野狗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这就是苏秦的府邸?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