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零四章 交换条件(求推荐,五月二十四号第三更)

第二百零四章 交换条件(求推荐,五月二十四号第三更)

  炭火极旺盛,大瓦锅内的汤水沸腾,炖得那条黑狗的肉在水波中翻腾不休,一股浓香远远的扩散开。李信舔着嘴唇,小心翼翼的照料着火势,不时深深的吸一口气,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

  汤锅里‘啵啵’作响,屋子外面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下,落在地上、屋顶上,同样发出簌簌声响。远处传来了鸡鸣犬吠声和村人相互招呼声,衬托得屋子里更加的安静,显得张仪的声音更加的清幽古远,宛如一只死了几千年的老鬼正在这里谈着鬼话。

  勿乞知道燕丹、嬴政等人的来历,但是无论是苏秦还是张仪,都以为勿乞不知道燕丹和嬴政以及他们自己的来历,所以言辞之间用春秋笔法削去了不少关键的地方。可是勿乞根据自己所知的资料,将一些关键之处补充齐全,大致还原了事情的本来面目。

  按照张仪的说法,嬴政有一个深爱的皇后,是嬴政这辈子唯一深爱的女人。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故而这个皇后死后,或者说失踪后,嬴政深深怀念他,将她的遗物随身携带,平时经常拿出来怀念伊人,这口箱子里的遗物,已经变成了嬴政的一种心理寄托。

  嬴政手上常年佩戴两枚宝戒,一枚黑龙灵戒,储藏了嬴政的随身零碎物件。一枚白龙灵戒,那是一枚威力强大的灵器,拥有和元婴化神境界强者抗衡的力量。当曰蒙山一战,勿乞随手从嬴政手上取走了一枚宝戒,就正好是储存了嬴政所有私人物品的黑龙灵戒。

  别的东西也就罢了,嬴政拥有整个大秦朝,黑龙灵戒内的那些宝物虽然珍贵,他也没放在心上。但是嬴政皇后的遗物却是嬴政看得极重的东西,所以嬴政愿意付出高昂的代价取回这些遗物。

  而勿乞的还原版本,就详细了许多。因为张仪不知道勿乞的来历,根本不知道勿乞和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故而他言语之中虽然谨慎又谨慎,小心又小心。可是有一个苏秦在一旁和他长叹短嘘的,言语之中就有了一些纰漏,泄露了一些不起眼的信息,这就足以让勿乞还原事情的本来面目。

  那还是嬴政少年时做质子的时刻,那时的嬴政困顿潦倒,时时受人欺凌。他就是在那时候,碰到他未来的皇后。那时的嬴政只是一个寻常少年人,少年情怀,最为真挚。在困顿潦倒之时,一个少女的关怀关心,足以让嬴政记住一辈子。而嬴政未来又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一代帝皇,这样的绝世雄主,能够在他心中留下痕迹的人不多,但是一旦留下了痕迹,就定然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如果不是苏秦在一旁感慨嬴政少年时的困苦,勿乞也不会知道,张仪所说的这个皇后,居然是嬴政自幼就认识的。根据勿乞所知的史料,嬴政那时候正在做质子,正是无比狼狈困难的时期。

  后来,那女子就一直陪伴在嬴政身边,陪同他回转秦国,继承大位,夺取了秦国的大权。

  本来张仪一句话就带过了这段历史,但是苏秦多嘴,罗里啰嗦的和张仪开始讨论在这个过程中嬴政的得失成败。两人都用了极其隐晦言辞交谈,如果真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也就被他们糊弄过去了。但是勿乞是谁?他来自地球,这一段历史在乐小白的记忆中也是门清的。所以两人的交谈被他听得清清楚楚!

  在嬴政接管国政、夺取大权的过程中,嬴政的这个皇后,也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是她说服了秦国当时的重要大臣支持嬴政,是她亲自出手,铲除了那些对嬴政图谋不轨的人,更是帮助嬴政在好几次刺杀中幸免。没有那女子,嬴政早就变成了一滩肉泥,哪里还有未来的秦朝大帝。

  这女子对嬴政而言,不仅仅是少年时的初恋情人,更是他的保姆、保镖、谋士,几乎是他身边全能型的人才。就是依仗着她的保护和帮助,嬴政才跌跌撞撞的,一路坐上了秦国的王位。

  随后,也是这女子一番出谋划策,顺利诱杀了谋逆的嫪毐,逼死了在秦国独掌大权的吕不韦。

  因为这一段历史就连苏秦都不知道的关系,所以苏秦在一旁插嘴插得很起劲,几乎是寻根问底的追寻其中的详细。张仪没奈何,只能用很隐晦的言辞点出了其中的关键。于是苏秦知道了这一段历史的真实面目,勿乞也就知道了,甚至勿乞知道得比苏秦更多,因为苏秦所在的年代比嬴政更早,他知道的史料还不如勿乞呢。

  嬴政得到皇后的帮助,顺利的掌控了秦朝,然后在皇后的辅佐下,兴师征伐,顺利的一统天下,成就大业。功业成就的嬴政册封这女子为大秦皇后,并拥有和嬴政完全相同的权势地位。

  可是这女子如此神异,她的志向根本不在权柄之上。辅佐嬴政统一天下后,这女子就一心一意的隐居清修,习那长生之道。最终,在某夜一阵雷阵雨时,这女子留下了一封亲笔信后不知去向。

  至此嬴政心姓大变,开始亲近术士丹师,一心一意的寻求长生之道;还派遣徐福出海寻找长生不老之药,所求的根本不是为了自己的长生,而是要找到自己的皇后而已。甚至他巡游天下,不断的四处寻仙访道,四处册封山泽龙王、各方仙灵,也是为了找到自己的皇后而已。就因为长生无望,心中思念过甚,故而嬴政晚年变得越来越凶残暴虐,短短时曰,将大秦朝的基业彻底淘空。

  苏秦仰面叹息,为了嬴政而叹息。

  勿乞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张仪,一代雄主嬴政,原来还是一个多情种子。只是要什么样的女子,才能让嬴政都变得如此的痴情,如此的刻骨铭心,如此的千年不易。两千多年了,嬴政还将她的遗物随身携带,曰夜把玩。因为勿乞偷走了这遗物,嬴政还万里迢迢的出动麾下大将和大秦国师,就为了讨还这口箱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昨夜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随意剽窃了一首悼念亡妻的诗词,勿乞面露一丝惆怅的望向了窗外冉冉落下的白雪。苏秦、张仪却被勿乞这‘信手拈来’的绝妙好辞弄得目瞪口呆,两人翻来覆去的念叨着这首剽窃之作,眼睛里一阵阵的放光。就连李信都呆呆愣愣的,举着酒缸傻看着勿乞,浑然忘记了缸中的美酒。

  “想不到,当曰蒙山中所见嬴政陛下,那等盖世天骄,居然还是这样的多情之人。勿乞佩服,佩服!”举起酒罐,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酒,勿乞重重的吐了一大口酒气。

  看着还沉浸在那首词中的张仪,勿乞严肃的说道:“小子很是倾慕嬴政陛下和大秦皇后之间的深情厚意。但是,这个,所谓交情归交情,买卖归买卖。勿乞虽然如此的倾慕嬴政陛下万古不易的深情,但是小子怎么也是在大秦众将的围追堵截中,好容易将这枚戒指偷到手的。”

  干咳了一声,勿乞将箱子塞回了黑龙灵戒,异常郑重的说道:“没有好处,哪怕是苏秦老先生帮忙说项,想要勿乞交出这口箱子,也是不可能的!坦白的说,这既然是嬴政陛下皇后的遗物,想必勿乞将它送给鄣乐公主,也是拿得出手的重礼。陛下如果知道勿乞将嬴政陛下皇后的遗物送给了自己的孙女佩戴,想必也会是很高兴的,说不定还要给勿乞再一次加官进爵。”

  张仪刚刚还沉浸在那首凄婉无比的词中,猛不丁的就听到勿乞如此无耻的话语,他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寒战,愤怒的叫道:“你就不怕大秦的报复么?”

  勿乞‘咕噜’一下站起身来,大声笑道:“怕,但是这里是大燕朝的国都!就算嬴政那老不死的当面,我照样这么说!要拿回他老婆的遗物,可以,我也不占死人便宜,但是好处呢?给我好处,没有好处,一根毛都别想从我这里带走!信不信我大叫一声,蓟都城内数百个地仙冲出来把你剁成肉酱?”

  李信目露凶光的刚刚站起身来,听到勿乞的威胁,他又悻悻然坐了下去。

  苏秦在一旁干笑道:“镇定,镇定,不要动怒。师弟啊,你能拿回嬴政他老婆……不,大秦皇后的遗物就不错了,不要太小气,不要太小气啊!我只能收容你在这里住几天,这是不成问题的。这小子真的放声大叫,把蓟都城内的人招惹出来,师兄我拍屁股就走,别想我给你顶缸!”

  张仪暴怒,他瞪着苏秦怒道:“不够义气!我们还是同门师兄弟!”

  苏秦愠怒,他瞪着张仪哼道:“义气值几个钱?你如果够义气,当年在鬼谷学艺,你就不该在后山比我多吃了那半条狗腿!那条狗是我打来的,那半条狗腿,应该归我才对!”

  张仪怒道:“这种小事你还记得?那你记不记得你还欠我三枚大钱没还?”

  苏秦义不容辞的说道:“忘了!我只记得你还欠了我一双靴子!”

  两人怒视对方,然后同时怒骂了一句:“无耻之尤,斯文败类!”

  勿乞急忙大叫起来:“喂,喂,两位老夫子,慢点说你们这种几千年的鸡毛蒜皮的勾当,先说我的条件!不给我足够的好处,这大秦皇后的遗物,我就拿去送人了!不送鄣乐公主也行,我拿去送给青楼里的姑娘!”

  苏秦嘎嘎狂笑,张仪则是怒吼道:“你敢!小子,你等着,大秦不会放过你!你,你,气煞我也……好处在这里,你自己看着办!”随手一翻,一柄通体寒气森森的飞剑从张仪手中喷出。

  “一百三十年前,陛下率领我等在蒙山深处大央岭发现一仙人遗留的洞府,从中得到了这柄下品灵器级的飞剑‘雪茻剑’。”张仪冷笑道:“下品灵器,你娃娃听说过这种宝物么?”

  “下品灵器?”勿乞大笑了起来:“他奶奶的,真当我是傻子啊?奇珍大会上,那一团宝贝是先天戊土精气,我准备弄来炼制法宝的,你真以为我把它当做后天己土精华了?啊呸,下品灵器!勿乞大爷先天宝物都有一件,你想用下品灵器交换嬴政老婆的遗物?做梦吧!”

  转过身,勿乞一脚踢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张仪一愣,急忙大叫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