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零九章 阴阳百变(第四更,求推荐!)

第二百零九章 阴阳百变(第四更,求推荐!)

  望着乐毅走出大殿的背影,燕丹也有点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燕丹向勿乞说道:“乐毅,大燕之臣。勿乞,大燕之臣。丹为大燕之君,不能偏袒谁。天运公勿乞,你随乘风去西方行营,负责调度西方各诸侯[***]力,整军备战。丹封你为西方行营副都总管之职,晋西方行营前军将军一职,你,好自为之。”

  勿乞不说话,只是向燕丹行了一礼。

  这叫做不偏袒?你分明就在偏袒乐毅,分明就是他家的人横行无礼,却要勿乞避让,这就是偏袒嘛。但是勿乞也明白,燕丹其实已经很照顾自己,将自己派出蓟都,避开正在外征战的乐毅,还封了他军职,这就是在保护他。否则让勿乞留在蓟都,乐毅有无数的法子算计他,明枪暗箭防不胜防。

  经过突然来去的乐毅这么一搅扰,暗自相争的五大妖王和墨翟、荀况也收敛了气息,和其他人一样举杯喝酒,举筷吃肉。没有了他们释放出的可怕威压,大殿内的气氛渐渐的回复,鼓乐再起,大群舞女从殿后飘然而出,在大殿正中载歌载舞,果然是盛世繁华,享乐无尽。

  勿乞又和卢乘风低声咕哝起来,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指点卢乘风那蛟龙一脉锻体功法的修炼精要。毕竟要卢乘风在三天内吸收炼化三十斤蛟龙精血,这可不是轻松的事情。黑龙灵戒中的蛟龙精血,都是嬴政这些年斩杀蛟龙留下的精华,是精血中的菁英。没有勿乞的详细指点,卢乘风搞不好就会运功走岔,身体还没强化,反而被弄得人不人蛟不蛟的,那才叫头疼。

  两人正在这里讨论得热烈,第一批舞女刚刚退下,第二批舞女正要上来献舞的时候,一个身穿淡青色官袍,神采飞扬的青年男子骤然起身,走到了大殿正中,朗声向燕丹行礼高呼道:“陛下,臣有一言,想要对天运公勿乞言道。”

  燕丹一愣,高台上苏秦一口酒喷出,指着那年轻人呵斥道:“牧野,你做什么?”

  苏秦幼子,年三十二岁,大燕编撰院国史编撰苏牧野,在外人眼中,是一个整曰里吟弄风月,喜欢水墨丹青的青年文生。只有燕丹这些大燕朝的核心人物才知道,苏牧野又号称百变阴阳,是一个在某些方面比苏秦更加妖孽的天才。只是天才总是怪胎,苏牧野毫无疑问也是怪胎中的一个。

  苏牧野的怪,就在于他对于人情世故完全不同,平时在编撰院,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同僚。身为大燕最清贵的文官一员,苏牧野动辄对就对同僚拳脚相向,而且经常用污言秽语辱骂他人。若非苏秦明面上的身份是编撰院国史院的主编,苏牧野早就被同僚联名上书赶出朝堂。

  看到直愣愣一根筋冲出来的苏牧野,苏秦头痛,燕丹的脑袋更痛。干笑一声,燕丹朝苏秦摇了摇头,然后温和的对苏牧野笑问道:“牧野啊,你对天运公有什么话说?呵呵,你们都是青年俊彦,正好亲近亲近。”

  苏牧野用力拍了拍手,嘻嘻笑道:“陛下,臣的父亲也是大燕国师的身份,可是这些年来他装迷糊装得自己都忘了自己国师的身份,弄得臣在编撰院整天受一群废物蠢材的闲气。臣的父亲还整天说,要臣低调、低调、再低调,韬晦、韬晦、再韬晦。哎,今天好了,您亲自叫微臣父亲上台喝酒,以后就不要低调韬晦了吧?”

  燕丹飞快的眨巴着眼睛,他望着这个脑子有点一根筋的苏牧野苦笑道:“是。大秦虎视眈眈,大燕朝要集中所有力量迎敌,苏老先生是大燕国师,也没必要再隐藏在朝堂中了。”

  苏牧野放声大笑,他拍着手,朝坐在玉文德身后的那些编撰院清贵文官笑道:“听到了?以后对大爷我恭敬一些。认清楚苏牧野大爷这张脸,大爷我刚出生,可就有侯爵的封爵,娘的!忍你们很久了!”

  和勿乞一般,当着燕丹的面,当着这么多大燕朝的顶级权贵,苏牧野当面骂粗口。苏秦一张老脸憋得通红,就好像猴子屁股一样。苏牧野却是得意洋洋的挺起胸膛,看向了勿乞:“天运公勿乞,我有事情和你商量。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总而言之,本侯那小侄女,是非你莫嫁。”

  勿乞骇然,非勿乞不嫁?

  卢乘风震惊的看向了勿乞,压低了声音低声咕哝道:“你招惹了苏家的女子?”

  高台上,鄣乐公主死死的盯着勿乞,眸子里凶光闪烁宛如剑锋。当她看到勿乞那茫然、骇然的表情,鄣乐公主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顿时双眼中凶光更盛,宛如发狂的母狼一样,死死的盯住了苏牧野。

  苏秦更是拍着酒案大叫起来:“牧野,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你胡说什么?你小侄女?你说谁?”

  苏牧野得意洋洋的昂着头笑道:“当然是小苏啦。她也十四岁了,可以嫁人了,我在这里做主,把小苏嫁给天运公为正妻,这样天运公就没办法招惹鄣乐公主啦。哈,数遍大燕朝青年男儿,那个人的才学人品姿容相貌能胜过本侯的?鄣乐公主,那就是非本侯不嫁了。”

  苏秦浑身僵硬的跪坐在高台上,看他的表情,他现在很想一把掐死苏牧野。

  燕丹浑身哆嗦着,他很想扭头回去狂笑一通,但是作为大燕的君主,他死死的板着脸,强忍住了笑意。

  荆轲、高渐离、田光等人用见鬼的眼神看着苏牧野,高渐离突然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声咕哝道:“苏秦老先生何等人物,怎么小儿子是个傻子?把自己最小的侄女嫁给勿乞,然后勿乞就不能娶公主了?果然是好计策,绝妙的计策啊!”

  田光冷冰冰的说道:“此所谓釜底抽薪,是绝佳的计策。”

  本来还能忍住笑的燕丹听到了田光这句冷得无法形容的冷笑话后,突然放声狂笑起来。

  满大殿的权贵文武目瞪口呆的看着得意洋洋的苏牧野,纷纷低头,用袖子遮盖住了面孔,‘嗤嗤’的偷笑起来。玉文德、玉芊芊面露古怪的笑容,同样低下头轻笑着,眼角余光偷偷的打量着傲然站在大殿中心的苏牧野。

  勿乞无可奈何的摇着头,他站起身来朝苏秦抱拳长揖行礼道:“老先生,勿乞可没对你的小孙女动主意。”长叹一声,勿乞转过身对苏牧野叹道:“苏牧野苏大侯爷,凭什么勿乞要娶你家小侄女?你这事情,问过你父亲么?问过你小侄女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兄长是什么意思么?”

  苏牧野得意洋洋的掏出一柄扇子,慢条斯理的扇着凉风,得意的说道:“第一,你为什么要娶我那小侄女?因为我苏家向你提亲了。就凭我家老父亲苏秦的威名,我老苏家要嫁女儿,谁敢不娶?”

  轻笑了几声,苏牧野继续说道:“第二个,这些年,我家老父亲根本不理家中的事情。我那几个兄长都一门心思的闭门潜修,钻研天地阴阳变化之道,家中的事情都是本侯爷一手打理,嫁个小侄女而已,我当然能做主!”

  勿乞死死的咬着牙齿,不断的摇头,他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苏牧野这家伙,可能是个天才,但是是个缺心眼的天才。这种人,你和他较真,还真没办法和他较真。勿乞连和他生气的心思都没有,只是摇头叹息着,坐回了自己座位。

  高台上,鄣乐公主目光古怪的看着苏牧野,冷声喝道:“苏牧野,本宫凭什么要嫁给你?就算你家那个小侄女想要嫁给勿乞,他要不要且不说,凭什么勿乞娶了你家小侄女,本宫就只能嫁给你了?”

  诧异的看向了鄣乐公主,苏牧野诧然反问道:“不嫁给本侯,公主还能嫁给谁?除了勿乞,这大燕朝上下,哪家的儿郎比牧野英俊?哪家的儿郎比牧野有才华?风度翩翩,才貌双全,家世优良,盖世无双!公主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

  鄣乐公主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抓起一个酒壶,‘咕咚咕咚’将一斤美酒全部灌了下去。

  如此骄横的鄣乐公主,面对苏牧野这种人,也没有了脾气。

  苏牧野得意洋洋的叫嚣道:“以前本侯是因为家父的缘故,要低调,要韬晦,不能暴露我老苏家的底细,不能在人前炫耀我家老父亲是大燕朝的国师,不能炫耀本侯爷刚出生就已经是大燕朝的侯爷。所以苏牧野低调,韬晦,不在人前暴露自己满腹的才学,满肚皮的锦绣文章。”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今曰既然是陛下亲自暴露了本侯老父亲的身份,那,怨不得本侯爷就要高调行事。本侯爷今曰把话放在这里,除了能做好听的诗词,能画一笔好画的天运公,这大燕朝的所有年轻人,在本侯心里,都是一团渣!除了本侯爷,谁也配不上鄣乐公主!”

  勿乞抬头向鄣乐公主笑了笑。鄣乐公主很妩媚的向勿乞眨了眨眼睛,俩人眉来眼去的交换着眼神,根本没把苏牧野放在心里。

  燕丹、苏秦见得两人这等情形,同时叹了一口气。老脸羞得通红的苏秦正要起身呵斥苏牧野,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牧野兄此言差了。真当我大燕朝堂无人么?鄣乐公主天人也,你这一酸文生,也配得上鄣乐公主?”

  一名身穿麒麟战袍,容貌不算出色,但是神态凶狠狰狞,周身杀气凛然的青年缓步走出班列。

  这青年刚起身,众大臣座中又有人站起身来:“秦老虎,苏呆子,鄣乐公主,你们谁也配不上。”沉沉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身高近丈,宛如铁塔的青年大步走出,重重的跪在了王台之前:“陛下,樊金麒,愿请为鄣乐公主之夫。”

  勿乞冷眼看了这三人一眼,正要开口说话,鄣乐公主身后五色神光骤然一阵翻卷,大殿天花板下一通雷霆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沉甸甸的落在了三人身上。电光刺眼,雷霆震耳,三人惨嚎着翻倒在地,大殿中顿时一阵大乱。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