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一十章 深夜惊心(为书友,求祝福)

第二百一十章 深夜惊心(为书友,求祝福)

  和勿乞第一次参加的宫宴一样,这次的宫宴又是草草散场。三个自视极高向鄣乐公主当中表露心意的倒霉蛋,被骤然暴怒的鄣乐公主引发的雷霆轰成重伤。若非宫廷御医救治及时,三个人都可以更换职业,跑去禁宫做马义马内丞的属下了。

  燕丹无可奈何,只能将鄣乐公主不咸不淡的训了两句,就宣布宫宴结束。

  勿乞倒是看到了苏秦、樊於期和秦舞阳扭曲的面孔。苏秦和樊於期回去后,肯定要狠狠的教训自己不成器的儿孙。而秦舞阳那扭曲的面孔么,勿乞倒是不知道他是为的什么。也许他在嫉恨鄣乐公主不给他秦家面子?谁知道呢?反正勿乞决定,以后会经常给秦舞阳找点乐子。

  随着人流走出了皇宫,勿乞没有骑马,而是坐上了卢乘风的飞车。

  在众多护卫的簇拥下,车驾行过了两条大街,然后勿乞当着卢乘风的面,身体化为一道青黄二色相杂的灵气,穿透了飞车的底板,遁入了地下跑得无影无踪。卢乘风就好像没发现勿乞的异动,微笑着挥舞一柄小刻刀,慢条斯理的在一根阵桩上雕刻细密的阵法符文。

  时不时的,他会抚摸一下手指上的两枚储物戒指。沉甸甸的指环让卢乘风感到很踏实,尤其是当他想到其中一枚戒指中那三十斤珍稀的蛟龙精血,他就觉得心头一热。金丹么,他也有机会凝成金丹!

  丢下刻刀,挑起了窗帘看向了外面风雪大作的黑夜,卢乘风低声说道:“勿乞,我说过,你我兄弟,富贵共享之。乘风欠你太多太多,你我,乃真正兄弟啊!”

  勿乞在地下急速穿行,循着他刚才趁着人流涌动,黏在玉文德衣襟上一颗千里香种子散发出的淡淡气息,在黑夜中找到了玉文德和玉芊芊父女两乘坐的车驾。玉家是清贵之族,车驾古朴典雅,透着一股子浓浓的古香古色的气息。车驾旁也只有十几个后天三四十年境的护卫,防护力几乎等于没有。

  但是天下人都知道玉家以诗书传家,是大燕朝最清贵的家族,他们并无政敌,反而是人人都要拉拢的对象。他们地位超然,哪怕孤身行于市井,也不会碰到恶意刺杀的人。十几个后天境界的护卫,也只是做个样子,玉家,是大燕朝仅有的一个不需要护卫的家族。

  今夜,玉家为他们的清贵和超然付出了代价。勿乞悄无声息的从地下窜出,宛如一条幽灵,轻轻的附着在了车驾下方。他左边耳朵紧贴着车厢的底板,顿时清楚的听到了玉文德和玉芊芊的声音。

  “四下可有外人?”玉文德轻轻的问了一句。

  然后就有一股极其微妙的,就连勿乞都仅仅是略有所查的神识扫过了四周。玉芊芊低声说道:“并无外人。”

  勿乞浑身汗毛一根根竖起,若非他时刻用盗得经内秘法敛去了气息,寻常的五行遁法之类,早就被这神识发现了痕迹。这神识波动似乎是专门针对各种遁术秘法而发,和盗得经内的诸如天视地听窥秘**之类的神通相似,可以探查出各种细微的不正常的存在。

  勿乞不由得冷笑起来,大燕朝的人都只以为玉家是一个真正诗书传家的清贵世家。但是真正清贵的世家,可能拥有这样神奇的法门么?玉芊芊不动用秘法还好,她一放开身上气息动用了秘法,勿乞就感应到了她真正的实力——元婴初期!

  二十几岁的元婴初期修为,被视为大燕朝独一无二的绝代天才的鄣乐公主,一出生就有先天境界的鄣乐公主,她如今也才金丹初品的修为。比鄣乐公主大了十几岁的玉芊芊,赫然就凝结了元婴,而且她还经常举办各种诗画会,经常和那些书生士子结伴出游,她基本上没有闭关修炼的空闲。

  勿乞无声无息的吸了一口气,他在心里冷笑,这才是玉家的真面目么?

  那股细微的,就连勿乞都只能勉强感应到的神识波动弥散四周。玉芊芊轻声说道:“还是您计划得妥当。苏牧野、樊金麒、秦巚虎三人出面争夺鄣乐公主,简直妙不可言。”

  玉文德矜持的笑了,他轻笑几声,淡然说道:“辛苦布局百年,利用韦氏商会刚刚让大燕朝这一块铜墙铁壁裂开了几条缝隙,还没来得及大显身手,就被勿乞将局面搅扰得一团糟。此子坏我大事,也该给他找点麻烦。”

  轻叹一声,玉文德苦笑道:“燕丹倒也不简单,我玉家历代以来,暗地里挑动天下大事,想要让大燕朝的局面乱下来。结果历代祖先的努力,都被燕丹用各种手段化为无形。这次我玉家百年艹持,好容易才取得的一点成绩,想不到燕丹干脆用堂堂正正的阳谋,将我们所有谋划破坏殆尽。”

  长叹短嘘了一阵,玉文德慎重教训道:“芊芊,通过此次的事情,你要学会了。阴谋诡计,可占一时之势。但是只有堂堂正正的阳谋,利用大势,以他人不可阻挡的强大力量威逼于人,才能真正取得最终的优势。”

  “五大妖王一出,墨翟、荀况、苏秦、韩非等暗子纷纷露面,燕丹声势大盛。百年来,我们布置的那些手段,在绝对的强势面前,毫无作用,百年苦功,又付诸流水。有了这些人,燕丹起码还能稳定朝局五百年。下一次我们玉家想要再次出手,就必须想方设法,从这五大妖王和墨翟、荀况等人身上动主意。”

  手指轻敲木板的声音传来,似乎是玉文德在扣案沉思。玉芊芊的声音再次响起:“芊芊明白。有了这些人鼎力相助燕丹,再有大秦威胁当前,大燕朝仓促之间,不可动摇。看来芊芊也只能和那些长辈一般,找个俊彦之才嫁了,看看芊芊的孩子,能否有机会扰乱大燕。”

  玉文德低沉的应了一声:“你能这般想就好。如今正是一个好机会,未来你的孩子的基础,定然比我们玉家如今的基础更雄厚几分。他成功的把握,却又大了许多,能够得到的熬炼,也会多上许多。”

  玉芊芊低声道:“最近有什么机会?”

  玉文德轻笑道:“仔细想想,依你的才学,能猜得到才对。”

  玉芊芊沉吟片刻,突然笑道:“大燕朝如今发现了大量破空灵金,大燕对各地的统治,已经变得更加直接,更加便利。所以,诸侯国不需要了,燕丹会借着这次铲除叛乱诸侯国的机会,尽量的削弱诸侯国的力量。未来,也许他会彻底的撤销所有的诸侯国度,将各地划分为郡,设立郡守牧民四方。”

  玉文德傲然道:“就是这个道理。诸侯国不复存在,那些诸侯国的君主,定然要被幽居在蓟都。但是大燕朝缺不了治理地方的文官,必须要任命大量的文官去各地赴任。而大燕朝,乃至各诸侯国中的文官,五成出自于我玉门学宫。一旦诸侯国不复存在,这些文官掌握了地方大权,我玉家实在是受益无穷。”

  勿乞的心脏抽成了一团,玉文德所言,几乎就在未来注定成为事实。

  玉门学宫,玉家开设的私人学宫,其中不仅仅传授史书典籍,更传授记账所用的数学、测绘土地所用的几何、管理人口的刑法等实用的知识。权贵弟子去玉门学宫学习高雅风流的史书典籍,出身寒门的子弟则去玉门学宫学习这些实用的学科。这么多年来,玉门学宫不知道教出了多少门人弟子,大燕朝堂乃至各个诸侯国中,都有五成的中下层官员,出身玉门学宫。

  而大燕朝最重师道传承,一曰为师终生为父,在大燕绝对不仅仅是一句虚言。

  从这些人当中选派官员牧守四方,对于玉家而言,绝对比那些自己拥有家族利益、家族传承的诸侯要好用得多。那些诸侯国君可以不给玉家面子,而玉家的门人,绝对会给玉家最大的方便和利益。

  勿乞就是不明白一点,玉家这样苦心谋划在背后扰乱大燕朝,他们为什么呢?纯粹为了好玩不成?

  正琢磨玉家人呢,又听到玉文德淡然问道:“说起来,你觉得这满朝青年子弟中,除了苏牧野那几个跳出来的箭靶,其他人,还有谁能让你入眼的?”

  车厢内良久的沉默之后,玉芊芊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入勿乞耳朵。

  “如今的大燕,那些年轻人,实在是不堪造就。乐虓那些人,空有银蛟、麒麟儿、猛虎之类的美名,实则被我等玩弄于手掌之上,算不得俊才。”玉芊芊轻声叹道:“真要说能让芊芊看得入眼的,还就只有勿乞一人。他虽然年纪小了些,又和鄣乐勾勾搭搭不干不净不清不楚,但是一笔书画很好,肚子里也有些奇妙好词,修为品行也都还算不错,尤其是生姓狠辣下手无情,是我们玉家如今最好的补充。”

  冷笑一声,玉芊芊嘿然道:“这么多年了,我们玉家韬光养晦,弄得一点血气都没有了。如果他肯成为我们玉家的人,倒是能让我们玉家多几分血勇之气。”

  勿乞手臂肌肉微微一紧,然后他骤然遁入了地下,瞬间就到了三百丈外的街口。

  咬牙切齿的勿乞从黑龙灵戒里掏出了一百张重型床弩,那是嬴政收藏在灵戒中,大秦特制的破甲法弩,力能穿透元婴级妖兽的身体,威力大得惊人。他以神识将这一百张巨弩悬浮在半空中,遥遥锁定了前方缓缓行来的玉家车驾,突然变换了口音大叫起来。

  “燕丹小儿,今曰杀你大燕玉家之主,断尔一臂,以儆效尤。”

  “大秦雄师不曰兵临城下,大燕诸臣还不速速投靠,还待何时?”

  伴随着勿乞的狂叫声,四周突然响起了凄厉刺耳的警报。

  ‘嘎嘣’声大作,一百支法弩拖着长长的光尾,无声无息的撕裂空气,射向了前方车驾。玉家的十几个护卫和坐骑根本没能发出一丝哀鸣,就被威力恐怖的法弩震成了肉泥四处喷散。

  ******游金13:08:00"脑下垂体老化萎缩",会影响"肾上腺素"、"甲状腺素"、"姓腺素",3种激素分泌量减少,我现在最严重的是"肾上腺素",住院时,低到测不出来,现在也只是勉强达到最下限!

  游金13:11:05肾上腺素太低,人随时会休克,若未及时发现抢救,就走了!

  游金13:13:04我已经有6次休克的纪录,老天还不收我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