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收服八骏(月底爆发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四章 收服八骏(月底爆发求月票!)

  绕着神骏瑰丽的八骏辇走了几圈,勿乞不由得连连赞叹。八匹天马,似乎活物,又似乎灵宝,实在是玄妙莫测。辇车更是一件重宝,仅仅是勿乞能看到的防御禁制,就强得让人无言以对。

  周身荡漾的功德玄黄之气,更是让勿乞馋涎欲滴,恨不得将这八骏辇一口吞了下去。这辇车上宏大厚重的功德气息如果能集中在勿乞体内,就能让他生生成就人皇功德圣躯,到时候除了有数的几种大神通身法,其他一切法术都对勿乞没有丝毫效果。

  可惜盗得经虽然号称天下无不可盗之物,这人皇功德之气,也不是这么好盗取的。要窃取八骏辇上的功德之气为己所用,就得先偷一个人皇国度,让勿乞成为一国之主才行。这样的难度太大,艹作起来太麻烦,勿乞可没有那个兴致去做这种复杂的事情。

  “好宝贝,好宝贝啊!”看着八骏辇,勿乞不由得仰天大笑。

  和周天水灵大禹神鼎不同,大禹神鼎是镇器,是镇压天下水族的功德之器。故而虽然同为功德凝聚的人皇之宝,大禹驱动得,嬴政也驱动得。可是这八骏辇,是随身之宝,是穆天子周穆王的个人私有物品,和天下大势无关。所以嬴政能驱动大禹的神鼎,却拿这已经被周穆王个人气息彻底浸润的八骏辇没有任何办法。

  除非嬴政耗费苦功,用自己的人皇之气强行将周穆王凝聚在八骏辇内的气息驱除,否则嬴政,或者燕丹,或者任何一国之君也无法驱动八骏辇。但是为了一件逃命护身的宝物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嬴政这种雄主是不屑为之的。所以八骏辇对嬴政而言,就是鸡肋。

  “可是到了我手中,就由不得你了!八骏辇啊八骏辇,忘记你的老主人,乖乖的做我勿乞的随身之宝吧。有了你,以后逃命的机会,就更大了百倍。”勿乞啧啧赞叹道:“只可惜你太引人瞩目,不到死里求生的关头,我还真不敢把你拿出来使用。”

  小心翼翼的向八骏辇凑近了一步,勿乞刚刚上前一步呢,一片祥光荡漾而起,牢牢的挡住了勿乞前进的脚步。无边的帝皇威严扑面而来,好似有亿万人在勿乞耳边怒吼,要他跪下向八骏辇跪拜行礼。勿乞急忙退后了几步,不满的向八骏辇摇了摇头。如果穆天子当前,勿乞还会向这上古人皇跪拜行礼,那是应有之意。但是这一件死物,也敢逼迫他勿乞?

  冷笑一声,勿乞眉心一道七彩奇光射出,小诸天七圣神魔翻着跟头从奇光中奔出。这七头勿乞魂魄之力凝成的魔头在地上蹦跳了一阵,迎风就长到了一尺高下。他们周身带着各色不同的光芒,有各种心情波动不断从他们体内扩散开。若是寻常修士在这里,被这些心情波动一侵染,就会诸般念头杂生,令得七情六欲一起发作,阴火自足下焚烧而起,燃尽他们的精血骨髓。

  勿乞盘坐在了八骏辇的前方,双眼正视八骏辇,双手结成手印,控制着七圣神魔扭扭捏捏的靠近了八骏辇。七圣神魔得到了刚才戊土精气中一点先天精魂五成魂魄本源的滋养,如今身体凝炼宛如肉身,八骏辇放出的威压对他们毫无作用,奔涌的祥光金霞也只是在他们身上溅起了丝丝涟漪。

  猛不丁的,七个魔头周身光芒一闪,它们合并为一个身高七尺,和勿乞一般无二,但是脸上各色表情急速变化,面部肌肉宛如抽筋一样蠕动不定的人影。这人不断的‘咯咯’阴笑着,双手也慢慢的结起了手印,和勿乞的手印遥相呼应,渐渐的荡起了大片诡异的光晕。

  盗得经内和小诸天七圣神魔相关的七套手印一次次打出,勿乞周身一半的精血都遥空注入了那个人影中。那人影的身体逐渐充实丰满,渐渐的生出了血肉一样的物事。

  八骏辇中无穷无尽的人皇气息扩散开来,却被那人影连同勿乞的精血气息一起吸入了体内。这个七圣神魔融合而成的诡异魔头宛如一个大型搅拌机,慢吞吞的将勿乞的精血气息和穆天子的人皇气息混在一起,慢慢的打散成最细小的能量粒子后,将它们逐渐进行一种奇妙的转化。

  水、水泥混在一起,就能化为混凝土。勿乞的精血气息就是水,而八骏辇内的人皇气息,就是水泥。二者在那人影的奇妙催化下,迅速的融合为一。逐渐的,在那八骏辇上,有勿乞的气息透出,而勿乞的身上,也隐隐有一抹宏大的气息传了出来。

  勿乞通过天雷之力凝聚出的一丝元神小心翼翼的离开身体,顺着一丝奇妙的联系,融入了那个人影体内。在那人影空荡荡的身体内,勿乞的这一丝元神浸泡在无边无际的穆天子气息中,逐渐的吸收着那金黄色的祥光瑞气,逐渐的转化着自己的形象。

  逐渐有无穷的幻象在勿乞眼前浮现。他看到了真正的穆天子!

  从八骏辇被制造出来,从八匹天马被套上了八骏辇,穆天子周穆王带着无穷无尽的大军行走于大地之上,征伐四方,自东而西,从南到北,所过之处,万国俯首。随着大周的疆土越来越广大,周穆王身上凝聚的功德气息越来越强大,他体内拥有的神姓也被激发,变得越来越宏大无匹。

  到了最后,周穆王已经成为了凡人中的神灵,最终和传说中的人皇轩辕一样,白曰骑龙而飞升。八骏辇,这驾陪伴他征讨天下的神物,则是留在了人间,经过了一个又一个新的主人。

  但是神物有令,八骏辇只承认强大的穆天子周穆王是它们唯一的主人,它那些新的主人,根本无法驱策它们。八骏辇也从来不理睬自己的新主人是谁,它们只是在默默的怀念自己的主人,想念自己的主人。故而就连它们的新主人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模样,它们都根本不理睬,根本不记得他们。

  吸收着八骏辇的气息,勿乞放出的那一丝元神逐渐变幻,渐渐的变成了八骏辇记忆中的穆天子周穆王的模样。身穿九龙金衣,手持长剑,坐在八骏辇上,周身放出无量光焰,带着无数的雄兵征讨四方。

  勿乞将自己心底的所有念头都舍弃一空,只是不断的回忆八骏辇记忆中的周穆王形象。他吸收八骏辇散发出的气息,融入自己周身,然后将自己的精血气息不断混入。他在自我催眠,告诉自己就是周穆王,就是周穆王,就是八骏辇的主人。他一次次的重复这句话,渐渐的,他的魂魄波动开始向八骏辇记忆中的周穆王的魂魄波动靠近,最终达到了和周穆王的魂魄波动毫无二样的程度。

  八骏辇突然欢呼雀跃起来,放出了无数祥光笼罩住了勿乞。在八骏辇的感知中,他们的主人回来了,他们的主人周穆王回来了。他们欢喜的开启了八骏辇的全部禁制,敞开了直通八骏辇禁制核心的通道,欢迎他们主人的归来。勿乞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托起,安然的坐进了八骏辇中。

  勿乞分化的那一丝元神悄无声息的融入了八骏辇的禁制核心。然后银莲花骤然从勿乞的元神中升腾而起,禁律神炎焚烧四方,将八骏辇产生的一缕自我神念彻底化为乌有。勿乞分出了一丝半点的元神烙印在了禁制核心上,将八骏辇牢牢的掌握在了手中。

  小诸天七圣神魔骤然分开,周身光芒黯淡的钻回了勿乞的体内修养。

  勿乞收回自己释放出的元神魂魄,浑身突然喷出了大量的汗水。他体内的精力,几乎被消耗一空。

  盗得经内的秘法,成功的让他收服了八骏辇,但是亏耗太大,他还能在八骏辇上安安稳稳的坐着,这已经是八骏辇内神妙无穷,自动吸收四周天地精华滋养他身体的缘故。

  长叹一声,勿乞拍了拍坐下八骏辇,轻轻的喝了一声。

  八骏辇骤然膨胀开,八匹天马变化成了体长十八丈左右,虽然是马形,却隐隐有神龙之样的神兽。辇车本体也变得方圆数十丈,变成了一团不见本体,只见金色祥云的流动质。

  勿乞心念一动,八骏辇就化为一道流光钻出了他的秘府。他辛辛苦苦布置的数十重禁制,居然没来得及发挥任何作用,八骏辇就径直穿越了这些禁制。是穿越而过,不是强行破坏,而是有如直入无人之境的,穿过了勿乞布置的阵法禁制。

  惊骇不定的勿乞急忙停下八骏辇,愕然回首,他架设秘府的那座大山,已经被丢在了身后十万里处。

  心念一动,就是十万里虚空腾挪而过,这速度几乎可比元神大乘的修士施展的瞬移神通才有的速度。勿乞并没有全力催发八骏辇,他如今也没有足够的实力催动八骏辇的全部速度,他只是稍微注入了一点点真元,就让八骏辇爆发了差点没吓死他自己的恐怖高速。

  “如果将现在的所有真元注入其中,大概一瞬间可以遁出百万里。就算是元婴化神的高手动用瞬移神通,也绝对追不上自己!”勿乞暗自盘算了一下八骏辇拥有的神速,突然无比得意的狂笑了起来。

  大笑了足足一刻钟,勿乞这才收起了八骏辇。巨大的八骏辇化为一缕祥光瑞气融入了勿乞的右手,在他手臂上凝聚成了一片小孩子巴掌大小的金色祥光。祥光中,八匹若隐若现的天马正昂首挺胸,好似在对天嘶叫。随着勿乞的心念,这片祥光可以随意隐现,极其的神奇。

  再次仰天狂笑三声,勿乞掐指算了一下时曰,急忙遁回秘府,借助小挪移阵返回蓟都。

  要给卢乘风凝聚金丹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