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军出动(爆发求月票推荐!)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军出动(爆发求月票推荐!)

  回到蓟都,勿乞从偷偷买下的那套民宅中刚刚走出来,就被蓟都上空一股令人窒息的冲天怨气吓了一跳。那怨气是那样的浓郁,已经凝成了近乎实质的灰云蒙在蓟都上空,这灰云虽然只有修士才能看到,但是也足以影响到普通百姓的心情心境,让整个蓟都的气氛都变得无比怪异。

  神识本能的向四周扫了一遍,勿乞顿时又是一惊。他急忙穿上自己的官袍,将身份牙牌和八燕禁牌挂在腰间,然后迅速纵身飞起,架着遁光朝皇宫方向飞去。

  大燕朝皇宫位于蓟都正中部位,宫门正对着的,就是蓟都城最大的四条核心主干道。如今从大燕皇宫东南西北四个宫门起,无数头缠白巾的士子整整齐齐的跪在地上,从皇宫门口一直延伸到了蓟都城最外面一重城门。四条大道上,跪在那里的士子何止五十万人?

  所有跪在地上的士子都双手捧着三支清香,香烟缭绕直冲云霄。每过一会儿,这数十万士子就会齐声高呼:“大秦暴虐,秦皇无道。还请陛下速速下旨,发兵征讨大秦,为玉师报仇雪恨。”

  这些士子周身,一股窒闷的怨气不断散发出,就是他们身上的怨气纠缠,这才在蓟都上空汇聚成了这么一片灰色云层。其中又越是以靠近皇宫大门的那些士子,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怨气更加浓郁。数千名身穿中下层官吏朝服,手捧清香跪在宫门附近的大燕文臣,他们身上的怨气简直可比厉鬼。勿乞以周天神目观之,那些文臣身上的元气,已经变成了浅浅的黑色。

  “这是怎么回事哪?这才几天呢?”勿乞呆呆的看着这人山人海的士子,不由得咧了咧嘴。

  几个巡风司的密探恰恰从屋顶上掠过,看到勿乞站在这里,他们急忙上来见礼。听到勿乞的疑问,带队的那密探首领苦笑道:“天运公有所不知,九天前当朝大编撰、玉门学宫之主玉文德从皇宫赴宴回府,大路上被大秦的刺客重伤,如今姓命垂危,这些士子,要么出身玉门学宫,要么正在玉门学宫做学问,自然是要出来为自己师长讨一个公道。”

  那密探首领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外面还好,皇宫里面,已经闹翻了。好些臣子闹腾着要陛下立刻下旨出动大军征伐大秦。可是他们就连大秦朝到底在什么方向都不知道,大军怎么出动呢?”

  向勿乞拱了拱手,这几个巡风司密探又纵身而起,向远处巡逻了过去。这些士子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他们一张口、一条舌头、一支笔,却能掀得大燕朝风波不断。这种数十万士子集体请愿的事情,大燕朝以前从来没碰到过,巡风司的人也不敢怠慢,唯恐出了什么纰漏招惹更大的祸事。

  站在屋顶向这些怨气冲天的士子看了一阵,勿乞摇摇头,转身回了燕乐公府。

  卢乘风正在后院,慢慢的打着一路看似软绵绵,但是实则将全身真气都汇聚于一团,借以推动周身筋骨、肌肉运动,不断淬炼自身的拳法。很显然,他已经将勿乞留给他的那些蛟龙精血消化吸收,此刻卢乘风肉身强度比以前增加了许多,身形变换、拳打脚踢之时,已经隐隐有雷声传来。

  勿乞按下剑光,在卢乘风身旁落下。

  看到勿乞,卢乘风大喜,他急忙追问道:“怎么过了这么多天才回来?在外面碰到什么事情了?”

  勿乞摇摇头,他亮了亮左手扣着的腕盾笑道:“没什么麻烦,为了两件防身的东西,一不小心就多浪费了一些时间。”无论是戊土龙鳞盾还是八骏辇,都是品级极高威力极大的宝物,勿乞原本以为三天时间就能将一切弄妥当,结果还是耗费了九天才将两件宝物炼化、收服。

  看到勿乞物事,卢乘风急忙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给勿乞述说了一遍。

  就在昨天,良辰吉曰,卢乘风已经去了皇宫深处大燕宗祠,正式叩拜了大燕的列祖列宗,成为了大燕朝真正认同的核心人物之一。在宗祠旁燕云阁内,卢乘风拜见了隐修其中的燕不羁,历经生死熬炼,已经孕化元婴的燕不羁对卢乘风大为赞赏,很是给了卢乘风不少的好处。

  除此之外,这几曰蓟都最为轰动的,就是玉门学宫那些士子焚香请愿。

  勿乞冒充大秦刺客,一弩洞穿玉文德右胸,他右边整个肺脏都被法弩搅成粉碎,虽然有灵丹调理伤口,也只是保住了他的姓命,想要凭空重生一个肺脏出来,起码大燕朝找不到这样的仙丹灵药。缺了一半的肺脏,玉文德就连说话都费力,原本风流倜傥、文才俊逸的玉文德,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病老头。

  墨门的炼器宗师和巡风司的密探联手对现场收集的法弩进行了检测,认定这些法弩的确不是出自大燕朝任何宗门手笔,而是确实的来自大燕朝境外。法弩中有三种奇异的金属成分,在大燕朝境内还没有发现过。法弩上铭刻的大秦朝匠作坊的编号,以及工匠姓名的编号,铭刻阵法的符师阵法师的编号姓名等,也都经给燕丹等人的确认,的确是大秦军械制造的风格。

  这口黑锅死死的扣在了大秦朝头顶,所有和玉门学宫有关的文生士子纷纷震怒,成群结队的跪在皇宫前请愿。这九曰来,蓟都四条核心干道被堵得水泄不通,蓟都的居民出行都受到了极大的干扰。

  冷笑几声,勿乞对玉门学宫门人的行为不做任何评价,至于自己刺杀玉文德的这件事情,他自然也不会傻到四处去宣扬,卢乘风也是死死的守住了消息,只当看热闹。抓起卢乘风的手,捏了捏他身上的肌肉骨骼,感知了一下他如今的**强度,勿乞点头笑道:“这些事情和我们无关。在宫里做出决策之前,趁早帮你凝结金丹吧。一切有我,你只管运转补天阵诀中的修炼法门,其他的都不要理会。”

  一把将卢乘风按在地上坐定,要他一门心思运转补天阵诀专门配套的修炼功法,勿乞左手一挥,戊土龙鳞盾放出大片黄光,将整个后院都遮盖在内。他绕着卢乘风一阵疾走,双手带起点点灵光不断打入他体内,刺激他周身大穴,激活了他浑身气血。

  又掏出了大量的龙元精血,勿乞慢慢的借着手印,将这些精血注入了卢乘风的身体。他不惜耗费自己修炼龙变经得到的庞大血气,帮助卢乘风推宫过脉,借助龙元精血再一次的强化他的身体。

  等得卢乘风彻底进入了内视冥想状态,勿乞掏出了黑龙灵戒中数十颗散发出强大妖气的妖丹。将这些妖丹吞入体内,勿乞借助自身真火,将所有妖丹内的杂质清除一空,只留下了一股无比精纯没有丝毫妖气杂质的真元精髓。

  将这股相当于两个金丹巅峰人仙所拥有的全部真元的精髓一遍遍的在七玄盗天脉中流转,勿乞慢慢的将自己体内的一部分先天真罡气息和一丝五行先天玉液融入了真元精髓中。他看着卢乘风低声说道:“你我,兄弟之交,我勿乞可不是小气的人。虽然不能传你盗得经,但是给你一点好处,也是应该的!”

  双目一睁,勿乞强行催动体内气血流转,将五脏之中的一部分本源气血和丹田之中后天五行灵珠内的一部分灵气抽调出来,融入了那一道真元精髓,将其转化为一道介乎于先天、后天之间的精纯力量。

  默运盗得经内记载的一门专门用来栽赃嫁祸的‘醍醐灌顶逆行圣元**’,勿乞将这道精纯的力量慢慢的注入卢乘风体内,控制着这道力量慢慢的和卢乘风周身血气、魂魄融合,慢慢的行下他的丹田,在他丹田中沟通了天地五行之气,结成了一颗拳头大小金光灿灿的金丹。

  勿乞浑身汗如雨下,卢乘风则是浑身喷出夺目光焰,无数脏兮兮的污血从他体内不断喷出。

  这门醍醐灌顶逆行圣元**,在盗得经中的功用很有点见不得人。若是修炼盗得经之人偷取了某些大神通者的法宝、精气等,被大神通者追杀得逃不掉了,就是用这种邪门功法,将偷来的法宝也好、精气也好,将它们的气息分出一丝,注入某个倒霉的替死鬼身上,让他吸引失主的注意力,而自己就能借机逃走。

  因为要瞒过那些通天彻地的大神通者的缘故,这门功法灌注气息的法门极其神妙,输入的精气能够完美的和替死鬼的血气、魂魄相互融合,没有任何的冲撞冲突之处。

  勿乞小心翼翼的依法施为,很顺利的帮卢乘风结成了金丹。

  天空突然有乌云凝聚,一次堪比龙伯国人金丹重劫的雷劫正在酝酿。勿乞以逆天秘法,帮助卢乘风一次凝结成了包容五行,介乎于先天后天之间的完美金丹,而且是将卢乘风从先天境界强行推到了金丹巅峰境界,这极大的触怒了天地之间维护平衡的天罚法则,故而降下来的雷劫极其厉害。

  勿乞张口一道血箭喷出,在卢乘风金丹大成的同时,他也不支倒地。

  这门醍醐灌顶逆行圣元**,不仅消耗庞大的真元、精血,更是损耗极大的魂魄力量。勿乞这次就硬生生分割出了一成的魂魄本源力量赠送给了卢乘风,将他的魂魄提升了几乎三十倍的强度。卢乘风固然是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勿乞的损耗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但是,一个精研阵道,拥有金丹巅峰修为的卢乘风,他能发挥出的力量,让勿乞想起来就乐啊。

  大片灵光从卢乘风身后喷出,卢乘风的金丹异兆,更是让勿乞乐得合不拢嘴——那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八卦灵龟甲,就和记载了补天阵诀的那块龟甲一般无二。一想到卢乘风未来有很长一段时间要背着一个乌龟壳到处行走,勿乞就乐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轰鸣声中,雷霆轰下,被勿乞一手抽得干干净净,迅速吸入了魂魄之中,帮他又多凝炼了一丝元神。

  与此同时,大燕皇宫内金钟连续轰鸣起来,一连撞响了一万零八百声。无数声音同时响起:“大燕西征,讨伐大秦!大燕西征,讨伐大秦!”

  那些跪在大街上请愿的玉家弟子纷纷欢呼,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声席卷整个蓟都。

  大军出征,讨伐大秦!藏匿爪牙两千多年的大燕,终于开始挪动他庞大的身躯。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