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再见鲶蛟(爆发求月票推荐)

第二百一十六章 再见鲶蛟(爆发求月票推荐)

  蒙村。

  曾经的荒僻小村庄,此刻已经变得人潮汹涌,俨然是一座大都市的规模。一座直径里许的大型挪移阵屹立在蒙村外一片被夷为平地的山林中,数千块大大小小的灵石、玉版悬浮在半空中,各色光焰不断闪烁,每一次光焰闪动之后,都有万余人从挪移阵中走出,在一批身穿黑色官袍的官吏指挥下,这些人迅速列队,走向四面八方。

  走出来的人形形色色,无比复杂。有身穿血色战甲的血燕军,也有身穿全封闭黑色战甲,骑着黑色牛头兽,周身杀气腾腾的黑燕军。更多的是手持各色工具,精神抖擞的工匠、夫役。

  负责控制这座挪移阵的,是三十名元婴地仙和一百二十名金丹人仙。领队的是一名大燕朝宗室、元婴巅峰的地仙人物,燕齐君的第九子燕囍。他手持一块控制大阵的定位星盘,不时大吼大叫的指挥麾下修士调整挪移阵各处玉版的方位,使之与数十万里、数百万里乃至千万里之外的某一处挪移阵遥相呼应。

  从蓟都,从大燕朝本土疆域的其他大城市,从各诸侯国的国都,大量的士兵、工匠、夫役通过挪移阵来到蒙村。短短三天时间,蒙村附近已经有上百万人聚集。虽然挪移阵使用了大量的破空灵金为核心,三天内百多万人的大规模隔空挪移,依旧耗费了大燕朝巨量资源,历年来储存的灵石,就好像潮水一样花了出去。

  勿乞站在蒙小白家围墙上新搭起的一座箭塔上,眺望着这处满负荷工作的挪移阵,不由得为大燕朝的国力感到震惊。他来到这里已经三天,卢乘风留在了小蒙城,负责监督小蒙城的防御体系建造。而他带着一批人来到了蒙村,负责蒙村前哨防线的建造工作。

  他是总抓负责的人,所以其实勿乞不需要做什么事情。一应大小事务,都有来自蓟都的中下层官吏分担,所有事情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勿乞算是直接领教了玉门学宫在大燕朝的潜势力。蒙村这里负责各项事务的中下层官吏五万人,其中四万人出身玉门学宫,全是玉文德的座下弟子。因为玉文德被大秦刺客重伤的缘故,这些人工作起来就好似打了鸡血一样,不分曰夜、废寝忘食,一个个犹如风魔,嗷嗷叫着踢着那些士卒和工匠、夫役的屁股,将蒙村四周的山林弄得热火朝天。

  短短三天时间,以蒙村为核心,一座长宽二十里的大城地基已经初见规模。蒙山深处,距离蒙村五万里、三万里、一万里、五千里、三千里、一千里、五百里、三百里、一百里,以这九个距离为限,二百七十座前哨关卡也已经开始动工。

  在这些官吏强大的执行能力和管理能力作用下,蒙家堡的建造工程和二百七十座前哨关卡的建造工程,几乎是同时开始,进度也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差别。哪里需要多少建筑材料,需要多少工匠和夫役,需要多少阵法师之类的问题,在他们的调配下,宛如一块最精锐的瑞士钟表,没有丝毫误差的精准运行着。

  勿乞在一天前,曾经审核过这些官吏的工作水准。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在这些爆发了全部工作热情,发誓要给大秦朝一个狠狠的教训的官吏玩命一样的工作下,他们的工作精准度简直让人震骇。

  二百七十座前哨关卡的物资调配和人员分配,精确到了一块砖、一根铁钉乃至一把米的程度。没有丝毫迟滞,没有丝毫浪费。这些变态的官吏,甚至考虑到了每一个工匠、每一个夫役的经验技术和体力的差别,所有前哨关卡的人力、物力都基本上达到了一个精准的平衡。

  面对这一切,勿乞只能站在这里发愣,看着挪移阵中不断涌出大量的人群发愣,以此同时慢慢的吸收四周的天地灵气,忙里偷闲的增强修为、增补前几曰消耗的精气、魂魄。他更是直接领教到了玉门学宫的威胁,这里只有四万玉门学宫的弟子,都是这样可怕的精准效率和强大效力,整个大燕朝有多少低级官吏出身玉门学宫?一旦他们全部闹腾起来,大燕朝怕是真的要有大麻烦。

  玉门学宫的门生弟子,让勿乞隐隐想到了地球上的儒家门徒。这都是足以艹控一个皇朝,足以控制一国朝政的学派力量。和相互之间内斗不休的儒家门徒不同,玉门学宫的门徒拥有共同的精神领袖,他们之间合作无间,是一股更加可怕的政治力量。

  若非大燕朝是一个修仙的朝堂,若非燕丹等人掌握了足以顷刻间覆灭整个玉家的力量,玉门学宫怕是早就彻底掌握了大燕朝的所有朝政大权。饶是如此,玉文德也因为这些门徒的存在,在大燕朝内拥有了超然的身份。他甚至可以和燕丹讨论鄣乐公主出嫁的事宜,还给燕丹提出了他看中的人选!

  “清贵之家,嘿,嘿!”深吸一口气,牵引得方圆数里内的天地灵气一阵风云滚荡,勿乞突然阴沉沉的冷笑了起来。

  环顾四周,在那些官吏的热情工作下,蒙家堡的地基已经初见雏形。长宽二十里,宽有十五丈,高同样为十五丈的城墙规划,城墙上的禁制、阵法,将按照蓟都的防御水平来布置,这可是足以对抗元神境界修士的战略级防御禁制。

  蒙家堡的核心部位,也就是蒙村的村子中心,原本的蒙族人的议事大厅,已经被挖出了一个长宽百丈的深坑。这里将建造一座高有里许的高台,连同四下里的其他八十座高台一起,构成蒙家堡最强大的打击力量。墨翟派出的一批墨门弟子,正在带着一批蓟都御用的宫廷建造大匠,在那边辛勤的忙碌着。

  八十一门借助地下灵脉地气,吸收地火之力,可以发出相当于元婴巅峰地仙全力一击杀伤力的‘火龙碎星弩’,将被安置在这些高台上。体积庞大的火龙碎星弩,一旦八十一门齐射,威力堪比一名元神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拥有瞬间秒杀元婴地仙的可怕力量。

  “墨门机括,天下无双。墨翟这老头子,一旦让他踏入修炼之道,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变态!”勿乞想着那威力强大的火龙碎星弩,就不由得一阵心惊胆寒。这么可怕的东西,居然还只是墨门制造出来的威力最强大的十种大杀器中排名第九的货色。对于可怕的墨门,勿乞还能说什么呢?

  远处突然有道道剑光朝这边飞了过来,勿乞眼尖,看到最前面一道光芒中,正是卢乘风。

  剑光很快落下,卢乘风站在了勿乞身边。他看了看四周热火朝天的工地和熙熙攘攘的人流,不由得摇了摇头:“玉门学宫的弟子,很能干。我在蒙城也没有什么事,只要将规划图纸交给他们,所有事情都有他们办理。就连督促西方各诸侯国调集兵力、物资、工匠的事物,都由他们艹办得清清楚楚,突然发现,我变成了闲人。”

  勿乞无可奈何的咧了咧嘴,颔首道:“玉门学宫,真的很可怕。那数十万士子跪在宫门前请愿的场景,啧。如果我是陛下,我早就艹刀,咔嚓!”勿乞狠狠的举起右掌,轻轻的向下一切。一想到玉文德父女两,他就一肚皮的毒火,居然动主意动到了他勿乞头上,这不是你自己找霉气么?

  卢乘风回想他所见的那一幕数十万玉门学徒一起请愿的场景,不由得也是身体一震。

  两人相望,正要说些什么,猛不丁的就看到东方不远的天空,一片水气森森的乌云突然翻卷着朝这边冲了过来。数十团妖云邪气在那片乌云后面紧追不舍,不时有怪异的歼笑声从妖云中传来。

  隐隐听到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狂笑道:“小妞,大爷看上你了,跟着大爷回去,吃香的喝辣的,每天都有新鲜**的童男童女肉吃,可不比你孤身一人好得多?嘿嘿,你这妞,怎么就长得这么水灵呢?”

  随着那狂笑声,数十道蓝幽幽的阴雷呼啸击出,轰在了那片逃窜的乌云上。沉沉的雷鸣声响起,那片乌云骤然被炸飞了一大片,露出了一条长有三百多丈,狼闶肥胖的鲶鱼身躯。

  勿乞的脸一下子皱成了一团:“老熟人了!可是,居然有人说她生得水灵?这都什么眼光啊?”

  体长三百多丈的肥胖鲶鱼,头生双角,下颌生了几根亮晶晶的龙须,腹部还长出了四只龙爪,周身光洁滑腻的皮肤下隐隐有龙鳞透出,这不是泗水湖的山大王鲶蛟又是谁?只是,以勿乞的审美观来看,鲶蛟无论如何都和水灵二字搭不上边。你可以说她生得神骏、威猛、豪气盖世,但是水灵二字,实在用错了。

  后方那团放出阴雷的妖云骤然一收,露出了一头生得奇丑无比的巨型黑鱼。

  那黑鱼体长五百丈左右,生有三颗狼闶难看的巨大鱼头,巨大的嘴里尽是森森利齿,滑哒哒的黑色鱼皮上不断有黏液滴下,隔开这么远,都有一股鱼腥味扑面而来。他头上也有角,只有一根独角,下腹也生有龙爪,同样只有一支。他的背后有一条锋利如刀高有数丈的鱼鳍,周身水气弥漫,气焰嚣张逼人。

  伴随着尖锐难听的笑声,黑鱼三张大嘴里同时喷出大量黏液,三条极长的舌头从他嘴里弹出来,在外吞吐了一阵,然后从他舌尖上,又是数百颗巨大的蓝幽幽的阴雷呼啸而出。

  狼狈逃窜的鲶蛟被那阴雷打了个正着,打得她浑身鲜血四溅,痛得她破口怒骂。妖云被彻底击溃的鲶蛟硕大的身躯再也无法腾空,划出一条弧线,歪歪扭扭的就朝蒙村工地砸了下来。

  勿乞急忙纵起一道剑光朝上空冲去,他厉声喝道:“大胆妖孽,此乃我大燕疆土,尔等焉敢侵犯?尔等可知我大燕陛下燕丹的威名?”

  他让过了鲶蛟,却挡在了那黑鱼和他带领的数十个妖魔面前。

  那黑鱼张开大嘴乱嚷嚷道:“什么狗屁大燕?听都没听说过!什么狗屁燕丹?他很有名么?大爷我是他祖宗!小子,你小小一个金丹人仙,也敢招惹大爷?乖乖的让大爷我吃了了事!”

  这黑鱼一通乱骂,勿乞却高兴的笑了起来。你是燕丹的祖宗?这话说得太妙不过了!

  就看蒙村四周气息突然一变,数十名出身大燕宗室的元婴地仙和数百名金丹人仙,双眼喷火的架着云头、剑光飞快的冲天而起。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