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相互袭杀(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

第二百一十八章 相互袭杀(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

  黑燕军,樊於期为大燕朝秘密训练的一支精锐强军,无论是得到的资源还是人员素质,都仅在燕丹直接掌握的血燕军之下。黑燕军内的士卒,平均都拥有后天五十年境以上的内力修为。寻常的五人小队长,就是后天巅峰的武士。而十人长、百人长,就定然是先天境界的真人。

  这样强悍的士卒,在山林中却被那支秦军斥候队伍大量杀伤。

  身披轻甲秦军在山林中宛如猿猴一样灵动,宛如幽灵一样神出鬼没。他们在山林之中轻盈往来,强弓硬弩不时射出道道追命箭矢。身披重甲,更加适合攻坚战的黑燕军在山林中追不上秦军斥候,只能被动挨打。偶尔弓弦响处,就有一二黑燕军士卒倒地不起。

  但是偶尔也有秦军斥候不小心被黑燕军从四面合围。手持长刀的黑燕军士卒一通乱刀劈下,身披轻甲的秦军斥候同样会被乱刀剁死。双方在那一小片山林中往来追逐,相互袭杀,以大概一比二的比例不断消耗有生力量。每死伤一个秦军斥候,就定然有两个以上的黑燕军士卒伤亡。

  勿乞的脸沉了下来,他扫了一眼站在身边,负责镇守云霞岭关卡的黑燕军将领,冷笑道:“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这就是樊大将军教你们的战法么?鸣金,让所有士卒退出山林,推出墨机,覆盖那片山林。”

  那出身樊於期家族,名叫樊升的黑燕军万人将呆了呆,他皱眉看着勿乞不快道:“退出山林?我樊家男儿,一旦上了战场,有进无退。哪怕战死沙场,那也是我们的荣耀。鸣金收兵?这种丢脸的事情,我们做不出来!”

  勿乞哑然,他看了一眼卢乘风。

  卢乘风摇摇头,他苦笑道:“我们只能节制后勤、军法,这行军打仗,还得樊於期将军做主。”

  众人分工不同,各司其职,行军打仗,调动兵马和秦军厮杀,这是樊於期的事情。勿乞和卢乘风权力虽然极重,但是并不负责实际的军事行动,他们对樊升也没有直接的指挥权。最多就是樊升兵败,勿乞可以在事后砍下他的脑袋,以败军之将的罪名惩治他。但是在作战之时,勿乞是不能拿樊升怎么样的。

  弓弦声再次响起,又有几个黑燕军士卒闪避不及,被弩箭击倒。

  一个秦军斥候小头目突然望着雄踞两山之间的云霞岭关大笑道:“这就是所谓大燕朝的精兵强将么?我等杀之,犹如杀鸡!喂,关卡上的那群娘们,来几个真正的男人,和我们交战啊!”

  这大概就是一个十夫长的秦军小头目突然纵身跃起,身形宛如鬼魅一样在几颗大树之间一阵接力跳窜,手上一柄更加适合山林作战的两尺短刀重重撕开空气,将两个黑燕军士卒的头颅砍下。血箭喷出,这个大概也在先天纳息境界的秦军小头目怪笑了几声,急速向后方退去。

  十几个黑燕军士卒从一座山岩后冲了出来,怒气冲天的举着八尺长刀朝那秦军头目追去。结果刚刚追了不到百丈,十几个秦军斥候从四周大树高处钻了出来,手中强弓硬弩一阵攒射,将这些黑燕军士卒全部放倒在地。这十几个黑燕军士卒一死,那片山林中的双方伤亡比就骤然提升到了一比四左右。

  樊升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愤怒的狠狠一脚剁在了地上:“这些见鬼的东西,他们怎么就不敢明刀明枪的和我麾下儿郎作战?”樊升的怒气冲天,他抬手从亲兵那里要来了自己的随身兵器,一根长一丈二尺的点金狼牙棒,怒气冲冲的带着一千名黑燕军士卒冲出关卡,冲进了那片山林。

  勿乞连连摇头。这樊升实在是脑筋僵化到了极点。黑燕军身披重甲,手持长刀,坐骑也是重型冲锋战兽牛头兽。黑燕军的特长是攻坚战,是在平原之上冲击敌人的重型军阵,而不是在这样的山林中和敌人的斥候作战。一群凶猛的狮子想要在山林中抓到一群猴子,这怎么可能?

  摇摇头不快的哼了一声,勿乞朝跟在卢乘风身边的燕不归叹道:“叫巡风司的兄弟们出动,把这群秦军斥候留下。否则第一次和秦军交手,就死伤太重,传出去伤损士气。”略微顿了顿,勿乞冷声道:“我提议,将樊升送回樊於期将军那里,重新接受调教。这样的人,不适合镇守第一线关卡,只能去蒙城准备和秦军大军阵进行正面决战。”

  卢乘风从戒指里掏出了专门为大燕朝西方行营制造的空白公文,提起笔‘刷刷刷’写了一份对败军之将樊升进行处理的公文,转身交给了跟随在身后的卢曲渊。此时卢曲渊的身份是大燕朝西方行营刑军官,专门负责一应的军法处理处置的公务。接过这份公文,卢曲渊躬身应了一声是,樊升就注定倒霉了。

  一名修士突然御剑朝这边急冲而来,他高声呼唤道:“正北万里黑云岭关卡,同样有秦军斥候搔扰。荆不惧将军用强弩攒射,已经将敌军逼退。”勿乞和卢乘风相互看了一眼,同时露出了笑容。荆不惧是荆轲的族人,应该是荆轲的第十七代孙,如今也领了一军在黑云岭关卡镇守。看得出来,荆不惧比樊升要聪明得多,没有派出士卒在山林中和秦军斥候拼命。

  又有两个修士御剑飞来,送来了其他几处关卡的情报。秦军斥候几乎是同时对前线几处关卡进行了搔扰和窥视。很明显的,樊於期家族的将领,都领军出关和秦军斥候血拼,结果是没占到什么便宜。荆轲家的那些少年将领,要么万箭齐发,要么干脆置之不理,秦军斥候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四下里狼啸声不断传出,百多名巡风司的密探冲进了山林。他们背后隐隐有青光喷涌,一头头破风青狼在他们身后若隐若现,将这些密探的实力骤然提升到了先天境界。这些密探常年在山林中行走,个人实力比秦军斥候强了一大截,山林作战的经验更加丰富,短短一盏茶时间后,就将秦军的斥候斩杀一空。

  带着一千多士卒冲进山林,结果连秦军的毫毛都没碰到一根的樊升气得破口大骂,骂骂咧咧的一路带着人朝云霞岭这边撤了回来。但是他和跟在后方的巡风司密探刚刚走出山林,一片方圆数里的火光突然从山林之中腾空而起,火光化为一张铺天盖地的大手,狠狠的拍在了樊升等人头顶。

  一声巨响,方圆里许的山林彻底化为飞灰飘散。修为在先天巅峰境界的樊升连同一千多黑燕军士卒和百多名巡风司密探在火光中化为乌有。一个身穿黑袍的秦军术士怪笑连连的从后方山林中窜了出来,脚踏一团云头飞身到了恰恰和四周树梢平齐的高度。

  那术士指着勿乞这边大笑道:“大燕众人听着。我大秦雄师不曰前来,一定踏破蓟都,将你大燕并入大秦疆土。今曰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尔等再不归顺,不曰将有灭顶之灾。个个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狂笑了几声,这术士转身就走。勿乞、卢乘风,以及随之而来的一众大燕修士勃然大怒,连同坐镇云霞岭的几个不坏门的金丹人仙一起纵起遁光,迅速朝那秦军术士追了上去。

  这个偷偷尾随在秦军斥候大队身后的秦军术士,可怜他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刚刚诛杀了千多名燕军,正志得意满朝后撤退的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有勿乞这么一群凶神恶煞紧随其后。他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威压当头袭来,他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声,鲶蛟已经张开大嘴,咕咚一口将这倒霉的术士吞了下去。

  吧嗒了一下嘴巴,鲶蛟看着勿乞直愣愣的说道:“瘦了点,没什么肉。金丹初期的修为,吃了没什么补益。唔,前面好像有他们一个营地,要不要冲上去将他们都给宰了?普通人归你们,结成金丹的,归姑奶奶填肚皮。”

  勿乞朝前方眺望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小小的临时营地,大概能有七八百人的规模,应该是秦军在这里布置的一个类似于预警哨卡之类的营地。相当刚才被这个术士化为灰烬的千多名黑燕军士卒和巡风司密探,勿乞冷笑着点点头,一众修士当即朝前方急冲了过去。

  距离营地还有十几里距离,两个金丹术士就已经腾空而起迎了上来。猛不丁的看到勿乞等人来势汹汹,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足足有二十几人,这两个术士一生都不吭的转身就走。

  可是他们哪里走得了?勿乞左手一挥,戊土龙鳞盾上黄光一旋,两片龙鳞形金光喷射而出,带着沉闷的气爆声撕裂虚空,重重的击在了他们的后心上。两个术士身上亮起了一圈淡淡的光晕,他们祭起了自己的随身法器护体。可惜他们的护身法宝只是两件中品法器,被勿乞龙鳞一击,数十万斤巨力带着龙鳞可怕的锋利气息轻轻松松撕裂了他们的法器,将他们的上半身炸成了粉碎。

  两片龙鳞形金光盘旋射回,附着在了腕盾上。鲶蛟忙不迭的冲上去,将两个金丹术士的身体吞进腹中。

  冷眼看着下方乱成一团的秦军大营,勿乞左手一挥,一片黄光带着沉闷响声从高空落下,宛如一座大山一般压在了秦军营地上,将整个大营连同七八百秦军先军斥候碾成了粉碎。

  四处都传来了不同的消息。

  秦军小股军队不断在四处出现,不断的袭杀各处大燕军队。尤其是每一股秦军当中都有金丹术士的存在,一有不提放,就会被秦军术士施展大威力术法,击杀大量燕军。短短几个时辰,燕军已经有数万人伤亡。

  而燕军当中也有大量修士存在,他们同样对秦军发动了反击。在修士绝对力量面前,寻常士卒是那样脆弱,同样也有数万秦军被奋起反击的燕军修士化为灰烬。

  短暂的交战持续到了半夜,然后所有秦军骤然后撤消失,脱离了和燕军的接触。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