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灵蚴之灾(求月票推荐,第四更)

第二百二十四章 灵蚴之灾(求月票推荐,第四更)

  洪涛倾泻而下,无数嗜血灵蚴在洪涛中抱成了一个个直径里许的红色肉球,随着洪涛翻滚着冲进了大梦云泽。对于其他生灵,大梦云泽的淤泥脏水剧毒无比,秽气难闻,一旦碰到就连骨肉都会被彻底消化。可是嗜血灵蚴更是恶毒凶厉的异虫,大梦云泽的剧毒沼泽不仅没能杀伤他们,反而凭空增添了他们的凶焰。

  大量剧毒被灵蚴们吸入体内,他们赤红色的身体骤然变得漆黑一片,森森毒气不断从他们口器中喷出。洪涛卷着无数的肉球冲进大梦云泽,在亿万水族的催动下,迅速冲到了鹤千秋被困的小岛上。无数蠕动着的肉球冲天飞起,突然撒裂开,化为无数扭曲的嗜血灵蚴扑向了天空布成大阵的秦军士卒。

  可怜这些修为从先天境界到后天境界不等的秦军士卒,他们还来不及催发身上铠甲放出禁制保护自身,就被无数的灵蚴扑到了身上。每一个秦军士卒,大概都被十万条上下细细的、蠕动着的、奇长无比的灵蚴附着在身上,好像他们身上突然长满了长长的、黑色、红色的长毛。

  惨嚎声不断响起,秦军士卒体内的精血被嗜血灵蚴急速抽光。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就有数万秦军士卒被吸成了干尸,干瘪瘪的身体从高空坠落,落进了滚滚流过的洪涛。洪涛来得太快太突然,秦军甚至来不及变阵,就已经被洪水和无数灵蚴攻破了大阵。

  更有很多地方,元婴级的水妖掀起的浪头,宛如沉甸甸的大山一样当头砸下。秦军大阵就好像锤子下面的核桃,被方圆数里比钢铁还要坚固几倍的浪头砸得粉碎。大阵粉碎,组成大阵的秦军士卒,也身体破碎的摔进了洪水。无数灵蚴就顺着洪水冲了过去,将秦军士卒体内喷射出的鲜血吸得涓滴不剩。

  万丈洪涛从高山之巅涌下,本来已经势如奔雷无坚不摧,加上有大量的强大妖兽在洪水之中施展妖法增强水波的力量,大浪的威力更是大得吓人。秦军大阵顷刻粉碎,二十余万秦军士卒死伤狼藉,侥幸从洪水中逃生的几个,也迅速被无数的灵蚴缠在了身上,将他们的精血气神吸得干干净净。

  张仪等人也被突如其来的洪水打得措手不及,他怒叱一声,周身突然有黑色灵光喷涌而出,小半个大梦云泽都颤抖起来,地下无量黑气冲天而起,融入张仪体内,化为汪洋大海一样无边无际的地心元磁巨力,随着张仪的心念凝聚成一张大网,狠狠的朝四周兜了过去。

  大概十几个里许直径的肉球被元磁之力组成的大网兜了个正着,张仪一咬牙,无形的元磁巨力向内一合,磁力急速摩擦对撞,大量黑漆漆的雷霆凭空滋生,化为无数道巨大的雷光四散喷射。被磁力环绕的十几个肉球被雷霆炸成粉碎,无数灵蚴被雷光化为乌有。

  刺耳的‘嗤嗤’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数百条细长的灵蚴冲天飞起,宛如灵蛇一样朝张仪缠绕了过来。这些灵蚴一族的强者,看到自己的子孙被张仪杀伤无数,顿时勃然大怒一起出手。

  张仪不屑的冷笑了几声,他随手朝虚空一比,无数道元磁之力凝结的飞剑凭空凝形,带着刺耳的裂空声朝那些灵蚴绞杀了过去。只听得尖锐的惨嚎声不断响起,元磁之力凝成的飞剑无形无质、奇重无比、更兼锋利异常,无数剑光一闪,当即有数十条妖丹境界、三条元婴境界的灵蚴被张仪斩成了无数段。

  嗜血灵蚴的可怕处骤然体现,这些被斩断的灵蚴残肢纷纷扬扬的坠入洪水,在秦军士卒体内涌出的精血滋养下,每一条残肢都重生成了一条新的灵蚴。按照身体长度的比例,他们分享了曾经的本体所有的修为。

  其中一条元婴初期境界的灵蚴被斩成了十八段,十八条新生的灵蚴均分了本体的所有修为,每一条灵蚴都成为了拥有金丹巅峰修为的新生灵蚴,带着‘嗤嗤’的尖叫声遁入了洪水中。随后十八张细小的口器从洪水中探出了一点点,张口喷出了尖锐如针、其势如电的黑色毒气。所有毒气都是这些灵蚴从大梦云泽的淤泥、污水中抽出,奇毒无比、污秽无比,修士一旦碰到,不仅是肉身,就是魂魄元神都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张仪大骇,他周身喷出三面灵光闪烁的大旗护住了身体,厉声高呼道:“诸位当心,这些虫子斩断了还不成,必须用雷法将它们轰成粉碎,才能真正杀死!”

  因为强行催动应龙号角,修为直接降到了元婴中期水准的白起冷哼一声,随手拔出了佩剑朝虚空一挥。他厉声喝道:“区区虫豸,也敢与我大秦铁甲争雄,速速死来!”一声爆喝,狂暴的杀戮气息奔涌而出,白起身周百里方圆内所有灵蚴骤然身体一僵,所有生气被彻底剥夺,化为血淋淋的杀戮之气冲天而起,融入了白起的身体。

  长啸一声,白起周身气息骤然一盛,隐隐然居然有突破元婴中期重回元婴末期的趋势。他手上长剑不断挥动,一道道死气沉沉的杀戮之意四处挥洒,所过之处百里之内所有的灵蚴都被吸空了体内生气,纷纷化为杀戮之意回到了白起体内。白起杀伤越多,体内气息就越发的雄浑,一身真元宛如长江大河奔涌不休,渐渐的从他周身每一个毛孔内都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

  白起一人,就压制得四周的灵蚴不敢露面,纷纷遁入了水下,去袭击寒蚯怪带领的数千头妖兽。

  可是除了白起,其他的人包括李斯、张仪等人在内,所擅长的神通法术没有一个能对灵蚴造成有效的杀伤。尤其是李信,他的神通就在弓箭上,如果和人类修士正面对敌,他的箭法几乎是挡者披靡。但是面对无穷无尽疯狂涌来的灵蚴,他射光了所有备用的箭矢,也没能杀死几条灵蚴。

  无奈何,胡乱施展神通杀伤了一批灵蚴后,李斯、张仪等人纷纷踏云而起,飞回到了嬴政的车辇旁边。

  嬴政若有所思的看着下方万顷洪涛,不解的摇了摇头:“奇怪。燕丹的大军不见到来,怎么变成了上次的那条妖龙?徐福,再次驱动禹鼎,可有把握?”

  徐福肃然躬身无奈道:“陛下,驱动禹鼎,臣等并无那等神通法力。需要大量精血进行血祭,才能催动禹鼎器灵,发挥禹鼎神威。可是,这些妖虫将下方所有精血全部吞噬一空,臣想要进行血祭,却也无可奈何。”

  嬴政皱起了眉头,不快的冷哼了一声。他看着下方肆虐的洪涛,冷冷的说道:“那,就等着吧。等!”一个等字,让李斯等人都闭上了嘴。他们高高的站在虚空云头之上,俯瞰着下方九头寒蚯怪和灵蚴王带领的无数灵蚴绞杀成了一团。

  水涛都变成了赤红色,无数的灵蚴在水波之中翻腾肆虐,寒蚯怪带来的数千头妖兽竭尽全力,努力的击杀了数百万细小的灵蚴,然后就被无穷无尽的灵蚴彻底淹没。因为灵蚴的身体极其细小,同时能有数百万条、数千万条灵蚴附着在身躯庞大的妖兽身体上吮吸他们的精血。一头又一头妖兽翻滚着、惨嚎着,被灵蚴冲到了身边,将他们的精血一滴滴的抽取干净。

  不过短短一刻钟,近千头强大的妖兽就被灵蚴击杀。那些吸收到了足量精血的灵蚴,拿出一部分精气催化自己的身体不断增强力量,另外一部分精气,则是变成了无数的灵蚴卵,从灵蚴尾部喷射而出。眨眼间就有数以万亿计的灵蚴卵被产下,经过灵蚴王的催生后,这些灵蚴卵迅速孵化成了新生的灵蚴,舍生忘死的朝那些妖兽扑了上去。

  至于灵蚴王自己,则是带着大群元婴境界的灵蚴,死死的缠在了寒蚯怪的身上。长有数百里的灵蚴王宛如一条锋利的钢丝,密密麻麻的在寒蚯怪身上缠了不知道多少圈。他死死的勒紧自己的身体,将寒蚯怪的身体勒出了一条条细细的血痕。

  点点滴滴精血从寒蚯怪的体内渗出,被四周那些元婴境界的灵蚴疯狂的掠夺吞噬。寒蚯怪痛得浑身直哆嗦,拼命的想要往淤泥下面钻。

  换了其他妖兽和修饰,只要寒蚯怪进入淤泥,就再也无法追击他。但是灵蚴们身体构造奇特,天赋神通诡异凶狠,再厉害的剧毒也伤害不了他们。无数灵蚴紧随着寒蚯怪钻进了深深的淤泥,不断的纠缠绞杀寒蚯怪。哪怕寒蚯怪喷出了大片的冰霜,冻碎了无数的灵蚴,却也不能阻止灵蚴王对他的绞杀。

  “天生相克,寒蚯怪完了!”嬴政冷冷的看着寒蚯怪钻进淤泥的地方,冷酷的说道:“谁有办法对付这些毒虫?嗯?禹鼎不能使用,应龙骨号呢?”

  李斯皱了皱眉头,他有点犹豫的说道:“陛下,这些毒虫虽然随着波涛而来,但是它们不见得是水生妖魔……应龙骨号,怕是拿他们没办法。”

  嬴政等人正在犹豫的时候,洪涛已经席卷大梦云泽,冲到了秦军在大梦云泽岸边修建的那座大城外。秦军修建的城池方圆百里左右,城墙高有三十丈,已经彻底成型,上面铭刻了无数的太古符文禁制。此刻城内也不知道是谁在主持防御工作,随着近万名术士冲天飞起,沉闷的咒语声不断传来,城墙上毫光大盛,化为重厚厚的光幕将整个城池覆盖在内。

  城内的秦军大营巍然不动,但是城外正在劳作的数十万蛮人百姓则是倒了血霉。无数灵蚴一拥而上,数十万蛮人百姓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嚎声,就已经被灵蚴吸成了干尸。

  鹤千秋被困的小岛上,一头体长百丈左右的大白鹤冲天而起,这就是鹤千秋的本体。

  只听一阵清脆的鹤鸣声响彻云霄:“老妖龙,想不到第一个跑来救老鹤我的,居然是你!奇怪,老熊他们这群不够义气的混账东西,他们都跑去了哪里?”

  坐在铁甲鳖背后的勿乞也左看看,右看看,突然愤怒的破口大骂起来:“苏秦那老家伙,他指派我第一个出来搔扰秦军,现在我已经攻破秦军大阵了,其他人呢?其他人呢?他耍我?”

  高空上,嬴政猛不丁的看到勿乞,顿时心头一阵恶气直冲脑门。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