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万尸杀阵(五月二十八号第五更!)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万尸杀阵(五月二十八号第五更!)

  高踞云空的嬴政鹰目朝勿乞狠狠一扫,宛如实质的目光吓得勿乞浑身一个哆嗦,当即闪身躲到了万应老龙身后。而万应老龙看到鹤千秋已经顺利逃出,顿时也想起了勿乞身上的军令,只是要他搔扰秦军而已。

  “只是搔扰秦军,莫非还要老龙舍命相拼么?”万应老龙可是老歼巨猾老成精的主儿,一看到鹤千秋带着一群重伤的徒子徒孙逃了出来,就立刻发出了震天龙吟:“龙元江所属,撤退,撤退!孩儿们,撤了,应龙骨号厉害,硬拼不得,撤,撤!谁留在后面,自己死了别怪人!”

  刚刚还在肆虐八方的洪水‘哗啦啦’一声倒卷而起,随着无数水妖仓皇溜走。来得快,逃得更快,就连刚才还在淤泥中和九头寒蚯怪纠缠的灵蚴王,也已经急匆匆的带着大量族人从淤泥中飞身而起,紧随着洪水退向了灵蚴江。无数灵蚴将洪水染成了赤红色,看上去就是一汪刺眼的血水。

  嬴政厉声喝道:“勿乞小儿,又是你坏朕大事!去死来!”

  双手拈了一个印诀,嬴政身后八蛟一蟒虚影骤然一晃,一枚黑漆漆的印玺凭空凝聚。他随手朝勿乞一点,黑色的印玺带着沉闷的破空声,幻化出一道龙形虚影,凌空朝勿乞后心按了上去。

  勿乞感觉到后心一阵恶风砸下,当即催发了荆轲赠送他的中品法宝级护身铠甲水龙甲。只听一声长吟直冲云霄,勿乞身上冒出了一套晶蓝色的全身甲胄,三条拳头粗细的水龙绕着他周身急速盘旋飞舞,荡起了大片晶蓝色罡气护住了勿乞周身。

  ‘哗啦’一声,嬴政打下的印玺将三条水龙轰成粉碎,狠狠的轰在了勿乞后心。

  中品法宝水龙甲几乎是没有半点儿防御之力,被嬴政打下的印玺一击化为乌有。勿乞只觉后心一痛,一股带着森森毁灭气息,却又霸道无匹的能量透过水龙甲,就要打在自己的身上。以他刚刚修炼龙变经没几天的肉身,虽然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但是绝对不可能挡得住这可怕的一击。

  “嬴政,我又没有偷看你老婆洗澡!你这么记恨我做什么?”勿乞怒号一声,左手随手向身后一挥,三十六片金灿灿的龙鳞腾空飞起,带着厚重的土黄色雾气挡在了他身后。黑色印玺击破水龙甲,重重的砸在了龙鳞黄气上,打得勿乞身体朝前骤然飞出了十几里地,一头扎在了一座小山上。

  一口血喷出老远,勿乞只觉浑身骨骼都好似碎裂了一般,根本不听自己使唤了。嬴政随手一击,勿乞除了银莲花之外所有防身之物都施展了出来,居然还差点被嬴政一击打死。若非戊土龙鳞盾的本体实在是过于强大,拥有的防御力远超寻常法宝,勿乞真的就被嬴政打杀当场。

  不容勿乞回过神来,同样站在铁甲鳖背甲上的万应老龙也来不及救援勿乞,高空中的嬴政已经怒叱一声,随手拔出秦皇剑,朝勿乞击出了一剑。与此同时,嬴政唯恐万应老龙出手救勿乞,冷笑着凝聚出了九枚黑色印玺,劈头盖脸的朝万应老龙砸了下去。随着嬴政一起出手的,还有李斯、徐福等所有嬴政身边的名臣大将。

  暴风骤雨一样的攻击阻挠了万应老龙和鲶蛟等人对勿乞的救援,凌空一道剑光飞掠而下,重重的斩向深陷山体内的勿乞后心。秦皇剑挥出的剑光,凝聚成一头金灿灿的蛟龙剑影,带着刺耳的龙啸声直扑到了勿乞身上。

  勿乞提起所有真元,勉强催发了戊土龙鳞盾。一声巨响,勿乞的身体再次向山体内下陷数里,剑影被戊土龙鳞盾挡住,可是剑影上庞大的力量,却差点没震碎了勿乞的身体。剑影也没有消散,而是急速的旋转着,宛如钻头一样在戊土龙鳞盾形成的龙鳞黄气上急速刺穿,势必要刺穿戊土龙鳞盾击杀勿乞。

  一声龙吟从勿乞手指上响起,黑龙灵戒的器灵冒出头来,双眸中喷出点点精光。

  大量黑色龙鳞从黑龙灵戒上飞射而出,在勿乞身上密密麻麻的缠绕成了一套威猛的,宛如真龙形状的龙鳞软甲。黑色气浪冲天而起,和那龙形剑影狠狠的对撞了一记,彻底将那威猛绝伦的剑影湮灭。

  勿乞受到极大的震荡,他双眼翻白,嘴里连连喷血不迭。

  黑龙魂魄厉声喝道:“这些天吸取的天地灵气一次全使出去了,还有保命的法子快想法子,否则就完蛋啦!混帐小子,你要死千万不要拖累我,你临死前,已经要记得解开我元神中的禁制啊!”说着说着,这黑龙魂魄差点没哭了出来。如果因为勿乞的拖累而魂飞魄散,他真是死得太冤屈了。

  勿乞‘咯咯’怪笑着,朝黑龙魂魄连连点头道:“我们是好兄弟,好兄弟啊,我如果死了,一定会拉着你一起死的。所谓同生共死,就是这个道理啊!”双眸一瞪,勿乞眸子里凶光毕露,他厉声吼道:“竭尽全力保护我,少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我死了,你一定不能活!”

  腾身而起窜出了小山,勿乞踉跄着冲到了水波之上,指着高空的嬴政怒吼道:“嬴政,我要艹……”

  一连串的破口大骂还没能出口,气急败坏的嬴政已经从车辇上站起身来,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白光灿灿的大印。“勿乞小儿,今曰朕一定杀你,一定要杀了你啊!看我大秦传国玉玺!聚天地人皇之气,彻底诛杀你肉身、魂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嬴政手上的玉玺骤然放出大片毫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虫鸟古篆字从毫光中冉冉浮现。这八个篆字一出,正被毫光笼罩的勿乞顿时动弹不得,浑身僵硬的悬浮在了水波之上。勿乞看着嬴政手上的玉玺,不由得在心里破口大骂:“无耻之尤,身为大秦皇帝,居然用传国玉玺这种灵物杀我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你还能更不要脸一点么?”

  嬴政狞笑着,就要将手上玉玺砸下。

  水波之上,一声龙吟冲天而起,显圣灵君双眸喷出丝丝烈焰,突然化身为蛟龙,急冲到了勿乞身边,一把抓起勿乞朝水下遁去。但是来势如电的显圣灵君刚刚冲到勿乞身边,被那玉玺发出的毫光一照,他的动作也变得慢了千百倍,慢吞吞的,一丝丝、一寸寸的抱住了勿乞,慢吞吞的一丝丝、一寸寸的向水下钻去。

  传国玉玺毫光笼罩之处,不仅是空间被封锁,就连时间都被放慢了整整一百倍。显圣灵君的动作被生生拉慢了一百倍,看上去就和蜗牛没什么区别。

  万应老龙吓得魂飞天外,他厉声高呼道:“嬴政,你若是敢杀我爱子,老子就和你拼命!”

  嬴政狞笑着将应龙骨号握在了手中,他厉声喝道:“万应妖龙,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和朕拼命!今曰朕不惜耗费百年阳寿祭出传国玉玺,就是要将尔等斩尽杀绝!”

  千里之外,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之巅,一头神骏异常的乌骓马正低头啃食一箩筐洗得干干净净的千年人参、九叶灵芝之类的灵物。一张小小的马扎凳子放在一块山岩上,一条披散着长发,身穿麒麟踏月重甲,双眸中有重瞳,威猛宛如天神的大汉,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那小马扎上,双眸中神光闪烁,眺望着千里之外的战局。

  “嬴政!秦皇嬴政!”

  大汉双手放在膝盖上,宛如盘坐山头的猛虎一样,周身散发出一股令人不由得顶头膜拜的霸道气息。他面露浅笑的看着远处的嬴政,淡然说道:“你可知道,我等候和你交手的这一天,已经等了两千多年?你的儿子,孙子,实在不是我的对手啊!”

  “枪来!”大汉伸手朝旁边一抓。

  六名牛高马大,周身皮肤散发出淡淡金光的壮汉亲兵抬着一柄碗口粗细,长有两丈四尺的盘龙枪递到了大汉手中。大汉的手握住这杆通体漆黑的盘龙枪时,枪内突然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龙吟。

  “发动万尸大阵,诛杀秦军将臣。燕军迟迟不至,懒得看他们到底有何谋略安排。”

  大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掩饰不住的兴奋笑容,他狂笑道:“什么谋略计策,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那镜花水月,随手可破!只有霸绝天下的力量,才能将这天地,搅得八方云动!”

  骤然间腾空而起,大汉飞身坐在了乌骓马上,他仰天狂笑道:“可惜,你不在我身边……看不到我再一次挺枪策马,横扫这天下所谓的英雄豪杰!虞姬啊,虞姬……看我,今曰诛杀秦皇!”

  一枪刺出,大汉连人带马同时碎裂虚空,转瞬到了嬴政身后。

  嬴政此刻还来不及诛杀勿乞和显圣灵君,大汉的盘龙枪,已经带着灭绝一切的杀意,狠狠的砸在了嬴政身后。嬴政怒啸,他身后八蛟一蟒虚影一阵翻滚,一股庞然巨力随着他手上的传国玉玺重重的向后砸去。

  盘龙枪和传国玉玺对撞一记,大汉和嬴政同时七窍喷血。

  嬴政破口怒骂,被大汉一枪刺飞百里。大汉则是‘哈哈’狂笑着策骑向后急退以抵消嬴政传国玉玺上的巨大力量。后撤的同时,他随手拔出腰间佩剑,重重的一剑劈向了近在咫尺的李斯头颅。

  李斯惊呼,急退,剑锋扫过他的肩膀,带起了巴掌大小一块厚厚的骨肉。

  大梦云泽内,无数尖锐难听的啸声冲天而起,数以万计周身煞气冲天氤氲缠绕的铁甲士卒从淤泥中冲出,带起道道残影,急速冲向了在场的秦军众人。

  秦军建造的城池突然整体陷入了地下,十八头身高将近千丈,周身同样是煞气冲天阴风缠绕的巨大人影‘呵呵’怪笑着,从城池塌陷的地方缓缓的直起了身体。这些巨人,赫然已经在地下淘空了秦军城池的根基。

  勿乞的神识扫过这些突然冲出来的铁甲士卒,随后他惊呼道:“全部是死尸?这是,僵尸?这家伙是谁?”

  骑着乌骓马,正挺枪准备向嬴政冲杀的那大汉听到了勿乞的叫声,不由得仰天大笑起来。

  “某,西楚霸王项羽是也!嬴政,当曰烧你阿房宫,杀你秦朝宗室满门者,某也!”

  虚空中无数雷霆狂劈而下,一时间天地之间,只能看到项羽那骑在乌骓马上,仰天怒啸的身影。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