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单掌翻天(五月二十八第一更,求票!)

第二百二十六章 单掌翻天(五月二十八第一更,求票!)

  项羽啊!那个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乌江自刎的项羽!

  勿乞看着骑在乌骓马背上,那条高大威猛,散发出逼人煞气的身影,不由得长叹了一声。盖世豪杰,果然不凡。咳了两口血,勿乞拉着显圣灵君向后退却,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资格、没有能力参合到这些人的事情中去。但是迟早有一天,迟早有一天勿乞会让这些曾经的豪杰知道,天下之大,不仅仅只有他们!

  双目带着逼人的烈焰,勿乞小心翼翼的向后撤退。

  万应老龙更是不用人招呼,早就卷起了万顷洪涛,带着无数的水生妖兽向后逃窜。一个大浪卷来,将勿乞和显圣灵君卷入了洪水中,万应老龙飞身上来,对着显圣灵君的脑袋劈头盖脸就是几巴掌抽了下去:“混蛋,你这混蛋小子,没事你逞能救人做什么?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情,谁给我养老送终?谁来继承我们祖传的龙元江龙王之位?”

  显圣灵君瞪大双眼,看着万应老龙沉声道:“勿乞恢复我眼睛,此乃大恩。有恩不还,不为人子!”

  万应老龙又是几巴掌抽了下去,打得显圣灵君抱头鼠窜。他一边狂抽巴掌,一边骂道:“人子,人子,你是个狗屁的人子!老子是蛟龙,你也是蛟龙,和人有什么干系?下次你再敢冒险救人把自己搭进去,老子就,老子就……”

  骂了半天,万应老龙不知道该怎么教训儿子,勿乞在心里给他补足了一句训儿子的脏话——‘就干你老母的’!在心里怪笑了几声,头顶突然有恐怖的震波传来,方圆千里的洪涛被巨大的力量轰成粉碎,数万巨型水鱼、水龟、水蟒之类的妖兽身体纷纷炸开,炸成了无数血肉飘散在洪涛之上。

  众人急忙抬头,只看到嬴政和项羽再一次吐血飞退。项羽明显在**力量上超过了嬴政,而嬴政的法力神通却胜过项羽不止一筹。两人正面相抗,巨大的力量相互冲撞,嬴政的肉身被项羽蛮力震得几乎崩解,而项羽的魂魄显然被嬴政神通撼动,正拼命的摇晃着脑袋,想要恢复混乱的神智。

  两位霸主级的人物第二次正面交手,就一齐受伤后退。两人的功法都是那种霸气冲天霸绝天下的类型,一旦交手,有进无退,所有受到的创伤也是格外的严重。

  嬴政身后的李斯咬牙切齿的掏出卷轴、毛笔,双目凝视项羽,干净利落的在卷轴上写了一个斗大的‘死’字。这‘死’字是古老的虫鸟篆文,通体散发出不祥的森森黑气。李斯笔尖轻轻一个晃荡,偌大的‘死’字在卷轴上直接破碎。他低声喝道:“法言,死,万物寂灭!”浓郁的黑气从李斯每一个汗毛孔内冒出,李斯的身体骤然干瘪了下去,瞬间就从风流俊逸的中年文士变成了一个干巴巴的瘦老头子。

  正手持盘龙枪仰天狂笑,准备向嬴政发动第三次冲击的项羽突然身体一抖,他身体四周直径百丈的虚空骤然一暗,瞬间变得漆黑如墨,只有项羽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白光,可以让人看得清楚。那一片虚空好似突然变成了十八层地狱,无数扭曲的恶鬼从那漆黑的圆形空间中钻出,龇牙咧嘴的扑向了项羽。无穷无尽的恶鬼从虚空中扑出,带着森森死气,不断抽取项羽身上的生气生机。

  原本活力无穷的项羽身体一个哆嗦,和坐下乌骓马一起僵硬在了虚空中。那无穷无尽不知道多少的恶鬼,每一头恶鬼哪怕只是从他身上吸走芝麻粒大小的一点生气,短短一个弹指的刹那,项羽的皮肤肌肉都迅速干瘪了下去,宛如干枯的苹果,瞬间没有了生机生气。乌骓马更是仰天长啸,浑身肌肉一根根绷紧,黑漆漆发亮的皮毛迅速变得没有丝毫光泽。

  肩膀被项羽砍掉了一大块皮肉的李斯阴恻恻的冷笑着,周身黑气不断闪烁,闭目凝神,全力维持着刚才法言的效力。

  披着厚厚的黑色长袍,周身有奇异的光泽流动,身体附近时而可见扭曲的符文浮现的徐福悄无声息的从嬴政身后飞出。他看着陷入恶鬼重围的李斯,轻描淡写的伸出手指,轻轻的朝虚空一点:“古今之神八百万,老夫一指尽碎之。周天诸界,前世今生,一应神圣,听吾号令。”

  徐福伸出的那一根手指骤然变成了半透明状,骤然膨胀到了三尺多长有常人的胳膊粗细。无数细密的符文在他那根手指中若隐若现,他身体一抖,四周天地灵气不断融入他这根硕大的手指,短短的一瞬间后,他指尖前方的虚空突然碎裂。

  徐福的身体直接透过那粉碎的虚空,来到了项羽身后。他那根变大膨胀的手指悄无声息的,轻轻的宛如一片飘落的雪花,慢吞吞的印在了项羽的后心。天地间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巨大的响声让下方数千座高大的山头同时化为乌有,方圆十万里的大梦云泽深处传来恐怖的啸声,无数黑漆漆的淤泥、污水组成的水柱冲天而起,冲起来足足有百里之高。

  项羽身体四周的虚空突然粉碎,无数恶鬼随之化为黑漆漆的粘稠光雾,随着徐福的这一指轰入了他的身体。项羽身体朝前一倾,被一指从马背上打飞,周身甲胄化为粉碎,露出了他古铜色强壮无匹的肉身。他身上皮肤纷纷碎裂,隐隐可见无数扭曲的黑色符文在他肌肉内钻来钻去。碎神咒将无数鬼神化为恶毒的寂灭之力打入项羽体内,化为诅咒符文在他体内乱搅。

  隐藏在洪涛之中,已经退出了数百里地,一直用周天神目窥视战场的勿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古律经,八方聚灵碎神咒,果然威力无穷。可惜,可惜,我这些曰子,根本没能仔细的研读太古符文之道,根本没能力使出这一指呢。”勿乞心里也清楚,没有李斯用法言调动出的无数恶鬼,徐福的八方聚灵碎神咒也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威力。李斯的法言禁令和徐福的碎神咒联手,才发挥了这让方圆万里内山岭尽成粉碎的恐怖威力。

  地下污泥冲起来半天高,数千座大小山头纷纷粉碎,无穷无尽的地气弥漫在四周。山丘崩裂,山下的地脉也受到极其惨重的创伤,无法计量的地心灵气纷纷外泄,化为肉眼可见的灵气风暴肆虐四周。

  面容严肃的张仪走了出来,他伸开双手,周身突然传出恐怖的吸力。他宛如一颗小小的黑洞,瞬间吸空了身体四周所有的游离灵气。庞大的吸力迅速扩散开,眨眼间就覆盖了方圆十万里的巨大空域。无穷无尽的地心灵气被张仪吸入体内,随后化为巨大的地心元磁之力,从他体内倾泻而出。

  这一次,巨大的地心元磁之力被张仪强行凝聚成了一颗直径不过数丈的黑色空洞,带着‘嗤嗤’雷鸣声瞬移到了项羽身体附近。刚刚被徐福一个碎神咒打得浑身甲胄碎裂,体内乱成一团的项羽一头扎进了元磁之力组成的黑洞中,四面八方传来足以将星辰粉碎的庞大吸引力,宛如无数只大手抓住了项羽的身体,就要将他的身体撕扯成最细小的肉末。

  项羽的身体很诡异的扭曲了形状,在那黑漆漆的黑洞中,他的身体宛如橡皮泥捏成的玩具,顷刻间就不成了人形。

  “箭,碎星!”

  远处大秦众臣子中,李信突然走出,他拉开了一张通体金光灿烂,足足有他本人高大的奇形长弓,‘当当当’就是三箭射出。三道让人目为之盲的强烈光芒激射而出,窜入了元磁之力组成的黑洞,射在了项羽的身上。也不知道项羽的身体是如何淬炼的,三道足以洞穿大山的箭光射在他身上,居然只是击碎了他皮肤,却无法钻进他的肌肉,在他身上一通急速钻刺后,炸开的剑光只是带起了大片的血水,却没能真正对项羽造成半点儿伤害。

  正手持传国玉玺,准备再次对项羽发动攻击的嬴政面色微变,他厉声喝道:“好肉身,果然是好肉身!项羽乱贼,你这一身修为,也足够骄傲。只可惜,朕身边有能臣猛将无数,你孤身一人,怎可能是朕对手?”

  一声长啸传来,王翦、王贲、王离一家三人同时腾空跃起,他们左手握着一色儿三面宝镜放出三色奇光照住了项羽身体,右手紧握一般无二的三柄散发出刺目强光,宛如三颗小太阳一样,不断扩散出恐怖热浪的宝剑神兵,发出悠长的啸声,直刺向了项羽眉心、咽喉和心口三处要害。

  王翦三人修为也在元婴巅峰境界,他们同样是专修锻体功法,肉身强横,法力神通都只适合做近身肉搏之战的盖世猛将。三剑齐出,宝剑上的力量足以洞穿大山,劈开大海。带着夺目强光、逼人热浪的三柄宝剑撕裂虚空,重重的刺在了项羽的身上。

  几乎是十分之一个弹指的瞬间,大秦众臣齐齐出手,向项羽发动了足以将寻常元神境界的修士都打得魂飞魄散的恐怖攻击。无论是功法神通还是法宝兵器,大秦众臣表现出的实力和底蕴,都让勿乞一阵阵的心惊不已。

  三柄宝剑刺穿了项羽的皮肤,正要向他身体深处进发,猛不丁的项羽仰天狂笑起来。

  “嬴政!对付这一群土鸡瓦狗,哪里需要别人援手?有某一人,只需项羽一人,你大秦反掌可灭!”

  “大楚有神兮,持斧钺而屠众灵!神名蚩尤兮,乱天地而倾覆!”随着项羽带着几分凄厉苍老之感的长吟声,一道冲天血气从他身后飞起,血气中隐约可见一抹血色战旗凌空飞舞。

  “一众爬虫,滚开!”

  项羽右掌一翻,朝虚空一抬,一道血色掌印变得足足有方圆百里大小,带着无数士卒的咆哮声冲天而起,李斯的法言,徐福的咒文,张仪的元磁之力,王翦一家三人的剑光,都在血掌之中粉碎。

  徐福、王翦等人吐血飞遁,七窍中同时喷出大量鲜血。

  巨大的血色掌印带着令人绝望的气息冲起来足足有百里高,然后重重的一掌按下。

  地面上,十八头身高千丈的巨型僵尸将秦军建造的那座大城硬生生的从地下拔起,举向了天空。血色掌印一掌按下,秦军大城上厚重的符文禁制轰然粉碎,数千秦军术士惨嚎着在血色掌印中化为灰烬。

  一掌,秦军众臣纷纷落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