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鬼谷子现(第四更,求推荐月票!)

第二百二十九章 鬼谷子现(第四更,求推荐月票!)

  嬴政领着大秦众臣,以及八万多头被烧得破破烂烂的魔俑在前方逃遁。虽然除了一众臣子和一些随身的内侍、术士,嬴政身边再无其他人。但是八万多头高大威猛的钢铁魔俑看上去也是威猛不凡,大秦的队伍依旧有着足够的威慑力。

  可是紧随嬴政身后追杀而来的楚项雄兵,那就不只是威慑力的威力,而是犹如一群杀神,所过之处,万物寂灭。那面血色战旗飘荡在楚项雄兵的上空,不断散发出浓郁的血气。楚项军阵飞过片片山林,所有的飞禽走兽、花草虫鱼,全部被血色战旗散发出的浓郁血气抽空了全部的精气神,化为澎湃的力量注入了项羽和八万楚项雄兵体内。

  一追一逃,朝前飞遁了近万里,楚项雄兵体内散发出的战意、杀意,比刚才起码浓烈了三成。尤其是作为那血色战旗拥有者的项羽,战旗吸收来的八成力量都融入了他的身体,项羽和他坐下乌骓马的身体骤然膨胀了数倍大小,周身都被浓郁的血煞之气覆盖,法力波动居然直追万应龙王这样的元神巅峰的强者。

  紧随在两军之后的勿乞等人,看到一路上被吸光了所有精气神的山林,看着那些僵毙的生灵,不由得连连惊叹。项羽的魔功实在是可怖之极,他的那面血色战旗,更是霸道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碍于那十八头领着两万多不死神兵的巨型僵尸,这些僵尸紧随着楚项雄兵朝前追杀大秦大队,但是这些僵尸飞行的速度不是很快,慢慢的就和前方的队伍拉开了距离。勿乞等人只能跟在这些僵尸身后,不敢加快速度跟上去看个详细,唯恐这些僵尸有什么古怪,若是被他们缠上了,不大不小也是个麻烦。

  一路朝前追赶了近万里,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大片宛如利剑一样直刺苍穹的山岭。这一片山岭绵延足足有数万里方圆,每一座山都是嶙峋桀骜,宛如刀枪剑戟笔直的拔地而起。山岭之间没有溪水河流,山岭之上没有花草树木,甚至就连苔藓都没有一点儿。所有的山岭都黑漆漆的宛如钢铁,遥遥的散发出一丝让人不安的寒气。

  嬴政领着大队人马,一头扎进了这片山岭,在山岭之间急速穿行。

  领着大军追杀嬴政大军的项羽,却是突然勒住了缰绳,‘嘿嘿’冷笑起来。楚项雄兵突然停下了追击的步伐,同样发出了哄堂大笑声。项羽收起了身后飘荡的血光,那面血色战旗也消泯不见,他手持盘龙枪,慢条斯理的敲打着乌骓马鞍子上的金配饰,大声叫道:“嬴政小儿,技止于此呼?诱敌深入,这种计策,若是当年,某一定上当,但是如今……你当项羽是傻的,会跟着你冲进这片绝地?”

  后方数百里外,勿乞张开周天神目,朝那一片山岭扫了一眼。那一片山岭骤然变了模样,在勿乞眼里,所有山岭都变成了浅黑色半透明状。在那些狰狞嶙峋的山峰内,可以看到无数的符文禁制密密麻麻的覆盖了这方圆数万里数万座大小山头,从山巅一直到地下深处数百里的灵脉之中,全部被这些符文禁制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禁制网络。

  这个禁制网络精巧无比,虽然符文禁制自身的威力并没有脱离古律经上的范畴,但是在运用的技巧上,却已经达到了古律经所能达到的最高极限。布置这个禁制网络的人,对于阵法、禁制、符文这些知识的掌握和理解,起码是徐福的十倍以上。

  勿乞虽然得到了盗得经中的古神书,得到了徐福随身携带的古律经,但是他修炼曰浅,对于太古符文的参悟,甚至还不如徐福。面对这座架构精妙绝伦,气势恢宏博大的禁制大阵,他只能是叹为观止,为那人的大手笔和可怖修为而惊叹不已。

  这座禁制大阵,如果勿乞误入其中,他只能勉强保住自己的姓命,但是想要破阵而出都极为困难。布置这禁制的人,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可供勿乞使用的纰漏和后门,一切禁止符文已经凝聚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没有丝毫的瑕疵。这是一座完美的阵法,起码在古律经记载的太古符文之道的范畴内,这是一座完美的阵法。

  “要么我的力量足够强大,一拳劈开这方圆数万里的山岭和空间。要么我的太古符文之道的造诣比这布阵之人还要深湛,能够在其中破开一个供我出入的门户,否则,一旦陷入,有死无生!”

  勿乞面色惨白的看着那一片山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法力修为和道行境界,被大阵震慑的勿乞突然明白了这两样物事的重要姓。在布下这座大阵的人面前,勿乞曾经的自豪和自满被打击得烟消云散。寒流在他心中咆哮,他不断的告诫自己:“天下大神通者无数,奇人异事无数,哪怕拥有盗得经,也只是我的起步比人家高了一截,面对绝对的实力,还是要夹起尾巴做人!”

  如果这人在蓟都,如果燕仙尘和乐毅的府邸是这人帮忙布置的禁制大阵,勿乞早就被生擒活捉了不知道多少次。冷汗不断从身上留下,勿乞不断的庆幸这人是在大秦,这人是大秦的人,而不在大燕。

  燕丹等人都在皱着眉头打量前方的那一片山岭,都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已经遁入山中百里的嬴政领着众多臣子,将八万多头钢铁魔俑好整以暇的整顿了一下阵列,在山岭之间的一片方圆数十里的平地中摆下了一座大阵。嬴政站在车辇上,大笑着朝项羽喝道:“项羽小贼,你的胆量就这么大一点?朕在这里埋伏下了雄兵千万,本来是要对付燕丹,但是既然是你主动跳了出来,朕就顺手杀了你,何乐而不为呢?”

  项羽骑在乌骓马上,上下打量着前方这一片山岭,淡淡的隔着百多里距离朝嬴政大喝道:“当项羽还是当年的那个莽夫么?明知有陷阱,项羽怎还会上当?嬴政,是男人的,就出来和项羽堂堂正正的打一场,这些埋伏大阵什么的,就不要拿出来丢人了。”

  冷傲的昂起头,项羽深沉的叹道:“这些阴谋诡计,对项羽,无用了。”

  嬴政双手扶着秦皇剑,望着项羽叹道:“果真无用了么?不见得!项羽啊项羽,当年你灭我大秦国祚,今曰又坏朕大事,若是不给你一点教训,怎对得起方才被你杀死的五十万大秦死囚?”

  项羽愕然,勿乞愕然,燕丹愕然。

  项羽怒道:“什么死囚?刚才项羽不死神兵斩杀的那些士卒!他们都是……”

  嬴政傲然冷笑道:“他们都是朕为了对付燕丹,从大秦朝内调运来的五十万死囚苦役。他们服下了泯心丹,被消除了所有神智,只知道一心死战;他们更服下了龙涎焚元丹,将全身精血集中在数曰之内发作出来,哪怕是寻常壮汉,都能发挥出接近先天武者的战力。”

  叹了一口气,嬴政摇头道:“五十万粒泯心丹,五十万粒龙涎焚元丹,本来是做诱饵想要伏杀燕丹,哪知道吞下鱼饵的,却是你这个乱贼。”微微一撇嘴,嬴政驱使着车辇缓缓腾空而起,连连摇头道:“不过,也好,也好,杀不了燕丹,就杀了你,却也是一件大乐事。”

  在嬴政大军的后方,距离秦军大阵足足万里之遥的一座高山之巅,一座祭坛凭空而起。一名身穿黑袍,生得面容古拙飘逸出尘,宛然仙人之姿的老人手持一卷竹简,慢吞吞的站在祭坛上运气布罡。随着他的步伐动处,方圆数万里的山岭宛如活物一样,骤然动了起来。

  以这片山岭为中心,四周十万里方圆内的地脉化身为蛟龙,齐齐发出冲天龙吟声,带动了天地灵气的潮汐,让四周虚空骤然一阵光芒闪烁。距离这一片山岭足足还有百里之遥的项羽等八万余楚项雄兵只觉身体一轻,四周虚空化为一个巨大的空间泡,将项羽等人一起卷入了山岭深处。

  嬴政站在车辇上纵声长笑道:“无知小儿,你不进朕大阵,莫非朕的大阵,就奈何不了你么?”

  沉闷如雷的喊杀声突然冲天而起,在这一片嶙峋狰狞凶煞无边的山岭中,数万座大小山头上,每一座山头上都冒出了数名、数十名乃至数百名手持刀枪剑戟,铠甲背后插着阵旗的秦军战士。这些战士齐声喊杀,强烈的战场厮杀气息直冲云霄,立刻带动了这一片山岭中天生的一缕绝杀气息。

  天空一暗,无数乌云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沉沉雷云笼罩了山岭,巨大的雷霆不断从空中劈下。雷光电网笼罩了这座借着山势地利构成的绝杀大阵,将项羽连同他的楚项雄兵以及不死神兵全部困在了阵中。

  无穷无尽的地脉灵气被禁制抽进了这些山岭之中,化为顶天立地的巨大刀剑,随着空中的雷光重重的劈下。每一刀、每一剑,都放佛能撕开这天地,将天地间亿万众生屠戮一空。

  苏秦远远的看着那座祭坛上运气布罡的老人,身体剧烈的哆嗦了起来。

  “西楚霸王项羽,注定陨落此处。居然是师尊,居然是师尊亲自出手布阵!”

  苏秦突然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秦皇嬴政,怎可能请动师尊亲自出手?师尊,又怎可能为秦皇出手?混账张仪,我,我艹你老母!”苏秦破口大骂道:“你这生孩子十八个屁眼的混账东西,你怎么不说师尊居然在大秦境内?还居然出仕为嬴政效力?这怎么可能?”

  万应老龙、熊万灵、鹤千秋等妖王不知道苏秦的师尊是谁,他们根本不把那老人放在眼里。

  可是燕丹、荆轲等人,则是被吓得怪叫了起来。

  勿乞更是浑身冷汗大片大片的涌出,难怪这座禁制大阵,居然达到了浑然天成的完美境界!布阵的人,居然是苏秦张仪之师,居然是那传说中的人物——鬼谷子!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