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三十章 通天神鬼(第五更,求推荐月票!)

第二百三十章 通天神鬼(第五更,求推荐月票!)

  伴随着无数喊杀声,项羽身后冲天血光再起,那面血色战旗凌空飞舞,无量血光将他身后的八万雄兵和两万多不死神兵笼罩得结结实实。四周山岭上不断冲出巨大的刀光剑气,带着巨大的威力凌空斩下,却只劈得那血光不断荡起大片涟漪,却不能伤损项羽身后一兵一卒。

  项羽仰天大笑道:“嬴政,你这大阵倒也玄妙,某大军在阵外百里之遥,居然被强行摄入大阵!可惜,某有上古魔神蚩尤留下的蚩尤旗护身,任你刀枪剑戟一切杀戮之气,只能增加蚩尤旗的威力,能耐某何?”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果然数万山岭喷射出的,足以将寻常元婴地仙都轻松斩杀的巨大刀光剑气一落在蚩尤旗上,就被血色战旗吸纳进去。所有刀枪杀戮之气根本不能伤损蚩尤旗分毫,反而能将所有的杀戮气息转化为蚩尤旗本身的力量。四周冲杀而来的刀光剑气越是强大,蚩尤旗就更加凶焰滔天,直接和蚩尤旗姓命相连的项羽,周身法力波动就更加的不可阻挡。

  当数万山头上分别喷出一道刀光剑气轰在蚩尤旗上,被蚩尤旗全部吸入之后,项羽身上喷出的煞气几乎凝结成了实质。带着森森狞笑,项羽随手朝左近的一座山峰上一抓,山头上镇守的数十名秦军精锐惊呼一声,他们手上的兵器、身上的战甲,凡是他们身上带着沙场杀戮之气的物事都不再受他们控制,全部被项羽心意掌控。

  数十秦军凌空飞起,怪叫着被吸入了蚩尤旗喷涌的血光中。项羽随手一击,长枪狠狠刺出,数十秦军被盘龙枪一震,骨肉全部化为血浆喷出,洒了漫天都是,然后被蚩尤旗吸得涓滴不剩。项羽左掌随意一推,那些秦军手上的数十柄刀枪剑戟纷纷飞出,朝另外一座山峰上坐镇的秦军激射而去。

  惨嚎声再起,数十秦军被飞射而来的兵器刺穿身体,强大的冲击力将他们打飞数百丈外。空中一片血光席卷而下,将他们的身体牢牢捆住,眨眼间所有血肉精华被血光吸取一空,蚩尤旗的凶焰又增加了几分。

  放手杀了近百秦军,项羽仰天长笑,他骤然举起盘龙枪,厉声吼道:“纵横无敌,唯我楚项!”

  数万楚项雄兵齐声高呼道:“纵横无敌,唯我楚项!”

  蚩尤旗将数万楚项雄兵散发出的凶狠战意抽取一空,化为数千条血光激射而出,深深的没入了四周山岭。勿乞周天神目全力运转,幽幽神光中,可见数千血光带着无铸的杀戮气息刺穿了那些山岭中的禁制符文,宛如急速扩散的传染病毒,迅速的侵蚀吞噬乃至摧毁抹杀那些禁制符文的存在。

  在蚩尤旗恐怖的魔力侵染下,附近数十座山岭内的禁制符文被强行改成了充满蛮荒气息,密布着杀戮之意的血色大阵。数十座原本通体漆黑的山岭突然变成了刺目的血红色,那些山岭散发出夺目的血光,血光照在那些山头上镇守的秦军士卒身上,让这些士卒通体冒出了白色浓烟,发出了绝望的痛呼声。

  在血光中,秦军士卒宛如烈焰烧烤的蜡烛一样缓缓融化,所有血肉都被山岭吸收。这些山岭,赫然在蚩尤旗魔力的改造下变成了吞噬人血肉的怪兽。得到这些士卒精血的滋养补充,这些血色山岭中急速流窜的血光,宛如吃饱喝足的饿狼,迅速向四周山岭内继续扩散开去。

  一座座山岭被血光侵染,山岭上镇压大阵的秦军士卒散发出的杀戮气息不仅没能攻击项羽,反而成为蚩尤旗最好的养分,滋养着蚩尤旗凶焰大发,不断的夺走了一座座山岭内禁制阵法的控制权。

  短短一刻钟后,已经有五百多座山岭通体变成了血色,恐怖的杀戮气息冲天而起,将那一方天地变成了一片血腥屠场。项羽坐在乌骓马背上,傲然望着远处祭坛上的鬼谷子:“糟老头,你还有什么本事,拿出来吧!有蚩尤旗护身,刀剑斧钺不能伤我,烈火寒冰不能碰我,九幽恶鬼不敢近我,诸天魔神不敢触我,你这死老头,有什么本事布阵伤我?”

  勿乞看得口水都流了下来,这蚩尤旗,果然不愧是上古魔神留下的宝贝。这凶焰,简直是无以伦比。在勿乞看来无瑕可击的禁制大阵,居然被蚩尤旗硬生生的夺走了一部分控制权,而且还在不断的侵染扩散。看这样子,如果鬼谷子不对阵法做出一定的改变,项羽迟早能将整座大阵掌控在手中,到时候被困的就不是楚项雄兵,而是嬴政率领的大秦雄师。

  面对凶焰滔天的蚩尤旗,嬴政都有点傻眼了。

  近乎本能的掏出了传国玉玺,嬴政正要借助传国玉玺的天地人皇之力击破蚩尤旗,却被身边的李斯和徐福劝阻。传国玉玺威力绝伦,但是必须要用嬴政的人皇精血和功德气息驱动。以嬴政如今拥有的修为和精血气息,他要耗费百年阳寿,才能驱策传国玉玺一击,代价实在是太惨重。

  而且,实话实说,大秦朝的传国玉玺,是否能克制这上古魔神蚩尤留下的蚩尤旗,那还是两说呢。蚩尤是被传说中的上古人皇轩辕黄帝斩杀,嬴政虽然自命为始皇帝,但是他的功德、修为、神通,还真不能和人类始祖之一的轩辕黄帝相比。可想而知,传国玉玺不见得能克制蚩尤旗,更大的可能是损了夫人又折兵,被蚩尤旗将传国玉玺也一并吞噬。

  就在嬴政一众君臣不知所措之时,远处站在祭坛上皱眉沉思的鬼谷子突然大笑起来:“陛下勿忧,这蚩尤旗,也有可克制之物。天地正气,岂是这区区魔物能抵挡的?”

  随手一招,隔着万里之遥,鬼谷子将嬴政手中传国玉玺遥空抓去。嬴政面前的秦皇剑也化为一道金光飞到了鬼谷子面前。鬼谷子更是大声喝道:“陛下,还请速速亲笔书写圣旨一封,勒令天地降妖除魔,诛杀这上古凶神遗留的魔物!”

  李斯、徐福迅速掏出了空白的圣旨卷轴和朱砂笔墨,嬴政将自身精血滴入朱砂之中,执笔用最快的速度书写了一封圣旨。鬼谷子随手一招,将那圣旨也抓进手中,艹起传国玉玺在圣旨上重重的盖了一下,然后将圣旨朝虚空一丢:“天地鬼神,八方众灵,速速听我大秦人皇之名!”

  虚空中,一股庞大的,和天地灵气迥然不同的规则之力隐隐调动了起来。随着鬼谷子的咒语声,虚空中的乌云变得越来越厚、越来越浓密,蛟龙一样的电光在云层中急速翻滚,渐渐的密集的雷光汇聚成了一片雷霆汪洋,将虚空中的乌云都染成了夺目的金黄色。一股庞大的,正气凌然的天地威压从虚空中隐隐压下,蚩尤旗的凶焰骤然一滞,扩散的血光凭空停顿。

  鬼谷子长声笑道:“西楚霸王项羽,你如今修为,可有资格驱动蚩尤旗?无非是这魔物凶焰,自发行动罢了!若是没有鬼神之力,就休想驱动鬼神之物。今曰老夫就让你明白,一个糟老头、死老头子,是怎么教训你这等黄口孺子的!”

  传国玉玺、秦皇剑两件宝物也化为金光飞入了高空浓密的金色云层中,鬼谷子运气布罡,骤然间大声吼道:“大秦所有士卒听命,都给老夫跪下,存念默想陛下面容,随老夫齐颂人皇降魔真言!”山岭之上,过百万秦军士卒齐齐跪下,向苍天叩首膜拜,他们一起存想嬴政面容,随着鬼谷子一起念诵起了一篇简短的经咒。

  秦军士卒都是精悍的战士,个个血气方刚、精气充沛,过百万士卒同时跪倒膜拜,产生的信念之力可比过亿的平民百姓。巨大的念力在虚空中凝聚,被高空中的圣旨、玉玺、秦皇剑转化为一股浩浩荡荡的人皇气息。

  四周的山岭不再将抽取来的天地灵气转化为刀光剑气伤敌,而是将所有灵气都直接送入了高空,送入了那圣旨、玉玺和秦皇剑中。借着这地下庞大的灵气支持,高空的云层越来越厚,汇聚的雷霆力量越发巨大。巨大的压力从高空直冲下来,蚩尤旗扩散出去的血光,居然开始渐渐的倒卷而回。

  鬼谷子双眼喷出长有百里的奇光,他厉声高呼道:“项羽小儿,你不是蚩尤,哪里能驾驭蚩尤旗呢?”

  随手一指,高空中金色云层骤然降下,数以百万计里许粗细的雷光宛如一场灭世的雷雨,带着巨大的轰鸣声呼啸落下。这一场雷霆组成的暴雨,汇聚了方圆数万里的天地之力,汇聚了百万秦军的信仰之力,汇聚了嬴政身上的人皇气息,变成了一股堂堂正正摧毁一切的天地浩然正气,重重的砸在了蚩尤旗上。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蚩尤旗不惧怕一切刀枪剑戟杀戮气息,不惧怕一切阴邪凶狠的魔神鬼怪之气。但是蚩尤旗最害怕的,就是这种堂堂正正的天地巨力,最害怕的就是这种浩浩汤汤无穷无尽的人皇念力。

  当年人皇轩辕斩杀蚩尤,那么今曰人皇嬴政,同样也能击败项羽。

  无数雷霆轰鸣落下,项羽身体剧烈颤抖着,七窍中不断有粘稠的鲜血喷出。蚩尤旗漫天翻卷,发出刺耳的尖啸惨呼声。但是在那无边无际的雷霆轰炸之下,蚩尤旗的凶焰逐渐消散,最终化为一团微弱的血光遁入了项羽体内。

  漫天雷霆轰然落下,眼看就要将项羽连同他身后的数万楚项雄兵化为乌有,虚空中突然裂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伴随着淳朴充满山林乡民气息的吟唱声,两只洁白如玉的大手从那黑洞中探了出来,重重的朝那漫天落下的雷霆迎了上去。

  吟唱声骤然变成了高亢入云的祈祷声,好似有无数的先民在向天地祈祷,巨大的念力席卷云空。无数鬼神白曰化形,面容肃穆的随着那两只巨大的手掌朝虚空冲了上去。

  鬼神百万,凭空显圣,黎民念力,粉碎天地。

  漫天雷云被那两只手掌和无数凝形的鬼神搅得稀烂,随后两只大手轻轻的一抓一放,项羽和数万雄兵已经被挪移到了大阵之外。

  鬼谷子长声惊呼:“何方高人,有如此神通?”

  那两只大手悄无声息的收回,一个温和似水、隐隐带着美玉敲击之声的声音远远传来:“非吾一人之力,此乃我大楚无数年来,所有先祖灵魂、天地鬼神之力汇聚。大楚屈平,不敢贪天之功。”

  漫天乌云散尽,下方数万山岭,突然同时崩塌。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