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你没资格(第一更,求推荐)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你没资格(第一更,求推荐)

  大楚屈平。

  勿乞一时还没想到这个人到底是谁。但是很快,从乐小白的记忆中就涌出了这个人的所有生平。如果没有同名之人的话,这个屈平,就应该是那个人——楚国,三闾大夫,屈原。

  望着虚空中那个粉碎的孔洞慢慢愈合的方向,勿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想到屈原这个名字,他近乎本能的,鼻端就浮现了若有若无的粽叶香味。从小到大,他吃过多少粽子。如果能够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时候,见到那个让无数国人吃了数千年粽子的人,这种感觉,真好。

  勿乞笑了起来,哪怕那边嬴政和项羽正剑拔弩张的相互怒视,这种感觉真好。不仅仅是屈原,甚至是嬴政和项羽,此刻在他眼里也都这么可爱。勿乞突然想起,他身边的这些人,无论是燕丹,荆轲,还是苏秦、韩非,他们可都是历史,活生生的历史。如果能回到地球,也许他从这些人身上偷一把头发回去,都能赚一个盆满钵满。

  眯着眼睛,带着淡淡的笑意,勿乞心情舒畅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些人。真好,这感觉真好。

  能够和他们在一起,能够和他们呼吸一个世界的空气,能够和他们一起哀愁,一起欢喜,能够和他们正面对敌,这种感觉,真好!哪怕对面的嬴政已经视他勿乞为敌人,能够从嬴政这样的人身上占到便宜,这种感觉简直好得无以形容。偷天换曰门同门数千,能够从大秦始皇帝嬴政手上偷东西并且顺利得手的,也只有他勿乞一人而已。

  一股雄心壮志勃然而生,勿乞双眸贼兮兮的转悠着,将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视为了自己未来的潜在目标。

  虚空中,嬴政、鬼谷子眺望着那逐渐愈合的粉碎虚空,突然同时长叹了一声。鬼谷子长声道:“大楚屈平?三闾大夫屈原,果然名不虚传。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使出如此惊艳绝世的大神通。项羽,那屈平,如今在大楚,是何等身份?”

  项羽神色复杂的看着那一方虚空,过了许久才瓮声瓮气的吼道:“那酸书生,现在……真正算起来,他算大楚的……王吧!”愤怒的挥了一下盘龙枪,项羽怒声道:“若非有黄歇老贼和李园那小白脸牵制,某已经登上大楚帝位!混账,就是他们和某纠缠不休,无奈何,大家一拍两散,谁也别想做大楚的王,只能让那酸书生登上了王位。”

  骂了几句,项羽突然笑了起来:“但是看起来,这两千多年,他干得不错。”

  眯着双眼扫了嬴政和鬼谷子一眼,项羽大笑道:“别的某不敢说,要说疆土广阔和子民的人口数,某此番北上,一路上经过大魏、大赵,也偷偷的潜入他们国都寄居数年,得到了他们的一些情报。我大楚的疆土,是他们的三十倍,我大楚的人口,是他们的百倍!”

  傲然挺起胸膛,项羽对面色惨变的嬴政大笑道:“大魏,大赵,他们屠戮蛮人、开辟疆土。而我大楚,因为屈平那酸书生勾引他们圣女私奔,成了我大楚的皇后,故而我大楚吸纳蛮人而自成一国,所过之处,蛮人望风而降。我大楚国力,远超诸国!”

  项羽的笑声冲天而起,他身后的众多楚项雄兵也发出了得意的大笑声。伴随着这些楚项雄兵的笑声,他们纷纷将头盔上的面具掀起,露出了他们的面孔。八万楚项雄兵,其中有六万许脸上都是五颜六色的刺青,面颊上密布着毒虫、猛兽、骷髅、鬼怪等蛮人特有的纹路。

  嬴政张了张嘴,半天没能吭声。

  燕丹身体晃了晃,差点没一口血喷了出来:“勾引蛮人圣女私奔,挟圣女以令蛮人……这法子果然有效,可惜我大燕,也是尽屠蛮人而建国,蛮人圣女,死在丹手上的圣女就有十七人之众。好一个大楚,好一个屈平。好一个项羽,分明是霸王之才,却甘心屈居屈平之下,这大楚,大楚!”

  燕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死死的咬住了嘴唇。

  勿乞也听得脑袋里一阵阵的发晕,大楚的疆土是大魏、大赵的三十倍,人口是那两个国朝的百倍之众!如此说来,大楚的国力起码也是大燕乃至大秦的十倍以上,甚至还会超出更多。很明显,一直和蛮人友好合作,甚至和蛮人血脉融为一体的大楚,他们发展的速度,远远不是年年和蛮人浴血奋战,甚至颁发了猎蛮令收购蛮人头颅的大燕能相比。

  “好一个三闾大夫屈原!”勿乞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猛不丁的,嬴政和鬼谷子同时朝勿乞这边看了过来。嬴政双眸奇光闪烁,厉声喝道:“燕丹,你既然来了,为何在一旁窥觑?莫非你还等朕和项羽小儿两败俱伤,你好从中拣便宜不成?”

  随手朝这边一挥,一道劲气席卷而来,分开了近千里长的一条云路。宽达十里的云路中空荡荡不见丝毫云雾,露出了青蓝蓝一片儿青天,从勿乞等人面前直达嬴政车辇前。燕丹长笑了一声,踏着云团就顺着云路朝前行去,他高声笑道:“政大兄,许久不见!”

  燕丹一出,勿乞这些身为臣子的自然也要紧紧跟上。五大妖王带着大群徒子徒孙架起妖云狂风,也跟了上来。万应龙王呆了呆,朝左右看了看,无奈何的领着儿子和麾下三头巨妖,以及近百名元婴修为的大妖,慢吞吞的踏着水波跟了上去。

  骤然听到燕丹‘政大兄’的称呼,嬴政的脸骤然抽了抽,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情。但是很快他的表情就变得冷酷无比,双眸中的寒光也变得没有丝毫感情。他冷冷的看着燕丹,淡然说道:“政大兄这个称呼,已经有两千多年没听到过了。丹,若是你大燕俯首称臣,并入大秦,朕可封你王位。”

  燕丹朗声笑道:“政大兄,嬴政,秦皇陛下,若是你大秦愿意投顺大燕,丹可舍弃当年之仇,让大兄在我大燕,做一富贵太平的并肩王。”手指嬴政,燕丹笑道:“我比嬴政陛下大方。区区一王位,可比得我大燕的并肩王么?”

  嬴政摇了摇头,他望着燕丹长叹道:“当然比得。你大燕不如我大秦,故而我大秦随意一王位,都可比你大燕的并肩王了。燕丹,你似乎突然有了信心,敢于堂堂正正的面对朕?!可是就凭你身边的那三个不入流的刺客,你有什么资格和朕斗?”

  听了嬴政的话,燕丹不由得放声长笑。

  墨翟、荀况踏着云团从燕丹身后飞出,抱拳向嬴政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墨翟淡然道:“墨门墨翟,见过始皇帝陛下。”

  荀况则是冷冷淡淡的说道:“儒门,荀况。”

  嬴政的脸色惨变,他飞快的扫了一眼墨翟,然后死死的盯住了荀况。鬼谷子也是脸色微动,他飘身上前,向荀况抱拳行礼道:“孙卿兄,可还记得故人鬼谷王诩么?”随后,他又向墨翟抱拳行了一礼:“墨门宗师,鬼谷子此番有礼了。”

  墨翟、荀况同时向鬼谷子还礼,三人相视而笑,踏云飘身去了数里外,相互笑谈。三人之间谈笑风生,一片的风轻云淡,根本没有丝毫的剑拔弩张的气息。勿乞不由得在心里感慨,这才是真正的宗师气概,这三位当面,他们三人就不可能打起来。

  嬴政气得歪了歪嘴,突然看向了站在燕丹身边的韩非:“韩非先生,大秦丞相之职虚位以待,先生可否屈就?”

  韩非干巴巴的朝嬴政摇了摇头,一声不吭,就和个木头人一般无二。

  燕丹也大笑了起来,他朝嬴政身边的李斯、徐福大叫道:“李斯先生,徐福先生,若是两位愿来我大燕,大燕朝丞相、国师之类的职位,二位可以随意挑选。除了大燕皇帝的宝座不能让给两位,两位先生想要什么封爵、想要多少封地,只管开口就是,丹愿意以师尊之礼待之!”

  在一旁大感被人忽视的项羽气急败坏的怒号了一声:“你们也是一代英雄豪杰,做那假惺惺的酸书生之态做什么?嬴政也好,燕丹也罢,谁和某堂堂正正的较量一场?什么韩非、李斯、徐福,等某拧下了你们主子的脑袋,你们自然会乖乖的来某麾下效力!”

  韩非、李斯、徐福三人同时望向了项羽,怒声喝道:“简直有如放屁,臭不可闻!”

  韩非随手一指,项羽身边的天地灵气骤然粉碎,凭空化为乌有。李斯随手一挥,一道惊天狂雷自天而降,狠狠的轰向了项羽头顶。徐福则是阴恻恻的念了一声咒语,虚空中突然冒出三头巨大狰狞的鬼影,朝着项羽就是一通的乱抓乱扯。

  项羽怒极,举手一拳将三人联手的攻击化为粉碎,他大吼一声,就待挺枪带着八万雄兵冲阵。哪怕同时面对嬴政和燕丹,项羽也有信心凭借手上的军力一鼓而荡之。这是项羽,这是西楚霸王的骄傲!

  就在场内气氛一阵混乱的时候,远处突然有一声邪气十足的长笑传来:“众多豪杰汇聚此处,此地果然是风云聚会,嫪毐怎能不凑这个热闹?哈哈哈,诸位都是人中之龙,加上嫪毐,今曰此会,可名之为‘四龙会’,岂不是美事一件?”

  飘扬悦耳的音乐声遥遥传来,嫪毐身披大红袍,脚踏云团,在数百名妖娆美女和近千条精壮大汉的簇拥下,一路花枝招展的急速飞了过来。嫪毐长发披散,双眸中奇光闪烁,目不转睛的盯死了嬴政。

  骤然间,三声大喝齐齐响起:“嫪毐,滚开,‘四龙会’?你没这个资格!”

  嬴政、项羽、燕丹,同时放声怒吼,对着嫪毐大喝了一声。

  嫪毐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难看,勿乞则是笑得眯起了眼睛,乐不可支的看向了嫪毐。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