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生日放纵

第二百三十五章 生日放纵

  仰天大吼大叫,金丹中不断喷出大片剑元,化为无铸剑光撕裂虚空,将脚下大山劈成粉碎。奇经八脉、十二正经,身体主要经脉中的后天五行真元宛如大海起潮,不断涌入金丹,在剑气归元诀的推动下,迅速转化为比寻常剑气凝炼十倍的剑元。

  五颗后天灵珠围绕着金丹急速旋转,庞大的压力令得勿乞金丹体积都缩小了一半,凝炼的剑元密度更大,质地更加精纯,单位剑元拥有的威力更强大。

  作为裂天剑宗最高奥义的剑气归元诀,核心要旨就是将真元转化为独特的五行剑元。经过高度压缩和凝炼,五行剑元一旦经过裂天剑宗五行剑诀使出,威力是用普通真元推动的剑诀的数倍以上。勿乞因为五行灵珠的关系,他的剑元凝聚程度远超聂药女和聂白虹,剑气威力更加势不可挡。

  “师父,小白!还有,兄弟们啊!”勿乞双手直刺青天,几乎将体内所有凝聚的五行剑元一次姓全部轰了出去。两条形如蛟龙,光焰刺目的寒光冲起数十里高,带着‘飕飕’的巨响,好一阵才慢慢的消散。

  勿乞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剑气归元诀一遍遍的运转着,他借着五行灵珠突然躁动的机会,迅速凝聚真元,将其转化为五行剑元。他体内原本充满主要经脉的真元,经过转化后,化为一丝丝凝聚度惊人的,宛如薄薄雾气一样的剑元在经脉中急速流转,他的经脉,再次变得空空荡荡。

  不远处,一座稍矮的山头上,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骑着一头七彩麋鹿悄然出现。

  女子青发如云飘散在身后,出尘飘逸不带丝毫红尘气息的绝美面容上表情恍惚,宛如没有魂魄的幽魂,怔怔的看着数里之外山顶上疯狂发泄的勿乞。夜风吹动女子的黑色长裙,轻纱质地的长裙无声的飘飞,凭空增添了几分魅惑的气息。被吹动的长裙紧贴在女子凹凸有致的身上,将她身体完美的曲线勾勒了出来。

  这女子骑在麋鹿背上,宛如一团被冰冻的火焰,幽深而冰冷,神秘而诡异,给人一种忍不住想要靠近,但是一旦靠近就会被烈焰灼伤的错觉。她迷离朦胧的妙眸死死的盯着勿乞,挑不出丝毫瑕疵的红唇突然微微开阖,低声叹道:“也是一个伤心人。”

  轻轻的拍了拍坐下麋鹿,将它驱赶开,女子身形微动,没有带起半点儿法力波动的就到了勿乞身后。她身上长裙突然散开,化为无数黑色的游丝四处飘散,露出了一具宛如白玉雕成,线条柔美挑不出半点儿不美之处的**。她张开双臂,温柔的从身后抱住了勿乞的腰肢,轻轻的扭动起自己的腰肢。

  “你,就是勿乞么?有趣的小孩儿,真的有趣。你修炼的,真是那种断绝人姓的童子功么?我,不信呢!”

  女子的红唇轻轻的印在了勿乞的耳垂上。她的身量极高,比勿乞还要高出了半拳,但是她的身材极其的纤细窈窕,宛如山间晨雾中的一杆青竹,摇曳的身姿美妙得让人窒息。两条笔挺的长腿已经缠绕在了勿乞的身上,女子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低声的在勿乞的耳朵边轻吟道:“山风很冷,夜还长,你就要让我在这里被冷风侵扰么?还不抱住我,你等什么呢?”

  勿乞的身体僵硬,他刚刚根本没发现这女子的行迹,甚至不知道这女子是如何到了他身后。

  但是从身体的触觉,闻到的体香,以及耳边那低沉缠绵的声音,勿乞不需要回头,就可知道这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女子。但是这么诡异的出现,而且一见面就搂住了自己身体的女子,勿乞没感到丝毫的旖旎气息,反而是浑身冷汗都冒了出来。他身体僵硬的,已经做好了召唤育灵指环中一百名龙伯国人的准备。

  女子的手指轻盈的划过勿乞的身体,从他胸前两点敏感处轻轻的扫过。

  “荒山野岭,四下无人,长夜寂寞,夜风凄冷。你我能相见,就是有缘。我不会害你,你也不会伤害我。我是女人,你是男人,我们欢聚一宿,明曰天亮时,你我从此是路人。不求朝朝暮暮时刻相对,只求一夜的欢愉……你,还等什么?”

  一口带着淡淡香气的热风吹进了勿乞的耳朵,瞬间将他心底的戒备之意摧毁了大半。他右手一紧,贪狼剑化为一道黑光落入手中,他举起右手,就要将长剑刺进这女子的身体。

  “你想要杀我,那就下手吧。”女子淡淡的说道:“但是我希望你放弃手上的长剑,用你身上另外一件兵器刺穿我的身体……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怎可能只会使用手上的剑呢?这些冷冰冰的剑,也许能征服天下,但是想要征服我这样的女人,你需要的是这件神兵!”

  女子的手顺着勿乞的身体滑下,然后重重的一把握住了勿乞的要害。纤长柔美的手指轻盈的捏动了几下,勿乞只觉一股热气从脚底直冲脑门,他浑身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条肌肉都突然充满了热血,他浑身上下所有的部分,都已经变得坚硬如钢、炽热如火。

  “对了,就是这样的神兵利器。放下手上的剑,我只求一个晚上的欢乐。”

  女子带着一丝诡异的诱惑,低声的在勿乞的耳朵边轻吟道:“我是一个女人,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我的身体,在所有的美女之中,也是最上等的绝美之躯。我可以给你最大的欢乐。”

  ‘嗤嗤’一笑,女子红舌舔过勿乞的耳垂:“还有,我是有夫之妇,你们这些男人,不就是喜欢对别人的女人起坏心思么?我这样的倾国之色主动献身,而且我还是他人的女人,你难道真的一点儿都不动心?或者,你没这个胆量?”

  握住勿乞要害的手指骤然一紧,捏得勿乞都觉得一阵剧痛。女子讥嘲道:“或者,其实你这玩意是个摆设,根本对女人没用!又或者,你还不知道怎么对付女人?”

  半夜山更,荒山野岭,宛如幽灵一样出现的绝色美女,还这样袒露身体诱惑自己。勿乞宛如陷入了一场不真实的美梦,一切都这样朦朦胧胧的。那女子的诱惑力是那样的巨大,大到勿乞都不愿意动用小诸天七圣神魔镇定自己的搔动的心神。他反手,搂住了女子纤长有力没有丝毫脂肪,光洁宛如美玉的腰身。

  这一触手,女子的肌肤就好像一个深深的沼泽,将勿乞的手连同他的魂魄深深的吸了进去。勿乞喃喃自语道:“我没经验?去,我的理论经验,足以做这个世界所有人的技巧导师。”

  女子挑衅的笑了起来:“你有经验?那就,来宠爱我呀!”

  下一瞬间,勿乞身上的衣衫已经化为飞灰,两弹指的时间后,勿乞已经深深的进入了这女子的身体。他好似一块百炼金刚,而那女子就是一团足以将金铁化为汁液的熔炉,他们相互冲撞摩擦,溅起了大片热腾腾的金属汁液。一次又一次,一滩又一滩。

  勿乞全部的精神,全部的精力都投入了他生平的第一次肉搏。

  当他大概第二十次在这女子体内崩溃的时候,他面前突然出现了鄣乐公主和月貚的面孔,然后他骤然有了一股极度邪恶、极其怪异的冲动快感,他宛如熊青兄弟那样‘嗷嗷’叫着,将女子的身体转了个角度,然后再次深深的没入。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大中午的时候,勿乞和那女子才在百里外的一处山谷中相拥醒来。两人肢体相缠,毫无保留的融合在一起。勿乞依旧有着强烈的冲动,他们就在那山谷内,小溪边,大片花朵之上,再一次的缠绵相爱。

  天色黄昏时,耗尽了所有精力的两人才缓缓分开,穿上了衣物。

  勿乞皱着眉头,看着面前有了合体之缘的女子,冷声问道:“你是谁?”

  女子温柔的对着溪水梳理着头上秀发,她嗤嗤笑道:“我?我是虞姬。我有一个盖世豪杰的丈夫,名叫项羽。也许,你已经见过了他?他是真正的英雄豪杰,你这样的小娃儿,怎么比得上他?”

  勿乞气结,他挺胸道:“我哪里比不上他?”任凭一个男人,听到自己刚刚欢好过的女人说,自己比不上另外一个男人,怕是都会有勿乞这样的恼怒。但是很快,勿乞就浑身冷汗直冒,他突然反应过来,这女子刚才说了什么?

  她是虞姬,那个虞姬!而她的丈夫,就是那个西楚霸王项羽!他勿乞做了什么?他昨夜半个晚上,和今天一整个白天,和项羽的女人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他骇然望着虞姬,厉声喝道:“你,为何……”

  虞姬娇媚的笑了笑,轻轻的抚弄了一下挽起的发髻。她柔声说道:“不为什么,只是我高兴。”

  略微一顿,虞姬皱眉,轻声叹道:“也许,是太寂寞?太无聊?很多很多年没见过他了,现在要去见他……也许是以前对他太忠贞不二了?我现在只是想要做点对不起他的事情。”

  挺起高耸的酥胸,虞姬‘嗤嗤’笑道:“他太骄傲,所以,我想找一个他从来不会正眼看待的男子,试试这种对不起他的味道。你就是那种完全没资格和他相比的男子,所以我和你做了这事情。我现在很欢乐,我的身体很欢乐,你在这件事上面,表现很不错。”

  带着一丝自嘲的笑容,虞姬轻声道:“只是,在我心里,很难受呢。我居然和你这样的小娃儿春风一度,真是……不值得!”

  缓缓站起身,虞姬柔声说道:“看在你这一天半夜给我很大欢乐的份上,我不杀你!”

  一把搂住勿乞,用力吻在了勿乞的嘴唇上,然后虞姬退后了几步,嗤嗤笑道:“等我想要再次做对不起他的事情时,我还会来找你的!你一定要想着我,我的身体,比你那个青涩的公主,滋味要好得多呢!”

  带着幽灵一样的轻笑声,虞姬的身体骤然消失,勿乞如今的修为,根本没发现她是如何离开的!

  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自觉自己被人从精神到**双重强暴的勿乞,突然重重的一剑劈在了对面山崖上。

  “虞姬!项羽!我了个艹!”

  “**you!”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