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三女之会(求推荐,第一更)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三女之会(求推荐,第一更)

  一剑将一座大山连根斩断,勿乞郁闷的长啸了一声,带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和说不出什么滋味的一颗少年之心,狼狈的架起遁光逃回了蒙家堡。今夜的事情,宛如少年第一次的春梦,给勿乞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七彩麋鹿轻盈的在山间跳跃着,坐在它背上的虞姬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轻轻的捂住小嘴打了个呵欠。她白皙的脸上带着一丝醉人的红晕,两眼之中水汽大盛,她浅浅的笑着,好似还在回味刚才和勿乞几近一整天的缠绵。猛不丁的,一旁的山峰上传来一声高亢入云的箫声。

  诧异的挑起眉头,虞姬轻喝一声,七彩麋鹿脚下突然喷出三色云霞,纵云飞起朝那山峰飞去。

  山峰之上,一个容貌和虞姬一样属于祸水级别,却是面容端肃,给人一种冰清玉洁凛冽不能侵犯之感的女子,正盘膝坐在一株孤松之下。她手上,握着一杆奇形玉箫,长六尺的玉箫极细,玉质呈半透明蛋清色,光洁柔润,内中曝光隐隐,可见几条细小的金色符文在玉箫中若隐若现。

  玉箫的尾部,用银色天蚕丝绑扎着三条长长的青色长羽,那羽毛光泽莹亮,通体散发出宛如清水一样润和的光泽,庞大的灵气不断从那长羽中喷出,时刻滋养着这支玉箫。经过玉箫的吸收转化,一缕极其精纯浓郁的灵气不断注入那女子的手指,随之传遍她全身。

  七彩麋鹿飘然上了山顶,虞姬轻身从麋鹿背上飘下。她笑着看了那女子一眼,轻盈的向那女子行了一礼:“虞姬见过大秦皇后玉瑶姐姐陛下,不知姐姐为何枯坐此处,莫非在等虞姬么?”

  玉瑶玉指轻轻的弹了一下玉箫,淡淡的说道:“这么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娃儿,你也有兴趣?你的那霸王,若是知道你委身这么一个嫩头小子,岂不是要将天都捅一个窟窿?”

  虞姬‘嗤嗤’的轻笑着,走到了玉瑶身边缓缓坐下,轻柔的说道:“我就是看上了这个嫩头小娃儿呢。姐姐莫非对他也有意思?若是有,虞姬现在就去抓了他回来,还能让姐姐好好的受用一番。”万分陶醉的轻叹了一声,虞姬眯着眼睛露出一副回味无穷的沉醉笑容:“很不错,虞姬很享受。虞姬也真奇怪,这小孩儿真是第一次和女子欢好,怎么会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招数?”

  玉瑶默然,她轻挥玉箫,清风透过玉箫上的小孔,发出‘呜呜’的清鸣。她皱眉道:“这小子稀奇古怪的,我很不喜欢他。也不知你和月貚怎么都看上了他?这小子,真有这么好?”嗤笑一声,玉瑶摇头道:“我生平最讨厌满口谎话的人,他上次对月貚说,他修炼的是什么童子功,这次看来,哼!”

  一声轻哼从远处传来,一头矫健灵活的黑色豹子宛如一道电光,突然窜上了山顶。一名身披黑色轻甲,手持一丈六尺长盘蛟弧月刀的绝美女子从黑豹背上轻盈的跃下,稳稳的站在了两女面前。清风吹过,这女子披散的长发丝丝飞舞,一股逼人的英气勃然而发,看上去竟然隐隐有大将之风。

  手中长刀重重的向地面一杵,鸡蛋粗细的刀杆无声无息的没入地下足足三尺深。黑甲女子望着虞姬轻笑道:“虞姬姐姐果然是生冷不忌,果真去将那勿乞的真阳采了?那小子果然是满口谎言,没一句正经,亏了月貚还赠送了他一颗灵药,助他凝结金丹呢!早知道他会和虞姬你这样春风一度,我就不会送他灵药,而是送他一颗毒药了。”

  虞姬轻轻的笑着,‘嗤嗤’笑着向月貚抛了个媚眼:“你是嫉妒我能将他拿下,他却不理会你吧?也是呢,玉瑶姐姐权谋手段最强,月貚你一身修为最强,而虞姬不能决胜于朝堂,不能厮杀于沙场,所精通的,也只有这点点小手段。”

  一抹动人的幽怨从虞姬脸上骤然浮现,她幽幽的叹息道:“虞姬用这些小手段取悦他人这么些年,只是自己小小的取乐一次,莫非玉瑶姐姐和月貚妹妹你们,都一定要用恶言相向么?”

  月貚深深的望了虞姬一眼,摇了摇头。玉瑶则是轻声叹道:“好了,收起你这小女儿姿态,你这模样,能让天下男人都为你痴狂,却又如何?对我们,却是无用的。相聚两千余年,已经是我们之间的缘法,曰后再见,还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我,是要去找我的那人了。”

  虞姬抬起头来,望着天空一缕白云,悠悠叹道:“虞姬,却是要和月貚妹妹死缠在一起,一生一世不得分离呢。”

  月貚怒道:“谁要和你一生一世不得分离?”

  虞姬诧异的看向了月貚,她轻笑道:“虞姬要去找项羽大王,大王他如今是大楚的臣子。月貚妹妹如今也要回归大楚,春申公,不是月貚妹妹当年的老相好么?项羽、黄歇,如今在大楚同朝为臣,我们既然要回去找他们,你我岂不是要相互照应,一生一世不得分离么?”

  月貚的面孔板了起来,她紧紧的握住弧月刀,淡淡的说道:“黄歇那个老废物么……”

  虞姬轻轻的摇动着身体,轻轻的笑了起来:“黄歇那个老废物,看他那肥胖的身子,虞姬就觉得浑身难受呢。一想到月貚妹妹要送上门去,让那老胖子肆意取乐,虞姬就真是觉得暴敛天物。不如月貚妹妹也去找勿乞一次,省得让那老废物夺走了你如今的元阴,平白浪费了你这两千多年的苦修之功。”

  刀光骤然闪过,月貚手持长刀,一抹寒芒直朝虞姬的脖子劈了过去。

  虞姬‘嗤嗤’一笑,娇嫩柔美的长颈子主动的送向了刀锋。‘铿锵’一声响,弧月刀溅起大片火星被倒弹而起,虞姬细腻白皙的脖子上,却是一线红印都没有。月貚的手腕一抖,长刀再动,骤然在虞姬身上连劈九十九刀。虞姬轻轻的笑着,随手将所有衣衫解下,绝美无瑕的身体主动迎向了刀锋。

  密集的金玉撞击声不断响起,虞姬身上火星四溅,却是一丝儿伤痕都没有。眨眼间月貚劈出了九十九刀,骤然收刀后退。虞姬气喘吁吁的呻吟了一声,扭动着细长的腰肢,也缓缓的后退了几步。她不无得意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莹白无瑕的**,‘嗤嗤’笑道:“虞姬的‘玄女天功’有了几分成就,果然不惧怕一切五金兵器了。除非有先天灵宝,或者不属于五金的玄兵,否则谁也伤不了虞姬一根头发呢。”

  月貚冷冷一笑,她面孔上一团冷冰冰的雾气喷出,五官骤然变了个模样。虽然依旧是绝美无双的妖娆,却和刚才的容貌迥然不同。她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握紧拳头,凌空朝虞姬心口劈出了一拳。

  一直巧笑嫣然的虞姬面容一肃,两只小手飞快的抬起,带着两道眩光轻盈的在胸口划了一个太极图,随后双手轻轻的向外一推。她身前三尺直径的虚空突然粉碎,化为一个黑漆漆不见丝毫光芒的黑洞。四周虚空扭曲了一下,月貚和虞姬的身体一抖,同时向后急退了数丈。

  手持玉箫的玉瑶颔首微笑道:“虞姬的玄女天功有了七成火候,五金兵器对她截然无伤,这两千年的苦功,倒也值得了。月貚的‘[***]育天经’也有了七成功力,足以应付一切变故。你我姐妹三人,再次朝夕相处两千余年,今曰却又要分开……”

  轻轻一叹,玉瑶抬头看天,淡淡的说道:“这是我们的命运呢……曰后相见,你我不再是姐妹,哪怕决战沙场,亲手杀了对方,这也是命呢。谁让我们的男人,是那样的盖世英雄呢?”

  虞姬讥嘲的笑了起来:“盖世英雄么?呵呵!”桀骜的昂起头,虞姬淡淡的说道:“他也管不了我偷偷的吃掉了一个年轻水嫩的小娃儿,嘻嘻,我真想看他知道我偷人的表情是什么样呢?”

  玉瑶、月貚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深深的叹了一口。

  月貚走到了虞姬身边,用力抱住了虞姬。玉瑶缓缓起身,走到两人身边,伸开长臂将两人重重的抱住。

  三女六行清泪长流,同时低声哭泣起来。

  但是很快,三人都同时收起了眼泪。玉瑶淡淡的说道:“能有这两千多年的相聚,我们还抱怨什么呢?我们三姐妹当中,我这做大姐的,是最幸运的,嬴政虽然有种种不是,但是他对我真好。虞姬,月貚,你们确实苦了……只是,这是我们的命,由不得我们自己。”

  放开手,玉瑶后退了几步,朝虞姬、月貚拱手行礼道:“曰后相见,玉瑶一定会千方百计,想法杀死两位。玄女天功和[***]育天经威能无穷,玉瑶不会让项羽、黄歇身边多出两位妹妹这样的能手。曰后两位妹妹被人算计之时,千万不要怪责玉瑶就是。”

  虞姬随手一指穿上了衣衫,她轻轻笑道:“虞姬,是不会对两位姐妹手下留情的。一有机会,虞姬会亲手掏出两位姐妹的心脏做羹汤呢。尤其是玉瑶姐姐的七窍玲珑心,虞姬馋涎许久了。”

  月貚则是拔出长刀,默不作声的坐上了黑豹,一声不吭的就策骑朝南方狂奔而去。虞姬轻轻柔柔的向玉瑶行了一礼,然后身形骤然犹如幽灵一样疾扑而出,一爪抓向了玉瑶的心口。

  ‘噗嗤’一声轻笑传来,玉瑶身上骤然金光大盛,十二尊身高三丈六尺的金人魔俑凭空出现,挥动重拳朝虞姬头顶重重的砸下。虞姬大骇,她急忙收身急退,厉声喝道:“大秦镇国十二金人,姐姐原来已经和嬴政私会了?果然是歼诈近乎无耻的姐姐啊!”

  虞姬的身体骤然化为一蓬白色精光飘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玉瑶用力的伸了个懒腰,怔怔的看着虞姬和月貚消失的方向。

  “西楚霸王宠姬虞姬。大楚太后李乐嫣。我的好妹妹们啊……”

  双眸一凝,一抹无情的冷酷笑容在玉瑶嘴角浮现。

  “来人,派斥候去大燕境内放出风声,说西楚霸王项羽之宠姬虞姬,被大燕天运公勿乞强暴!”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