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鄣乐之吻(求推荐,第二更)

第二百三十七章 鄣乐之吻(求推荐,第二更)

  连续七天,勿乞就闭关不出,一心一意收取体内突然多出来的一股异常精纯的先天氤氲气息。

  这道精气无比的精纯,甚至可比勿乞炼制戊土龙鳞盾所用的那一团先天戊土精气的纯度。而且这道精气极其的强大,几乎可比寻常元神境界修士数百年苦修才能凝聚的先天氤氲紫气的强度。

  就好像有人辛辛苦苦的修炼了数千年,凝聚了一缕珍贵的,元神境界修士拿来淬炼强化元神的先天氤氲紫气后,通过某种特殊的手段注入了勿乞体内。寻常金丹修士,碰到这种层次的先天氤氲气息,甚至根本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是对勿乞而言,就好似饿狼看到了血肉,迫不及待的开始运功吸收消化。

  七玄盗天脉中,十颗光芒闪烁的虚丹全力吸纳这一道几乎充满了勿乞身体的先天氤氲之气。蕴藏着庞大精气的氤氲气息被勿乞虚丹吸入,逐渐在虚丹中凝聚出一丝丝闪耀着白玉色泽,粘稠宛如玉膏的先天玉液。勿乞的虚丹得到这些先天玉液的滋养,逐渐的凝固结实,从朦朦胧胧的虚影状,迅速凝结成了小米粒大小,金光灿灿坚固结实的实实在在的金丹。

  这一道氤氲之气,足足节省了勿乞正常数百年苦修才有的成就。如果他依靠吞噬他人金丹和妖丹提纯先天玉液,怕是也需要几近十万粒金丹、妖丹,才能有这样的收获。

  一边收摄这一道精气,勿乞一边分神盘算这道精气的来历。最近他并无其他的奇遇,只有和虞姬的春风一度,是他这几天最匪夷所思的际遇。他依旧记得虞姬那让人痴狂、沉迷的身躯带给他的美妙享受。同时,在那近乎迷梦一样的胡天胡帝中,勿乞似乎记得,虞姬居然还是完璧之身。

  “跟了项羽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还是完璧?”勿乞努力催动虚丹吞噬这道精气,努力凝炼先天玉液,同时诧异于自己的发现。“除非她这些年修炼了某些特殊的功法,**经过了不止一次的天雷淬炼,才可能有这样神奇的反本溯源的变化。”

  只可惜那时候他只顾着拼命榨取虞姬的身体,拼命的享受那无法形容的美妙感觉,却没来得及用盗得经内的各种秘术窥视虞姬的身体,否则他一定能发现虞姬是否修炼了某些特殊功法留下的迹象。

  可是这道庞大精纯的先天氤氲之气,只可能是虞姬送给勿乞的礼物。一夕欢愉,居然还能节省勿乞数百年的金丹境界奠基之功,勿乞实在是人财双收,得了天大的彩头。

  “只不过,如果我真是一个普通的金丹修士。这一道先天氤氲之气在我体内最多存留三天就会彻底消散。最多能对我的身体进行一些细微的调整和淬炼,完全达不到如今的功效。”勿乞一边运功,一边暗自计算着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虞姬并没有告诉他关于自己修炼的功法的事情,也没有告诉他这道先天氤氲之气的存在。

  一个正常的金丹人仙,是无法发现先天氤氲精气的存在的,也没有合适的功法吸收采炼这道精气,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好处。勿乞只是特例,他自己修炼的就是先天级别的功法,所以才能将这道精气的功效最大的利用起来。数百年的奠基之功啊,这可真的是一份大礼。

  “那娘们,感情根本就没准备便宜我!”勿乞突然有了一丝明悟。有了吴望的阅历和乐小白的变态智商,勿乞隐隐约约察觉,虞姬是带着对项羽的一丝怨恨找上自己的。似乎是小两口闹了别扭,虞姬不顾一切的找到自己,就是为了小小的报复一下项羽。当然,其中似乎还有其他一些原因,却不是主要的因素。

  项羽和虞姬有矛盾!

  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一道剑元喷出,将静室内的几个蒲团和几条短案搅成粉碎,勿乞皱眉站起身来,缓缓的收住了体内运转的功法。这两口子闹矛盾,结果把他勿乞卷了进去。如果是其他的女人,倒也罢了,反正勿乞不吃亏。可是虞姬是项羽的女人,是带着八万楚项雄兵和嬴政正面冲突的西楚霸王项羽的女人!

  原本就修为精湛的项羽,更有蚩尤旗这样的上古魔物随身。勿乞不觉得自己能承受项羽的惊人怒火,起码现在的他没那个能力,也没足够的势力对抗项羽手中惊人的权势。“只不过,虞姬那娘们,不会蠢到直接告诉项羽这件事情吧?哪怕项羽再爱她,也不会接受一棵主动出墙的红杏?”

  正在盘算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以及未来可能对自己造成的威胁,猛不丁的四周一股浩大的天地灵气波动用来,勿乞闭关的静室伴随着一阵狂风呼啸声,连同地基一起被抽上了天空。‘哗啦’一声巨响,勿乞的脚下一软,他四周的地面都被飓风抽上了半空,他的脚下凭空凹陷了一个深有百丈的大坑。

  惊愕的看向四方,勿乞本能的启动了戊土龙鳞盾护住了身体,八骏辇也已经蓄势待发,只要事情一有不对,就立刻带着他用最快的速度逃走。浓郁的土黄色光芒笼罩勿乞全身,数万片金色的龙鳞在勿乞身上密密麻麻的构成了一套厚重的铠甲,将自身保护得风雨不透的勿乞惊讶的看向了四方,四周人影憧憧,尽是身穿青衣的宫禁卫和身披重甲的黑风坳狗熊精。

  手持两柄大斧头,站在所有宫禁卫和狗熊精前面的,是熊金、熊银兄弟两。他们眯着小眼睛看着勿乞,熊金连连摇头道:“勿乞兄弟,你麻烦大了!哎,你说,能把鄣乐公主气得那个样子,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灭绝人姓、始乱终弃、抛弃妻子的勾当啊?”

  “我!”勿乞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呆呆的看着四周的宫禁卫和黑熊精们,骇然道:“我做了什么?你们这是做什么?”

  熊金还没答话,鄣乐公主的尖叫声已经震天价响了起来。五色神光漫天炫卷,以蒙家堡为中心,整个三山郡突然下起了暴雨。哪怕蒙山附近的气候恶劣,但是在这里居住了数百年的土人,都从来没见过这样夸张的暴雨。拳头大小的雨珠,几乎是首尾相连没有丝毫缝隙的从天空落下,带着沉闷的响声打在了地上。

  每颗雨珠的力道都好似一颗小炮弹,打得山岩碎裂,蒙家堡内刚修好的大小建筑纷纷倒塌。

  狂风卷着乌云从高空缓缓降下,浓密的云柱中,手舞足蹈的鄣乐公主瞪着双眼,死死的盯着勿乞。她背后五色神光翻卷,将方圆数千里内的天地灵气弄得乱七八糟。勿乞突然惊讶的发现,鄣乐公主的修为,居然已经提升到了金丹中期!

  她结成金丹才多大一会儿功夫?居然就达到了金丹中期!她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勿乞还记得,前不久她还需要每天子时、午时做功课稳固金丹初期的境界,怎么蓦然就到了金丹中期?

  不等勿乞想通这个问题,鄣乐公主已经指着勿乞大叫起来:“勿乞,你这个混蛋!你,你,有本宫在这里,你居然还去动别的女人的主意?你,你,你……”

  百变阴阳苏牧野骤然从鄣乐公主身后转了出来,他一拍手上扇子,指着勿乞呵斥道:“勿乞,天下无耻之人,无人能出你之右。你居然,你居然强暴西楚霸王项羽的宠姬!你,你!”

  勿乞呆住了,这事情,怎么天下人都知道了?可是他也觉得奇怪,就算他强暴了项羽的女人吧,鄣乐公主生气还有道理可言,他和鄣乐,怎么也有这么一点点交情和那种朦朦胧胧的暧昧感情。可是这和你苏牧野有什么关系?

  飞身而起,勿乞架着遁光到了鄣乐公主面前,冷眼看着苏牧野呵斥道:“我是否强暴了别的女人,关你屁事?我又没有强暴你老母!就算我强暴了你老母,也是你爹苏秦来找我的麻烦,关你屁事?”

  苏牧野愕然,他指着勿乞,哆哆嗦嗦的半天不能说出哪怕一个字。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何况勿乞这个融合了大头兵、亡命之徒、斯文败类的集大成者?苏牧野虽然很有几分机智权谋,面对一个油盐不进的无耻之人,他那里是勿乞的对手?

  不给苏牧野说话的机会,勿乞一耳光抽了出去,将呆呆愣愣的苏牧野当场抽飞了数百丈远。勿乞冷声道:“或者,我又没强暴你那个大侄女,要你在这里罗里吧嗦的干什么?”

  鄣乐公主双眼通红的瞪着勿乞,那模样,不像是被心爱之人背叛的怨女,反而像是一个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的小孩。她瘪着嘴大叫道:“勿乞,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去强暴那个女人?熊金,熊银,把勿乞抓起来,生阉了他,让他进宫里陪本宫!”

  熊金、熊银对视了一眼,同时大笑应了一声。熊金摩拳擦掌乐不可支的叫道:“公主殿下,是用刀割呢,还是用锤子砸?或者,我们弄一窝食金蚁,活活把这小子给啃了?”

  大雨倾盆而下,天地一片苍茫。

  勿乞深深的凝视着鄣乐公主通红的双眼,突然飞扑而上,一把搂住了鄣乐公主的细腰,重重的一口吻在了她的嘴上。他的舌头轻松的突破了鄣乐公主茫然不知所措的轻微抵抗,迅速的占领了她小嘴大量的领土。一阵熟练缠绵的法式深吻后,勿乞凑到了鄣乐公主耳朵面前,用乐小白特有的无耻精神温柔的说道:“就算我被那个女人强暴的时候,我想着的,也是你!”

  数百道强横的神识正在观察这边的动静。当这些强大的修士听到勿乞这开天辟地一来近乎于最无耻的话时,很多神识都带着一丝茫然,缓缓的收了回去。当无耻近乎于‘道’时,对这些修士造成的心理冲击,实在不亚于一次小型的雷劫。

  鄣乐公主已经软在了勿乞怀中,她呆呆的看着勿乞,低声问道:“你是,被那,不要脸的女人……给……”

  勿乞用力的点了点头:“我是受害者!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一个!其他的女人在我心中,和僵尸无异。”

  鄣乐公主,嫣然一笑,用力的抱住了勿乞,大声的笑了起来。

  ******就算我被强暴的时候,想着的也是你……

  呃,我感觉,猪头写了这么多年书,这句话也是猪头写出来的最无耻的一句了!

  什么都不说了,同志们,眼泪吧嗒的……

  还有推荐票么?给猪头投下来吧!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