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秦死囚(六月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秦死囚(六月第二更,求月票)

  山岭之间,一处难得的方圆近千里的平坝内,楚项八万精兵正筑城而据。一些士卒在出艹,一些在修炼,还有一些则是带着那些拉拽战车的独角犀牛,在平坝内一条小河边洗刷这些实力强大的犀牛妖兽。

  楚项雄兵掘地挖土筑城,所筑土城方圆有三十里,城中有一座极高的望台,同样是土石筑城。高一百五十丈,顶部长宽两丈的望台上,项他、项庄两员大将,正披甲仗剑,气鼓鼓的站在望台上,双眼发直的看着远处。两人的目光无神,没有焦距,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过了足足一刻钟,项他才低声问道:“亚父不在,我等该如何?”

  项庄狠狠的瞪了项他一眼,他低声骂道:“我只会杀人,动脑子的事情,休要问我。亚父不在,不是有书信过来么?只是,天下女人都不可靠,刚回来就惹得大王大怒孤身出营的,还有现在带人来这里的那两个,都不可靠,不可靠!阿呸,一群女人凑一堆,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项他骇然道:“不至于如此吧?你我修炼蚩尤不灭魔神功,三百六十处气穴中魔神之力已经凝成魔元精珠,实力可比凝成元神的修士,想要杀我们,可没这么容易!”

  项庄重重的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他不耐烦的低声咆哮道:“再厉害又怎么样?大王呢?大王不见了,不见大王,楚项雄兵的士气、战力凭空削弱五成以上。没有蚩尤旗,我等尚未大乘的不灭魔神功,十成魔力最多能发挥三成。你我也不过和元婴巅峰修士相当,还打什么?”

  两人正在这里计议,下方一座营帐中,黑衣如雾的虞姬、白袍胜雪的月貚,以及另外两位身穿夷地宫裙,绿发如云,面容精致绝美,带着浓郁自然气息,宛如山精野魅的女子,一起走了出来。虞姬和月貚的衣着打扮都极尽简练,而那两个女子身上宫裙却是华美无比,黑色的宫裙上绣满了各色瑰丽花纹,身上还佩戴悬挂了数十件精巧的玉璧、玉佩等装饰物。

  这些玉璧、玉佩都是光芒隐隐,内有符文流转,显然都是极其强大的法器,而不仅仅是装饰用的摆设。

  两个女子的眼眸更是呈现出瑰丽的墨绿、深紫色,嘴唇则是淡淡的黑红色,绝美的容貌,给人一种妖异艳丽到了极点的感觉。她们身边有数十名女子跟随,全部是头戴高冠,身穿黑袍,面部、手上暴露在外的皮肤上,密布着黑色的纹身。那纹身不是普通的毒虫猛兽之类,而是细细密密的古老符箓,宛如无数虫子一样在这些女子白皙的皮肤下蠕动爬行好似活物。

  看到这群女子走了出来,望台上的项庄脸色一变,他蓄了一大口吐沫就要朝这些女子头顶吐去。幸好项他动作快,一把抓住了项庄,将他向后推了好几步。‘阿呸’一声,项庄的口水吐在了望台上,震得王台上的土石都裂开了好几条口子。

  虽然被项他阻挠了自己喷口水的好事,项庄却依旧是不依不饶的挣扎着,朝虞姬、月貚数女骂了起来:“妖女,所谓祸水,以你等为甚。他娘的,你们会让我们八万儿郎全死在这里。一群混账女人,你们只能在床上让男人玩弄,哪里轮得到你们来指挥军队作战?”

  虞姬、月貚面不改色的笑了,那两名身穿宫裙的女子则是眉头微微一蹙,轻轻叹了一口气。其中一女子举起右手,展示了一块雕成虎形的兵符:“项庄将军,兵符在此,你若是不听我等号令,就休要怪我等军法无情。以项庄将军的修为,砍下你头颅三五十次,你也会殒命当场的吧?”

  项庄气急败坏的仰天咆哮了一声,愤愤的踏着一团血云冲天飞起,遥遥的飞向了远处洗刷独角犀牛的小河。手持兵符的女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向身边另外一宫裙女子低声说道:“姐姐,你看?”

  那女子无声的摇了摇头,随后才向虞姬、月貚轻盈行礼道:“赤鬓、绿眉让两位姐姐见笑了。项家雄兵,桀骜不逊,这在大楚也是出名的。此次还要两位姐姐帮助赤鬓、绿眉镇抚他们,否则真的大事不妙。”

  虞姬、月貚对视一眼,齐齐点头道:“我等遵命就是。”

  几个女子正在这里低声商议,四面八方突然传来了闷雷一样的喊杀声。冲天的煞气从四面八方喷薄而起,远远看去,从这块平坝四面八方的山岭之上,都有身穿黑色甲胄,宛如潮水一样的大秦甲士席卷而下。这些大秦甲士中,八成以上人是后天武者修为,一成以上是先天真人的实力,然后就是寥寥的七千多名金丹修士,以及五十几名元婴修士。

  大秦律法严苛,凡是触犯律法者,全部抓捕入狱,没有丝毫情面可言。在大燕朝,元婴地仙若是触犯刑法,只要不是谋逆作乱,任你施为,燕丹也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约束。可是在大秦,就算是元婴地仙若是无故杀人,依旧会被视为凡人一样逮捕宣判。故而这些死囚重犯中,金丹修士不在少数,元婴修士也有五十几名。

  除开这些架着遁光朝土城冲杀而来的修士,其他的先天真人和后天武者,都一边狂奔,一边吞服了出发前发下来的丹药。这些丹药都是激发潜能,燃烧姓命乃至魂魄,让一个人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得到极大爆发的虎狼之药。先天真人服食了,会在一刻钟内拥有相当于金丹修士的力量;后天武者服食了,会在半刻钟内得到相当于先天真人的力量。

  他们的前胸、后心,双臂、双腿上,也有符箓光芒突然闪起。胸前胸后的符箓,是禁魂控尸的魔咒,能够让他们被人杀死后,只要尸体保持完整,依旧能在短时间内暴起杀人。双臂、双腿上的符箓,则是各种增强速度、增加力量和爆发力的符文,能最大极限的增强这些死囚的战斗力。

  所有死囚眉心都有黑色符文闪烁,这些符文时大秦官府设下的控神符咒。一旦他们有临阵脱逃、畏死不战的行径,他们会立刻被抹杀魂魄,他们的身体会立刻自爆杀伤周围的敌人。就算那些金丹、元婴修为的修士,他们的眉心也依旧有这样的符文闪烁,大秦律法森严,对一切人都一视同仁,哪怕是修为强大的修士,也免不了元神之中被设下禁制,严防他们在服刑之时逃窜。

  这是数百万名被逼到了死路,不得不亡命一搏,以求脱去罪责、升官发财的嗜血野兽。

  伴随着山崩海啸的喊杀声,从东方山岭上冲下的大秦死囚,已经冲到了土城外一队正在艹练的楚项雄兵面前。这些死囚‘嗷嗷’嚎叫着,举起兵器就朝这些楚项精锐扑杀了过去。十万对八百,这就是那一块平坝上的实力对比。黑色的死囚浪潮几乎是瞬间包围了这些楚项的精锐。

  八百楚项雄兵结成阵势,轻松的挥出一条条血色罡气击杀冲来的敌人。他们当中最弱的一个士兵,都有着相当于金丹初期的实力。兵器上挥出的血色罡气长达数十丈,一击就能将数百敌人拦腰斩断。

  但是让这些楚项雄兵惊骇的事情发生了,这些被拦腰斩断的大秦死囚,他们的身体内不见丝毫血液流出,他们的下半截身体快速的冲了过来,他们的上半截身躯,也用两条手臂当做腿子,努力的朝这边爬行过来。楚项雄兵并不精擅法术神通,他们只是有着强大的肉身和庞大的真元魔力。面对如此诡异的一幕,寻常修士都能用各种禁制法术灭杀敌人,他们却只能被动的劈出手上武器。

  那些大秦死囚的身体突然炸碎开来,宛如大燕朝家族秘密培养的‘刺’一样炸开。

  他们的每一个细胞都炸碎开,好似细胞内充满了高压气体一样炸开。他们的体液变成了漆黑的药汁,散发出浓郁的药草味,劈头盖脸的泼洒在了楚项雄兵的身上。一些士卒来不及运气护身,被药汁泼了满身满脸都是,当即皮肤冒出了无数白色的浆泡,眨眼间身体就被腐蚀出了大片的溃烂伤口。

  受伤的楚项雄兵们惨嚎起来,他们纷纷运起和项羽等人修炼的同源魔功,身体的强度、防御还有恢复能力瞬间得到了数十倍的增强。他们的皮肉蠕动,急速的恢复着被腐蚀的身体。黑色的药汁和他们体内喷出的血光相互溶蚀,发出刺耳的‘嗤嗤’声响。

  大片血光从这些楚项雄兵体内涌出,牢牢挡住了继续向他们喷射的黑色毒汁。这些楚项雄兵正在演武艹练,故而身上没有穿戴甲胄,才被大秦死囚们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他们一旦运起魔功,周身血光的防御力也不弱于上品法器铠甲拥有的防护力量,他们结成大阵,挥出道道血光,朝土城冲杀过去。

  数万死囚牢牢围住了这些楚项雄兵,亡命的朝他们冲杀过去。一个个死囚的身体炸开,强大的冲击力让血光不断涌动。楚项雄兵就好似一群强大的狮子,在大群行军蚁的汪洋中艰难的挣扎。

  蚁多咬死象,终于,数十个落后的楚项雄兵被这些‘嗷嗷’怪叫的大秦死囚从阵列中强行拖出,一通暴风骤雨一样的砍杀将他们剁成了粉碎。兵器和这些楚项雄兵的身体碰击的时候,刀锋倒卷,刃口喷火,溅起大片火星。楚项雄兵身上只是出现了一条条微不足道的伤口,而且还在急速愈合。

  但是当数千刀、数万刀,绵绵不绝的刀剑砍在了他们的身上,楚项雄兵们也就只能惨嚎着被剁成肉酱。

  最终,八百楚项雄兵只有三百不到的人活着撤回了土城,其他五百余人全部阵亡。在他们身后,足足倒下了三万多名大秦死囚,黑色的血浆和红色的血肉,铺得满地都是。平坝上,数百万大秦死囚蜂拥而来,瞬间淹没了整个平坝。超过三万名正在土城外活动的楚项雄兵,被团团包围。

  章邯悬浮半空,手持令旗,厉声喝道:“死战!死战!杀!”

  大秦的死囚们,宛如发狂的恶鬼,疯狂的嚎叫起来:“死战,死战!”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