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春申国主(六月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百四十三章 春申国主(六月第三更,求月票)

  大秦死囚宛如山崩海啸,疯狂的冲击着楚项雄兵的阵脚。分散在四周的楚项雄兵每一队最多数百,少则数人数十人,根本无法阻止有效的抵抗。专门锻体的楚项雄兵,面对金丹人仙、元婴地仙的道法攻击,也并没有太好的防御手段。不过短短半刻钟的功夫,被包围在土城外的楚项雄兵,就有三四千人被疯狂的大秦死囚杀死。

  每一个楚项雄兵,都杀死了三十倍以上的敌人。但是他们杀死的敌人越多,漫天飞溅的毒水药汁就越多,对同僚的负担就越大,也就更加快了他们覆灭的速度。第一批楚项雄兵被杀后,紧接着又有更多的楚项雄兵顶不住人潮的冲击,被人流践踏在地,被乱刀剁成肉泥。

  就在这一片混乱之中,项庄突然厉声高呼起来:“纵横睥睨,唯我楚项!战无不胜,唯我楚项!”

  数万楚项雄兵同时高呼起来:“纵横睥睨,唯我楚项!战无不胜,唯我楚项!”

  项庄周身喷出高达十几丈的血光,宛如一面战旗在高空中飞舞。他举起利剑厉声高呼道:“楚项男儿,随我杀敌!休要看他们人多,一群土鸡瓦狗,我们一鼓可以扫荡之!”随手一剑劈出,一道剑光射出里许远近,沿途数百大秦死囚被项庄一剑劈成两段。但是数百死囚的身体同时炸开,无数毒汁药水漫天乱溅,又有数十名楚项雄兵被太多的毒汁喷洒在身上,他们的护身血光黯淡下来,被毒汁腐蚀了身体。

  但是这一剑,却让所有的楚项雄兵都发狂了。项庄是除了项羽之外,楚项第一勇士,同样是力能拔山扛鼎的神勇之士。当项羽不在营中,所有楚项雄兵唯一服气的人,也只有项庄。所有楚项雄兵同时大声呼喝,纷纷举起兵器,朝项庄身边汇聚过来。甚至那些身处土城中的楚项雄兵,也都冲出了土城,结成大阵一路杀戮着无穷无尽的大秦死囚,一边向项庄靠近。

  项庄得意洋洋的仰天大笑,他骑上了一头独角犀牛,策动这头身高两丈左右的犀牛怪用最快的速度奔腾起来。这一头犀牛发力狂奔,四周小河中的数万头独角犀牛同时仰天嚎叫着,脚下喷出了大片的烟云,居然纷纷腾空而起,在离地尺许的高度,快若疾风一样急速奔驰。

  数万头体型壮硕的犀牛在平坝上放足狂奔,所过之处一切都被碾成了肉酱。哪怕大秦死囚中那些元婴修为的修士,也不敢硬抗数万结成妖丹的犀牛怪的正面冲击。那是一股足以摧毁一切军阵的毁灭力量。项庄骑在犀牛背上,带着数万犀牛‘嗷嗷’大叫着一路奔驰而过,数十万大秦死囚被犀牛挑死、踏成了厚厚的肉酱。

  越来越多的楚项雄兵和犀牛大队汇合在一起,这些战士飞身上了牛背,大笑大嚷着策骑冲锋。

  土城城头上,赤鬓、绿眉手持兵符大声喝令,严禁士卒私自出城,但是那些楚项雄兵哪里会听她们的军令?有些领军的将领看到了赤鬓、绿眉手上的兵符,但是他们就好似没看到一样,大叫大嚷着带着麾下战士,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城去。

  虞姬讥嘲的笑了起来:“还是老样子。大王在的地方,楚项雄兵战无不胜。大王不在的地方,楚项雄兵战无不败。嘻嘻,不管是谁领兵,没有了大王,楚项的兵,就一定会败阵呢。”

  月貚摊开双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楚项的兵马么?那时候,我已经死了,所以不知道楚项的威名。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有了项羽,楚项雄兵足以横扫天下,没有项羽,楚项雄兵就是一群……”

  撇了撇嘴唇,月貚长声道:“只不过,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大楚太后,就算兵败,大秦一时半会,也打不过去呢。”

  赤鬓、绿眉两个绝美女子,则是气得浑身直哆嗦,她们可没有虞姬和月貚这样看得开,她们眼泪都快流了下来:“怎么能这样?他们怎么能这样?这里是陛下亲自颁发的兵符,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军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不是,这不是……”

  月貚轻轻的叹了一声,她摇头道:“倒不是造反,他们只是不愿意听我们这群女人的命令而已。哎~都是一群有着雄心壮志,想要纵横八方横扫天地的热血儿郎,我们妇孺之辈,怎配得上指挥这些虎狼之士?”

  赤鬓气极道:“可是,大秦动用这么多死囚猛攻,分明有诡计在后,他们这样,这样会死的!”

  一个宽厚有力,充满磁姓的声音从众女身后缓缓响起:“要死就死吧。他们死了,正好拿来炼制不死神兵。不死神兵,是绝对不会违反军令的。这是他们自己找死,和两位皇妃没有任何关系呢。”

  微风微动,一个身高九尺余,身躯肥胖,圆盘盘好似银盆的一张大脸,生了一部三尺长银色美髯,举止之间雍容贵气的老人,突然出现在众女身后。数百名身穿黑色甲胄,面门都被漆黑的鬼神面具遮盖的甲士无声无息的跟随在老人身后,宛如一群黑夜中的幽灵,同样是凭空冒了出来。

  赤鬓、绿眉惊讶的看了老人一眼,飘然行礼道:“赤鬓、绿眉,见过春申国主。”

  虞姬挑起秀眉,挑衅的看了这肥胖老人一眼。而月貚已经带着一丝妩媚的笑容,宛如一团烈火一样扑进了老人的怀里:“君上,许久不见,你还记得当年被你狠心送入宫中的乐嫣么?”

  肥胖老人,当年的楚国春申君,如今的大楚朝春申国主‘呵呵’笑着,一把拍在了月貚高耸的臀部上:“记得,怎么记不得呢?你还帮本君生了个大胖小子嘛!可惜那小子没福气,做了几天大楚国君,就被人一刀给宰了!啧,这位美人是?”春申君黄歇舔了舔嘴唇,死死的盯着虞姬望了一眼。

  虞姬轻轻的笑着,向黄歇行了一礼:“小女子虞姬,见过春申国主。春申君的大名,小女子当年就早有耳闻了。”

  黄歇的目光宛如利刀,好似能将虞姬的衣衫整个扒下来。他低沉的笑道:“是项羽那小子的女人?他倒是有好艳福!嘿,项羽呢?本君用三郡之地,不知道可否将你要来?虞姬,虞姬,果然是美人儿!”

  月貚的嘴唇一抿,狠狠的掐在了黄歇的腰肋软肉上,用力的旋转了一周:“君上莫非还是那老脾气,见一个就爱上一个不成?或许,乐嫣回来错了,乐嫣就不该回来?亏了这两千多年来,乐嫣困守那洞府内苦修[***]育天经,对君上朝思暮想,就想着以一身玄功,再次承欢于君上膝下,今曰看来,乐嫣不该回来!”

  狠狠的对着黄歇的腰肋轰了一拳,月貚转身就走。

  这一拳打得黄歇痛声惨嚎,一拳几乎陷入了黄歇的体内一尺深,差点就打碎了黄歇的护身宝衣。黄歇身后数百甲士同时无声的拔出兵器,带起无数鬼神虚影就朝月貚急冲而上。

  黄歇厉声喝道:“大胆,住手!这是老夫正妃,你们的主母李乐嫣!以后见了她,就和见了老夫一般,任何命令,不得有违!”揉了揉差点没被月貚一拳击穿的腰肋,黄歇笑着张开双手,一把将月貚搂在了怀中:“乐嫣小乖乖,老夫刚才只是玩笑话。项羽那小子,怎可能答应把他的女人卖给老夫?只是玩笑,哈哈哈!你看,这么多年了,正妃的位置,老夫一直为你留着!”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黄歇沉声道:“就连老夫的世子之位,也还为你和我的孩子,留着呢。只要你能为老夫产下一个孩儿,未来的春申国主,就是那个孩子!”

  带着一丝复杂的,微带苦涩的笑容,黄歇轻轻的抚摸着月貚的面颊,低声说道:“两千多年哪!老夫身边美女无数,可是找你,找得好苦!老夫知道你一定来了这里,但是两千多年,你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月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反手搂住了黄歇五尺有余的腰身。她低声说道:“此事稍后再说,你来这里,是否为了这八万楚项精锐?若是再不出手,这八万精锐,可就真要彻底崩溃了!”

  黄歇冷冷一笑,他挺起身体,淡淡的说道:“陛下要老夫来这里接应项羽。陛下卜卦之术已经到了神鬼莫测的地步,算出项羽此番有血光之灾。既然是陛下的旨意,那老夫自当依从。可是老夫虽然来了这里,这些楚项的汉子若是不听老夫军令,那也没有办法!”

  叹息了一声,黄歇搂着月貚,突然仰天大吼道:“老夫黄歇在此!陛下有旨,项庄,速速带兵退回来!”

  正领兵冲杀,和大秦死囚们杀成一团的项庄听到了黄歇的吼叫声,只是摇摇的转过身体,朝黄歇比了一个去死的手势:“老匹夫,我们项家的事情,你管不着!他娘的,是哪个混账东西打开了挪移阵,让这老匹夫跑过来多嘴多舌的?回去老子一定剁了他全家!”

  听了项庄的吼叫声,黄歇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无比欢乐的笑道:“看,两位皇妃作证,项庄不理老夫。他们八万雄师今天死光在这里,也和老夫无关!哎,乐嫣,这里血腥气扑鼻,我们还是返回老夫的封地,逍遥度曰去吧!嘿,项羽小儿,若他死在这里,大楚国朝,为之一清哪!”

  月貚微微一笑,和虞姬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色。

  虞姬正要开口说话,虚空中突然一股庞然巨力笔直的轰了下来。

  “春申君黄歇?朕请你去大秦做客,不知朕可否请得动你大驾?”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