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楚项溃败(六月第四更,求月票推荐!)

第二百四十四章 楚项溃败(六月第四更,求月票推荐!)

  一团乌云冉冉落下,嬴政身后黑气升腾,隐隐可以看到八蛟一蟒在黑气中扭动咆哮。李斯、徐福、鬼谷子等一众文臣站在云团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黄歇。嬴政更是得意的笑着,死死的盯着黄歇不放,一如看到了一条小羊羔的饿狼,恨不得一口将黄歇吞进肚子里。

  如果能收服黄歇,大楚就会有一大块实力落入嬴政手中。在嬴政看来,黄歇不是一个敌人,而是一座金光闪闪的金山,如果不能劝降黄歇,那就绑架了他也无妨。总之黄歇是大楚的重要人物,碰到了,就绝对不能放过。头顶黑气升腾,禹鼎已经带着大片水波从黑气中翻滚而出。禹鼎中已经积蓄了大量的鲜血精气,禹鼎上的各色怪兽图案,正宛如活物一样缓缓流转。

  庞大的压力铺天盖地的当头落下,牢牢的压在了黄歇等人身上。

  嬴政催发了全部修为,死死的压制向了黄歇。他带着森严的帝皇之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若是春申公愿意投靠朕,将世代享受王爵之位。朕,也当以师尊之礼奉之。”

  沉吟片刻,黄歇抬头看着嬴政笑道:“以师尊之礼奉之?老夫不稀罕。要老夫投靠大秦,倒也可以……唔,换个称呼,叫老夫一声好听的,老夫现在就调动兵马围歼楚项雄兵,出动春申国内所有大军,配合秦军攻伐大楚天下。”

  嬴政面色一动,他厉声喝道:“只要春申公提出来,朕莫不依允。”

  李斯、徐福面色微动,正要劝阻嬴政,黄歇已经怪声怪气的大笑起来:“啧,那正好,嬴政,其实这话两千多年前就想对你说了,可惜一直没那个机会啊!啧啧,叫老夫一声亲爹,然后跪下来朝老夫磕几个响头,春申国就是你的啦!哈哈哈,乖孩儿,叫一声!”

  嬴政气得面皮发绿,他怒吼道:“黄歇,亏你也是一代豪杰,你,你,你简直连地痞都不如!”随手一挥,嬴政身后无量黑气凝聚成数百颗水缸大小的黑色雷霆,带着刺耳的雷霆声呼啸落下。

  黄歇‘哈哈’狂笑,搂着月貚的腰肢,骤然化为一道狂风消失得无影无踪。以嬴政身旁鬼谷子的修为,都没能看清黄歇到底用了什么遁法遁走的。鬼谷子只是感觉四周的天地灵气一动,山岭之间似乎有数万道细微的生灵气息微微波动了一下,黄歇就带着月貚,连同身后的数百甲士一起消失。

  赤鬓、绿眉两大美女相互看了一眼,同时举起双手轻轻一拍。

  她们这一拍掌,半空中就有大雨倾盆而下,雨点中还混杂着细细的雪片冰霜,寒气瞬间将数百里的平坝冻成了一块儿冰天雪地。赤鬓、绿眉幽幽叹息了一声,连同身边的数十名侍女身形微微一动,就这么融入了漫天的大雨冰霜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鬼谷子突然大叫道:“这不是修士的道法遁术,而是那些蛮人的天地鬼神众灵术法,比我等术法对天地灵气的利用更加直接,更加诡秘难测。这两个女子,根本就是蛮人女子,不是和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同族之人。”

  虞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举起了双手,手臂上隐隐有细微的玄光闪烁。数百巨大的雷球落在了她掌心,被她细嫩的双手轻轻的一搓就化为乌有。她纵起一团云头,慢条斯理的飞身而起,迅速朝远处遁走。

  徐福身后一名元婴中期修为的术士厉声喝道:“小女人,哪里容得你这样轻松离开?”

  这术士身形闪出,随手朝虚空一抹,就有一道闪烁着森森雷霆电光的黑色符文凭空出现。他随手一指朝虞姬点去,厉声喝道:“留下罢!陛下后宫之中,正缺少你这等倾国之色填充宫廷!”

  虞姬冷冷一笑,她身体骤然消失,与此同时,她曼妙的身形凭空在那术士身后闪出。轻描淡写的一掌击出,宛如烧红的利刀砍进了一块黄油,虞姬的小手无声无息的没入了那术士的身体,从他丹田中透了出来。虞姬细嫩纤长的手指上,一个疯狂挣扎怒吼的元婴赫然在握。轻轻一笑,虞姬小手用力一捏,这术士的元婴顿时化为无数光点飘散。

  身形再闪,暴怒的徐福还来不及出手拦截虞姬,她已经出现在百里开外的一座山头上。她远远的望着这边,轻柔的说道:“大秦始皇帝嬴政陛下?想要将虞姬收入后宫,只要陛下能击败项羽大王就可以。虞姬是大王的女人,除非击败他,否则虞姬不可能跟陛下离开呢。”

  又是一道微光闪过,虞姬的身体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玉瑶从嬴政的车驾内走出,她望着虞姬消失的方向淡淡的说道:“这两千多年来,玉瑶和虞姬、李乐嫣朝夕相处,虞姬修炼的是上古传说中九天玄女的玄女天功,已经有了七成火候,入水不侵、入火不焚,五金之属的兵器,也伤不得她,五行道法,也动不得她分毫。玄功玄妙,动念能遁出万里之外,修成元神的修士施展瞬移神通,也追不上她。”

  淡然一笑,玉瑶沉声道:“有她相助,项羽无疑虎生双翼,陛下一定要小心谨慎。”

  嬴政沉声问道:“那李乐嫣,又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玉瑶淡淡的说道:“李乐嫣这两千多年来,修炼[***]育天经。顾名思义,凝聚[***]玄阴之躯,孕化天道之力。若是凡夫俗子得了她的身体,就能凭空凝聚金丹一枚。若是黄歇这样的高手得到她的身体,有那一道玄阴天力相助,大概能很快突破天仙境界吧?而且能帮助黄歇脱胎换骨,凝聚元神,未来他的修炼速度,也会骤然增强一大截呢。”

  嬴政的身体一僵,他望着玉瑶冷声道:“想法,生擒李乐嫣。朕,想要这一道玄阴天力。”

  玉瑶轻轻颔首道:“也许,有办法。在李乐嫣掌握春申国一定权限之前,黄歇是休要想碰她的。有机会的。”玉瑶抿着嘴温柔的一笑,轻轻的帮嬴政整理一下略微有点凌乱的衣领:“好了,好了,不要和以前一样,看到什么好东西就想要抢到手里来。先把正经事办了。没有了项羽,楚项雄兵战力下降了何止一倍?先将他们铲除了才是正经。”

  禹鼎内传来了隐隐的波涛滚动声,鲜血已经充满了禹鼎。无数芝麻粒大小的水生妖魔的虚影在这一片血海之中挣扎扭动,不断发出细小但是清晰可闻的长啸。

  项庄带着楚项雄兵一阵冲杀,已经将大秦死囚斩杀了无数。就连那数十名元婴修为的死囚,也已经被项庄、项他两人联手诛杀。当楚项雄兵结成了阵列,骑上了独角犀牛,虽然没有套上配套的战车,但是数万楚项骑兵的战斗力,也已经足以震骇他人。

  尤其是项他手持一面黑色长幡,从土城附近召唤出了数万头不死神兵随着他们飞扑冲杀,更是让大秦的死囚们难以阻挡。楚项雄兵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血光冲天而起,无数尸体残骸遍布满地。

  但是所有被杀的大秦死囚体内的精血都凭空消失,被徐福等人的秘法吸入了大鼎之中。

  更多的大秦死囚不断从山岭之上冲下,源源不断的涌入平坝,疯狂的冲向了纵横冲杀的楚项雄兵。

  冷眼看着那些亡命冲突的死囚,嬴政突然冷漠的说道:“差不多了,徐福,动手吧。这些死囚临死之前,能为我大秦做点贡献,倒也不枉费在这人间走一趟。等他们死后,脱了他们的罪责就是。”

  徐福拱手应命,随后他阴阳法眼内奇光闪烁,一颗黑色符文闪耀着森森邪气,在徐福眉心成型。

  正在急速冲锋的大秦死囚突然身体一僵,他们眉心的符文骤然闪亮,随后他们的头颅同时炸开。

  无数团血花绽放开,这些骤然暴毙的死囚体内精血凭空出现在禹鼎之中。他们的体液、骨肉,则是炸成了漫天的黑色毒水药汁,带着刺鼻的药味,铺天盖地的化为一道黑色的洪流,冲向了项庄带领的雄兵。项庄厉声高呼,他指挥的数万雄兵体表同时喷出大量血光,牢牢的护住了数万精锐。

  黑色的毒水药汁和血光重重的撞击在一起,迅速腐蚀着血光,让楚项雄兵们体内的真元魔力急速消耗。‘嗤嗤’声中,血光变得越来越稀薄,渐渐的就薄得好似一张薄纸,眼看就要被不断涌来的毒水腐蚀一空。

  ‘当啷’一声巨响,禹鼎内积蓄的庞大精血骤然化为一道巨大的灵气,被那些镇压在鼎内的凶悍水妖吸收一空。这些被镇压在体内也不知道有多少年的水妖纷纷仰天怒吼,他们吸收了这些精血所化的灵气后,纷纷张嘴喷出了一道本命妖力。

  漆黑发亮的妖力冲天而起,注入了嬴政身后盘旋飞绕的八蛟一蟒体内。

  原本长达百丈左右的八蛟一蟒身体骤然膨胀到三百丈许,无论是体积还是气焰,都骤然膨胀了数倍。嬴政周身散发的法力波动变得宛如怒海浪潮,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法力波动化为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不断从嬴政体内翻卷而出。

  以数百万死囚的精血为祭,借助禹鼎的浩大神威,嬴政强行将自身修为提升到了无限接近天仙的境界。

  嬴政仰天大笑,他随手祭起秦皇剑,金光灿烂的秦皇剑化身为一条长有百丈的蛟龙,骤然变成了无数道凌空飞射的金色剑气,乱杂杂的朝下方的楚项雄兵击杀过去。嬴政厉声喝道:“九龙鼎天**,剑扫[***]!”

  无数金色剑气覆盖了方圆千里之地,风云变色,天地灵气被剑光吸纳一空。天地之间再无其他气息,再无其他光芒,只有嬴政的黑龙之气和金色剑光充斥虚空。

  数万不死神兵被剑光轰成粉碎,一个又一个楚项雄兵在金色怒潮中粉身碎骨,大群大群的独角犀牛怪仰天哀嚎着,想要冲出这一片死亡剑光的覆盖范围。但是剑光无处不在笼罩了万物,所有独角犀牛怪纷纷喷血倒地,骨肉魂魄全部被剑光斩碎。

  项庄、项他等项家将领怒吼着冲天而起,燃烧了体内的魔元精珠,想要挡住这无边无际的剑光。

  但是剑光闪过,项庄、项他等人纷纷浴血飞坠。项他怒吼,他随手打出十几块竹板制成的符箓,化为大片青光,裹住了一众项家的亲信将领和亲兵护卫,化为大片青光凭空消失。

  逃走的项家将士不足三千,其他楚项雄兵,被嬴政一剑斩尽杀绝。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