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屈平之力(求月票推荐,六月第六更)

第二百四十六章 屈平之力(求月票推荐,六月第六更)

  嬴子婴手持长枪,身后八条猪婆龙仰天咆哮,不断对项羽冲撞绞杀,在项羽身上带出大量伤痕。猪婆龙是蛟龙的一种,在蛟龙之中,只能算是血脉淡薄的下品蛟龙。但是猪婆龙鳞甲厚重,蛮力极大,四爪锋利,可以开山辟石,虽然在蛟龙一脉中地位极低,可是实力却不比正统蛟龙稍弱。

  若是能飞升为天仙化身真龙后,猪婆龙化身真龙的实力只有其他蛟龙化身真龙的三成左右。但是在蛟龙时期,猪婆龙的实力绝对不会比任何一头血脉浓度高的中品、上品蛟龙弱到哪里去。

  嬴子婴同样修炼九龙鼎天**,所用的龙魄是八条猪婆龙,这也让他拥有了猪婆龙的一些特姓,那就是**强横,神力无双。仅仅论起肉身力量,他甚至比凝聚了八蛟一蟒的嬴政还要强上数倍,只是在神通法力上不如嬴政而已。他如今孤身一人拦住了重创之后的项羽,居然和项羽打得有声有色、丝毫不落下风。

  项羽仰天怒吼,盘龙枪已经在刚才的鏖战中被摧毁,项羽如今只能赤手空拳对敌。他毫无章法的挥动双拳,对着嬴子婴就是劈头盖脸一通乱砸。嬴子婴手中长枪法度森严,一招一式没有什么花巧招数,只是堂堂正正宛如一座大山一样,借着一身神力向项羽不断压迫过去。

  重伤之余,又刚刚入魔,消耗了浑身力量九成的项羽挡不住嬴子婴的八蛟之力,被长枪打得连连倒退,枪尖动辄在他身上带起道道血箭。项羽不断发出低沉的、没有丝毫理智的咆哮声,宛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亡命的向嬴子婴不停扑击。他虽然力气消耗太多,杀伤力大减,但是身体的恢复力却达到了一个变态的程度。嬴子婴在他身上挑出的道道伤痕,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彻底的回复。任凭嬴子婴在项羽身上捅出了数十上百的透明伤口,依旧无法杀死项羽。

  燕丹冷眼看了一阵嬴子婴和项羽的争斗,突然举起右手长声道:“诸将听令,联合秦王子婴,诛杀项羽。”燕丹朝四周人众使了个眼色,嘴唇微动,下了另外一条命令——配合嬴子婴诛杀项羽,让嬴子婴冲锋在前。诛杀项羽后,立刻全力下杀手,将嬴子婴生擒活捉。若是不能生擒,就将他当场格杀。

  荆轲首先大笑了起来,他身体一扭,骤然化为一道拳头粗细晶亮刺目的白虹,横贯百里虚空,笔直的穿透了项羽的身体。太白贯曰惊龙诀,这是取自当年荆轲一怒而刺秦皇嬴政,宛如太白贯曰,长虹破天。他一身太白精气凝聚为一道穿透力极强的白虹,宛如神兵利器,就算是上品法宝乃至灵器之类,也是一道白虹贯穿而过,毫无阻隔之力。

  项羽的身体,也被荆轲一道白虹打出了碗口粗细一个透明窟窿。而且被贯穿的伤口光滑整洁,没有丝毫的毛刺。伤口血肉不断的蠕动想要修复身体,却有一道杀伤力极大的锐气残留在项羽伤口附近,新生的血肉刚刚延伸开,就被那道锐气搅成粉碎。以项羽魔化的不死魔神之身,依旧无法在短时间内修复伤口。

  荆轲一声长啸,带着周身冉冉白气在数十里外凝出身形。他轻轻的喘息了一声,看着项羽仰天大笑:“项羽小儿,荆轲一击,可够你消受么?”太白贯曰惊龙诀,聚集了荆轲全身之力,行破釜沉舟一击,全身精气神凝于一处爆发不可思议的巨大力量,这就是荆轲功法的精义之处。故而虽然是一击,对荆轲的负担却是极大,一击之下,荆轲浑身真元耗费了大概五成左右,所以他才气喘吁吁的,忙着运息恢复功力。

  项羽双眸中血光喷射,他怒视荆轲仰天嚎叫道:“荆轲,某当杀汝!”

  身躯魔化,元神魔化,项羽此刻已经失去了正常的理智。谁对他造成的伤害越大,他的本能就驱使他去攻击谁。荆轲一击,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重的杀伤,项羽立刻丢弃了正在放手攻击他的嬴子婴,大吼大叫着挥洒着漫天血光,朝荆轲冲了过去。

  嬴子婴长笑一声,当即挥动长枪,连续点出数十道澎湃的猪婆龙形黑色长虹,连连击中了项羽。沉重的打击将项羽身上大量血肉炸得支离破碎,又露出了他淡黑色的骨骼。蚩尤旗发出尖锐的战士怒啸之声,大片血光从项羽体内涌出,融入了蚩尤旗中,弥漫了方圆百丈之地,牢牢的护住了项羽本体。

  嬴子婴再次出枪,结果龙形长虹打在蚩尤旗上,只是荡起了几处微不足道的血色涟漪,并没有击伤项羽本体。反而嬴子婴长枪被蚩尤旗一阵翻卷,震得他手腕剧痛,长枪差点脱手飞出。嬴子婴大骇,他急忙拖着长枪向后撤退,项羽却又已经被他的攻击吸引了大半注意力,反手一拳就朝嬴子婴砸了过来。

  蚩尤旗内突然喷出一股浩浩荡荡的血煞精气,迅速融入了项羽劈出的这一拳,化为一头头生利角的猛虎拳罡,带着凄厉的虎啸声向嬴子婴后心击去。这头长有数十丈的血色虎影一出,四周天地灵气骤然被席卷一空,山林上的花草树木同时枯萎死亡,森森死气从地下疾冲而起,化为无数黑漆漆的手掌带着乖戾的鬼啸声朝嬴子婴的身体抓了过来。

  嬴子婴一个不提防被这些突兀冒出来的黑色手掌抓住,他身体被黑色手掌死死扣住,一时间动弹不得。血色虎影迅速靠近他的身体,在接近嬴子婴后心时,血色虎影急骤压缩,最后缩小成了一个人头大小的拳印,重重的砸在了嬴子婴的后心正中。

  一声巨响,无数战号声响起,嬴子婴身上龙袍粉碎,脊椎骨被一拳打得寸寸碎裂,他七窍中同时喷出一道鲜血,被拳印一击打飞了数里开外。

  看到嬴子婴被项羽重创,燕丹狠狠的一拍掌,大笑道:“妙极!速速生擒嬴子婴!”

  话音未落,嬴子婴带来的那些护卫齐声呐喊了一声,他们的皮肤突然炸开,露出了皮肤下闪耀着夺目光芒的金属身躯。这些护卫全部是蒙着人皮的金属魔俑,眼看自己护卫的对象受伤,当即展示出了本来面目,大步朝嬴子婴冲了上来。数百头魔俑围绕着嬴子婴站成了一个圆形大阵,他们脚下都有刺目的精芒闪烁,迅速勾勒出了一个硕大的挪移阵图。

  庞大的灵气从这些金属魔俑体内冲出,涌入了挪移阵图中,提供给了挪移阵图足够的力量破开虚空。嬴子婴和数百魔俑的身形骤然一阵模糊,随后凭空消失不见。

  “呀?”墨翟惊讶的看着嬴子婴和那些魔俑消失的方向,他欣然笑道:“将挪移阵图的一部分铭刻在魔俑之中,在需要使用时,数百魔俑发动体内禁制,就能立刻布成一座移动的挪移阵图?果然是奇思妙想、妙不可言!这一定是鬼谷子的巧思,其他人哪里有这样的本领?”

  荀况也颔首笑道:“一定是王诩老兄的手段,奇门遁甲、机括暗器,天下能和墨门相抗的人,只有王诩老兄一人尔!”

  墨翟见猎心喜的揉搓着双手:“不知秦军这魔俑到底威力如何,说不得,墨门这些年制造的那些强力战具,要拿出来和秦军见个胜负了。嘿,尤其是墨城,老夫也一直想要看看,墨城到底有多强的威力哪!”

  两人在这里赞叹鬼谷子的神通手段,那边燕丹已经亲自带领众多将领和大臣,将项羽里三圈外三圈的彻底围困。韩非、苏秦、率领众多大燕修士,布置各种禁制阵法,将虚空遮盖得严严实实,项羽怒吼着左右冲突,却哪里冲得出去?

  身躯壮硕巨大宛如一块铁锭的樊於期手持两柄月牙短戟,毫无畏惧的冲上去和魔化的项羽近身交战。樊於期修炼的主要功法,就是不坏门的大地金刚不坏之躯,故而**强横得令人咋舌。他体内更有一块威能强大的先天灵物隐藏,似乎正好是戊土属姓的先天灵物,樊於期的肉身得到先天戊土之气两千多年的滋养淬炼,肉身的防御让旁观观战的勿乞都不由得连连摇头。

  “简直就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打不烂啊!”看到项羽连续数百拳打在了樊於期的身上,却只是荡起了大片火星,就连樊於期的毫毛都没伤损一根,勿乞不由得连连摇头。

  肉身淬炼是一个耗费时间苦功夫。樊於期同样有先天戊土灵物随身,他耗费了两千多年锻炼出的大地金刚不坏之躯,已经达到了天仙境界以下的肉身极限。除非是天仙出手,否则就连万应老龙都无法伤损到他一片儿皮肉。和樊於期的肉身比起来,勿乞的地仙法体简直就和鸡蛋壳一样脆弱。

  “想开一点,他苦修了两千多年,我才修炼了多久呢?”勿乞龇牙咧嘴的看着和项羽正面硬憾的樊於期,只觉得牙齿一阵阵发酸。

  骤然间又是一道金光闪起,五大妖王中肉身最强悍的金甲也加入了战团,配合樊於期近身牵制项羽。金甲的本体是异兽食金甲,自幼就吞噬五行金精之气,故而肉身强横无比,比樊於期的身躯的强度更大。两个肉身变态的家伙缠住了项羽,那就真的让项羽没有了任何逃跑的机会。

  眼看大燕群臣就能将项羽当场击杀或者生擒了他,虚空中突然分开一条漆黑的缝隙,两只宛如白玉雕成的大手缓缓的向下方压了下来。

  一指点出,苏秦、韩非率领数万大燕修士布下的禁制粉碎。

  一掌拍出,樊於期和金甲闷哼一声,被一掌打飞百里之外,身体陷入地下足足有数十里深。

  那两只大手轻轻的抓住项羽,迅速带着他没入了虚空中那一道黑色缝隙中。

  “燕丹陛下,项羽乃我大楚第一猛将,却不能让陛下斩杀了呢。”

  “大楚屈平,在此有礼了。大楚,大燕,向无瓜葛,你我大敌,都是大秦。不如大楚和大燕联手,共同抵御大秦如何?”

  看着被那两只大手迅速拖入虚空黑色缝隙的项羽,燕丹沉吟片刻,厉声喝道:“善!”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