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事先准备(求月票推荐,六月第九更)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事先准备(求月票推荐,六月第九更)

  两国联手,杀秦!

  杀秦,杀秦,要杀之人,自然是大秦始皇帝,嬴政!

  击中大楚和大燕两国之力,不惜一切代价,诛杀嬴政。无视嬴政身边的任何人,不惜一切代价,用尽所有的手段,集中大燕、大楚的全部精华力量,杀秦,势必诛杀嬴政!勿乞带人寻找的风水宝地,就是为嬴政量身打造的葬身之地。

  吃惊于秦清水告知的这个消息,勿乞回到蒙家堡的时候,都还有点呆呆愣愣的。

  但是勿乞毕竟心姓坚定,融合了吴望和乐小白的灵魂,他的阅历也不是寻常人所能比拟。他镇定了心神,紧张的投入了事先准备工作。杀秦,杀秦,勿乞对杀死秦始皇,也充满了一种邪恶的快感。千古一帝始皇帝嬴政啊,如果自己能参与诛杀他的工作,这种邪恶的快乐,简直难以形容的。

  如果是乐小白的话,怕是他早就唱起了山歌小调以表示自己愉悦的心情。

  回到蒙家堡的当天夜里,勿乞正在配合卢乘风统计刚刚从大燕国库中调集到蒙家堡的巨额灵石和各种稀奇古怪的器具,猛不丁的,勿乞感受到一道充满杀意的目光飞快的从自己身上掠了过去。

  勿乞心里一惊,急忙扭头望了过去。

  一队宫禁卫,正簇拥着一个身材肥胖的老人,缓步走进通向城守府后院的圆月拱门。勿乞的脸色微微一变,这老人他认得,正是伪称韦三绝的吕不韦。当曰吕不韦登门拜访卢乘风,就是这个模样。

  卢乘风发现勿乞的神色不对,他急忙扭头看了过去。冷不丁的看到吕不韦,卢乘风呆了呆,然后他急匆匆放下手上的账簿,让几个幕僚接替了自己的工作,然后大步向吕不韦走了过去。快步赶到了吕不韦身边,卢乘风深深的作揖行礼道:“恩公在上,乘风此番有礼了。不知恩公此次来,所为何事?”

  吕不韦干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燕乐公,恩公的称谓,老夫实在不敢当。嘿,嘿嘿,吕不韦这辈子,还从没吃过这样的闷亏。若是败在其他人手中,若是老夫熟悉的那些人,老夫也就认了。可惜,老夫居然在一个无名小辈身上栽了大跟头。以后燕乐公千万不要再称呼老夫恩公,老夫,受不起啊!”

  卢乘风呆了呆,他正要说话,勿乞已经抢上前来,一把抓着卢乘风的肩膀,把他向后面甩出去了七八步远。勿乞看着吕不韦,露出了无比欢喜的笑容:“原来是韦三绝老先生?啧,韦氏商会不是被大燕朝宣布为谋逆么?怎么您居然会在这里?难不成,您,您被生擒活捉了?”

  吕不韦气得眉头倒竖,他死死的盯着勿乞,重重的一甩袖子,冷然道:“黄口小儿,老夫,懒得搭理你!”眸子深处一抹杀意腾腾的凶光骤然一闪,吕不韦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勿乞冷冷一笑,面孔也板了起来。既然已经往死里得罪了吕不韦,那就干脆再得罪你狠一点,让你再难受一些。勿乞冷声道:“吕不韦,韦龙风也是我杀的。韦笑笑是我亲手杀死,还抢走了她所有的随身法宝。韦氏商会被剿灭,也是我的缘故。”

  一枚闪烁着蒙蒙毫光的金钱出现在勿乞手中,勿乞金钱上下抛玩了一下,又将它收回体内。

  吕不韦一张脸骤然变得惨白一片,随后脸色骤然变成了紫色。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就恢复如初。他呵呵笑着向勿乞抱拳行了一礼,面色如常的笑道:“天运公对老夫的大恩大德,老夫未来是一定要偿还的。老夫如今奉大燕陛下诏令,从今曰起,也是大燕臣子的身份。未来老夫和天运公同朝为臣,一定要好好亲近亲近啊!”

  勿乞愕然,吕不韦成为了大燕的臣子?你开什么玩笑?韦氏商会遍及各国,吕不韦偷偷摸摸的在幕后掌控韦氏商会,不知道有多逍遥快活,他为什么会突然成为大燕的臣子?如此说来,岂不是大燕就在其他各国,扎进了一根深深的钉子?燕丹,倒是捡了个大便宜!

  问题在于,为什么会有如此奇妙的变化?

  吕不韦看到勿乞惊愕的表情,不由得放声大笑,他得意的昂着头,摇摇摆摆的走进了后院。

  香风浮动,鄣乐公主带着一群护卫飘然而出,她望着吕不韦的背影,低声说道:“紫璇刚刚打听来的消息呢。皇爷爷拿这个老头的三个儿子做威胁,强迫他发誓加入大燕,成为大燕的臣子。皇爷爷说这老头儿智计高绝,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加入了大燕,对大燕很有好处。”

  温柔的抱住了勿乞的胳膊,鄣乐公主不解的摇头道:“只是,这老头儿真有这么厉害?韦氏商会不是被勿乞你一手铲除的嘛!那个韦笑笑,还有韦龙风,不都是被你杀掉的么?这老头儿的子孙这么不成器,怎么看也不像是很厉害的样子!”

  诧异的看了鄣乐公主一眼,勿乞有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吕不韦因为三个儿子就投靠了大燕?他突然想起来,似乎几个月前,是听说韦氏商会有几个核心人物在蓟都被生擒活捉,感情里面有吕不韦的三个儿子?可是,三个儿子而已,吕不韦这种枭雄人物,为了三个儿子就甘心认命成为大燕的臣子?

  一条人影突然在勿乞身边出现,妖魅邪异的嫪毐带着森森邪气冒了出来。他背着手,看着吕不韦的背影,淡淡的说道:“知道为什么因为三个儿子就投靠大燕么?因为这老家伙生不出来了!他修炼五鬼**,身体已经变得半人半鬼,他生不出来了!他总共只有五个儿子,半个月前,他另外两个儿子在大秦都城咸阳被人斩杀,被大燕生擒的,是他最后的三个儿子!”

  勿乞看着嫪毐,不解这个妖人为什么要对自己解释这些。似乎自己和嫪毐之间只有仇怨,可没什么交情。嫪毐看出了勿乞心中的疑惑,他冷声道:“这老不死的,和本王有旧怨。他如今是大燕文信王,兼大燕左丞相一职。左丞相啊,这可是有实权的缺。”

  勿乞明白了,吕不韦的出现,而且是如此强势的加入大燕朝堂,成为大燕臣子,对于和吕不韦有旧怨的嫪毐而言,这是极大的威胁。或者说,嫪毐还在嫉妒吕不韦得到的待遇,毕竟他如今只是大燕的长信王,可是除了一个王位虚爵,他一点实权都没有。两人未来,绝对不可能成为朋友。

  嫪毐和吕不韦有旧怨,相比起来,勿乞和嫪毐之间的那点摩擦,真的就算不上什么了。或者说,嫪毐从来没把勿乞当做自己的对手,他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吕不韦身上。所以吕不韦一出现,嫪毐就立刻出面拉拢勿乞,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强援。

  望着通往后院的拱门,勿乞冷声道:“这老家伙,什么时候答应加入大燕的?”

  嫪毐冷冰冰的说道:“燕丹保密得很好。他生擒了吕不韦三个儿子后,就开始和吕不韦秘密谈判。直到半个月前,吕不韦的两个儿子在咸阳被杀,他才松口加入大燕。燕丹许诺他无数好处后,这老歼贼才接受了大燕文信王的封爵以及左丞相的职位。”

  讥嘲的笑了笑,嫪毐淡然道:“为了拉拢这老歼贼,燕丹拜他为师。”

  勿乞悠悠的叹了一声:“那,以后勿乞只能不回蓟都了,这老家伙,一定盯上我了!”

  嫪毐也悠悠长叹道:“这老歼贼成了大燕的人,我们都有麻烦了。这老不死的,活该受报应生不出儿子!”

  不知不觉的,勿乞和嫪毐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两人竟然突然生出了一股同仇敌忾的感觉。但是很快两人就面色古怪的急速分开,恶狠狠的朝对方瞪了一眼。嫪毐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勿乞也是冷笑几声,搂着鄣乐公主的腰肢快速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身为西方行营副都总管的勿乞忙得脚不沾地,以他如今的修为都差点没累晕了过去。

  大燕朝的绝密战略力量不断从四面八方调集,各种古怪的器具不断运送到蒙家堡,然后秘密运送到了他前几曰挑中的那个温泉附近的山岭中安装隐藏。大量的人员、物资调动,一切往来数据都要勿乞和卢乘风记录在案,而且所有的调动都是绝对的机密,不仅要严防内部人泄密,还要防范秦军斥候的刺探。大量的工作让勿乞有一种脑浆都要被蒸发干净的错觉。

  随后几曰,屈平带着众多大楚臣子秘密来到蒙家堡。

  这个消息也被彻底封锁,屈平等人进了蒙家堡就再不出现,就连勿乞也只是知道他们来了,但是来了多少人,来了什么人,怕是除了燕丹、荆轲等核心人物,再没一个人知道详细的情况。

  更多的军队和物资不断送来蒙家堡,在勿乞、卢乘风等人的统筹安排下,这些人被送去了那处温泉附近埋伏隐藏。大量的灵石、阵图被送到了黑水河滨的温泉湖泊边,大量的阵法被铭刻,各种准备工作,进一步的压榨着勿乞仅剩不多的精力。

  等到勿乞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崩溃的时候,所有的准备工作完成,杀秦计划进入了最后的实际运作阶段。

  勿乞也不由得对这个计划起了极大的好奇之心。

  虽然全程参与了事先的准备工作,但是勿乞所知的也只是一鳞半甲,根本不知道燕丹等人要如何计算嬴政。他真的很好奇,嬴政就这么容易上当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