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五十章 计划开始(求月票推荐,六月第十更)

第二百五十章 计划开始(求月票推荐,六月第十更)

  “哪个王八蛋想出来的主意?感情他们早就盘算好了?”

  蒙山大山之中,浑身是血的勿乞带着几个遍体鳞伤的先天境界士卒,狼狈的在山林之中穿梭。这里是大燕、大秦两军斥候的实际控制区域分割线,两军斥候,经常在这一线的山林中相互厮杀攻伐,每一片山林中,都可能隐藏着对方的精锐杀手。

  纵身越过一条宽有三十几丈的峡谷,勿乞步履踉跄的落在了峡谷对岸。但是他身后的那些士卒却没有这样的修为,他们骤然在对面峡谷边停下了脚步,后方山林中数支强弩激射而出,命中这些士卒的后心,洞穿了他们的身体,将他们带得摔入了峡谷。深有里许的峡谷,这些士卒摔下去后当场变成了一滩肉泥。

  身披重甲的秦貎虎从后方山林中踏着一轮强光激射而出,他身边跟着两名不使用任何法器,直接御气凌空的修士,显然他们是元婴修为的地仙。除此之外,他身边还跟着十二名身后有各色异兆显现的金丹人仙。一行人面带狞笑的飞出,秦貎虎更是冷声喝道:“天运公爵,你的运气呢?你的好运呢?嘿,没想到被我们在野外碰到吧?”

  后方近百丈的地方,秦清水气喘吁吁的带着数十名巡风司的兽武狂奔而来。虽然他们背后都有兽魂虚影闪烁,显然已经发动了兽魂的力量,拥有了先天境界的实力。可是和御气飞行的修士比起来,他们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些,只能勉强跟在后面而已。

  眨眼的功夫,秦貎虎一行人就越过了那条峡谷,追到了距离勿乞不足百丈的地方。

  踉跄着朝前奔走的勿乞大声问候了一通秦舞阳的十八代祖先,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血红色的玉瓶,倒出了一颗血色丹药塞进嘴里。勿乞身后一片黑蒙蒙的雾气涌出,黑气中一柄小小的飞剑贼兮兮的飞来飞去,却比刚才要醒目了许多。

  深吸一口气,勿乞回头怒吼道:“秦貎虎,今曰本公不死,一定和你秦家没完!”

  秦貎虎急速飞向勿乞,他冷笑道:“已经不死不休了,还说这些废话做什么?”秦貎虎手一挥,身后的金丹人仙骤然捧起墨门秘制的击仙弩,密集的弩箭暴风雨一样朝勿乞射去。

  勿乞惊呼一声,他身体骤然一摇,已经化为一片黄气钻入了地下。但是他遁地的速度依旧是慢了一些,一支击仙弩的弩箭在他化为黄气钻入地下之前,已经穿透了他的肩膀,带起了一溜儿血箭射出了十几丈远。勿乞惨嚎一声,迅速的遁入地下,眨眼间就遁出了数里地,然后再次从地下冒了出来。

  勿乞左肩上,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窟窿煞是醒目,鲜血不断从伤口内喷出。他身上横七竖八的十几条伤口都在不断的流血,他刚刚服下血色丹药后,身后的金丹异兆本来已经鲜明了一些。但是经过数里地的土遁之后,他身后的金丹异兆又变得暗淡无光,好似随时都能崩解的样子。

  秦貎虎厉声高呼道:“上,上,宰了他!不能让他逃回蒙家堡!要不是他刚才在那里偷看美女沐浴,我们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堵杀他。宰了他,然后给我回去,把那项羽的女人生擒活捉献给陛下,也是天大的功劳!”

  勿乞气喘吁吁的朝前狂奔,一副真元亏损太甚,已经无法御剑飞行、无法施展遁法的狼狈模样。

  不远处的山林中,一片长草下,几个秦军斥候小心翼翼的从长草缝隙中望向了这边。因为有秦貎虎身边两个元婴地仙和十二个金丹人仙的关系,这些斥候不敢发出丝毫的动静。斥候首领的手上,一颗拳头大小的晶珠正对准了勿乞,晶珠中有一线精光闪烁,宛如野猫的瞳孔一样深邃。

  数千里外,一座高山腰部被人力开凿出的平台上,嬴政高踞龙座之上,冷眼看着面前的一片光幕。那几个秦军斥候手上的晶珠,是鬼谷子用一种奇兽‘碧眼云猫’的眼珠炼制的奇特法器,通过一定的咒法,就能在百万里内,接受到晶珠看到和听到的一切。

  光幕中,勿乞正狼狈奔逃,鲜血一路洒了满地都是,他身上好几处伤口都直透内脏,若非他也有金丹修为,生命力比寻常人绵长得多,这伤势足够致命。他背后金丹异兆若隐若现,显然元气亏耗到了极点。他不驾驭遁光逃走,也只是借助丹药的力量,施展了遁法逃出了数里地就无奈的重新冒出地面,显然他体内经脉也受到了重伤,哪怕服用激发潜力的霸道丹药,也无法支撑他顺利逃生。

  嬴政看着光幕中勿乞狼狈逃命的模样,不由得大笑起来:“这小子,就是偷走了朕黑龙灵戒的小贼!哪位卿家能告诉朕,为何这小子会被大燕自己人追杀?”

  徐福上前一步,冷笑着说道:“陛下,勿乞这厮,按照臣这些时曰在大燕境内安插的坐探得知的消息,是因为运道好而得以封爵。他却不自量力,卷入了大燕朝内部的两派势力的纷争中去。身后追杀他的人,那个脚踏光轮的,是秦舞阳幼子秦貎虎,因为争夺大燕太子幼女鄣乐公主,他和勿乞结怨。”

  指了指光幕中气喘吁吁带着数十名兽武紧追不舍的秦清水,徐福更是冷笑道:“这秦清水,是秦舞阳的族人。贪鄙无能,却曾经是大燕巡风司中风卫大巡狩,位高权重,但是因为和勿乞起了冲突,收到了一些事情牵连,故而丢了官职。秦貎虎和秦清水,都和勿乞有极重的嫌隙。”

  死死的盯着光幕中狼狈逃窜的勿乞,徐福冷声道:“这次显然是勿乞带人在山林中巡探军情,却不知道怎么碰到了对头,被秦貎虎和秦清水临时起意,对他下了杀手。勿乞生于草莽之中,在朝中并无底蕴,秦貎虎身边随从仅仅元婴地仙都有两人,勿乞那里是他们的对手?”

  徐福在这里解说勿乞和秦貎虎、秦清水的矛盾,那边勿乞已经快被秦貎虎追上。

  脚踏光轮,秦貎虎已经追到了勿乞身后不足五十丈的地方。秦貎虎高兴得大叫道:“生擒了他,我要慢慢折辱他,让他知道,和我争夺鄣乐公主的下场!这种猪狗不如的贱种,也敢窥觑大燕公主?”

  两个元婴地仙怪笑一声,随手掐了个印诀,就朝勿乞打出了禁锢禁制。勿乞身边的山岩、泥土突然炸裂,一股无形巨力将这些岩石、泥土紧紧的束缚在一起,迅速向勿乞身上裹了过去。

  勿乞声嘶力竭的嚎叫了一声,他大吼道:“你们真想拼命啊?”

  带着双重蕴意的大吼了一声,勿乞手上突然多了十几张金光灿烂的符箓。他随手将符箓朝身后丢出,然后身体重重的向前一扑,狠狠的扑倒在地。符箓猛的炸开,大片火光席卷方圆里许之地,虚空中大片火球宛如陨石一样呼啸落下,砸得地面四分五裂土石尽成焦土。更有无数水缸粗细的雷霆带着巨响轰下,笔直的轰在了秦貎虎等人身上。

  嬴政等人面前光幕上,秦貎虎身边的两个元婴地仙被雷光火焰炸得浑身焦糊,狼狈的倒退了数百丈,一口口的吐着血。勿乞丢出去的,都是天灵宗的强力符箓,威力堪比元婴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啊!

  十二个金丹人仙,则全部重伤倒地。他们护身法宝被轰成粉碎,身体焦糊的倒在地上一抽抽的挣命。

  秦貎虎脚下的光轮被炸成粉碎,他身上铠甲也裂开了无数的裂痕。巨大的冲击力炸得秦貎虎七窍喷血,双眼翻白的直挺挺的杵在地上,被雷霆轰得浑身发麻的他,就连一根小手指都动弹不得。

  勿乞怒号一声,贪狼剑带着黯淡的黑光飞射而出,居然直朝秦貎虎的脖子划了过去。

  秦貎虎惊呼一声,他身体骤然一个踉跄,勉强避开了勿乞这绝杀的一剑。贪狼剑从他的左肩削过,将他破损的铠甲斩开,将秦貎虎一条左臂齐着肩膀砍了下来。秦貎虎惨嚎一声,肩膀上鲜血四溅,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一头栽倒在地。

  两个元婴地仙嘶声吼道:“小子胆敢如此,死来!”

  他们也顾不上服药疗伤,宛如发狂的猛虎,架起剑光以人剑合一之术朝勿乞当心刺了过来。

  勿乞咬咬牙,死死的盯了一眼当面射来的两道剑光,突然厉声喝道:“秦舞阳,我入你祖宗十八代!”

  伴随着对秦舞阳诚挚的问候,勿乞掏出了厚厚一叠爆炎苻,抖手朝那两道剑光打了过去。

  爆炎苻这种档次的符箓,对元婴地仙完全无效。两道剑光只是被略微震歪了一些,带着森森寒气从勿乞的身上一扫而过。勿乞惨嚎一声,再次掏出一把丹药塞进嘴里,身体化为一道黄气遁入了地面。

  但是嬴政等人从光幕上看得清楚,两道剑光一道从勿乞心口直接穿过,另外一道剑光则是扫过了勿乞的腰腹,差点将勿乞拦腰截成两半。

  嬴政大笑起来,他抚掌跺足大笑道:“妙哉,看燕国臣子如此内斗,简直是妙不可言!速速将所有场景录下,事后将这些场景送去大燕燕乐公府,让勿乞身后的人,和秦舞阳内斗吧!”

  大笑了几声,嬴政的双眸骤然一凝,他冷声道:“刚才,那秦貎虎说什么?勿乞偷看虞姬沐浴,故而……唔,虞姬若是在那里,不知道,啊,哈哈哈!”

  他扭过头,看向了坐在他身边的玉瑶。

  玉瑶淡淡一笑:“虞姬若是在沐浴,那么,李乐嫣很可能也在的。”

  嬴政双眸中,顿时神光大盛。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