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秦皇出动(求票,6.2第一更)

第二百五十一章 秦皇出动(求票,6.2第一更)

  “追上去,宰了他!清水,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秦貎虎抱着被齐肩削断的胳膊凄厉的嚎叫道:“他是西方行营副都总管,若是让他回到蒙家堡,我们都会被军法严惩,起码也是终身流放!一定要宰了他。他已经身负重伤,真元耗尽,你一定要宰了他!”

  对着后方狂奔而来的秦清水怒吼了几声,秦貎虎嘶声吼道:“两位供奉,速速救我!快救我啊!我的胳膊,给我接上,给我接上!唉,快点救命,把他们都救醒啊!”

  两个元婴地仙同时吐了一口血,强撑着被勿乞灵符炸伤的身体,摇摇摆摆的走了回来,忙不迭的找到秦貎虎被削断的胳膊,帮他接在了肩膀上。只是勿乞的剑光霸道,不仅削断了他的胳膊,还腐蚀吞噬了他伤口附近的一部分血肉。两个地仙找到的秦貎虎断肢,已经干瘪宛如芦柴棒。

  没有某些珍奇的丹药,秦貎虎这条胳膊就算接上了,这辈子也无法运用自如,对他未来的修为,也是一个极大的阻碍。看着自己这条不诚仁形的胳膊,秦貎虎气得仰天嚎叫怒骂起来。只是重伤之余,秦貎虎很有点中气不足,他嚎叫怒骂的声音,也不过比猫叫大一点而已。

  除了断肢重伤的秦貎虎,还有十二个金丹人仙重伤在地。勿乞的灵符爆发出的威力堪比元婴中期地仙的全力一击,虽然有两个元婴修为的修士扛住了七成以上的灵符杀伤,剩余的三成余劲依旧炸得他们肢体碎裂,好几个金丹人仙都离死不过一口气。两个元婴地仙挣扎着跑回来,忙不迭的救死扶伤,掏出大把的丹药塞进这些人仙嘴里,唯恐他们多死了几个,回去秦貎虎无法交差。

  “勿乞啊,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啊!”秦清水带着大批兽武,宛如一群发疯的公牛一样从秦貎虎身边狂奔而过。他一边疾奔,一边大吼道:“老祖您放心,这勿乞,今曰死定了!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一声蛇鸣冲天而起,秦清水背后的玹阴幽冥蟒兽魂摇晃着三个硕大的蛇头飞出,秦清水周身阴风乍起,他散发出的气息骤然提升到了金丹巅峰境界。幽冥蟒兽魂几乎凝化为实体,喷吐着毒雾阴风朝勿乞急追了过去。

  嬴政已经迫不及待的从龙座上起身,他看着光幕中的秦清水赞道:“不错,这种兽魂兽武共生修炼之法,我们大秦也有一套。只不过,能够将兽魂培养到堪与金丹人仙相比的程度,这秦清水,显然是受到秦舞阳的大力栽培。兽魂,可不是这么容易蓄养的!”

  秦清水背后三个蛇头摇曳生姿,带着数十名巡风司兽武朝勿乞逃遁的方向直追了过去。

  勿乞这一次借助丹药之力,凝聚些许真元遁逃出了两里多外,从远处一条山棱后遁出了地面。他胸口一道剑痕正不断喷血,腰腹间大量血液‘汩汩’流出,隐约可以看到一些怀疑是肠子内脏的物事从那伤口处流了出来。他刚刚遁出地面,后方秦清水就带着怒骂声追了上来,距离勿乞只有不到百丈。

  猛然回头,勿乞张开嘴,后天灵土珠和后天灵木珠化为一黄一绿两团强光喷射而出,重重的砸向秦清水。原本威力强大的后天灵珠,却因为勿乞真元不济的关系,两团宝光飞射的速度极慢,秦清水一个侧身,就避开了力道最沉重的灵土珠的打击。灵木珠撞在了秦清水身上,爆发了一团青色雷光,炸得秦清水身后幽冥蟒仰天长嘶,大量毒雾不断喷射而出。

  幽冥蟒巨大的眼睛睁开,三张大口内三条漆黑如墨的气箭激射而出,两条气箭将灵土珠、灵木珠撞飞老远,最后一支气箭则是破空激射,准确的射中了勿乞的后心,钻进了他的身体。幽冥蟒兽魂蕴藏绝毒之气,勿乞的皮肤骤然就变成了黑色。他流出体外的血液,也从艳红色变成了淡淡的黑色。

  勿乞的身形骤然慢了下来,就连奔走的力气都没有了。三个巡风司兽武长啸一声,他们身后红色云气缠绕,化为三团烈焰直扑勿乞,挥动长刀就朝勿乞的脖子、腰身和膝盖平平砍去。

  勿乞一个腾空翻身躲过了三个兽武的攻击,贪狼剑带着刺耳的啸声飞出,一道剑光平平削过,三个兽武被剑光拦腰截断。鲜血四溅,三个兽武怒号出声,他们的丹田突然鼓胀开来,‘砰砰砰’三声,他们的上半身炸开,三个先天巅峰的兽武近在咫尺的自爆,将勿乞炸飞了数十丈外。

  嬴政笑得越发开心了,他看着光幕上浴血搏杀的勿乞,脚下已经出现了大片黑云。

  秦清水‘嗤嗤’怪笑起来:“勿乞,若非你偷看那美女沐浴,怎会大意被我的‘刺’杀成重伤?嘿嘿,那个女人,就是项羽的那个宠姬罢?你上次居然是和那样的绝色颠鸾倒凤,倒是有你的艳福!”

  秦清水带着万分的妒火飞奔而上,飞起一脚重重的踢在了身体还没落地的勿乞面门。‘啪’的一声脆响,勿乞的面颊肌肉被沉重的打击力震裂,大片血水飞溅而起。勿乞惨嚎一声,怨毒的瞪了秦清水一眼,勉强掐诀召回了灵土珠,将灵土珠化为一团黄气裹住了自身,再一次遁入了地下。

  可是这次勿乞刚刚遁入地下,秦清水已经宛如巨蟒一样仰天长嘶了一声,他双拳上突然缠绕起浓郁的墨绿色毒气,其中隐隐有雷光闪烁。两颗蕴藏剧毒的阴雷脱手飞出,重重的轰入地下。一声雷鸣,方圆里许的地面被爆开,厚达百丈的泥土山岩呼啸着被炸上半空,无数土石粉碎洒落,勿乞鲜血喷射的身体从地下飞射而起,软塌塌的好似昏迷过去一样,被炸飞了百多丈远。

  “勿乞,天运公,你注定死在我手中!”秦清水的眼睛都在发光,他背后幽冥蟒兽魂骤然膨胀到百丈高下,张开大口朝前一吞一咬,将勿乞整个囫囵个儿的吞进了肚皮里。幽冥蟒的身体一阵蠕动,嘴里突然有大量黑色涎液滴下,点点滴滴的融入了秦清水的身体。

  秦清水身上气息骤然膨胀,他仰天尖啸一声,眉心突然裂开一条小小的缝隙,从中射出了一个高有三寸的细小人形。看那人形的模样,分明就是另外一个秦清水。这人形飞上半空,落在了幽冥蟒正中的那个头颅正中。小小的人形双足融化为黑色的烟云,和幽冥蟒的兽魂合二为一。

  嬴政笑得越发灿烂:“哦?那个偷走朕灵物的小贼,居然就这样被杀?嘿,兽魂吞噬,化体凝元,这秦清水倒是好运道,极少有兽武能够突破金丹局限成长为元婴境界的修为,他倒是好运气!这勿乞身上,一定还有其他的灵物,否则不可能给他提供这么庞大的灵气供他突破!”

  话音未落,光幕中的秦清水身体骤然一抖,他头顶三头巨蟒张开大嘴,突然从巨蟒的脖颈部位,又有两颗头颅生了出来。五颗巨蟒头颅缓缓张开,五颗闪耀着夺目光芒的后天灵珠在巨蟒的嘴里若隐若现,释放出庞大的后天五行精元灵气。

  嬴政身边众多大臣齐声倒抽了一口冷气,白起愤愤的骂道:“难怪这小子这么难缠,他居然,居然凑齐了后天五行灵珠,可惜便宜了这秦清水!混账,混账,后天五行灵珠,本王手中,也没有这样的重宝!”

  嬴政看看身边众多臣子大将变化不定的表情,突然仰天大笑起来:“传朕旨意,令羽林军斥候循着勿乞他们追逃的方向查探沿途详情,看看是否有人正在山间沐浴。张仪,你带人去生擒了那小子!朕记得,那小子手上还有一团先天戊土精气?你取了它,带在身边曰夜滋养,足以将你的后天地心元磁之力提升一个等级!”

  张仪大喜,急忙躬身应诺。他笑道:“臣,定然会将陛下灵物取回,还请陛下放心!”

  光幕上,秦清水从兽魂的大嘴里取出了一枚黑色的,宛如蛟龙盘绕的戒指,正抓在手中仔细的把玩。嬴政看着那黑龙灵戒,脸色骤然变得无比的难看。张仪也是冷哼一声,架起一团云光,带着数十名麾下修士急匆匆的朝秦清水等人所在的方向追去。

  嬴政则是向玉瑶拱手笑道:“玉瑶,还要助朕一臂之力,将那虞姬……”

  玉瑶冷笑着摇头道:“陛下不是要生擒虞姬,而是要去动那李乐嫣吧?虞姬在那,李乐嫣很可能也在呢。不过,也好,我们三姐妹,此番又能聚齐了!”冷笑几声,狠狠的白了嬴政一眼,玉瑶直接对白起、王翦等秦军大将下令,出动了一批大秦顶级的精锐,护卫着嬴政车辇,迅速的驾云而起。

  云头下方,重重山林中,秦军、燕军的斥候还在相互搏杀。但是猛不丁的,大群大群的秦军术士和各派修士宛如潮水一样涌出,将所有燕军斥候瞬间铲除。

  嬴政车辇所过之处,山林中刚刚还和秦军斥候纠缠不休的燕军哨探,瞬间被杀得干干净净。

  短短一刻钟后,嬴政已经来到了勿乞前些曰子选定的那一处风水宝地。

  数千名大楚士卒静静的驻扎在十里外的一处山洼中,所有士卒都盘坐在地纹丝不动。

  那一串十七口宛如一串珍珠项链一样的温泉池塘中,虞姬、李乐嫣和数十名娇俏可爱的侍女,正慵懒的浸泡在温泉中。隔着一条高有丈许的岩石山棱,在靠湖的小草原上,用华贵的黑色锦缎扎起了一个硕大的帷幕,赤鬓、绿眉两女正带着数十名头顶高冠、身穿黑袍的侍女,坐在帷幕中饮茶赏景。

  在帷幕边,若隐若现的,有数百山野鬼神的虚影浮动。

  车辇上,嬴政遥望帷幕,双目不由得眯成了一条线:“那两女,可是诛灭楚项雄兵时所见的,大楚皇妃?”

  玉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倒是,又便宜了你!当年六国后宫尽聚咸阳,莫非你今曰还要做这种勾当?”

  嬴政只是放声大笑,一把搂住了玉瑶的腰肢。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