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鬼谷灵物(第二更,求月票推荐)

第二百五十七章 鬼谷灵物(第二更,求月票推荐)

  驾起后天元磁极光剑遁向前飞射,勿乞暗自比较这门剑遁之法和他掌握的其他遁法的优劣所在。盗得经中秘传的先天五行遁法,固然是速度快得吓人,而且神妙无比,但是这先天遁法容易引人窥觑,实在见光不得。

  裂天剑宗的御剑之术,只注重剑光的威势和杀伤力,剑光速度反而不甚注重,裂天剑宗的剑遁之法,实在是有点拿不出手。所以勿乞宁可踏着云头慢悠悠的飘来飘去,也不愿意御剑让大燕朝其他宗门的人嘲笑。

  可是从张仪手上劫掠来的后天元磁极光剑中记载的剑遁之法,这速度可就快得吓人。

  以元磁之力包裹贪狼剑所化剑光,牵引天地元磁之力为剑光增速,前方有元磁之力拉扯,后方有元磁之力推送。勿乞所化的黑色遁光飞行的距离越长,剑光的速度就越快。刚刚御剑飞起时,遁光的速度只是裂天剑宗御剑速度的一点五倍左右,等他飞出了两千多里,遁光速度已经提升到了裂天剑宗御剑速度的三倍以上。

  黑色长虹宛如一缕幽影,无声无息的划过虚空。四周空气都被元磁之力排斥,勿乞宛如鱼儿游行在水中,根本不会发出半点儿破空声。“果然不愧是张仪看家的本领,这元磁极光剑遁,妙不可言!”

  仔细在脑海中推算了一下全套的元磁极光剑法,这套剑诀若是配合元磁之力施展出来,威力简直大得难以形容,而且最擅长克制五金制成的飞剑法宝。只要是五金所制的飞剑法宝,一旦碰到后天元磁极光剑,那就等于送菜上门,会被剑光轻松绞碎。

  而修道界,不是五金制成的飞剑法宝,又有几件?

  通过计算比较,勿乞惊骇的发现,等他将这门剑法修炼到圆满境界,他的剑光速度,单纯以速度而言,会比他如今施展先天五行遁法还要快出百倍以上。这是一门纯粹以速度取胜的剑遁之术。如果他能将后天元磁极光剑,通过吸收戊土精气转化为先天元磁极光剑,那他的飞行速度绝对会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

  “妙啊!”勿乞‘嗤嗤’的怪笑着,忙不迭的将龙伯国人纷纷收回了育灵指环。他收敛剑光,施展土遁之术,一路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向大燕军队的实际控制区溜去。这里还在秦军的控制区域内,大摇大摆的驾着剑光在半空中飞行,一旦被秦军高手盯上,那可是天大的麻烦。

  虽然有龙伯国人布下的百灵战天大阵作为依仗,可是这大阵对龙伯国人的消耗太大,刚刚击败张仪,就耗尽了龙元等人所有的真元。以龙元等人如今的修为而言,这门阵法只能作为最后的杀手锏,还没办法当做曰常的对敌手段。

  一路朝前遁行了千多里地,避开了数百队秦军的哨探队伍,勿乞猛不丁的察觉到南方一座山峰上,一道奇异的气息遥遥的传了过来。这股气息古朴、晦涩、深邃,波动时隐隐和天地之道吻合,若非勿乞的一缕元神是以先天五行真罡滋养而出,在层次上已经无限的和天地之道契合,他根本发现不了这一缕气息。

  “有异宝出世?或者,有人在驱动罕见的异宝?”勿乞的一颗心顿时痒酥酥的,他犹豫了一阵,最终是对异宝的窥觑之心超过了对自身安全的谨慎。他将后天土遁变化为先天土遁,身体化为一抹若有若无,和整个大地联系在一起的黄光,小心翼翼的向气息传来的方向遁去。

  先天土遁和后天土遁的区别就在这里。后天土遁,人遁入土中,宛如水中游鱼向前遁行;先天土遁,则是人化为大地,随着大地脉动之力朝前飞遁。无论是隐蔽姓还是遁法的速度,先天遁法都超过后天遁法千万倍。先天和后天的差距,就在这里。除非有人也修炼了先天之术,还幸运的拥有一缕先天之气随身,否则谁也别想发现勿乞的行迹。

  一边遁行,勿乞一边小心的招出一缕禁律神炎,将张仪储物戒指上的元神烙印烧得干干净净。游离的魂魄微粒被勿乞吸收一空,对他的魂魄又是一份小小的补品。随后他的神识探入了戒指中,勿乞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千多里外,刚刚从大坑里摇摇摆摆的爬起来,望着手上千山印和驱山铎两件本命之宝欲哭无泪的张仪,突然七窍同时喷血。他惨嚎一声,仰天怒道:“勿乞小贼!你,你,金丹修为,怎可能破除老夫的元神烙印?你,你,混帐小子,你用什么邪法破了老夫的禁制?可怜老夫两千多年的私藏啊!”

  储物戒指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满满数十书架的典籍。勿乞神识扫过这些典籍,他万分惊喜的发现,这里面居然汇聚了大秦朝众多文臣武将修炼的秘法玄功。所有的典籍上,都有鬼谷子、徐福、李斯、张仪等人的朱笔点评。很显然,大秦的这些文臣,在系统化的对这些典籍进行分析和优化。

  张仪戒指中的这些典籍,应该是他平曰里要做的功课。只是他的储物戒指被勿乞夺走,这些凝聚了大秦朝众多文臣武将心血的典籍,就成了勿乞的战利品。勿乞看着这些典籍,不由得嘴都笑歪了。其中一些五行之属的神通秘法,是他完全可以自己修炼的。

  除此之外,将这些典籍献给燕丹,又是天大的一份功劳!有了这些典籍,基本上大秦朝文臣武将们修炼的神通秘法,大概就暴露了一半左右。明摆着,白起这些人,不可能将自己修炼的法诀中最精妙的那一部分杀手锏拿出来供人研习,他们能拿出一半左右的口诀进行完善和优化,就已经是很大公无私的行为。

  仅仅这一半,就是天大的功劳。勿乞的五脏六腑都在哆嗦,张仪实在是太大方了。或者说,他从来没担心过自己可能被人生擒活捉?就连储物戒指都可能被人掳走么?勿乞摇了摇头,果然,人不能对自己太自信了,过分的自信就是骄傲,这是要吃大亏的。

  勿乞神识向一本典籍探了过去,想要看清这门标注着‘黑水兲蜈真解’的秘法有什么玄虚。结果无数细密的符文从这典籍上喷出,宛如一团火焰烧向了勿乞的神识。勿乞急忙将神识缩回,不敢再窥觑这些典籍。果然是小心谨慎,这些典籍上都附着了无数的符文禁制,若非使用特定的手段开启,这些典籍都会自毁。

  摇摇头,勿乞低声咕哝道:“反正我将这些典籍送给燕丹,功劳是不能少了我的。至于能否将这些典籍破开,那就不关我的事了。这,就要看大燕朝的那些国师、供奉,能否有这个手段。这些禁制想必是鬼谷子的手笔,墨翟老先生、荀况老先生,你们不能输给他呀!”

  除了这些典籍,戒指内就是大量的灵丹妙药、大量的妖兽妖丹、大量的妖兽精血、各种稀奇古怪的奇珍异宝。这里面的宝物,品质上比黑龙灵戒中的平均低了一等,数量上也少了许多,但是也算得上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毕竟张仪两千多年的私藏,就算他耗费了大半在自家族人身上,还会剩下不少。

  让勿乞额外惊讶的就是,这戒指中居然有一颗已经成型的后天灵火珠,以及两团还没能成型,但是已经格外凝炼,可以直接拿来炼制上品法宝乃至灵器的后天灵气。两团后天灵气分别是水、木属姓,而且是后天五行灵气的变异品种,那水属灵气是一团酷寒的玄冰气息,而木属灵气则是一团刺目的雷电罡气。

  “妙不可言!”勿乞再次偷笑了起来。只是洗劫了一个张仪,就有这样的收获,这让他如何不欣喜?

  也许,他应该考虑考虑,趁着大秦朝的那些重臣落单的时候,用百灵战天大阵,把他们都给洗扒干净了。哪怕他们身上都有鬼谷子和徐福联手留下的绝命血咒,不能真个杀了他们,但是横财难得呀!

  正琢磨着下一个出手的对象时,勿乞已经偷偷的遁到了那座高山附近,小心翼翼的从一片藤萝密布的山崖之间探出头来。他的对面,就是那座孤峰的山顶,正好看到一百零八个童男童女手持黑色长幡,上面绘有周天星辰图,面容肃穆的站在峰顶。

  鬼谷子面前漂浮着一块方圆数丈的奇形龟甲,正手持一只古色斑斓的,用白骨制成的毛笔,在龟甲上急速挥洒,不断勾勒出一道道玄奥的符文痕迹。龟甲上各色山水、人物虚影不断闪烁变幻,却都朦朦胧胧的,好似隔了一层毛玻璃,很是不清不楚。

  鬼谷子的身边,面色苍白的嬴子婴正肃容而立,目光焦灼的看着鬼谷子依法施为。

  猛不丁的,鬼谷子厉声喝道:“天地鬼神,听吾号令。天星凝神,地煞聚魄。八方通灵之气,齐聚此方!”

  随手朝四周一招,山岭之中顿时阴风大作。鬼谷子的头顶突然喷出一道浩浩荡荡的灵光,内中有一面刻绘了无数鬼神身形的令牌载波载浮,煞是灵动。

  勿乞摇了摇头,这面令牌,也是一件难得的宝物,但是绝对不是刚才他感应到的那股气息。那道气息,比这面令牌的品级高出了何止一等?

  令牌一出,龟甲上喷出的强光越发浓密,但是那些山川人影的虚影,却依旧是朦朦胧胧的不清不楚。

  鬼谷子的眉头一皱,他低声轻喝,随手一指,一道暗淡的白光从他指尖激射而出。

  顿时那古朴、晦涩的气息,再次出现。鬼谷子皱眉看了这白光一眼,咬咬牙,似乎是下定了决定,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了白光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