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神鬼之争(第一更,求月票推荐)

第二百五十八章 神鬼之争(第一更,求月票推荐)

  “这是?”勿乞朝那白光望了一眼,顿时心脏就剧烈的跳动起来。幸好他修炼盗得经内秘法已经成了习惯,心脏刚刚跳动了一下,就立刻被他以秘法收敛了气息,心脏刚刚跳动发出的声响,也被他以密咒圈禁在了方圆丈许之内。声音和气息,都没来得及传出,就被勿乞扼杀在萌芽状。

  对面山顶上的鬼谷子和嬴子婴,不知道勿乞在这里已经被自己吓得弄出了一声冷汗。鬼谷子神情肃穆的绕着龟甲缓步施为,嬴子婴则是担忧的看着鬼谷子不断口吐鲜血喷在那白光上。

  白光中,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小片龟甲,上面用宛如小孩儿涂鸦的笔迹,绘制了九宫八卦和一些乱杂杂的图案。粗看上去,这就是小孩儿戏弄人制出的鬼把戏,但是定睛凝神看上去,就能发现这龟甲上的每一条纹路,每一线痕迹,都是浑然天成,毫无人工加工的气息,分明就是天地生成的灵物。

  那个九宫八卦旁边的图案,还有那些乱糟糟的痕迹,则是一片片复杂玄奥的符文字迹,都是勿乞所学的盗得经传承时,出现在他脑海中的那种太古神文——每一字都蕴含了天地规则,代表着天地大道的力量,每一个字,都可以表征无数蕴意的太古神文。

  龟甲上的的图案和痕迹,加起来不过太古神文四十九字,但是他们组合在一起,就是一篇极其复杂玄奥包容数十万言的修炼法诀。勿乞小心的朝那龟甲上瞥了一眼,认出了这篇修炼法诀上,更多出现的是‘天地星辰、天罡地煞、鬼神巫咒、天命人运’之类的字眼。

  勿乞想到了盗得经中对天地之间诸般灵物的描述。上古之时,人皇时期,有龙马背负河图而出。世人都知道河图是一块玉版,但是没人知晓,这河图实则还有河图副册。玉版上记载的,是河图总纲,而河图副册一共九块龟甲,记载的就是《河图》的诸般实际法门。

  “这,应该算是先天灵宝级的重宝!”勿乞呆呆的看着那片龟甲,彻底的熄灭了将其偷到手中的心思。这种先天之物,没有足够的实力,最好靠近都不要靠近,否则必有奇祸。这也是传承盗得经的那个虚影,给勿乞郑重告诫了无数次的经验教训——后天灵物,随便怎么偷窃都可以,先天灵物,绝对不能胡乱出手。

  除非是先天戊土精气这种还没成型的先天之气,只要是成型的先天灵物,除非自己修为足够,否则绝对不能轻易碰及,那是绝对要出人命的。

  鬼谷子祭出的这片龟甲,赫然就是河图副册之一。这种先天灵物,以鬼谷子元神境界的修为,哪里可能自如的驱动?他只能用自身精血祭炼,用类似于血祭的法子,勉强借用副册上的一点点天地之力。

  随着鲜血一口口的喷出,鬼谷子面前那块巨型龟甲上喷出的山川河岳、人物动物的虚影变得逐渐清晰。渐渐的,虚影中就出现了嬴政坐在车辇上,带着众多随行大臣朝前飞行的场景。但是鬼谷子的脸色也变得渐渐苍白,身上气息也逐渐的衰弱。

  一旁的嬴子婴面皮一阵抽搐,他骤然跪在地上,磕头道:“老先生,您的精血太珍贵,还是不要耗费本命精血了吧?这种血祭之术,子婴去提取数十万死囚宰杀了,也就能充数了。”

  鬼谷子深吸一口气,他一边继续施展法术,一边低声训斥道:“荒唐,这天地之道,岂能如此蒙骗?这修为道行,是自己的,才是自己的。借助外力,老夫不屑于此。谨记,谨记,修炼一途,走不得捷径。今曰你杀十万死囚,推动天书副册卜算人皇吉凶,未来碰到更强大的对手,你能屠宰多少死囚为你所用?百万?千万?还是,为了一次卜算,你杀光大秦子民?”

  嬴子婴的脸色变得死白一片,他呆呆的看着鬼谷子,过了许久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老先生教训得是,子婴被权势蒙蔽心神了。这等灵物,还是要依靠自身修为,慢慢的祭炼掌握了好。”

  鬼谷子双眸死死的盯着面前一大一小两块龟甲,不时的对着那块小龟甲河图副册吐出一口口鲜血。他淡淡的说道:“老夫此刻看似吃力,但是在运用这天书副册之时,也是在不断使用本身精血炼化它。若是用死囚精血,固然能将它的威力暂时发挥到极限,可是被那些死囚精血污染了这天书,未来老夫还得耗费百倍、千倍的力气,慢慢的精炼它,岂不是得不偿失?”

  言语间,河图副册逐渐放出丝丝白光,逐渐射入了下方的巨型龟甲。四周无数的鬼神虚影从虚空中出现,他们毕恭毕敬的站在鬼谷子身边,接受从鬼谷子头顶悬浮的那块令牌中射出的黑气滋养。得到黑气的加持,这些鬼神的虚影逐渐清晰了一些,他们骤然摇身化为阴风,围绕着那块巨型龟甲旋转起来。

  龟甲上光芒大盛,一副清晰的图像出现在龟甲上。嬴政志得意满的坐在车辇上,带着众多文臣武将,在大量士卒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的向前飞驰。很快的,他们就飞到了一片青山绿水繁花似锦的绝美场所,那绿水边不远处,还有一串十七口温泉连接在一起的温泉群,隐隐可以看到一些娇美的女子赤露着身体,泡在温泉中欢笑嬉戏。

  嬴子婴沉声道:“老先生,陛下就是带人去找这些女子。说是其中一女子修炼了某种奇异的功法[***]育天经,体内滋养了一缕先天玄阴天气,若是陛下强要了她的身体,以陛下如今的修为,就能够直接提升到天仙修为。陛下的计划是,提升到了先天修为,再去找那条万应妖龙算账,夺了他的龙元精血,凝聚九龙鼎天**第一重。”

  鬼谷子面沉似水,一言不发的绕着龟甲急速奔走。他身边的那些童男童女轻轻的摇晃长幡他,天空星辰白曰显现,点点星光纷纷坠落如雨,不断洒落在这些长幡上。童男童女们轻声吟唱起咒语,无数银色光丝从长幡上喷出,融入了四周化为阴风盘旋不定的那些鬼神体内。鬼神的气息骤然提升了数倍,他们纷纷发出欢喜的笑声,一**玄奥的灵气不断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龟甲射出的光影中,隐隐传来了嬴政和玉瑶的笑语声,随后看到车辇骤然向前飞驰,冲向了那一片十七口温泉。看到白起带着众多士卒煞气腾腾的冲向了大楚数千护卫士卒,摆开战阵向那些士卒杀去。看到徐福、李斯带着众多的术士,卷起漫天的符文火光,劈头盖脸的镇压向了湖水中冲天飞起的数万山精水鬼。

  然后,光影骤然碎裂,只有大片白雾在龟甲上缠绕盘旋,再也看不清任何影子。

  嬴子婴厉声叫道:“老先生?怎么了?”

  鬼谷子惊骇道:“有人有通天的鬼神手段,遮盖住了方圆百万里的天机命数。老夫对陛下气息的卜算,已经被人彻底扭曲,已经无法卜算出陛下如今的吉凶祸福!老夫留在陛下和徐福、李斯他们身上的命魂符印,也被人用大力遮盖,就连他们身处何方都无法得知!”

  嬴子婴惊慌的大叫起来:“这阴阳鬼神之术,还有谁能和老先生您相比?”

  鬼谷子绕着龟甲急速旋转了几周,他厉声喝道:“屈平,只有屈平!大楚和蛮人混血而居,当年楚国巫祭也最擅长鬼神巫卜之术,而蛮人,也独善鬼神巫咒神通。两者相合,若说有人能蒙蔽老夫的鬼谷神算,只有屈平一人!而且,他动用的人力物力,非同小可!”

  咬咬牙,鬼谷子厉声喝道:“嬴子婴!”

  嬴子婴一下子跳起来,他大声道:“在!”

  鬼谷子沉声喝道:“不用卜算,老夫也能推算他们想要做什么。陛下危矣,大秦危矣!速速打开所有挪移阵,不惜代价从咸阳调集所有可以出动的军队和术士,赶来蒙山救援陛下!大楚、大燕,他们联手了!”

  话音未落,鬼谷子和嬴子婴的头顶一道黑气喷出,三十六头高有千丈的僵尸被无数的山野鬼神簇拥着,浩浩荡荡的从黑气中喷了出来。在那些鬼神之中,领队的是一名身穿王侯袍色,手持玉玺,相貌堂堂大有人间帝皇之风的阴神。他手持大印,控制着众多僵尸、鬼神,架着无数的黑风乌云将孤峰团团围住。

  那阴神看着鬼谷子厉声喝道:“前方可是鬼谷先生?我大楚陛下有旨,动用三万六千鬼神联手,只求老先生于此静坐三个时辰。”

  勿乞偷偷的张开了周天神目,看到那阴神手中的大印放出了绝大的灵力波动,已经彻底封死了孤峰四周的空间,那座孤峰上的时间流动速度也放慢了数倍,大概外界时间过去了一天,那孤峰上的时间,才过去了不到一个时辰。

  鬼谷子看着满天鬼神,摇头道:“好神通,好法力,居然通过老夫的卜算带起的天地之力的变化,就能准确的找到老夫的本体所在。屈平的鬼神之道,果然已经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可惜,要对付老夫,这还远远不够啊!”

  在满天鬼神联手施加的威压下,鬼谷子突然随手一指,那些童男童女手上的长幡骤然喷出了万丈金光。大片金色烈焰宛如融化的金色琉璃,带着可怕的高温强光向四面八方喷射了出去。

  “太阳真火,焚毁万物!”鬼谷子长声道:“屈平,太阳真火乃一切鬼神最惧怕之物,你的这些山野鬼神,岂能对付得了老夫?”

  勿乞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不愧是鬼谷子,他用来控制鬼神、增加鬼神凶威的星辰长幡内,居然隐藏了足以灭杀一切鬼神的太阳真火。这手段,太老辣狠毒,饶是勿乞都没想到过这样炼制驭鬼法器。

  太阳真火一出,顿时遍地哀鸿。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