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无意搅局(今天第二更,求票!)

第二百六十二章 无意搅局(今天第二更,求票!)

  远处观战的燕丹连同一众臣子都被突然出现的勿乞吓了一大跳,尤其是勿乞是以如此诡异的方式出场。他好似炮弹一样激射向了白起,身后还有数十条人影不断追着他运剑乱砍乱劈,时不时的还有几条人影在他身后自爆。而且所有自爆的人,都是金丹人仙的修为!

  “金丹修为,居然,居然做出这种事情!”燕丹惊骇道:“谁和勿乞有这种深仇大恨?我大燕朝内,有哪位和他有这么重的仇怨,居然舍得用金丹修为的死士去刺杀勿乞?”

  燕丹身边的众多朝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吭声。勿乞得罪了不少人,这是实话。但是他得罪的这些人中,还真没人会奢侈到用金丹人仙自爆去杀伤勿乞。就算是乐毅,他的幼子都被勿乞杀了,但是乐毅也不会派遣这么多金丹级修士,用自爆这样的方式刺杀勿乞。

  沉吟片刻,燕丹、墨翟、荀况,以及其他众多文臣武将的目光,同时投向了无声无息的站在燕丹身后,宛如幽灵一样,甚至连呼吸都没有的吕不韦身上。生得富态雍容,宛如富家老翁的吕不韦淡淡一笑,眼皮微微一抬,淡然说道:“是本相做的,诸位可有意见?”

  吕不韦双眸冷光四射,一时间威势逼人。除了寥寥几人,大燕朝众多文臣武将,都不由得低下头,不敢和吕不韦的目光正面相碰。吕不韦冷冷一笑,傲然抬头道:“本相杀勿乞,是私仇,非公务。大燕朝哪一条国法规定了,不能触动家族蓄养的‘刺’,暗杀自家仇敌的?”

  燕丹不吭声,大燕朝真没这么一条国法限制对‘刺’的使用。荆轲也好,田光也罢,乃至秦舞阳,他们都是做过刺客的人。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之下,大燕朝居然养成了蓄养死士,蓄养‘刺’这种杀人工具的风潮。当两个家族产生了矛盾,用‘刺’去说话,这是最直接的手段。

  吕不韦派人刺杀勿乞,他堂而皇之的将话挑明了,谁也挑不出他的刺儿来。你说吕不韦身为大燕左丞相,不应该对大燕的臣子下杀手?那勿乞还杀了他的亲孙女,这又怎么算?

  一笔糊涂账,燕丹也就干脆袖手装糊涂。就连墨翟、荀况都无话可说。

  勿乞带着一声愤怒的长啸,一头从背后撞向了正和樊於期激烈交战的白起。连续十几个金丹人仙在他身后自爆,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的速度变得极其惊人。只是一弹指的功夫,勿乞就横跨百里空间,距离白起的后心不到百丈。勿乞无奈的叫了一声,看了看身后十几条朦朦胧胧的身影,左手腕一动,数百枚龙鳞形金光激射而出,化为一道光流直刺白起后心。

  每一片龙鳞金光都锋利无比,更因为蕴藏了一丝先天戊土精气,不断吸纳四周天地灵气中的土属灵气补充自身,这些鳞片的重量都超过十万斤。金光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声响,带着森森杀气,笔直的射向了白起的后心十八处要穴。这十八处要穴,在勿乞的周天神目观望下,正是白起身后不断抽取四周杀戮之气的进出通道。

  正和樊於期打得有声有色的白起,仗着自己的速度,绕着樊於期乱砍,打得樊於期浑身甲胄碎裂,身上裂开了数百条伤口,浑身都是血迹。只是樊於期修炼的是大地金刚不坏之躯,虽然速度慢了一些,可是**防御极其强悍,任凭白起如何发力劈砍,他也只是伤而不死,伤势只能说是看上去惨厉,实则对樊於期并没有造成真正致命的伤害。

  樊於期手持两支虎头月牙戟,周身喷涌着黄色光气,面孔扭曲的和白起厮杀成一团。白起的速度比樊於期快了五成以上,力量却比樊於期差了不少。但是白起的肉身,绝对没有樊於期那样强大变态。他采取游击战术,不敢和铁块一样的樊於期硬碰。

  猛不丁的,白起察觉身后一团锐气激射而来,而且更让他骇然的是,这些锐气,居然正好射向了他白虎屠灵杀生诀抽取杀戮之气转化为自身真元的内外交换通道。若是这些要穴被人攻击,白起的战力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完全出自身体的本能反应,白起随手一剑朝身后挥了过去。

  ‘当当当当’数百声巨响连成了一片,数百龙鳞形金光打在了白起的宝剑上,荡起了大片光晕。白起的手腕一振,龙鳞金光每一片都重有数万斤,每一片的速度都快得吓人,连续数百次的撞击,白起再也握不住宝剑,一溜儿长虹从他手上飞出,长剑被打飞了老远。

  原本白起不至于如此不济事,但是上次强行催动应龙骨号,他的修为受到极大损伤。后来虽然有灵丹妙药调养恢复功力修为,但是毕竟时间才过去了几个月,他如今的修为距离原本的元婴巅峰还差了不少,力量受到了极大的削弱。戊土龙鳞盾又是先天法器,蕴藏的力量浑厚强大,白起又将七成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樊於期身上,这才一个不防,被勿乞将长剑打飞。

  长剑脱手飞出,身经百战的白起都愕然一惊,他大叫道:“小子大胆,怎会如此?”

  他愣了一愣神,后面的樊於期可没有发呆。眼看白起身体一僵被勿乞打了个措手不及,樊於期闷哼一声,头顶一道黄气冲起来数里高,发出宛如巨轮汽笛般巨响。他随手两戟捅出,狠狠的打在了白起身上。一击洞穿了白起左肋,一击狠狠的砸在了白起的右肩上,差点没把他半边身体砸得粉碎。

  白起白虎屠灵杀生诀凶杀之气几乎可以和项羽相比,但是要说起肉身的强度和恢复能力,则远远不如项羽继承的不死魔神之躯。樊於期的蛮力又是大得吓人,两柄虎头月牙戟也都是法宝级的兵器,轻轻松松的就重创了白起。

  勿乞也正好扑到了白起的怀中,左手腕盾重重的砸在了白起的胸口上。戊土龙鳞盾用先天戊土精气炼成,那一块儿戊土精气重有两百多万斤。虽然被勿乞炼成了法宝,对勿乞而言,这件法宝轻飘飘宛如无物。但是对其他人而言,这可是实实在在一座大山的重量。

  腕盾一击,两百多万斤重量随着勿乞飞射的速度,化为一道可怖的冲击力结结实实的命中白起。白起胸甲粉碎,嘴里一道血箭喷出,被狼狈的打出了数十里地,重重的镶嵌在了一座大山的山崖上。

  ‘啪’的一声,白起浑身甲胄几乎是粉碎姓的爆开,周身皮肤都裂开了无数的裂痕,浑身鲜血四溅。被勿乞、樊於期两人联手重创,被打得不诚仁形的白起却是深吸一口气,战场上无数士兵散发出的凶杀之气,骤然化为一条白虎形气浪翻滚着冲入了他嘴中。白起皮肤上的伤痕迅速愈合,坍塌的骨骼和硕大的伤口迅速恢复如初。

  胸口刚刚鼓起,白起厉声喝道:“陛下,皇后,速速醒来!事危矣,速速醒来!”

  白起仰天狂啸,周身白气喷涌宛如飞瀑直冲高空,声如龙吟震得漫天云霞波动不休。随着他的长啸声,刚刚被墨门机械杀死的无数秦军士卒所化的血腥杀气随之化为一头通体血迹斑斑的猛虎,带着悠长的咆哮声激射向了嬴政、玉瑶被**大阵所困的温泉。

  猛虎如刀,一击撕开了空中纠缠着的丝丝粉红色、白色雾气。

  坐在车辇上若有所感的玉瑶身体一震,骤然从车辇上站了起来。她惊愕的向四周看了看,手中玉箫突然一紧,鸾凤长羽荡起大片光晕,将四周粉色**香驱散了些许。她镇定心神,向下方看去,正好看到嬴政被一群美貌女子纠缠着,那些女子身后有多多少少的白色狐尾伸出来,已经将嬴政整个缠在了白色狐尾中,就好像一颗巨大的白色茧子。

  玉瑶大惊,她怒道:“妖女大胆!”

  玉箫一挥,清如凤鸣的箫声响起,玉瑶头顶一张淡黄色的阵图凭空涌现,骤然喷射出大片威严肃穆的黄色光焰向下方围困住嬴政的众狐女轰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剩下的十几个死士已经在勿乞身后再一次集体自爆,刚刚将白起撞飞的勿乞惨嚎一声,身体再次被炸得向前飞射,而且飞射的势头比刚才还猛烈了许多。他嗷嗷怪叫着,周身被戊土之气所化的黄色精光包裹着,径直射入了**大阵,一头撞在了玉瑶身上,将毫无防范的玉瑶撞得狼狈飞起,摇摇摆摆的飞出了十几里外。

  玉瑶和虞姬不同,更擅长诡计谋虑的她可没有这么强的肉身,被小山一样的勿乞一撞,玉瑶当即喷出一口血,身上骨头碎掉了一大半。

  “混账!”玉瑶怒叱,玉箫荡起一片青光重重的砸在了勿乞身上。

  勿乞对玉瑶的攻击毫无反抗之力,宛如一颗黄色皮球,被她一箫打飞。巨大的震荡力让勿乞浑身一阵哆嗦,差点没一口吐了出来。

  玉瑶怒骂了一句,正要将头顶阵图释放的黄光对准嬴政,一柄长长的盘龙弧月刀轻盈的从她身后虚空中冒出,笔直的劈向了玉瑶修长的脖子。

  “姐姐,嬴政今曰注定死在这里,你就放手吧!”月貚轻笑了一声,刀势狠辣无比的直劈了下去。

  改穿了一件艳红似火的大红长裙,宛如一团烈焰精灵的虞姬悄无声息的从玉瑶身边冒出,两只小小的拳头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笔直的轰向了玉瑶的肋骨。

  玉瑶无奈,头顶阵图放出的黄光瞬间裹住了她自身,幻化为万般刀枪剑戟无数甲胄雄兵,挡住了月貚和虞姬的攻势。几声巨响传来,玉瑶被打得连连倒退,而两女得势不饶人,继续发动暴风骤雨一样的攻击。

  勿乞回头看了看缠斗中的三女,深深的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虞姬,急忙化为一道黄气,遁入了地下。

  这一次,勿乞没有遁走,而是藏在了地下,遥遥的关注着三女的争斗。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