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困龙脱去(求月票推荐,第四更)

第二百六十四章 困龙脱去(求月票推荐,第四更)

  勿乞额头上冷汗全冒了出来。

  他管嬴政的死活,他管三国的胜负如何?燕国的人死光了,也和他没有半点儿关系。可是当年的蒙村,现在的蒙家堡,就在胡亥威胁的范围内。大燕西方二十三国可能陆沉?这怎么可能?这怎么能做到?胡亥这疯子,这个霍乱了当年的秦国朝政,让大秦二世而亡的罪魁祸首,他真做得出这种疯狂的事情来。

  蒙村里,有勿乞的救命恩人,有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批朋友,第一批兄弟。他不能让他们也随着陆沉的二十三国殒命。勿乞脚踏云团疾飞而起,他竭尽全力的大声吼道:“胡亥,你说清楚,你到底用了什么邪法,到底怎么让二十三国陆沉?”

  燕丹、屈平面沉如水,他们也想问这个问题,但是碍于帝皇的尊严,他们怎能接受胡亥的威胁?勿乞跳出来追问这个问题,正好合乎了他们的心意。他们也不吭声,只是死死的盯着远处的胡亥。屈平还好,他的表情还算镇定。但是燕丹却是紧张得后颈上冷汗不断的流出,变成了小溪一样不断顺着脊背流下。

  大燕是他一手创造的基业,如果西方二十三国真的瞬间陆沉,燕丹绝对无法原谅自己。

  尤其是二十三国亿万百姓,若是因为自己错误的决定而殒命,不说其他,仅仅这巨大的因果业力,以及燕丹自己因此而起的心魔,都会让他万劫不复,不用多久就会被这巨大的业力彻底吞噬。

  现场所有人都看向了勿乞和胡亥,勿乞的问题,正是在场的所有人,甚至包括秦军将领在内都想要知道的。甚至是嬴子婴,都用诧异而复杂的目光看着胡亥。他嗫嚅的嘀咕道:“王……王叔,你真有把握,救出……”

  胡亥低沉的笑着,他周身突然蔓延出浓密宛如水波的黑气,围绕着他的身体急速的旋转着。骤然间无数凄厉的魔鬼啸声传来,胡亥身边的黑气化为一片方圆百里的黑色汪洋,大片黑色莲花从那汪洋之中急速生出。黑色的莲叶迎风招摇,朵朵莲花冉冉开放,每一朵碗口大小的黑色莲台上,赫然都有一个小小的,面容狰狞脑后悬着一轮黑色明光的魔像盘膝而坐。

  这些魔像面容狰狞可怕,周身气息更是邪恶污秽,但是他们盘膝而坐,双手结成莲花印护在丹田前,口中缓缓的念诵着劝人为善的经文。数以十万计的小小魔像齐声诵经,各种劝人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尊师重道、尊敬天地的良言善语,不断涌入众人耳朵。

  胡亥深吸一口气,他缓缓说道:“让那几条搔狐狸先停下手,放出父皇,否则……二!”

  随着胡亥一声大吼,就在燕丹等人身后,方圆万里的一块儿山区突然整体崩塌,偌大的一块山岭,连同好几座大燕的前哨关卡,同时陷入了地下。巨大的震荡传来,那崩塌的万里方圆的山岭形成了一个深有百里大坑。大量地下水迅猛的从地下喷出,冉冉的注入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大坑。烈阳高照,阳光笔直的射入了大坑中,深坑下波光粼粼,端的是湖光山色煞是美丽。

  燕丹的脸色瞬间惨白,大燕的众多将领缓缓的后退,脱离和和秦军大将的接触。田光、樊於期、乐毅等大将面色惊慌的相互使着眼色,这胡亥,似乎并不是危言耸听,并不是在胡说八道。

  屈平也是身体一抖,他用最快的语速低声说道:“这胡亥不知道修炼的是何等魔功,屈平能沟通天地鬼神,但是那崩塌山岭中的山鬼阴神都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那块山岭,就这么突然崩塌。”

  燕丹身上的冷汗越流越多。他干涩的吼道:“苏大国师,暂且住手……暂时,放开嬴政!”

  温泉中数十名狐女缓缓散开,露出了嬴政和苏媚儿。浑身惨白如雪的嬴政已经只有一丝儿气息,他正趴在一条身躯巨大的六尾狐身上,身体还在不自然的搐动着。化身为原形白狐的苏媚儿听了燕丹的命令,这才懒洋洋的用两条长尾将嬴政卷起,慢吞吞的丢在了一旁的温泉中。她慵懒的抬起头,眯成两条线的紫色眸子懒懒的看了一眼燕丹:“陛下,还差一点点,本宫就能晋升天仙呢。”

  燕丹颔首道:“此事,丹自然会补偿国师。”

  苏媚儿点点头,她的一条长尾突然锁紧,雪白的长尾缩成了小孩子手臂粗细,末端锋利无比的一柄银枪,紧紧的贴在了嬴政的眉心要害。她‘嗤嗤’笑道:“胡亥?你若是不说出一个让本宫满意的前因后果来,只要本宫轻轻这么一下,嬴政可就变成死人了。”

  胡亥看了一眼半个身体泡在温泉中的嬴政,再次发出了让人不安的笑声。他低沉的说道:“徐福,李斯,先拿保命的灵丹给父皇服下。你们这些谋臣,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居然让父皇陷入如此必死的绝地中。嘿嘿,本王真应该吧你们满门都给杀光。”

  徐福、李斯面色难看的飞身而下,小心的走到了嬴政身边。徐福掏出了一个淡金色的丹瓶,向苏媚儿看了一眼。苏媚儿沉吟了片刻,缓缓点头,长尾绕着嬴政的脖子转了两圈,将他的生死牢牢的控制在了手中,这才点头道:“给他喂下灵丹,但是别想拖延时间。本宫差一点就吸空了他的全部修为呢,只差这么一点时间,真是……”

  徐福手指一动掐碎了丹瓶,从中取出了一颗婴儿拳头大小,形状宛如一颗谷物种子,通体碧绿,散发出袅袅幽香的奇异灵丹。正关注着他们动作的勿乞心头一惊,灵丹拟形,和天地间的生物外形相似,这已经脱离了寻常灵丹的范畴,应该算是仙丹一类。

  这颗丹药形如谷物的种子,更是碧绿澄透暗藏清香,显然是内蕴奇妙生机,能够续人姓命补充人本命元气的那种丹药。

  李斯小心翼翼的掰开嬴政的牙关,徐福轻手轻脚的将丹药放入嬴政口中。李斯捂住了嬴政的嘴,就听得嬴政口腔中‘嗤嗤’声传来,灵丹正在气化,迅速顺着嬴政的口腔食道涌入胃里,然后流转他全身,让嬴政的皮肤都透出了一股子春天刚发芽的柳树条特有的翠绿色,充满了勃勃生机。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嬴政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周身黑气弥漫,六条黯淡至极,似乎随时都能破灭的蛟龙虚影缓缓从黑气中显出了身形。嬴政眯着双眼,用神识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情况以及四周的局面,突然朗声笑了起来:“燕丹,屈平,你们联手算计了朕?”

  燕丹轻声道:“是!”

  嬴政沉思了一阵,他笑道:“屈平以鬼神术,让鬼谷子老先生不能预知朕的危局。唔,大秦的将领中,有人被收买了,否则朕来此处之前,派出的大量斥候,总归要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

  嬴政朗声喝道:“白起,军中负责今曰斥候工作的将领,是谁?”

  白起骤然回头,几道遁光已经从秦军阵营中飞射而起,迅速投奔到了大燕军阵中。几员秦军将领毕恭毕敬的向燕丹身后的吕不韦跪下,隆声道:“吾等见过老祖宗!”

  白起气得跳着脚咆哮起来,而嬴政则是扭头看向了吕不韦。当他第一眼看到吕不韦时,嬴政的身体都不由得一震,整个面孔都抽搐了起来。吕不韦眯着眼看了嬴政一眼,突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么多人联手对付你,还没能杀了你,陛下,你比当年,更加厉害了。”

  嬴政的身体剧烈的哆嗦起来,他声嘶力竭的望着吕不韦咆哮道:“为什么,是你?”

  吕不韦神色复杂的看着嬴政,过了许久,他才淡淡的说道:“老夫三个‘亲生孩儿’被大燕生擒活捉。为了他们,老夫……已经是大燕左丞相、文信王。”

  嬴政身体一抖,就要挣扎跳起。可是苏媚儿长尾一甩,真气亏损极大的嬴政哪里还能动弹?

  勿乞站在云头上厉声喝道:“少说废话!胡亥,你到底用的什么手段?大燕西方二十三国,疆土绵延何止千万里,你怎么能让它们同时陆沉?”

  胡亥怪笑了几声,他正要说话,远处黑水河上,一条水柱冲天而起。身上被烧得破破烂烂,皮肉还在冒烟的万应老龙从水柱中冒了出来,他厉声吼道:“有人控制了龙元江、乌龙江、盘蛟江三条蒙山东部主水系的水脉。乌龙江、盘蛟江的龙王通过水道给老龙来信,说他们的支流流经的大燕国土,几条地脉核心,也被人控制了!”

  怪笑声再起,胡亥低沉的说道:“不用本王再多说了吧?本王修炼的,是大小星宿地魔神通,身有千万神魔之力,最能控制一应地脉、水脉。嘿嘿,大燕地下的地脉,居然没有镇器镇守,本王轻轻松松就能将它们控制在手中。地脉在手,想要千万里地域陆沉,岂不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

  大小星宿地魔神通?勿乞记住了这门神通的名字。盗得经中,似乎有类似的传承功法,但是盗得经中传承的类似功法,并不注重控制地脉灵气进行破坏,而是更侧重于控制地脉,借助地脉之力破除各种阵法禁制,以及循着地脉灵气追踪各种天地生成的宝物!

  说了一通话,胡亥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他厉声高呼道:“放出父皇,或者,干脆就让那二十三国给父皇殉葬就是。胡亥大哥还在咸阳坐镇,就算换一个皇帝,我大秦也不会垮掉,放人,或者不放,我数……三……”

  胡亥一个‘三’字还在舌头尖上打转,燕丹已经面色阴沉的一挥手:“恭送嬴政陛下离开!”

  四周山岭骤然动了起来,大量的燕军、楚军伏兵纷纷出现。这些原本准备用来对付秦军增援的伏兵,此刻只能乖乖的列成大阵,远远的目送嬴政等大秦君臣离开此处。

  二十三国黎民百姓的姓命,燕丹不敢承受这个损失。胡亥可以疯狂,不惜一切的放手杀戮,但是他燕丹,不敢!胡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对劲,显然是疯狂了,可是燕丹还是正常人。

  嬴政车驾远去,燕丹和屈平则是齐声长叹:“从此,多事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