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月夜追踪(第五更,求票!)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月夜追踪(第五更,求票!)

  蒙家堡,防御森严到了让如今的勿乞都感觉到棘手的程度。

  屈平坐镇蒙家堡,亲自更改了蒙家堡的防御、预警体系——无数的山野鬼神,一个接一个,肩并肩,背靠背的,从天空一直到地下,用山野鬼神围成了一个硕大的圆球,将整个蒙家堡牢牢的封在了里面。

  面对这样绝对无耻的防御,勿乞也只能徒呼奈何。以他如今的修为,先天遁法再神妙,也无法从这些山野鬼神的身体中穿过而不被人发现。盗得经后面,有更加玄妙的遁法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这不是如今的勿乞所能施展的。

  悻悻然的勿乞讨厌这种被人堵在笼子里的感觉,他干脆向卢乘风打了声招呼,搬去了城外裂天剑宗驻守的山峰暂住。起码裂天剑宗负责防御的那一片山林中的禁制,还无法阻止勿乞的随意进出。

  自从白曰里功亏一篑,被逼放走了嬴政后。大楚、大燕的重臣们,就在燕丹、屈平的着急下汇聚一堂,讨论如何善后如何应付大秦的问题。大秦的军队和修士,两国倒也不怕他们。但是胡亥的大小星宿地魔神通,却是防不胜防,一旦被他得手,那就是方圆千万里内生灵涂炭,两国子民都会死伤惨重。

  必须商量出一个完全的应对法门来。所以燕丹和屈平召集众臣,紧锣密鼓的盘算起了各种对策。参加秘密会议的重臣级别太高,勿乞也没资格与会,他从张仪手上缴获的那些典籍,也没有时间送上去。勿乞如今变得越来越小心,像秦军大将修炼的典籍这种重要的缴获,除非亲自交给燕丹,让燕丹亲自给自己标注功劳,否则他宁可将这些典籍烂在手中,也不愿意通过其他不可靠的人缴纳上去。

  吕不韦能够在秦军大将中埋伏门人,那么大燕军中呢?勿乞可不愿意冒险。

  站在山巅,俯瞰着蒙家堡上空密密麻麻的山野鬼神,勿乞不由得连连咧嘴。周天神目发动,视线所及之处,可以看到无数的鬼神密布地下,同样组成了一排密密麻麻的防线。这些鬼神往来游走,冲天的阴神灵气扰得天空的月光都剧烈波动起来。月光朦朦胧胧的,不断荡起万千涟漪,照耀得四周山林都是光影闪烁,四周一切都如梦如幻。

  四周裂天剑宗的值夜弟子在低声说笑。这几曰的大战,裂天剑宗都没被选派去前线,如今嬴政重伤,秦军有好长时间不会发动进攻,战局骤然轻松了下来,故而裂天剑宗的弟子们,也有心情说笑了。

  勿乞正眺望四周,猛不丁的看到十几里外的蒙家堡城门开启,身穿红袍,宛如一团烈火的虞姬在一队甲士的簇拥下飘然出城,然后招来云头,踏云朝南方山林飞去。勿乞沉吟了一阵,他骤然化为一片青气融入四周树林,快若闪电般追了上去。

  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勿乞无法接受她用那样的态度对待自己。既然现在战事消停,有闲暇功夫了,勿乞就一定要找她好生分说一下,她那样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修炼的功法,凝聚的一身先天精气,难道就这么白白舍弃了?项羽是她的爱人,她不将这先天精气留给项羽,这是什么道理?

  有这一道先天精气的滋养,也许项羽就能逃过魔化之灾,也许他就能直接踏足天仙境界!但是她却选择了和勿乞一夕之欢,将这先天精气白白的舍弃了。若非勿乞修炼的是罕见的先天功法,这道先天精气,将会彻底浪费掉。

  虞姬修炼的玄女天功玄妙莫测,不仅肉身可挡刀剑,不惧水火,云头速度更是快捷绝伦。随行护卫虞姬的一队甲士有千人左右,他们脚下有玉符闪烁,都是一些增加飞行速度的神行符之类。但是绕是有符箓相助,他们自身修为也都不低,依旧在飞出十几里地后,就被虞姬遥遥的甩开,眨眼间就再也追不上虞姬。

  任凭这些甲士心急如焚的不惜燃烧精血朝前赶路,但是虞姬的飞行速度实在是太快,他们哪里追得上?

  虞姬的遁光快得吓人,以勿乞如今的先天青木遁法,都远不足以追上她。玄女天功,本来也是极其高深的上古神通道法。她的修为也比勿乞高了一大截,已经是跻身元神境界的高手,故而在飞出数十里地后,她同样将勿乞远远的丢在了后面。

  幸好盗得经中各种秘法层出不穷。勿乞一咬牙,一狠心,干脆发动了逃命时才能动用的燃血秘法,迅速提升了十倍速度,这才勉强跟上了虞姬的云光。感受着体内精血的迅速燃烧,勿乞不由得有一种欲哭无泪的冲动。白天为了引诱嬴政上当,自己才被飞剑劈砍得遍体鳞伤,燕丹、屈平许诺的奖赏都还没有赏赐下来呢,这大半夜的为了追踪虞姬,还得燃烧精血拼命,他也太辛苦了。

  若非八骏辇实在是太气势恢宏了,在夜间太引人注意,勿乞简直都想祭起八骏辇代步。

  一路追踪,辛辛苦苦的跑出了数万里地,勿乞累得都快吐血的时候,虞姬突然停下了云头,转入了一座高山的山腰。这座高山下,有数千名打着‘项’字旗号的精兵追扎,山腰上,有一个硕大的洞口,正朝外喷涌着大量的血煞之气。

  勿乞在洞外喘息了一阵,吞服了几滴龙元精血补充消耗,又吞噬了两颗妖丹补充真元,这才小心的施展先天土灵遁法,小心翼翼的遁入了山洞中。

  山洞内同样是守卫森严,从洞口一直到山洞底部,沿途都是身穿重甲,周身魔气翻滚的楚项精锐驻守。这些精锐,可比外面的那些楚项精兵强大太多。沿途所见的这些精锐,每个人体内基本上都凝结出了魔元精珠,修为堪比元婴境界的修士。

  顺着长长的山洞朝前遁行了一阵,山洞已经到底。这里是一个方圆里许的岩洞,洞中是一个人力开凿出的大坑,大量妖兽精血倾倒在大坑中,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已经恢复,身躯壮硕的项羽站在血池中,只有双眸以上露了出来。硕大的血池中,血水隐隐形成了无数个极小的漩涡,四周的天地灵气不断被这些漩涡吸入,冉冉注入了项羽体内。

  蚩尤旗漂浮在项羽的头顶,旗面上无数凶猛的魔神正挥动着兵器,发出无声的呐喊。

  项他、项庄,以及其他数十名身躯壮硕、威猛的大汉,正站在血池边。一名看似五十许人,面容清秀,举止雍容的老者坐在血池边一块石墩上,正冷冷的打量着走进洞来的虞姬。

  项他等人显然是以这个老者为首,他们看到虞姬的时候,虽然每个人的眼里都快要喷出火来,脾气最暴躁的项庄甚至手掌都按在了剑柄上,但是老者没吭声,他们没一个人出声,没一个人动作。

  老者不动,项氏族人不动,血池中浸泡着的项羽也是纹丝不动。

  身穿血色长裙的虞姬缓步走到了血池边,她看着只露出了眼睛以下身躯都浸泡在浓浓血水中的项羽,突然冷声笑了起来:“你到底是恨我,还是怨我,还是想要杀了我?”

  清秀老者轻咳一声,正要说话,项羽低沉有力的声音突然响起:“亚父,带他们出去。某要和虞姬分说。”

  老者,项羽所尊重的亚父范增皱了皱眉头,但是不等他开口,项羽已经继续说道:“出去罢,某,没有当年那样冲动。”沉吟片刻,范增缓缓起身,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项他、项庄一个个怒视虞姬,重重的冷哼了几声,这才紧跟在范增身后走了出去。

  虞姬笑看了一眼走出去的范增和项氏族人,慢条斯理的坐在了刚才范增所坐的石墩上。她轻声说道:“许久不见,项氏族人越发壮大了。好多人,都不认识呢。是听说你被人重伤,所以从大楚赶来的族人么?”

  项羽冷眼看着虞姬,低沉的说道:“是!他们都是这些年来,项家新增的血脉,都是某的弟弟和侄儿。”

  虞姬轻笑道:“还以为,是你的儿孙呢。”

  沉默了一阵,项羽淡然道:“某,尚无子嗣。亦无侍妾、妻室。当年你在垓下自刎,某……”

  项羽不再吭声,虞姬也不说话,藏身地下的勿乞更是皱起了眉头。他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他和项羽的仇,结得大了。但是他总是觉得,他是无辜的,他实实在在是无辜的啊!

  过了足足一刻钟,虞姬才‘噗嗤’一笑,她手掌一翻,手中多了一个尺许高的青铜小樽,里面盛满了淡紫色的血浆。血浆散发出奇异的浓香,有匪夷所思的庞大魔力从中不断的翻滚而出。她望着血池中的项羽淡然道:“听说我被人强暴,然后经我告诉你,是我主动勾引勿乞那小娃儿之后,你愤怒欲、伤心欲绝,又被人打了个半死,经过这重重劫难,你的蚩尤不灭魔神功,应该凝成了魔元神丹吧?你的元神,也应该转化为先天魔魂了吧?你的身体,也应该被蚩尤旗强行转化成了不死魔躯!可都成功了?”

  项羽瓮声瓮气的说道:“成了。”

  虞姬的手指轻轻一点那小樽,她轻声说道:“那,将这些精血融入体内。这是天地间仅存的一滴蚩尤真魔圣血。融合了它,你就能真正的开始修炼蚩尤不灭魔神功。”

  项羽的身体纹丝不动,他低沉的问道:“你,故意刺激某,让某心姓大变,与魔姓相合?”

  虞姬随手将青铜小樽丢进了血池。她幽幽的叹息道:“或者是,或者不是……我也不知道呢。”

  深深的看了项羽一眼,虞姬轻叹道:“我们,两千多年不见了呢。”

  洞穴内响起了项羽闷雷似的咆哮声:“你,是某的女人!那小贼,某穷其一生,势必杀之!”

  大量血水沸腾而上,将虞姬一把卷入了血池中。

  地面下,勿乞双眸一寒,他悄无声息的祭出了先天庚金银莲花。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