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血池刺杀

第二百六十六章 血池刺杀

  血池中,虞姬和项羽面对面悬浮在粘稠的血水中。他们小半个身体露出血水,粘稠的血浆顺着他们的皮肤不断向下滑落。项羽深邃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虞姬,目光中充满热烈如火的疯狂。那是一种将毁掉他自己,也毁掉其他所有生灵的疯狂,一种偏执的疯狂。

  相比而言,虞姬的目光清冷如水,空空荡荡的没有丝毫感情流露,好似她就是一个空心的傀儡。

  面对项羽充满侵略力的狂热目光,虞姬突然‘嗤嗤’的笑了起来。她手指轻轻一勾,从血池中将那青铜小樽勾了出来,慢慢的将里面散发出奇异浓香的蚩尤精血倒在了项羽的头顶。恰恰一滴,足足有寻常人头颅大小的一滴精血。晶莹剔透,表面散发出宝石特有的光泽,内部隐隐有亿万魔神幻象若隐若现。这些魔神兽头人身,面容狰狞,身披重甲,手持利器,正在氤氲云气中努力厮杀争斗。

  项羽的身体宛如干涸的荒漠,将这一滴蚩尤精血迅速吸入体内。他的身体内传来隐隐的肌肉撕裂声和骨骼断裂声,他的皮肤表面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光。蚩尤旗隐隐飘荡起来,和项羽表面的红光遥相呼应,山洞内突然响起了项羽心脏跳动的闷响,沉闷的心跳声带动着整座大山都震动起来。

  丝丝血色火焰从项羽的每一个毛孔内喷出,他披散的长发也都变成了血色,宛如一团烈火在他脑后飘荡。项羽的身体渐渐的变成了半透明状,身体内有大量黑烟喷出。同时有巨量的天地灵气涌入他身体,最精纯的一部分天地精华在某种奇异的力量控制下逐渐的组成了项羽新的身体,其他驳杂不纯的部分,则是被血色火焰烧成了黑烟迅速飘散。

  双眸中喷出逼人的火光,项羽望着虞姬大喝道:“说,为何做出这样的事情?不要用言辞推诿,我要听你真正的理由!说,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你要做,你可以找嬴政,可以找燕丹,可以找屈平,你为何要找这么一个毛都没有长全的小子?”

  虞姬慢条斯理的举起双手,慢慢的解开了头上高高的发髻。她的长裙被她双手带动,胸衣紧紧的勒住了她的胸部,勾勒出了一条令人窒息的陡峭弧线。项羽死死的盯着她的胸膛,突然剧烈的喘息起来。他身体一阵阵的哆嗦着,浑身骨节发出炒豆子一样的密集脆响。

  慢慢的解开发髻,让长发飘散在身后,虞姬轻声说道:“没理由呢,就是想要找一个让大王您觉得可以一指头碾死的人。若是大王不肯饶了虞姬,就公示天下,将虞姬驱逐罢。虞姬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子,大王是心怀天下的霸王,区区一女子,大王不应该放在心上。”

  妩媚的一笑,虞姬伸出双手,轻轻的抚摸住了项羽的面颊:“在驱逐虞姬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大王。李乐嫣修炼的是[***]育天经,玉瑶修炼的是轩辕黄帝一脉玉女玄功,她们体内,都有一缕先天之气,可以帮助大王冲破人、仙屏障。大王要速速下手,将她们的身体给夺了。”

  红唇轻抿,虞姬眯着双眼,异常妩媚的笑着。她笑得极其的邪异,宛如一朵生长在黑夜中的黑色罂粟,充满了致命的魅惑力量。项羽呆呆的看着虞姬,他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虞姬,你,为何变成了这样?你……”

  虞姬双眸中,隐隐有玄色玉光射出,那玄玉光泽中,更隐藏着一丝微不可见的紫红色邪光。项羽看着虞姬的双眸,一时间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低声的咆哮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虞姬修长柔美的长颈,将她的衣衫一把扯得干干净净。他怒吼着扑了上去,就在那满池子的血水中,奋勇的冲入了虞姬的身体。

  “这么多年,你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故意的让某伤心么?”项羽宛如发狂的野兽,近乎歇斯底里的在虞姬的身上冲刺搏杀。蚩尤旗欢快的跳动着,放出大量血色雾气不断融入项羽的身体。项羽的身躯在一次次的努力冲撞中,变得越来越壮硕,身上的蛮荒太古的气息,也越来越浓烈。

  项羽那刀劈斧剁一样棱角分明的面孔,逐渐变得森冷,最后一丝人类的感情也从他的脸上消失不见。他周身散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冷酷感,宛如机器傀儡一样,一切发自于某种本源意识的冷酷和无情,再也没有任何驳杂的感情存在。这种冷酷,是那样的直接,宛如深藏在兵器库中的盖世神兵,单纯直接的为了杀戮而生,没有其他任何不需要的感情。

  虞姬搂住了项羽的脖子,低声的咕哝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这样的大王,再也不会犯错,再也不会失败。这样的大王,不会再有垓下之败。大王,让你未来所有的敌人,都在你的兵锋之下瑟瑟发抖罢。西楚霸王项羽,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绝对不会出错,绝对不会失败!”

  一条血淋淋的魔影从项羽的身后缓缓浮起。比当曰蒙家堡前那条血色魔影更加高大魁梧,足足有百丈之高。这条魔影不断的吸收四周的天地灵气,将其转化为浓郁强大霸气十足的魔煞气息,遥遥注入了项羽的体内。项羽身上的气息继续发生着急骤的变化,变得更加的冷酷,更加的无情,更加的肃杀不可亲近。

  “勿乞,某誓杀汝!呵呵,呵呵,哈哈,哈哈!”项羽双手死死的掐住虞姬的脖子,一边努力的抽动身体,一边发出没有丝毫暖意的笑声。他的手掌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他的手和虞姬柔美的脖子相互摩擦,居然发出了刺耳的金铁撞击声,居然溅起了大片的火星。虞姬的玄女天功,让她的**强横到了极点,也只有这样的虞姬,才能承受如今的项羽。

  除了心头最后一点执念,最后一个一定要将勿乞杀死的执念,项羽已经再也没有喜怒哀乐等各种人类应有的感情。他变得那样的纯粹,那样的单调,他的魔魂中,只充满了单纯的战斗的意志。哪怕是苍天和大地拦在了他的身边,他也势必要用自己的拳,自己的兵器,将这天地彻底的粉碎。

  除战之外,再无其他!他身后的那条血色魔影变得越来越清晰,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强大。蚩尤旗披在那条血色人影的身后,就犹如战甲上的一条披风,越来越多的天地灵气,不断的被吸入蚩尤旗,转化为浓烈的魔气后,注入项羽体内。

  地下,勿乞用黑布将面孔缠了一层又一层,最后就露出了两颗眼珠子。他努力的更换了身形,然后调动七玄盗天脉中的先天青木属姓金丹,放出一道金丹气息,将他身后的金丹异兆,更改成了一片葱葱郁郁的,笼罩在青色雾气中的茂密丛林。

  全身真元都注入了先天庚金银莲花中,五色真罡在银莲花的花瓣上荡起了五彩霞光,逐渐的被银莲花吸收进去。一缕青紫色禁律神炎在银莲花正中的莲台上舞动跳跃,看上去煞是灵异。

  从黑龙灵戒中找出了一颗气味独特的妖丹,小心的将一点妖丹中凝聚的先天丹液取出,细心的滴在了自己的衣襟上,勿乞借用妖丹的气息,掩盖住了自己身上可能留下的体味。事后只要将这一块衣襟扯下丢弃,谁也无法借着这丹液的味道追踪到他头上。

  做好了这一切,勿乞缓慢的从地下浮起。

  就在项羽竭尽全力的对虞姬猛力冲刺鞭挞时,勿乞手一举,银莲花急速旋转着飞射而出,将项羽、虞姬整个包裹在内。大片莲花瓣状光影重重叠叠的喷出,宛如亿万刀轮,迅猛绝伦的向两人绞杀了过去。刀轮飞旋,光影刺目,三百六十颗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无声无息的破开虚空,以极高的频率震荡着,迅速的射向了项羽周身各处要害。

  就在这紧要关头,项羽突然停下了身体的所有动作,随后他身体骤然绷紧,一把搂住了虞姬的身体,将她牢牢的护在了身后。无数莲花瓣状光影飞速旋转着切割在了项羽身上,荡起了大片血水。项羽的身体被瞬间劈开了无数的伤口,锋利无匹的银莲花,根本不是项羽如今的不灭魔体所能抵挡。

  三百六十颗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更是窜入了项羽的身体,带起了大片的血水,在他身上破开了大大小小无数的孔洞。项羽痛极怒吼,他突然厉声喝道:“何方鼠辈,胆敢暗算伤人?杀!”

  一声怒吼‘杀’,一道宛如实质的浓烈杀气扑面而来。勿乞借助天雷凝聚的一缕元神一阵动摇,差点没被项羽一声大喝生生震成粉碎。他的三魂七魄宛如飓风中的小树苗,被摧残得左右乱摇,好悬就被这一声大吼撕碎。勿乞凝聚的小诸天七圣神魔,面对这纯粹的杀意,宛如一群受惊的小羔羊面对一群豺狼,根本不敢上前抵挡,纷纷退避到了勿乞识海的最深处。

  勿乞大骇,他随手掏出了三具秦军秘制的法弩,对着项羽和虞姬就扣动了机括。

  法弩激射,却只见人影一闪,虞姬挡在了项羽身前。所有法弩都射在了虞姬细嫩白皙的**上,溅起了无数火星,却连一丝儿痕迹都没留下。虞姬双手轻挥,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纷纷击打在她的手臂上,同样是火星四溅,却根本打不穿她的身体。

  玄女天功,除非有先天灵宝或者不属五金的玄兵,否则不可能破坏虞姬的身体。先天一气太白破虚珠虽然是先天灵宝的胚子,奈何还没有成气候就被勿乞取出,威能大减的破虚珠能重创项羽,却拿虞姬没有丝毫办法。

  勿乞正在犹豫要用什么手段再给项羽一个狠的,头顶一阵魔气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下来,蚩尤旗被那血色魔影挥动着,宛如一块大铁板一样重重砸下。

  勿乞不敢怠慢,八骏辇骤然祭出,化为一团夺目的五彩光霞,裹着勿乞瞬息间冲出了洞府,眨眼间就冲出了数万里外。八骏辇的速度快得吓人,虞姬、项羽根本没看清那五彩光霞是什么模样,勿乞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数万里一座孤峰上,勿乞突然停下了八骏辇,露出了身形。

  “项羽有虞姬相助,何异虎生双翼!”勿乞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女人勾引我,他却发誓要杀我,现在公母两连成一气……我招惹谁了我?”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